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意使然皆有缘

天界传奇 华表 4480 2005.08.31 13:39

    作者:华表

  自从小行星的突然出现和消失,已引起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关注,拥有太空力量的国家更是记录了行星出现和消失的过程,但未注意到有一个人出现在太空之中,人的躯体在茫茫太空之中是太渺小了,不过正是如此也免了天界岛的许多麻烦,而天界岛的光柱,就被解释为一次大型太空激光全息成像的试验,这样连突然出现和消失的小行星也被合理的解释了。

  澳大利亚政府对此次行动在档案里是只字不提,只是说是一声军事演习,没有人愿意再想起此事,连强大超出人类想像的天界成员都折损一人,尝了败绩,那个女人真是恐怖至极。

  澳大利亚堪培拉的行动,几乎造成百余人伤亡,数十座大厦损毁,公共设施和汽车损失无数,有140亿美元损失,天界岛也是大亏了一笔,对于留下的非人类武器战斗的战场痕迹,则被许志杰将现场化为为沙土,给灭了迹,不然肯定会有一帮人打着消灭非人类的口号来进攻天界岛。

  “呯!”一个酒瓶狠狠的砸在天界岛码头边的一块礁石上,粉身碎骨!

  许志杰敞开着衣襟,坐在码头边,看着晚风吹扬,海鸟四飞。

  看到自己的身边的兄弟们一个个受伤,凤灵短暂的生命如此轻易的逝去,令他苦苦思念的方冰云竟奇迹般的出现在现代,然而却像另一个人一样,凶狠无情,令他的心头像刀在割,若不是陷入方冰云布下的陷阱,如果他能早到一步,就不会落到兄弟们死得死伤得伤的局面,当初自己的承诺他们给他们一个美好幸福的人生,而今日,徐明失忆,几近白痴,凤灵香消玉殒,凌泰丧妻,形若走尸,程刚仍是伤重躺在床上。

  难道真得是命运,自己曾要改变命运,难道说,给了他一样东西,就必定会夺走一样东西,那么还不如做一个普通的人过着普通老百姓知足长乐的生活多好,何必当什么英雄呢。

  今天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手造成的,许志杰深深自责中。

  许志杰忽然纵身一跃,投入海中,自杀?不是,现在上吊都吊不死他,何必跳海呢,他需要到深海中好好的静一下。

  天界岛周围的海水一向很平静,大太洋的洋流一直给天界岛带来温暖,没有冬天刺骨的严寒。

  猛然之间,离天界岛三十里的海水突然变色,湛蓝色的海水变黑,一道方圆百里的水柱冲天而已,随之而来的狂涨至百米的海水扑向四周,当接近至天界岛十海里的地方时,突然被一道无形的墙给挡住,向左右分流而去,而整天界岛的上空显现出一层忽隐忽现的半球形罩子,这是天界岛自动防御的混天罩,可以当有物体以高速接近时,如果未经确认,将会自动启动这层防御屏障,就是千万吨级当量的核爆也未必能穿透这层看似薄,其实坚韧无比的无形混天罩。

  水柱落下后,海面奇迹般的迅速回复平静,没有再起波涛,空中悬浮着一个人,双眼精芒闪闪,是许志杰,听他咬牙切齿地说道:“弟兄们,我一定会帮你们查明真相,给你们一个交待!”在这之前,他因挂念着方冰云与他的感情,前后顾虑,未能及时下决断,导致惨剧发生,而现在他不惜一刀斩断情丝,也要查明真相,连牺牲自己所喜欢的方冰云也在所不惜。

  高山看着从太空卫星传来的影像,口中喃喃自语道:“老大啊老大,你可以为我们作主啊!”天界岛外面那么大的动静,自动惊动了岛上的人,不过高山,蔡健伟和史远舟也猜得到是谁干的,除了他们的老大许志杰,谁会这么精力过剩呢!是个找个老婆好好管教管教他了,三个人对望一眼,心中如是说道。

  平静的半个月过去了,天界岛的伤员们都渐渐恢复了元气,可以看出许志杰不知道****多少心。

  从国际刑警通力合作之下,方冰云的行踪被现代化的装备给追踪到了,据可靠消息方冰云进入了中国境内,由于她的随身物品内被警方费了极大的心血和曲折给安装的追踪器,从路线上看,她的目标是西藏,这片高原寒土,之所以能这么精确的追踪方冰云的踪迹,得益于当年凌泰老爸擅作主张逼儿子给中国公安系统安装的,监视范围达到全国范围的卫星通讯监视定位系统。

  即然知道了方冰云的行踪,但也未必能捉得住她,天界众人开始进一步制定详细计划,来自古代的一个人怎么能与现代的安全策略相抗衡呢。

  然而许志杰这些人中,唯有凌泰一直郁郁寡欢,人也变得十分阴沉,令他身边的兄弟都不敢靠近他,而在凌泰的胸前却多了一条项链,项链上挂着一块晶体,上面有一块缺口,另一块残片已是不知去向,那是凤灵的记忆中枢晶体,是她的灵魂,虽然幻龙曾说过,只要晶体不损,仍可以将凤灵复活,但现在晶体受损,少了一块,已是无法修复,被凌泰取了下来,外面包了一层水晶,成为自己的项链饰品挂在胸前,作为对与凤灵两年零三个月的生活追忆。

  许志杰召集程刚,史远舟,蔡健伟,高山和幻龙,在会议室内开会,徐明在赵傅的陪同下来也了,而一直对别人不理不睬的凌泰也来了,手中玩着着一把匕首,自从凤灵死后,他就亲手打了一把未知材料的匕首,放在身边。

  “大家也看到了三个月以来发生的事情,我们的兄弟姐妹们死得死,伤的伤,这令我很心痛。”许志杰拍着桌子说道,他的眼中已经是略带雾气,他的这些兄弟姐妹们曾快快乐乐的过着日子,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这片乐土,而现在,凤灵的丧生,程刚等人受伤,怎么令他不心痛。

  “我想大家都知道,这一切是谁造成的,这也与我脱不了关系,方冰云,我也不会放过她的!”许志杰面色一变,凌然的杀气四散了开来,他也变了,原来玩世不恭,喜欢和平的他也变的带有无情杀气的人,时事造人却是一点未错,连他这个早应该脱离俗世,成仙成神的人也不能例外。

  “明天开始,赵倩,夏紫媛和幻龙留守天界岛,守好这片土地,其余的人跟我去西藏,把龙纹玉琮夺回来,大家也看到它的威力了,为了我们的亲人和这个生我们养我们的地球,死也要将它抢回,还要为凤灵报仇!”许志杰几乎是喊道。

  “好!”凌泰的眼中燃起了仇恨的火焰。

  “我也要去嘛!不要把我留下。”凌泰的表妹赵倩一脸不高兴的说道,留她一个人在岛上有什么意思。

  “那里危险,你就不要去了。”徐明虽未回复记忆,但仍知道自己是天界岛核心成员的之一,虽然他的灵力和记忆一样被封闭住了,但一起去,说不定会恢复记忆和灵力。

  “我就要跟着你嘛!”赵倩撒起娇来的威力无人能挡,张牙舞爪作恶狠狠状。

  “让她一起去吧,我会保护她的。”凌泰说道。

  夏紫媛两眼噙着泪望着蔡健伟说道:“老蔡,你可以小心点啊!”

  “放心啦,老婆,死不了的,那么多人去,加上老大也在,天下可没什么人能打过我们的。”蔡健伟安慰着妻子。

  凌晨,一架中型飞行器带着轻微的轰鸣声,飞离天界岛,飞向中国西藏高原,天界岛也隶属于中国国土,仅属于县级单位,与浙江省海外县级地区,天界岛的飞行器无须经过海关报关,只需在边防站登记即可入境。

  高原的空气和强烈的阳光,造就了这片寒冷土地的不凡。

  充满宗教色彩的土地上,人类的信仰创造着一个又一个的奇迹。

  许志杰一行人驾着飞行器首先来到了拉萨,与当地警方进行联络,在一个军事基地内,飞行器带着轻微的轰鸣声,降落了下来,迎接他们的是一辆豪华大巴,这是当地政府的准备,一架飞行器在拉萨城区内起降不知道要造成什么样的轰动,打草惊蛇是避不可免。

  军事基地内是士兵严阵以待,他们今天所准备的迎接行动,可不是什么普通人物,都是在当今世界上轻易可以造成政局和经济变化的大人物。

  许志杰八人被送到一家事先准备的豪华宾馆内,这座叫做天鹅的四星级宾馆已被天界公司全部包了下来,不再接待其他人,宾馆内的服务人员全部由特种部队的人员所担当,通过与澳大利亚政府的照会和天界岛的行动报告,中国政府了解了此次行动的危险性,这已经不是单个公司的内部行为,而是涉及到人类安全的政府性行为,而真正能解决的唯有天界岛的核心成员,许志杰等人拥有强大的非人类战斗力的情报令中国政府最高层的人员大吃一惊,知情者不会超过五人,而且列为绝对机密的情报,没有档案记录,永不传播,他们也知道外漏的结果,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直至天界岛以武力强行镇压,统一地球为止,地球迟早会统一,但不是今天。

  这次可是真正的大乱子了,对此天界公司负责外交的程刚的解释是他们研究出生化制剂,可以使人类拥有超越人类的力量,但这种制剂已被列入违禁项目,成品和材料构成全部销毁,不再做该方面的研究,而那个方冰云是天生拥有这种超人类力量,已经失去理智,极度危险,这次行动的政府配合参予人员得到的指示是完全配合,并没有其他解释目的是什么。

  拉萨的布达拉宫外许志杰,,徐明,赵倩,蔡健伟,高山,凌泰,史远舟和程刚八人以游客的身份游逛着,他们没有心情在观赏着周围的风景,只是呆在宾馆里太过郁闷出来散散心,只有幻龙这副机械人的外貌不宜在人群中出现,留守在天鹅宾馆内。

  不知为何方冰云进入西藏地区后,龙纹玉琮传来的能量波动就消失了,就在喜马拉雅山脉进入中国地域后就消失了,难道方冰云发觉了是龙纹玉琮暴露了她的行踪,采用重金属对其进行包裹,但通过黄金元素搜索,在这个到入充满黄金,连房顶都镏金的地区里,根本无法搜索。

  这只能以人力,在茫茫人海中,通过警方暗中寻访,而且方冰云已敛起自身灵力,即使许志杰运用灵力大范围搜索,虽然也能找得到方冰云,但也必会让她有所查觉,过早的暴露自己,唉,这也是无奈之举,只能慢慢等待。

  看着众多零售着各种各样小物件的摊子,许志杰却是无心欣赏,方冰云的出样打破了他们宁静的生活,也令他的心情产生了巨大的波动,这难道是缘吗,千年之缘,竟使一个人跨越千年鬼使神差般出现在他的生活中,他也曾希望这样,但不是这种方式。

  凌泰一脸阴沉的跟在众人的后面,自从凤灵死后,他整个人性格大变,不再是整日嘻哈懒散的人,生活完全像军事化一样,不是拼命地练习灵力就是练武功,一天倒晚没有停过,不再看什么小说,玩什么游戏了。

  倒是徐明和赵倩两人有说有笑地张望着路旁两排小摊上的小玩意儿,虽说他的记忆还未恢复,但他的本性难改,听赵倩的话是百依百顺,在赵倩眼里,以前的徐明对他还有的反抗,还有些不听话,而现在,完全像是自己身边的一条狗,叫他往东,他就往东,叫他往西,他就往西。

  而史远舟和蔡健伟则只顾着一心挑着小摊上的玉器,羚羊角,奇怪的石头等东西,打算带点给妮雪和夏紫媛这两个心上人,不带点特别点的小东西,回去在这两位姑奶奶面前可交待不过来,西藏就白来了。

  许志杰心中有所思的和众人不紧不慢的走着,忽然一个年轻人从斜侧里撞了过来,在他身上一撞而过,只感到一只手伸疾速的伸向自己的怀中口袋,一触即回,小偷!许志杰心中一动,一只没放多少钱的钱包被这只手摸了去,对身家过亿的许志杰来说,钱已经失去意义,身上平时也装不了多少钱,那只钱包里不过有三千多块钱。

  许志杰的肩仅仅是微微一晃,而那人几乎是表情痛的呲牙咧嘴,这一撞似乎是撞在石头上了,但马上恢复表情跑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