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五章 血与火的考验

天界传奇 华表 4554 2005.06.05 00:18

    最后他们靠近鬼子长官的办公室,发现里面还有五个鬼子没睡觉,守着一个电话,徐明和凌泰正要往里面冲,许志杰连忙伸手拦住,并把他们两个拉到远处小声说道:“先别急,我们看看再说,这里面可能有问题?”

  几个日本鬼子守着一部电话不睡觉,这确实有些奇怪。

  凌泰点头道:“对,许志杰说得有道理,是有些怪怪的。”徐明说道:“是是是,我们要看看他们在玩什么花样。”

  他们又回到刚才那个日寇长官的办公室外,凌泰用随身暗器玻璃珠射向办公室门口守卫的两个卫兵,那两个卫兵身子轻轻一晃,身上好几个穴道立即被封住,只剩下眼珠子能动,虽知不妙无奈身体不听使唤,动弹不得,想喊都喊不出声。

  许志杰和徐明同时扑向前,躲在房子的窗子边观察屋内的情况。没一会儿,就听见电话铃响,屋内其中的日本鬼子拿起电话,对着电话一阵叽叽哇哇地说了一通日语,许志杰三人听出来这是在互相通报消息,说是一切正常,凌泰心中一动认为这是日本鬼子的一种防御方法,如果这里受到偷袭,过一定的时间,电话没人接或者接电话的人口音不对,别处的敌人马上就知道这里被袭击了,会迅速合围过来,合击偷袭者。果然十五分钟后电话又准时响了起来,敌人也都不是笨蛋,大大的狡猾。

  当许志杰三人摸清敌人联络规律后,一齐抽出长刀冲进房间内。

  房间内的几个鬼子一看有人闯进来,想掏出手枪企图反抗,凌泰和徐明毫不留情地当场砍翻两个日本鬼子,刀气之锐,剖开鬼子身体后,还在后面的墙上留下两道深深的刻痕,波及的裂纹直达房顶。

  剩下的三个鬼子见闯进来的三个人竟厉害到这种程度,吓得呆了,手中的枪掉在地上都不知道。其中一个官衔最高的鬼子军*战兢兢地用中国话说道:“你们,你们什么的干活?”许志杰将手中长刀一横说道:“我们是八路的干活,你们给我立即投降,否则刚才那两个就是你们的下场。”

  三个鬼子军官自小受的是武士道和法西斯教育,向来只知道屠杀中国百姓,效忠天皇,如今更不会轻易投降,一起抽出东洋刀想与许志杰他们硬拼,许志杰见这三个无可救药的家伙螳臂挡车,想跟他们动手,真是太不自量力。

  许志杰伸出左手,灵力陡发,绕上三把东洋刀身,催化金属原子做高频运动,那三个鬼子军官的三把东洋刀顿时像蜡烛一样熔化,转眼只剩下手中的刀把。

  那三个鬼子军官眼都直了,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他们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看了看手中的刀把,连气都不敢喘一下,脸上的肌肉都吓地变了形,妖怪啊!。

  许志杰哼了一声,那三个鬼子立刻吓得连退数步,挤做一团,徐明和凌泰自然不会让知道他们有灵力的人活在世上,两人对视点头,随步跟进,刀光连闪,三个鬼子立即被大解八块,死于非命。

  收拾完峡谷处的敌人后,许志杰留在鬼子办公室中模仿鬼子军官的声音继续接鬼子总部的电话,通报太平无事的假消息。

  凌泰则向峡谷的另一端进行搜索,徐明带上在峡谷处埋伏的八路军战士清扫战场,拆去障碍,并警戒周围的情况,同时派人通知团里。

  肖团长等团领导一接到峡谷口已按计划占领的消息,迅速命令全团官兵向峡谷口进发,部队在月夜下静悄悄的前进,不用任何照明工具,以蛙鸣和鸟叫做为联系方式,牲口都用口袋套住嘴,所有装备都捆地紧紧的,不发出一丁点声音。

  在凌晨三点多,部队准时穿过峡谷,向敌人的外围疾速强行军。凌泰和徐明待大部队安全离开峡谷后,两人带着现代化的自动步枪在日本鬼子包围的另一面发动攻击,吸引日本鬼子的注意力,从而拖住敌人的主力,使其仍然不知八路军已撤离了包围圈。

  一时间枪炮声大作,凌泰和徐明互相掩护,不断转移阵地,四处出击,用来去如电的轻功和神枪手的本领制造出上百人在进攻的假象。

  天色渐亮,敌人仍被蒙在鼓里,并不断加强兵力向凌泰和徐明两人合围过来,还派出战斗机助攻,凌泰和徐明边打边向许志杰所在的峡谷撤退。

  凌泰发现空中的敌机,立即举着自动步枪对准敌机的前方一扣扳机,那架敌机中的飞行员随即身中数弹,飞机迅速失控一头从空中栽落下来,看来凌泰果然是当兵的料,如此神射手的素质,精确计算飞机和子弹的交汇点,及空中风的影响力。

  凌泰又接二连三的击落六架敌机,这下日本鬼子可亏大了,几个小时下来,不仅损失近百名士兵和七架战斗机,可就是连根八路军的毛都没看见。

  凌泰和徐明撤到峡谷口后连忙带着八路军团里留下来接应的一个连,用手榴弹在峡谷口附近设置成地雷,并加紧布防,准备全力阻击敌人,尽量为大部队转移争取尽可能多的时间。

  日本兵在挥舞着武士刀的军官驱赶下像潮水一样向峡谷冲来,其中还有装甲车压阵。

  这时在峡谷口缴获的日寇武器发挥了重大作用,数十挺轻重机枪同时开火,迫击炮向敌群中不断发射炮弹,日本鬼子一阵大乱,冲在最前的鬼子顿时如撞在什么东西上一样倒下一大片,后面跟上来的鬼子,也被炮弹炸得血肉横飞,踩在用手榴弹做的地雷上的鬼子被轰地抛上天空,断臂残肢四处飞落,日本鬼子留下数百具尸体后连滚带爬着退了回去,整个战场如同修罗炼狱一般,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天上的太阳也被战火染成了月亮一样,光华尽失。

  过了不多久,日本鬼子的第二波进攻又开始了,只听敌人军官疯狂地喊叫进攻,数不清的日本鬼子排着队伍一波波地朝着许志杰他们冲来,这时敌人的炮火也起来增援,只见许志杰他们的阵地上,不断的受到炮击,一团团黑烟从阵地上升起,炸起的碎石漫天飞撒,敌人密集的枪弹压得许志杰他们抬不起头来,这次战斗不同于许志杰他们在宋朝太室山的那一场同天龙教的战斗,敌人也拥有杀伤力强大的枪炮,可以发动远距离进攻,子弹的威力可不能小觑。

  徐明的灵力张开防御盾,着实替许志杰他们挡下不少子弹和炮弹。

  许志杰为了提高战斗效率,让徐明和凌泰集中火力专门狙击鬼子指挥官,擒贼先擒王,扰乱敌人的指挥,使敌人士兵失去指挥,自乱阵脚,同时用自动步枪上的瞄准镜和远距离杀力射杀战场外观战的敌高级指挥人员。

  日本鬼子的四大队数千人兵马,足足苦攻了一个上午,都未能摸着许志杰他们阵地的边儿,还损失惨重,伤亡过半人马,由其是军官,几乎全部伤亡殆尽,少佐级以上的高级官员没剩下多少人。

  许志杰他们虽然取得辉煌战果,但也是有苦自自己知道,不光武器弹药损耗极大,更要命的是敌人进攻太猛,所有的人全都在苦苦支撑,想撤都撤不了,一个连的八路军战士阵亡三分一,正副连长和排级人员全部壮烈牺牲,活着的战士都负了伤,还有五个重伤员,要不是徐明和许志杰用灵力为他们维持生命,不然早见马克思去了。

  阵地上所有人的脸上全被炮火熏黑,由于敌人火力太猛烈,自身的灵力来不及防护,衣服也被撕裂多处,身上也有少许被弹片划破的伤痕,若不是老大许志杰也分出一部分灵力做了缓冲防御,要不然早被密集的枪炮打成马蜂窝了。

  战况之惨烈,生命在战争中变得如此脆弱,一不经意就逝去了,成千上百的生命就如此简单地从世界上消失,但许志杰他们没有一个人会为牺牲的战友哭泣悲哀,只有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用手中的武器去消灭敌人,是对亡者最好的告慰。

  许志杰估计大部队已安全离开敌人的包围,自己也该撤离,他乘敌人还未发动下一次进攻的宝贵空闲时间,对剩下的八路军战士下达命令,让他们先行撤出战场,由他和徐明,凌泰殿后做掩护,继续阻击敌人。

  那些八路军战士顿时从地上站了起来,齐声反对,反而要许志杰,徐明和凌泰三人先走,由他们留下来堵住敌人,此时谁都明白留下来的人生还的希望几乎十分渺茫,也可以说是死定了,在场的每一个战士都想把活着的机会让给别人,而把死亡留给自己。

  许志杰他们三人考虑到自己必竟不是普通人,在这场战斗中送命的机会极小,实在不行就让幻龙出面,当然结果就是单方面屠杀清场,他们三人还是决意要让这些战士先走。

  可那些八路军战士不知道许志杰他们是有能力自保的,更是极力反对,全体坐在地上,拒绝执行许志杰的命令,更有甚者说要死一起死,要走一起走。

  许志杰,徐明和凌泰对这些可爱的战士一点办法也没有,赶也赶不动,虽然他们文化不高,都出自农村,可到关键时刻没有一个人想到的是自己,反而个个视死如归,其精神十分令人感动。

  许志杰,徐明和凌泰三人相互对望一眼,同时举起手中的自动步枪对准那些战士,异口同声的说道:“你们快走!再不走我们就要开枪了。”

  那些战士先是一愣,反而更加坚定的坐着,一动也不动。

  “快起来!走啊!”许志杰他们再一次威胁道。

  仍是毫无反应,只好用强硬手段了,许志杰,徐明和凌泰同时扣动扳机,枪口火舌狂吐,子弹打得那些战士身边的泥土石块飞溅,可没有伤着他们其中任何一人,其精确性令人咋舌,险而又险,如果一个不小心,出现少许偏差,立即会出现自相残杀的悲剧。

  那些战士没想到许志杰他们真得会开枪,惊得都站了起来。

  许志杰硬梆梆地说道:“再不走,我可要真得杀人了!”话音杀气十足,使人心寒,但听的人却感受到其中的深深关爱之情,浓浓暖意,每个战士眼中都热泪盈眶,这时远处又传来了日本鬼子嘶哑的嚎叫,更大规模的进攻又要开始了。

  徐明和凌泰眼见情况紧急,再不走就没机会了,一齐挺枪上前一步说道:“快走,快,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然后又和许志杰一起掏出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齐声说道:“再不走,我们就自杀,想让我们死就留下,三—————!二—————!”

  那些八路军战士见许志杰他们以死相逼,不得不带上枪向峡谷另一头撤离,走的时候三步一回头,当看不到许志杰他们时,流着泪听着背后激烈的枪声和急促的爆炸声加速跑步追赶大部队,他们心中都默默地和许志杰他们诀别。

  许志杰见那些八路军战士走了以后,用平淡地语气对凌泰说道:“凌泰,你也最好离开这里。”

  凌泰不明白许志杰怎么也会要让自己离开,他说道:“为什么?我又不是普通的八路军战士。”

  许志杰说道:“我们三人中现在以你的防御力最弱,为了避免意外,你还是去追上大部队吧。”凌泰听许志杰就这么让他当逃兵,他才不干呢!他一拳轰向许志杰的脑袋同时说道:“想让我走,没门!我可不是胆小鬼,告诉你我有什么三长两短,死也拉你作垫背。”

  许志杰被打得抱头鼠窜,边跑边笑道:“好好,算我怕了你了,就当我前面的话没说行了吧?”

  徐明在一边为许志杰打抱不平道:“凌泰,让你走是为你好,真是好心没好报。”凌泰不与徐明争,抢过徐明和许志杰刚才用以死逼走八路军战士的手枪,手一掂量,发现枪里没子弹,弹匣是空的,凌泰这下抓住徐明和许志杰的把柄,高兴地说道:“好啊——!你们两个,我老早就想,你们这两个家伙什么时候会变得这么正义凛然,没想到还有这一手,本大爷可是硬碰硬地玩真的。”

  许志杰在不远处,没好气地丢过来一句说道:“还好意思说我们呢!你的手枪有子弹但没上膛,一样骗人。”对他来说,任何人的花招在他面前都是白搭,他早就知道了凌泰和徐明搞的鬼把戏,鬼才信他们这种人会把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