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三章 找到大部队

天界传奇 华表 5129 2005.06.01 21:58

    许志杰说道:“这附近有人,我感觉到周围有几个人在看我们,还有金属反应。”他手指了指路边不远处一个小山丘说道:“你们看,那里刚才还有一棵树,现在却倒下去。”以许志杰敏锐的感应能力,自然环境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他的查觉。

  徐明对凌泰说道:“你知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凌泰思索片刻说道:“刚才那棵树莫非就是抗日战争时期使用的消息树,敌人从哪个方向来,树就往哪个方向倒下去。”

  许志杰说道:“有这个可能,但我们后面并没有日伪军呀,总不至于他们把我们三人当作敌人了吧!”

  “当然有这个可能,现在是战争时期!”徐明说道。

  凌泰说道:“别管他,我们走我们的,只要找到大部队就行了。”

  他们正要继续前进,突然从路两边站起几个少年来,其中三人身穿着灰色军衣,双手举着枪一拉枪栓对准许志杰他们说道:“站住!不许动,再动一动就打死你们。”

  另外的少年也拿着大刀,红缨枪对准了他们。许志杰他们一看这些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心中早已猜到他们不是儿童团就是游击队的。

  凌泰一见是几个小鬼头,根本不当回事,脸上带着笑说道:“你们好啊,我们是自己人,不是坏人。”说着刚要上前进行解释,可他们同时举着武器对准凌泰上前一步,逼凌泰后退。

  其中一名少年严厉地说道:“你们是什么人?到这儿来干什么。”

  许志杰停好自行车后说道:“我们三个都是学生,是美籍华裔,刚从美国回来,想寻找**参加革命报效祖国的。”老套路的台词了,说着也不心虚。

  徐明和凌泰连声附和说道:“是是是,我们都是爱国的学生。”好像此话有假,会被天打雷劈一样。

  可那少年一瞪眼指着他们说道:“你们衣服穿着这么好,不像是一般的学生,说!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你们是不是汉奸。”

  “汉奸!”凌泰,徐明和许志杰可都是地地道道的共青团员,没想到居然有人会把他们当成汉奸,这可是天大的笑话。

  许志杰不由地大笑起来。

  那为首的少年用枪指着他说道:“不许笑!严肃点!”许志杰笑着转头对徐明和凌泰说道:“喂!我们像汉奸吗。”徐明也不禁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对凌泰笑道:“我看你的样子,倒真有点儿像汉奸!”

  那些少年见许志杰他们三人如此目中无人,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顿时大怒一起将许志杰他们三个围在中央,为首的少年说道:“跟我们村里去。”

  许志杰他们想尽早找到党组织,于是只好装作束手就擒的样子推着自行车跟着这些少年向村里走去,待到了村中,村中的人见到那些少年还不时的打招呼。

  许志杰,徐明和凌泰看见村里的男女老少没有一个是闲着的,不少人拿着大刀,枪支在空地上训练,村里不时有穿灰军装背枪的人穿过,村中练兵的气氛很浓重,像是在积极备战的样子,凌泰不禁说道:“还不错,像点样子。”那些训练的人训练内容不怎么样,但是气势却不一般,是那种久经战阵的气势,押送他们的一个少年听见了,眉毛一挑说道:“不准说话!快走!”顺势推了他一把。

  许志杰他们在村中三绕两转来到一处院子,那些少年把许志杰他们的自行车和行李留在院中,把他们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搜出后将他们三人推进一个房间关了进去。

  凭着许志杰他们三人耳力听到那些少年在打开他们的行李进行翻检,许志杰他们的行李中都是书籍衣物和一些学生用品,武器早被他们给藏好了,行李中没有任何可疑物品,那些少年当然找不出证实许志杰三人是敌人的东西。 那些少年翻了半天找不出什么,也就走出了院子,把许志杰他们扔在房间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已渐渐黑了下来,许志杰,凌泰和徐明就满是灰尘又阴又暗的房间里等地有些不耐烦了。

  凌泰气道:“怎么搞的?去了这么长时间,连个人影都没,是不是想把我们关一辈子。”说着想一脚踹开房门冲出去。

  许志杰说道:“别急,再等等看。”他倒是不急,反正两三顿不吃也饿不死,自身灵力可以转换身体撷取能量的方式,改从天地之间吸取能量。

  过了不多久,有人送饭来了,三碗白开水和十来个杂面馒头,许志杰问那送饭的人说道:“请问,我们要在这里待多少时候。”

  那人说道:“吃过饭你们就知道了。”说完退出房间反手又把门锁上走了。

  许志杰三人对望一眼,只好一人几个馒头一碗水就这么吃了,馒头是用玉米面,番薯面之类的杂粮做的,做工虽粗了些,味道倒也不错,许志杰他们所处的社会提倡多吃杂粮,现在他们吃起杂面馒头却不觉得难以下咽,反而津津有味,觉得别有风味,不一会儿馒头吃了个精光。

  他们刚一吃完,就有几个农民模样的人推开了门,带着他们出了院子向右走,顺着路走到第三个弄口又向左转,不一会儿来到一座砖瓦宅院前,进了门后转过影墙来到正堂之中,堂中点燃了数盏油灯和火把,大堂里上座处坐着两人,座位前开放着一张长桌,上面摆放着纸笔,两侧站着数名持枪的人。许志杰他们进入大堂后,一见这阵势就知这是审犯人的阵式。

  这种架式曾令许多人都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存在,似乎要把自己的一切坦白招出来,抗日时期的心理战术水平果然很高。

  久经大场面的,许志杰倒是没觉得有任何不对头的地方,行动之间保持从容不迫,处事不惊,而徐明和凌泰早就忍不住要笑,心理上总感觉是在拍电视,这么熟悉的镜头,好像这些架式全成了反效果,果然是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年轻。

  这时长桌后一人问许志杰他们道:“你们叫什么名字啊。”问话的人年纪约有三十余岁,一脸憨厚的模样,但眉宇间透出一股正气,许志杰三人心思立刻像电光石火般互相沟通了一下,决定不报自己真实姓名。

  许志杰说道:“我叫周天。”

  凌泰说道:“我叫王武。”

  徐明:“我叫张光。”他们三人一个个都睁眼说瞎话,他们从小可都不是乖宝宝,说谎都说得连自己都认为是真的,审问他们的人根本看不出来。

  坐在问话的那人边上的人把一支毛笔交给许志杰他们,让他们在纸上写下他们的名字,许志杰代表凌泰与徐明顺手将他们瞎编出来的假名字写在一张宣纸上,那问话的人拿起那张纸看了看。

  许志杰在宋代时苦练过毛笔字,这次总算没白废,下笔功力十足,写字手不抖,落点准确,用力恰当,写出的字萧洒隽逸,笔力遒劲,不像以前被狗啃过似的。

  那人不禁点了点头,像是读书人写的字,心中的怀疑去了两分,接着他又问道:“你们好像是从外国回来的学生是不是。”

  许志杰说道:“是,我们都是美籍华裔,住在美国堪萨斯州,我们都是哈佛大学的学生。”

  那人问道:“那你们是学什么的。”许志杰说道:“我是研究物理的,获得过物理学博士学位。”

  凭许志杰的目前知识水平当教授都没问题,他自降身份是不想吓着他们,凌泰说道:“我是化学博士,我边上这位张光是生物学博士。”

  徐明暗中低声对凌泰骂道:“神经病!又要你多嘴。”凌泰悄声反击道:“替你省点口水还不好,真是犯贱!”

  问话的人一听他们三人年纪轻轻的居然是博士级的学者,顿时眼中露出不信的神色,在当时的人心目中博士全是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太太,许志杰也已看出他怀疑的神色,许志杰说道:“我们学历文凭,你不信可以看看是真是假。”

  那个问话的人叫人把许志杰,凌泰和徐明的行李取来,许志杰从行李中准备好假文凭让那人看,幻龙的造假技术属超一流的,比真的还真,就是专家也很难看出真伪来,外行人更别说了。那人倒也识得几个洋文,他断断续续地念道:“………University………Dr.ZhouTian………Dr.WangWu………Dr.ZhangGuang………”光读那音就走调,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读过英文还是装的。

  听得许志杰直皱眉头,估计在现代随便找个小学生都比他念得正,凌泰和徐明更是强忍着笑,表情怪异。

  “好了好了,俺知道念得书没你们多,想笑就笑吧。”那个人一脸的不忿。

  “哈!~”徐明和凌泰突然爆笑出来,周围的其他几个拿着枪的人也是一顿笑得直跳,看来也是被他的怪腔怪调的念字给笑坏了。

  他看完后,略一思考说道:“我现在还不能确定你们所说的是真的,但我也没有接到有情报说你们是汉奸的消息,不过我看你们也不像是坏人,现在是战争时期,我想请你们三位暂时留在村里,不想让你们这三位博士有什么损失,我会叫人保护你们的。”

  说白了就是将许志杰三人软禁在村里,并让人盯梢,不过至少许志杰他们也不会有什么麻烦。

  有一个人把许志杰三人和他们的行李又带到一处农家,进了门后那人说道:“这里是我的家,你们就住这儿吧,有点乱,可别介意,我姓刘,你们就叫我老刘同志就行了。”

  许志杰三人和他一一握手寒喧几句,老刘的妻子也出来和他们见面,替他们安排好住宿的房间,许志杰三人住的房间就在老刘房间的隔壁的一间厢房子里,正当许志杰他们收拾好个人物品时,这时有一个小女孩拎着一个小篮子摸着门怯生生的走了进来,她对许志杰他们说道:“大哥哥,俺带些果子请你们尝尝,果子不好,可别嫌弃。”

  小女孩长的很清秀,但眼睛却是直楞楞看着前面,老刘不由叹了口气对许志杰三人说道:“这是俺的闺女小芬,从小眼睛就看不见东西,找了许多大夫都治不好。”

  小芬摸索着把篮子放在桌上然后又挨着墙慢慢地出去了,老刘拿了出自己的烟杆塞好烟丝就着油灯的火头点着了后,大口大口的吸了起来,同时从篮中取出起个枣子,花生,苹果递给许志杰他们连声说道:“吃,别客气,就当在自己家里,吃吧!”接着他和许志杰他们拉起了家常,问道照例是“家里有几口人哪?地有多少啊?生活还不错吧。”之类拉家常的话。

  许志杰就回答说他们是住在堪萨斯州一个印第安保留地附近,他们的父辈在那里开垦了一个大型农场,其家人亲戚的名字许志杰全给编好了说了出来,并把他们的真实情况进行改编,许志杰说起假话来比说真话还要真实,十句话中只有一句是真的,许志杰又说道他和凌泰、徐明三人还开了工厂,老刘听了就不禁说道:“那你们是资产阶级喽!”

  许志杰说道:“那就错了,我们只是有产阶级,并不是剥削工人的资本家。”老刘还未听说过什么有产阶级,他说道:“什么有产阶级。”

  许志杰说道:“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我们凭着自己的真实本领开办出工厂,而工厂里全是清一色的机械,没有一个工人,完全实现了生产自动化,要说我们是资本家,厂里没有工人,我们去剥削谁?那也只能剥削我们自己了。”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老刘也不禁跟着呵呵笑了起来,可什么自动化之类的新词他却是一点儿也不懂,但至少感觉许志杰的话不像是假话。

  老刘又说道:“听你们的话,好像你们还知道不少的革命知识。”

  那是当然,什么*思想,*理论之类的革命理论许志杰他们三个从小听到大的,不用去记也能倒背如流,许志杰自然不会说读遍了毛选,邓选,只是说道:“我们平时也看过一些像资本论这一类的书。”这时资本论早已是印刷成册到处流传了,只要留心,也能搞得到。

  徐明说道:“我们这次从国外回来就是想投身革命,保家卫国,所以请你们帮我们联系一下党组织。”

  老刘为了确定他们是否真的是真心投身革命就问了一些革命知识,这对许志杰他们来说是太容易了,他们三人对答如流,好像是专门研究过共产主义般的。

  老刘越问心里越明白,敌人是不可能有这么丰富的革命知识,他对许志杰他们的身份更加没有怀疑,他十分兴奋,他知道像许志杰他们三人这样的人才在当时来说如同稀世之宝,将是革命成功后建设国家的重要人才。他一敲烟袋锅起身就走,没一会儿便拉着一个人回来了,那人穿着八路军的灰色军装,腰间挎着一支手枪,年纪约在三十岁上下。

  老刘指着那人对许志杰他们介绍道:“他是八路军的团长肖团长,他的部队就驻扎在村里,你们是不要参加抗日吗?找他就行。”

  肖团长和许志杰三人一一握手后,他对老刘说道:“你说的是真得吗?”

  老刘一拍胸脯说道:“我看人的眼光不会错,这三个年轻人从他们的言谈举止确实是像有文化的人,再说了敌人会有这么精通革命道理的人吗?而且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什么博士,这可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绝不能轻易放跑喽!放心吧,我以十多年的党龄做担保,万一有什么事就找我。”看不出乡巴佬土包子似的老刘居然是个老党员。

  “这倒也是!”肖团长点了点头说道:“那好,明天就让他们三个到团部报到。”

  许志杰三人连忙向肖团长道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