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天界传奇 华表 5091 2005.05.21 23:11

    许志杰对包拯说道:“包大人,就请放心好了,我们是不会连累你们的,山人自有妙计。”对此他早已是心中早有计划,倒底是老大,总体规划的活儿都是由他来看的,剩下的就是徐明和凌泰充当打手去干了,这就是老大永远是老大,小弟永远是小弟。

  凌泰虽说自从嵩山大战后电能耗尽,但由于要保管舍利子,而将自己的灵力封印起来,电能也没有补充,因此没什么灵力护身,但有许志杰护着,凭着他们三人强大的生物能量,别说是削铁如泥的刀剑就是机枪大炮也不能伤他们一根毫毛。

  天色渐黑,许志杰和徐明把金丝和金箔制成的黄金里衣穿在普通衣服里面,而外面起遮护作用的护手,护肩,护胸,头盔等一整套铠甲先放于一个包袱内,作为个人随身用品,到时可以迅速穿戴起来,虽然单单上身的金衣重有七十多斤,但许志杰和徐明两人穿起来却丝毫没有负重感,这比他们以前穿的近200多斤重的训练衣轻多了,与寻常丝布制成的衣服无二,整套衣甲合计约有一百五十多斤。

  收拾好后,许志杰等人便坐轿带着几个包府的家仆来到了太师府,他们三人一下轿,太师的下人马上就上前迎接,许志杰三人便跟太师家丁来到了太师府内设宴的大厅,大厅内设了十余桌酒菜,此刻也已来了不少宾客,庞太师正在招呼客人但见许志杰,徐明和凌泰三人到了马上疾步上来说道:“啊,三位到了,老夫不胜荣幸,请请请。”他同时吩咐家人给他们上茶送来点心。

  许志杰三人一齐施礼道:“大人不必如此,下官不敢当。”他们三人已取得功名,连自我称呼也随之改变了,不过对许志杰的自我感觉来说,更像是作戏。

  庞太师说道:“三位大人少年得志,年纪轻轻就取得功名,而且还是文武全才,实在是可喜可贺,近闻你们使京城中的治安大大改善,又开设多家店铺财源广进,如今老夫就为三位设宴以示庆贺,如有招待不周请多多见谅。”

  许志杰道:“哪里哪里,大人实在是太客气了,我们兄弟三人有今日还是托老太师和皇上的鸿福,下官才疏学浅,万望以后请大人多多指教。”

  庞太师见许志杰三人语气甚是臣服于他,他连忙笑道:“好说,好说。”

  寒喧几句后,庞太师见宾客都已到齐,就吩咐下人开席,他拉着许志杰的手来到首席处说道:“你是你们兄弟三人的老大,请坐这里。”

  许志杰连忙谦让道:“下官不敢,还是大人坐吧。”几经推让,庞太师只得坐在首席,许志杰三人按身份依次坐下,酒过三巡,庞太师就与许志杰互相拉起家常,言语之中庞太师有意无意地查探许志杰三人的底细,同时以金钱,美女,地位和权势进行利诱,许志杰三人早有准备,他们三人对答如流丝毫不露口风,一个是老奸巨猾的老狐狸,步步进攻,许志杰也不是省油的灯,连打带消的反击庞太师的利诱。

  双方脸上虽然笑呵呵地,互相谦让,彬彬有礼,亲热地如同一家人,实则暗底下互相勾心斗角,互抓痛脚,进行一场激烈的精神上和言词上的拼杀,现代人的阴险狡诈虚伪远胜于古人,许志杰虽年轻而且涉世不深,但丝毫不落下风。

  庞太师对许志杰威逼利诱使尽各种招术都无效,于是暗中用言词羞辱,反而被他们三人巧妙地反击回来,他不由地有些恼怒,他心想:“好厉害的三个小鬼,根不把老夫放在眼里,软地不行来硬的。”

  他脸上仍作出一副笑容说道:“老夫听闻三位大人喜好武功,本府新来一名武师,武功也不弱,不若我来介绍介绍,来个以武会友如何。”

  许志杰怎会不知他心里想着什么,他们三人将计就计,齐声说道:“好,有劳大人引见。”

  庞太师对边上的管家说道:“来呀!去请吴拳师来。”不一会儿管家领着一个人来了,许志杰看去,此人正是他们要找的太平教教主吴震海,他身着海蓝色的武服来到庞太师面前一施礼说道:“不知老爷有何吩咐。”

  庞太师也知许志杰早与吴震海认识,但还是一一作了介绍。

  庞太师对吴震海说道:“这三位大人是老夫的好友,练有一身好武艺,你就练几套拳请他们三位评点评点。”

  许志杰说道:“不敢不敢,下官只是粗通拳脚,怎能说评点二字。”

  庞太师说道:“许大人客气了。”

  吴震海假装不认识许志杰他们三人,他对着许志杰一作揖道:“在下献丑了,如有练得不好的地方请三位大人多加指点。”说着一个鹞子翻身越到大厅外的空地上,便拉开架式打了一套拳,大厅里的众人见那吴震海拳打得是虎虎生风顿时齐声叫好,许志杰三人见吴震海打的拳法很一般,但拳劲是异常强劲,拳风向四周扩散,连大厅外的树木都为之摇动不已,可以看出他的武功比起在少林寺之时又大进了。

  忽然吴震海大喝一声,嘴里念念有词,右手对着大厅一挥,只见一枝蜡烛从烛台上飞出,像有一只无形的手给托着送到吴震海手中。

  在众人一脸惊愕之中,吴震海脸露得意之色,他将那枝蜡烛在手中一握,瞬时手中腾起一阵浓厚的蜡烟,又见白烟立刻化成一团熊熊烈火,吴震海双手托着这个火球双脚一蹬跃至半空,双手猛地一展,火球转眼间变成一条活灵活现的火龙,绕着吴震海不断盘旋,地下的人全都惊呆了,吴震海从空中落下之后,火龙一下子就消失了,他的身上手上没有一点被烧伤的痕迹。

  众宾客顿时大声惊呼起来,有人说道:“哇!真乃仙术也!”也有人说道:“不会是神仙下凡吧!”

  当然也有人说:“雕虫小计,和老蔡酱油的火系灵力比起像就一个三岁小孩耍拳头。”“对啊!弱智儿童的本事,我用驭物术和动力生火术也能达到同样效果。”声音来源自然是来自于凌泰和徐明,其实物体高速运动磨擦空气也能着火,徐明他们个人单一属性的灵力也是可以互相转化的,火至极可以生光,风至极可以生火,水至极可以生电一样,但是本质还是没有变化,不能维持很久,而且必须是在运用达到极至,量变达到质变。

  不过许志杰看了大皱眉头,看来吴震海已掌握了舍利能量,要收拾他就更难了。

  吴震海走进大厅来到庞太师面前鞠躬一拜道:“雕虫小技,献丑了。”庞太师见吴震海如此为他挣脸,不由的眉开眼笑道:“好好,不错不错,来人啊,赏银五十两!”

  立时有一个仆人捧着一个木盘上来,盘中一个五十两的元宝稳稳的放在一块锦缎上,看样子十分诱人。

  吴震海接过赏银退在一边,庞太师对许志杰说道:“怎么样!想和他切磋切磋吗。”庞太师没有见过许志杰三人的真实本领,只知吴震海武功甚高,还怕收拾不了这三个小鬼,认为许志杰他们不是吴震海的对手,所以说话无所顾忌。

  该是好戏上演了,不过凌泰已是失去灵力,如此实力悬殊的差异,令他仍有些犹豫。

  许志杰不会那么好心,看凌泰有些发傻,毫不客气地将凌泰一脚踹了出去。

  “啊!”状似英雄豪杰跃入场中的凌泰,忙掩饰着尴尬说道:“让我来和他比试比试。”他也倒是不怕死,明知自己没有补充电能,身上只有内力而没有灵力,在与非人类攻击方式大吃亏的局面下,也要提出如此要求。

  庞太师故作劝阻道:“我看还是算了,我只是说说而已,当不得真,你已是朝廷有功名之人,怎能和下人动手,万一有个好歹,这叫老夫如何向皇上交待。”吴震海也说道:“就算小人不是大人对手,请大人保重。”

  凌泰怎不知这是庞太师和吴震海的欲擒故纵之计,他将计就计道:“比试拳脚难免要有损伤,这是常事,如果真出什么事,便与二位无关,完全是自找的,不信可以立下字据为证。”

  庞太师等的就是这句话,他假作不同意道:“这怎么能行,还请褚大人多加考虑。”

  凌泰毫不犹豫道:“吾心意已决,请庞大人成全。”庞太师见凌泰已经上钩,心中暗喜,他说道:“那好吧,我也不阻拦于你了。”

  吴震海说道:“拳脚无眼,大人若有性命之忧,小人可担当不起。”他已经看出凌泰身上丝毫没有任何灵力波动,以为是嵩山之战后重伤未愈的结果。

  吴震海与凌泰交过手,另外许志杰和徐明两个人的武功曾被舍利所克制,自然也被他新练成的功夫所克,根本不足为患,加上自己神功初成,以为凌泰不是他对手,见他亲自送上门来找死,不由心中暗喜。凌泰顺着吴震海的话说道:“那就立下生死状,若有一方出意外,各按天命,与他人无关。”

  庞太师见凌泰自己把退路堵死,自寻死路,他说道:“那也只好这样了。”然后他对吴震海说道:“待会儿比试之时,不准你伤凌大人一根寒毛,否则小心你的狗腿!”说着他趁许志杰三人不注意向吴震海使了个眼色,吴震海抱拳说道:“是!大人!”

  许志杰趁机说道:“既然如此,由我写字据,由庞大人做见证人。”庞太师当然是求之不得,庞太师,凌泰和吴震海三人分别在生死状。

  许志杰早已用灵力察知舍利就在吴震海在怀中,但由于他们的能量被舍利所克制,而无法用隔空取物法偷得舍利,只好让凌泰和吴震海较量一下,一来好测知吴震海的实力,二来也可趁机下手浑水摸鱼,所以他们这么放心大胆地让凌泰这么胡闹。

  凌泰先在徐明和许志杰耳边小声交待了几句话后,便和吴震海来到大厅外的空地上,大厅内的所有人全部离开的酒席挤到大厅门口处观阵,吴震海拉开架式心想:“哼!这次看你还不死,杀了你,另外两个就不足为虑了,将来天下一定是老子的。”

  凌泰正做好起手式忽然收手道:“慢着!等一下,我觉得这样打不过瘾,让我拿几样东西来做做道具。”他用了个眼色给许志杰和徐明,让他们准备在暗中用灵力助他一臂之力,凌泰向庞太师说道:“请大人拿四坛好酒来,酒性越烈越好。”

  庞太师说道:“好。”然后让下人从酒窖里拿了四坛陈年高度数烈酒。凌泰将四坛酒一一放在地上排一条线,庞太师与吴震海及周围围观的宾客都不知凌泰要干什么,本来所有的人都以为凌泰要喝酒打的是醉拳,可凌泰却把酒放在地上,这葫芦里放的什么药谁都糊里糊涂的搞不明白。吴震海见凌泰把酒放好后作出准备的姿势,他心里暗笑:“臭小子,又要玩什么花招,老夫一一接着。”

  气氛正紧张之时,可又见凌泰收势说道:“慢着,这样打太没劲道。”吴震海心中气道:“你有完没完。”可表面上仍装作一点也不着急的谦恭样子。

  凌泰说道:“不如我们拿点东西出来当彩头,这样才有点刺激嘛!”

  吴震海说道:“要拿何物作为赌注。”凌泰笑道:“这个我不说你也明白,你把你那颗舍利拿来当彩头--!”凌泰是郁闷,这个太平教主还把这个龙纹玉琮真当是佛祖的舍利了。

  凌泰正说着,吴震海打断了他的话,他说道:“没那么容易,除非你能拿出和它价值相同的东西来。”

  凌泰说道:“我将我的雷电掌教给你如何?它的威力你当日也是看到过的。”

  吴震海哼了一声说道:“我才不稀罕呢,我的武功比你厉害才不要你的什么雷电掌。”凌泰见这家伙对他的绝招不感兴趣,他想:“这老东西年纪已过半百,功名对他来说也不重要了,任何人都怕死,以长生不老为赌注,这家伙肯定不会拒绝。”

  凌泰对吴震海说道:“你现在有五十多岁了吧。”吴震海不知凌泰为何突然问这种问题,顺口说道:“老夫今年快有六十了。”

  凌泰说道:“俗话说人生自古谁无死,不论你多么厉害总是逃不过百年终老的。”

  吴震海冷笑道:“老夫手中有舍利,可以修仙成佛,自当可以长生不老,哪里还要你们多操心。”他自恃有舍利子,说不定也会长生不老,可他心中还是没底,万一某一天阳寿已尽怎么办。

  凌泰听了哈哈大笑,他说道:“你这是唯心主义,世上哪里有鬼神,更何来长生不老,所谓的鬼神之说只不过是自古以来按照现实社会虚构出来的,假的,这种谬论你也信,老实告诉你,人的衰老是由自身细胞不断新陈代谢逐渐老化而形成的。”

  吴震海实在听不懂来自未来的新名词,还以为凌泰在耍他,气道:“什么唯心主意?什么细包?你倒底要说什么。”

  凌泰说道:“说你没学问,真是一点儿也不假,唯心主义嘛!凭你现在的学问,还要过一千年才能懂。细胞是组成人身体的基本单元,就像是盖成房子的砖头,细胞不断老化,人的身体就会弱下来,要想长生不老,只要减慢这种老化,增加细胞的生命和活力就行了。”

  其实减缓衰老涉及的知识面太广,凌泰怕讲得太多太深奥,吴震海反而听不懂,毕竟凌泰所拥有的知识要比吴震海多一千年,不过凌泰倒底是学生物技术的专家,言词一针见血,说得连吴震海也不禁要点头。

  许志杰和徐明二人相视一笑,心知都是凌泰又开始了不负责任胡扯。

  许志杰暗中摇了摇头,这号兄弟,说话明显不经过大脑,人家不理解的东西,故意拿出来糊弄人,说了也等于白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