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九、生活是现实的

天界传奇 华表 7695 2004.09.27 18:45

    刚才发生的太快,所有的人还未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徐明揉了揉眼,发现自己没眼花,吴山广场上还真有卧虎藏龙的高人啊,真看不出来这个打太极拳的老头居然是一个太极高手。

  许志杰兴奋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真是意外,世界可真小啊。

  “老师父,身手可真好啊。”许志杰盯着仍是慢条斯理的打着太极拳的老伯说道。

  “呵呵,没什么?小伙子,练武可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啊!”老伯慢悠悠的说道,似乎刚才什么也没发生。

  “嘿嘿,是我们不小心,要请老师父多指点指点!”弄的如此尴尬,老脸微微发红的许志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说白了,现在许志杰根本不算会武功,只是力量,感觉,速度和反应比常人强得太多罢了。

  许志杰顺手拉过凌泰,给他后脑勺就来了个爆栗,怒道:“刚才你眼瞎啊,还好人家功夫厉害,快,给老伯道歉。”

  “老伯啊,不好意思哈,太用力了哈,请老伯原谅哈。”凌泰摸着脑袋也未发脾气,反而十分的谦恭道,遇上高人了,不服也不行,刚才空中被那老伯转了两下,头都快晕了。

  “没事,没事,以后小心些就是了!”老伯刚好打完这套拳,停下手来,看着许志杰和凌泰客气的说道,双眼不断打量着许志杰和凌泰,心中暗暗点头,好两个练武的根骨,真是少见啊。

  “老伯啊,刚才看您那两下,好厉害啊!”凌泰遇到高人就大拍马屁,这可是他老爸教的,高手面前不放尊重点,小心吃到苦头,多拍点马屁搞不好还能捞点好处。

  “没什么,没什么,也不过是借力用力罢了。”老伯摆了摆手笑道,果然马屁人人爱吃。

  “老伯贵姓?能不能收我们为徒,教我们两手啊。”许志杰自然不肯放过眼前这个须发皆白的太极高手,顺手拍了一下凌泰和徐明,以示提醒。

  老大发话,还不快快听从,“师父!”凌泰和徐明连忙机灵的叫道。

  “哦,我姓杨,叫杨天,就叫我杨伯就行了,不用叫我师父,想学,就跟大家一起练吧。”感情杨老伯每天都在这里练太极,后面跟着这些练的这些人居然也是随着杨天老伯一起练的,也不是什么师徒关系。

  看来这杨老伯没有门户之见,如此大方的教他们太极拳。

  对于许志杰等人还刚入门,杨老伯还不惜口舌的给他们一边示范动作,一边讲解着太极拳经。

  “太极两仪,天地阴阳,阖辟动静,柔之与刚;”

  “屈伸往来,进退存亡,一开一合,有变有常;”

  ······

  “多占一分,我据形胜,一夫当关,万人失勇;”

  ······

  “浑然无迹,妙手空空,若有鬼神,助我虚灵,岂知我心,只守一敬。”(引自《太极拳经谱》,作者 陈鑫)

  许志杰可是大开眼前,虽然老伯讲的拳谱他早已读过,但没有高手实地示范,他仍是云里雾里不知所云,中国武功讲究一个悟性,因材施教,全看个人能力发展。

  许多很模糊不清的地方,许志杰不断的提问,杨老伯对于他的好学好问,讲的很详细,解了许志杰很多不解之问,获益非浅。

  不知不觉已是两个小时,晨练的人们渐渐散去。

  由于学校还要上课,许志杰等人不得不意犹未尽地收功,并与杨老伯告别,但仍是约好第二天继续在这里学太极拳。

  杨老伯撸着胡须目送着许志杰等人离去,点了点头,自语道:“后生可畏啊。”这三人中,凌泰具有较好的武学意识,徐明对于太极拳义掌握较快,但最厉害的是看似三人中老大地位的许志杰,一会儿功夫就领会了太极拳的精要,双手挥动之中竟隐含着风雷之声,这种功力放眼当今武术界也从未见到过,而且在进行太极云手互相推练中,许志杰发挥出的粘缠引崩之力进步非常迅速,有时竟连杨伯也差点稳定不住许志杰的力量。

  若不是许志杰表现变化太过明显,实在是看不出这个年轻人以前是没有接触过太极拳的,才两个小时就已经有相当于普通人二十年的火候了。

  仅仅是两个小时,许志杰已经隐隐掌握到了太极拳的精义所在,并学会了一种新的呼吸吐纳方法,体内的真气似乎也进入到一种有规律的循环流动之中,真气的感觉更加明显,不再是以往自由乱窜了,就好像是太极拳谱口诀的内在表现。

  而凌泰也是兴趣所在,原本有些武功根底,对于初练太极拳,大有进步,以他的想法,太极是以弱胜强的功夫,如果用在他这个更强的人身上,岂不是强上加强,他也被引得乐此不疲,对太极拳的评价远胜于他以前学的什么硬气功,擒拿格斗术。

  徐明纯粹是凑热闹,虽然他对太极拳的领会仅次于许志杰,但他没有那么耐心,练了半天也是虚有其表,对于他来说,太极拳说白了就是双手画出太极阴阳鱼的图案,同时配合腰、腿和步的运动,带动这个阴阳鱼的正反转动,无论什么太极招式,全是以这个规律运行,而力量的虚实变幻也是随着阴阳鱼的转动自然实现,不需要刻意的去用力,太极本质就是一个无限变化的弧线,利用弧线的运动轨迹来积聚和化解力量,所谓的什么太极剑大圆套小圈全是外行人看门道的说法,只不过是一个弧线连个另一个弧线,连绵不绝造成的视觉而已,只有不断变幻轨迹的弧线才能引导力量,实现借力用力,四两拨千斤,圆转如意的效果。

  徐明虽然偷懒,也不是天生的练武材料,但他对太极的独特看法,倒也让杨伯刮目相看,真本事没有,歪理倒是不少。

  连续两天,凌泰和徐明跟着许志杰都在吴山广场跟着杨老伯学着太极拳,这门博大精深的武学,使许志杰悟通了许多武学道理,万法归宗,不同门派的武功击技都有其相似之处,杨伯自幼练习太极拳,数十年浸淫太极功力,可谓深厚无比,同时也知晓其他门派武技,这对许志杰三人大开武学之门,学到了许多不为外界所知的诀窍。

  清晨,许志杰早早的来到了吴山广场,杨伯每天都是六点钟就在吴山广场上开始晨练。

  不过今天倒是奇怪,六点多了,还不见杨伯的影子,问问平时都跟着杨伯练太极的人。

  这时凌泰也到了,“老大,这么早啊!”

  许志杰看了看凌泰身后,唯独不见徐明身影,奇怪的问道:“徐明呢,怎么就你一个来啊。”

  “那小子,懒鬼一个,说是练武功太无聊,今天就不来了。”凌泰挥挥手道,在他眼里,徐明永远是个只会暗里使坏的阴险狡诈的小人,只会用阴招,不敢光明正大的做事。

  不过今天倒是奇怪,六点多了,还不见杨伯的影子,问问平时都跟着杨伯练太极的人。

  “算了,他也不是这块料,不用等他了,杨伯怎么还不来啊!”许志杰心中掠过一丝不安。

  不过今天倒是奇怪,六点多了,还不见杨伯的影子。

  “去问一下吧,不是很多人都跟着杨伯练太极的吗?”凌泰也觉得不太对劲。

  许志杰问了问平时都跟着杨伯练太极的人,其他人都深知杨伯从不迟到,但不知道今天为何如此异常,这时一个大妈指点道:“小伙子,杨伯可能今天身体不好,他住在滨江区X区Z幢。”

  “老大,杨伯不来了,怎么办,我们回家还是继续在这里练!”凌泰望向许志杰。

  “杨伯可能身体不好,我们去看看他吧,顺便买点补品,他老人家年纪倒底大了。”许志杰说道,虽然短短几天,许志杰早已和杨伯的成了有如数年感情的忘年交,一老一少,在共同的话题上双方是获益良多。

  许志杰和凌泰离开吴山广场前往杨老伯的家,路也不远,走走也就半个小时的距离,他俩也就是边走边聊的寻找杨老伯的家顺便看看路上有没有水果店,买点水果什么的,免得空手上门。

  刚过一个路口,就见一堆人围着一辆宝马车,还有交警,警灯闪闪的。

  看样子是出交通事故了。

  许志杰也没在意,这种事多了,多半是司机开车过快造成的,好车常这样,仗自己加速快,重心低,没事老踩油门,如果不小心,则很容易出故事。

  “唉呀,真当危险啊,一个小伢儿半马路窜搭出来。”

  “就是,太危险的,差点小命就没的。”

  “要不是一个穿着黑色练功服的老头儿冲出来,挡了一把,小伢儿朝天撞死。”

  听闻此言,许志杰和凌泰猛然停步,互视一眼,双方的心理不约而同的表现在用脸上,不妙,杨伯早上不就是穿着一件黑色练功服吗。

  这时又听有人说道:“这个老头动作真当快,一看到小伢儿就冲出来。”

  “就是啊,小伢儿没事体,老头儿头发胡子雪白,年纪介大的,替那个小伢儿挡了一记,半条命也去的,司机也木掉的。”

  许志杰猛然冲上去拉住那说话人的衣服,急道:“那老伯怎么样了?”焦急之情溢于言表。

  被许志杰抓着衣领的人似乎有些吓到了,连忙结结巴巴的说道:“听,听说,出了事故之后,那老头好像没事一样,但把小孩放下后,突然倒地人事不省了,后面就有人打120把他送到医院去了。”言语间脸色通红,似乎受不了许志杰手上的劲力。

  “凌泰,我们走。”许志杰看了看车头被撞微微变形的宝马745,司机早已不知去向,他连忙松手,拉着凌泰随手打了个的赶去医院。

  “呼,好一个小伙子,力道真是大啊。”被问话的人整了整衣领,刚才他几乎感觉到自己是双脚悬空一样,呼吸都不能正常,几乎被许志杰的力量给吓到了。

  一辆中华出租车从远处急驰而来,一个急刹车停在XX医院门口。

  车刚停稳,许志杰就推门而出,冲进医院,不断引起周围人的侧目,但他毫不把四周惊异的目光放在眼里,虽然杨伯才教了他几天的武功,但当中的深厚情意,及得上数十年之交,他很清楚,杨伯传授给他的有许多都是武学界里门派中的不传之秘,让他很轻易的揭开了武学的神秘面纱,所学的东西就算是同门之中也未必会有些许相授,与杨伯的忘年之交,使他在这冰冷的社会中寻找到了一丝温暖。

  看着老大,推开车门而去,留下付车费的凌泰也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许志杰的急态已是很久没看到了,这一路上,许志杰的紧张表情令出租车司机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一路上抢道超车,几乎发挥了他十多年来开车的深厚功底,也差点得罪光了沿路上的交警,看来罚掉三四个点数是少不了了,想想而过一个月,未出过任何事故的他,可以凭着满十五年未出交通事故的记录可以获得终身驾照免检的待遇,也真是功亏一篑啊。

  “不用找了,”扔下一张五十块钱,凌泰追向许志杰。

  “谢谢了,慢走啊!”司机倒是未显的过份惊讶,到医院的人肯定都是十万火急,像许志杰这样气急败坏的急法虽然少有,但也不失正常行为,谁没个三灾两病的。

  “医生,医生,问一下,刚才被120送来的滨江路上交通事故的伤员在哪里。”许志杰焦急着,拉着每个从他身边过的医生护士问道。

  “哦,刚送急救室了。”

  一得到答案,许志杰拔腿就冲向二楼的急救室。

  二楼过道尽头急救室门口,一群人正在围着什么吵着。

  “不行,就是不行,要先交押金。”像是一个医生模样的人说道。

  “医生,能不能先通容一下,先进行急救行吗?救人要紧啊!”一个中年男子,这个人许志杰认得,每天早上都跟着杨伯打太极,不过站得比较远,但许志杰仍记得他。

  “不是跟你说过了,你这人烦不烦啊,这里是医院,急救要先交押金,押金三万,一分都不能少,这是规矩,我又作不了主。”像是医生的人扶了扶金边眼镜说道,脸上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什么,你不要不讲道理,我们今天钱不够,等一下拿来补上不行嘛!”那男子脸上急色已是进入非常状态,语气近乎跪求。

  “我这里是医院,要吃饭的,不是开慈善的,等你钱交了,我们才治,现在治病不交钱的人多了,这个责任我承担不起。”医生仍是面无表情,一副铁石心肠的祭出医院规章守则。

  “人命关天啊,你不能这么没良心啊!”边上一个穿着警服的青年人有些愤怒地说道。

  “我也是凭工资吃饭的,如果违反医院规定,要扣我工资的,难道要让我一家老小喝西北啊!”医生瞄了一眼这个警察,以一种看着初出茅庐的菜鸟般地眼光说道,管你什么警察,有伤有病还不一样落到咱手上。

  “找你院长来。”中男子像是出离的愤怒,眼中的怒火似要把医生一口气化为灰烬。

  “不在,开会去了。”医生语气变得更为冷淡,似乎没有功夫和这些人磨下去了。

  边上几个护士似有些看不下去,张口欲言,却被医生一瞪眼,把话又缩了回去,看样子这医生在医院里拥有不小的实权。

  “什么时候回来?”青年警察问道。

  “起嘛一个星期。”医生有些看不起这个警察,怎么说话像菜鸟一样白痴,人家语言中已经说明找院长没用了,还要一个劲的问。

  “其他管事的人呢?都给我找来。”中年男子面色发青,手中的拳头捏头咯咯响。

  “你烦不烦啊,别打扰我工作了,我要走了。”医生似乎被这些人缠得有点烦,拔腿自顾自离去了。

  “慢!”一阵令人心悸的空气震动回荡在走廊中,声音虽然不大,但似乎蕴含着巨大的力量,震得每个人都气血不稳。

  “啊!你是谁?你,你想干什么?”那个医生惊叫着倒退回来,双腿站立不稳,好像随时都要坐倒在地一样。这一声慢字,是震得他无法向前走,像是一堵无形的墙一样把他推了回来。

  在众人眼前出现了一个面色阴沉的青年人,看上去年纪大不,但步步走近中像是带动了周围的空气,衣服表面似水纹般波动,整个人看上去如山一样压近。

  急救室门口的急吵许志杰全听见了,医院这个救死扶伤的地方居然会出现这种事情,没有钱,人命关天的大事就当儿戏,天理何在,医德何在,许志杰已经感到自己孰可忍,孰不可忍的地步,人心居然险恶到这种地步,医生见死不救,只讲金钱,那人性呢,如此禽兽医生简直是人类的耻辱。

  “啊!”那中年男子看此异像也不禁惊叫起来,这可是武学之中的内家气劲的外在表现啊,自己拜杨伯为师,学太极拳二十年,自己也算在武术界小有名气,知道武学至深之出会有内家真气出现,自己苦练这么多年也是稍有气感,眼前这年轻人居然身上会有老一辈武学高手们互相传说的真气外现的特征,这份功力可以说是只有在传说中才会出现。

  他也认出这个年轻人,才刚刚和师父学了几天太极拳,进步神速,今天竟然表现出这份功力,真是人不可貌相,难怪师父对他另眼相待,许多师门中的不传之秘都教给他,不过今天看来这个年轻人肯出头,也不枉师父对他的一番苦心,师父平时对自己的藏私,也没什么可怨的,自己水平不够罢了,不过也多亏他,自己在边上偷学了不少呢,当初师父也没看错人,他是个热血男儿,比这白吃几十年饭的医生要好多了。

  “老大,冷静一点!”在许志杰的背后响起凌泰的声音,一只手按在许志杰的肩上,忽然像是触电般震了震,但仍是按了下去。

  世界上竟有如此无良的医生,原本在许志杰心中医生这个白衣天使的职业都是充满爱心和救死扶伤的人,但没想到会有这种只认钱不认道德的人,居然还会出现在这个名气较大的医院里,难道医生都变质了吗,难怪现在都说医院富的流油,老百姓连个病都看不起,药品充满暴利,掌握着病人的生死就能如此草菅人命,任何勒索吗?

  许志杰的面目有些扭曲,他看到杨伯仍是躺在担架上,仅仅是挂了点葡萄糖水,简单的固定包扎而已,而从杨伯铁青的面孔上可以看出,巨大的伤痛正折磨着这个老人。

  这种医生还留着世上干什么,难道继续害人吗?医院家大业大,难道就不把区区病人放在眼里,肆意妄为了吗?真得没办法治得了这种歪风邪气吗,许志杰第一次看到这种社会阴暗面,本以为社会是美好的他却不得不面对这种他无力改变的现实。

  凌泰感觉到许志杰竟然动了杀机,这种杀意有如实质般使人心灵上产生无边恐惧,这里杀人可不值得,现场还有警察呢,他急忙制止许志杰,不料手刚接触到许志杰肩上,像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反震了一下,震得手掌发麻不已,但仍是忍着麻感按住许志杰,不过许志杰身上的震力忽然像是消失了,随之而起的,像是有一股使人感觉极其舒服的气体在自己的手里转了一圈后缩回许志杰的身体,麻痛立即全消。

  “你,你要干什么?”那个医生语气带着惊恐,面色苍白,全无刚才理直气壮的威风,看来真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

  许志杰没有理他,看了看搭在肩上的手,回头看去。

  “你,没事吧!”许志杰带着一些歉意地转头望向满脸苦相的凌泰。

  “没事,你继续!”凌泰见许志杰的杀意消失,摇了摇头,只是心中暗想:好险,要是老大这里发作起来,这个无良医生保证没命,不过老大可就成了杀人犯,为了这么个人渣,牺牲大好青春实在不值。

  金钱作为交换物品的主要媒介,是引动人类贪婪的根源,物质的zhan有欲使人们之间原有的信任都转移到金钱上去,情感上的信任都已化作金钱来衡量,物质取向的社会,使人感觉到越加的冰凉之意,不论是许志杰还是凌泰,谁都是心中无奈,人类社会的发展,物质需要大于精神需要产生的不平衡,使人类随得时间失去越来越多宝贵的东西。

  “凌泰,借我点钱好吗?”许志杰望着凌泰。

  “钱,行,要多少?我身上没多少现金啊!”

  “唉,算了,你也是穷人,我知道你不会带多少的。”许志杰目中顿时失去生气。

  “但,我有信用卡,里面有钱!”

  “靠,不早说,拿来!”许志杰一脸怒意看向凌泰,一边伸出手来,一边给了凌泰一拳。

  “给你就是了嘛,打我干嘛。”凌泰哭丧着脸慢慢掏出自己的银行信用卡,这可是他的全部家当,几年的零花钱全在里面了,少说也有个两三万。

  “嘿嘿嘿!”中男年子和青年警察有些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但笑意中包含着对许志杰和凌泰二人深深的感激之意。

  “给你,交押金!密码在卡后面。”许志杰把信用卡递给那个中年男子,他很放心的把钱交给这个人,杨伯的徒弟绝对不会是无信之人。

  “谢谢你!”中年男子双手郑重的接过,急忙转身去了。

  那个医生趁着众人的注意力不在许志杰身上,悄悄的贴墙向远处挪着,

  “臭小子,你,你等着!”那个医生在远处喊道,在他眼里许志杰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鬼,吃了这么多年饭,居然会有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这可是他的地头,横什么横啊。

  “你******真是欠揙啊!”居然有这种无赖,凌泰向他挥了挥拳头作势欲追。

  “你凶什么凶,等着瞧!”那个医生脸色苍白的,连忙跑了。

  “这医院,真缺德!”凌泰不满说道。

  “败类!”许志杰冷哼着咬牙切齿道,仍是余恨未消,他怎么会遇上这种冷血无情的医生呢,和以前学校老师所说有医生的天使形象有如此之大的差异。

  “也没办法,医院也要吃饭,现在医疗补贴也补不上那么多的成本,性命与钱相比,多数人都会选择性命。”边上一直默不作声的小护士说道。

  “唉,一句话没钱就是难啊!”许志杰摇头叹道,医院要生存,病人要生存,钱就成了双方矛盾的根源,高价药费,看个感冒都要两三百块钱,小老百姓生了小病能熬则熬,实在不行了才去医院,随便一个手术动辄上千,大则几十万,像癌症之类的,耗尽倾家荡产都治不好,到时钱也没了,人也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