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九、大漠孤烟直上天

天界传奇 华表 4492 2005.05.14 20:00

    边上几个身着花哨的年轻人,已经是被带领的人勾的快疯了:“钱,美女,4号,天啊,我的最爱,那是神仙的日子。”“哦,爽死了,我忍不住了。”“4号,我的天使,我又要飞了。”

  如果被魔音勾魂一样,史远东的脸上出现痴迷的神色,血色不足的脸上渐渐浮出狰狞:“堂哥,你就答应他们吧,我保证,他们拿了钱,就不会伤你的,为了你的安全,还是听从他们的话吧。”他现在脑中只有****,再也容不下亲情等其他的一切。

  “真是狗改不了****,彻底暴露你的嘴脸,也好,你也长大了,该为你自己的愚蠢行为去负责,我以后再也不管你了,你以后好自为之吧!”除了堂弟彻底抛开亲情,眼中只有金钱和毒品,出卖最关心他的人,史远舟心凉了,心中连最后一丝期望都被堂弟利欲熏心的话给抹杀了,“说吧,要多少?拿了这笔钱后,就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这辈子再也别来见我。”

  “当然,当然,我拿了钱,再也不会回来找你,我说话算数。”史远东如同入了魔一样,嘿嘿傻笑着,“要多少呢,一万,十万,一百万还是一千万?”

  史远舟冷冷的盯着这个堂弟丑态百出,背后那个年轻人听着史远舟的话,手不禁颤抖着,差点连匕首都拿不住,“一个亿,哈,我们要一个亿。”拿着匕首的年轻人几乎快喊起来。

  “一亿,一亿人民币,天啊,可以淹死了。”

  “钱,可以买淹死的人的4号,无数的美女将为我疯狂。”

  几个年轻人再也忍不住群魔乱舞。

  “对,就要一亿,一亿人民币。”史远东双眼透着疯狂,似乎要择人而噬,“拿一个亿来,我绝对不会回来了,我要过属于我自己的日子。”

  “好,好,好好,我满足你!”史远舟连声好中透着无比的冷意,他彻底斩断亲情,一个亿,他还拿得出这笔钱,随手掏出支票,画了十多个零,写上一亿,签字盖鉴章,像扔一张废纸一样扔到堂弟史远东的脸上,“拿去,这是现金支票,银行24小时支付,你太令我失望了,滚,滚的越远越好。”

  史远东满脸贪婪,两眼血红的抢着支票,全然没有听进堂哥史远舟的话,自言自语道:“我发了,哈,我发了,我有一个亿了,我要买几百斤4号,我要爽他一辈子。”

  当,架在史远舟喉下的匕首在主人的失力下掉了下来,几个年轻人疯狂得欢呼着,不顾一切地推开史远舟,冲进他的X700,点火踏下油门,连撞周围数辆车后,在他们的鬼叫声中扬长而去。

  两行泪缓缓地从史远舟的眼睛中流下,双手紧紧握成拳发出噼噼叭噼的暴响,他的心似乎被撕裂了,自始自终他都没有运用他的灵力好好教训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他知道,他管得住一时,但管不住一世,这种事,迟早要发生,在金钱下,从小长大的亲人义无反顾的抛弃了亲情,令他心冷。

  “史先生,您没事吧,要报警吗。”刚才那几个似是国安局的人走近身来,他们目睹了一切,眼看着史远舟如此轻易的放过了这些不良青年,如果他们知道这些几个人不仅仅抢走了他的奔驰X700,更胆大妄为的诈走一个亿人民币,将不知做何感想。

  “不用报警了,我没事,谢谢你们。”史远舟抹了把眼泪,恢复以往的自信,什么也没表示,转身离去。

  那几个国安局人员还想问些什么,正要追上前去,不料平地突然刮起一阵强烈的巨风,吹得周围树枝狂摆,眼睛都睁不开来。

  这阵狂风来得快,去得也快,正当些国安局人员抱怨着这阵怪风时,却惊异的发现,眼前已经失去了史远舟的踪影,不远处路灯的辉映下,行人廖廖,就是没有史远舟的身影。

  宋朝。……

  许志杰三人在附近一个小吃摊上坐了下来,连要了十几张饼,十多个包子,七碗稀饭及一些小菜,三人像饿死鬼一样狼吞虎咽,不一会儿功夫桌上的饭菜如风卷残云般一扫而空。许志杰三人吃得直打饱嗝,凌泰摸着肚子道:“这下可饱了,要是有几根油条好了。”

  许志杰在一边瞪了他一眼道:“你小学里的历史课是怎么学的?油条是南宋末民间百姓为了让秦桧夫妻遗臭万年才出现的一种小吃。”还油条呢,宋时的做饭方式都和现代有少许不一样,光这馒头,宋朝是用碱发的,面黄厚实,而现代是用酵母发的,雪白松软。

  凌泰拼命抬杠道:“啊呸,老子小学历史课毕业成绩是九十九分,绝对比你高,怎么?不爽啊?”他刚吃饱饭,又开始威风起来了,这不,无聊的个人战争又开始了。

  徐明和凌泰三人碰在一起虽然互相乱闹,谁都不买谁的帐,闹归闹,关键时刻还是能毫不犹豫地为他人挺身而出,看得许志杰都是一阵苦笑。

  徐明连忙劝架道:“你们就别吵了,想想下一步怎么办吧?”

  许志杰道:“我们去赌场去看看,赌钱来钱最快,武侠小说上都这么说的。”老规矩,民以食为天,却以财为先,古代不比中国,赌风胜行,公开的赌馆就是中国金融最大的集散地。

  凌泰连忙道:“对对对!我们赶快去,凭我们的本事,要想赢些还不容易,徐明,你看看我们还有多少钱?”

  徐明点了点手里的铜钱道:“还有一百多个铜板,够我们做本钱的。”

  又是用赌凑齐老本,真是老套路了,说到这个许志杰意气风发地说道:“好吧,我们去找找附近有没有赌场,咱来给他来个通杀。”他就不信那些骰子麻将牌九难道还会比现代的电子投奖机还难整?

  宋时的西湖边仍是郊区,湖边虽然保持着一株杨柳一株桃的面貌,但湖边仍未像现代一样采用青石岸堤,保持着自然湿地的土岸。

  三人起身顺着西湖边去找赌场,像临安府这样的销金窝,要找赌场自然不费什么劲,许志杰,凌泰和徐明没走多远就听见了吆五喝六的豪赌之声,许志杰三人循声而去,果然在不远处有一座大赌场,招牌上写着四个漆金大字”招财赌坊”。

  虽说是清早,但里面依然热闹,早就挤满了人,里面叫骂声,喊好声不断,一片鱼龙混杂,市井之地。

  许志杰指着财坊的招牌道:“就这儿了,今天就拿他开刀。”

  凌泰挠了挠头,有些尴尬道:“我只会扔骰子,其他的一概不会,你们要照应着我一点儿。”从小受家庭教育的影响,别说骰子,连麻将都没摸过,最多拿扑克玩玩小猫钓鱼,双扣的水平也是极烂。

  这回轮到徐明牛了,他可是个中老手,道:“听音辨位总会吧,其余的不会就在一边慢慢学,懂了吧,弟兄们,开工喽。”说完像个大爷似地抬脚迈进赌场,大有赌神风范。

  许志杰和凌泰也随后跟进,进了赌场后分了钱各自分头去赌,许志杰虽然并不擅赌,但在众多赌客边上看着他们赌,慢慢学,不一会儿倒也摸到了一些门道,他的灵觉再次无声无息的漫延向四周,赌场内的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出他的感知范围,骰子的滚动,牌九的底面与桌面的磨擦,无论庄家如何变幻手法,无论赌具如何变化,都逃不出他的感觉之中。

  徐明倒不同了,他本身就是一个赌场高手,以前他在家里经常和他的狐朋狗友玩各式各样的赌博游戏,像骨牌,猜大小,麻将之类的赌法他全都是样样精通,行中高手,加上他现在身具灵力情况更是不同,对于赌桌上的各种花样相当玩得转。

  凌泰可惨,虽然许志杰说得好,听声辨位,但他怎么听,也无法辨那么小的动静代表着什么,一开始他凭着运气居然还赢了不少,但很快输了个精光,没办法,他又只好去找许志杰和徐明要点钱翻本,可不大的功夫他又输的一文不剩,真是个直线思维的家伙,许志杰直看得摇头,反正让他闲着一会儿又要惹事。

  许志杰见凌泰第五次向他要钱翻本,他实在是有些佩服凌泰输钱的本事,问道:“你搞什么鬼啊,怎么一会儿功夫又输光了?”真是术业有专攻,武学上是凌泰厉害,输钱上也是他厉害。

  凌泰搔了搔头皮道:“这也不能怪我,你的灵力用来赌钱自然不在话下,徐明他的灵力也可感知牌面,我只能控制像老虎机之类的电动赌博机,你说我能不输吗?”他的灵力波段只是电,对这种骰子麻将牌九怎么能起得了作用。

  许志杰听了想想也有道理,他拿了十两重的银子给凌泰后道:“你别去赌了,跟我一块儿玩吧。”不让凌泰忙着,不一会儿准又会惹出什么事。

  许志杰正玩的是掷骰子猜大小,庄家刚定好宝盒,凌泰随手就把刚才许志杰给的十两银子全押了大,许志杰轻轻拉了一下凌泰道:“笨蛋,那碗里的点数是小,你也不跟着我一起押宝,急什么。”凌泰一听连忙又要撤回那锭银子,可赌场的庄家不肯了,他连忙伸手拦住道:“慢慢慢,你懂不懂规矩?押上就不能后悔的,手拿回去,我要开宝啦。”引得周围众赌客对凌泰一阵怒目而视。

  凌泰只得将手伸回,大骂手臭,许志杰悄声对凌泰道:“不要急了!你放心吧,现在那碗里的点数又被我换成大了,我们准赢。”倒底是老大,手下吃亏,老大一定会出来找回面子来,许志杰的灵觉已经悄然控制住了骰子。

  果然庄家开宝后,碗里的三颗骰子是四五六点大,顿时周围押了小的赌客全大叫倒霉,赢了钱的赌客高兴的连北都找不着了,凌泰的十两银子变成了二十两,随后凌泰随手押宝,许志杰在后面跟着押阵。

  凌泰知道在许志杰的保驾下是有赢无赔,一万个放心,那盖着骰子的碗盖在许志杰和凌泰面前是形同虚设,他俩是场场大胜,银子是越来越多,从原来的三十文铜钱一而再,再而三的向上翻,不到两个时辰他俩就赢了近三万两雪花花的白银,赌场另一处的徐明也是斩获颇丰,徐明见许志杰他们赢了不少,干脆与许志杰和凌泰两人合在一起赌,由于银子太多太重,他们就把大部分的银子兑换成了银票。

  正当许志杰,徐明和凌泰赌得正高兴,赌场里走出一个身穿绸缎精心缝制的衣服,身材高大,年纪约有四五十岁,留长须的中年人,这个中年人背后还跟着十几个横眉竖眼,一身横肉像是打手的壮汉。

  这个中年人来到许志杰三人的赌桌时停下了,周围的赌客一见到这个中年人走到近前,连忙向老鼠见了猫一样纷纷四散躲去,顿时赌桌边只剩下这个中年人,赌桌的庄家和许志杰三人及中年人带了十几个打手,那中年人对一许志杰三人一拱手后道:“这三位朋友,我姓李,是这里的掌柜,请问三位尊姓大名。”

  许志杰道:“我姓许,名志杰,这两位是我的兄弟一个叫徐明,另一个叫凌泰。”许志杰倒真会咬文嚼字,学着古人的说话方式,不过怎么说都感觉着别扭,总是觉着不带文言文式的市井俚语反而亲切易懂些。

  李掌柜只不过稍稍点了点头,说道:“原来许公子啊,几位在敝处赢了不少,运气不错,我们也是混口饭吃,所以请你们三位挪个地方,给小处留口饭吃。”意思明白摆着是让许志杰三人走人。

  许志杰也理解,不就是留点面子,他见也赢了不少了,他点头道:“行,反正我们也有点累了,那我们先告辞。”说完带着赢来的银子与凌泰和徐明二人就要往赌场外走。

  还没走出几步,李掌柜带来的十几打手一言不发地抄到他们前面,拦住了去路,冷冷地看着他们,许志杰一楞主,回头对那李掌柜道:“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让我们挪个地方吗,怎么又不让走了?”

  李掌柜忽然一脸冷笑道:“我们是让你们人走,可没说让你们的银子跟着走。”

  许志杰眼中突然射出摄人的寒光,语气森然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