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 千金散尽还复来

天界传奇 华表 4852 2005.05.19 20:14

    而许志杰三人重新设计,引入现代理念的客栈完全按三星级宾馆构建,设有吧台服务生,分有取消上房下房,分有标准间,中套房,豪华房及帝王房,许志杰他们还聚集各种能工巧匠开了一个百工坊,以集团化的优势垄断了开封所有的木工,泥瓦工,漆匠,纺织,医疗,刺绣等行业,并且修建了养老院孤儿院,专门收养那些生活无助的孤寡老人和无家可归的孤儿,还有免费私塾让无钱读书的穷人家子弟上学,这倒不是他们有意为之,只不过是他们从小在社会主义国家中长大,对修建社会福利院当成和普通社会单位一样理所当然的事。

  并且许志杰他们三人在开封城外购买数千亩土地,让一些穷困之人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形式租种,并组织农户开办专业畜牧养殖场,这些对许志杰他们来说,在二十一世纪中早已耳濡目染,熟悉的不得了,现在运用起这些对宋朝社会还属新型的生产方式驾轻就熟。

  反正没事干穷折腾,他们的管理方式在当时来说是根本不能想象的重大创举,连现代广告也都用上了,一时间许志杰三人产业在不断吞并联合开封府内内各家商铺的各种方式和铺天盖地的高密集度轰炸宣传下,别的私人个体商铺的古老经营方式哪里是他们对手,许志杰他们三人铺子逐渐成为开封城内首屈一指的超级大商号“许记”会馆,同时也深得民心,受百姓爱戴。

  惶惶然,又像是第二个天界公司成立了,可是千余年前宋代分公司,如果真有神仙在,真不知做何感想。

  而与着许志杰有着深仇大恨的太平教教主吴震海自从嵩山一战,身负重伤,元气大损,差点命丧黄泉,可惜天不绝他,令他悟通舍利子功用,利用舍利子那融合天地自然的异种灵力场,不仅恢复了伤势,还使自己的功力更进一步,如果让徐明拿着灵力探测器测量的话,肯定会为吴震海散发出和自己与凌泰不相上下的高达40000比特的灵力而震惊,也许是因祸得福,吴震海在舍利子的灵力帮助下,原本花白的头发竟然越来越黑了,皮肤日渐光滑细致,有些返老还童了。

  在深山里苦修数日,吴震海准备重振旗鼓,不过太平教与嵩山少林寺一役土崩瓦解,便打起了利用朝廷政治力量入手的主意,为掩人耳目,通过使了银子,吴震海在庞府中当一名普通武师后,寻觅着机会。

  不过新的武师的加入,太师府内的高手们,也要照例考验新来的人手下的本事,这也是初到贵地烧头香的规矩。

  曾为一教之主,统领万人的吴震海之所以肯屈就一个普通的护院武师还是有他的道理的。

  在太师府的一个别院内,许多护院武师照例在院内练习着武功,待看院内什么石锁,刀枪棍矛样样具全,连外八门的蛇形剑,吴钩剑都有,可以说为了保护庞太师的人身安全,可以说是花费了不少的银子,请来的全是高手,甚至有些是深藏不露的绝顶高手。

  “喂!新来的,陪老子练练!”一个身材瘦高的中年汉子,对着站着马步,闭目养神的吴震海说道,该来的还是要来的,通过比试来较个武功高下,直接决定着了太师府护院武师的地位,特别是练武之人中,一向崇尚强者为尊。 “。。。。。”吴震海连眼睛都没睁开,不理不睬的自顾自站着。

  “哟嗬!不理我!摆什么架子啊!”那瘦高汉子一脸鄙视地说道,周围其他武师都停下练功,远远地站在周边看着,大概习以为常了,每一个人进来都要经过这一关,确定自己在太师府护院武师的阶级。

  “先吃我一拳!”瘦高汉子突然发力,挥拳砸向吴震海的脸,如果吴震海不躲避的话,一定会正中鼻梁,鼻血长流,也看得出那瘦高汉子是太师府护院武师中相当有地位的,因为为人霸道,经常担任评定新人的活。

  也不见吴震海有任何动作,但突然瘦高武师的拳头在吴震海面前三寸处猛然停了下了,如果有什么东西挡住一般。

  只看瘦高武师头上青筋冒出,因为使用全力而满脸通红,可惜他的拳头难作寸进。

  止不住心中的讶异,瘦高武师连忙想把拳头收回,不料拳头又像陷在什么里面一样,进退不得。

  这时吴震海慢慢地睁开眼睛,眼睛中透露出勾魂摄魄的精光,令瘦高武师暗感不妙,不料全身像被什么束缚住一样,动弹不得。

  “去!”吴震海眼睛一睁,轻轻地吐出一个字,但在瘦高武师耳朵无异于炸雷一般。

  瘦高武师立时向被一个无形的拳头狠狠的砸飞了,重重的撞在墙上,鲜血狂喷,落地后人事顿时不知。

  周围的众多武师全吓傻了,他们哪里见过瘦高武师连拳头都没碰到别人,而人家更是连手都没动,就把他给打飞了,真看不出平日里默默无闻的吴震海究竟是何方神圣。

  突然一声轻微的剑啸直奔吴震海的后背,有人偷袭!吴震海头也不回,左手随后伸出两只手指一夹,稳稳地将刺来的剑的剑尖夹在指尖,刹时扼止住偷袭者的剑势。

  而偷袭者暗知不妙,连忙抽剑回退,吴震海仍是牢牢捏住剑尖,但是寒光一闪,剑身内又弹出一把剑刃来,好高明的设计,竟然是子母剑,剑中有剑。

  偷袭者凌空跃起,跃向吴震前的前方,同时手中的子剑疾速挥向吴震海的脖子,这一剑划实了,保证吴震海脑袋搬家。

  来者是绝顶高手,吴震海给偷袭者下了定义,左手弃下母剑,双手齐出一合,将来者的剑再次凝滞在双掌之间,一转,顿时子剑剑身扭曲变形,但由于剑质材料韧性极佳,没有当场断掉。

  吴震海大喊一声,双手前推,那扭曲的子剑再也承住不住这股无形的压力,断裂成二十余块碎片跟着前冲的劲飞出。

  而偷袭者暗叫不好,连忙侧身,再凌空一个后空翻落于地上,左手捂肩,只见一块碎剑插在肩头,鲜血顿时染红了衣服,幸好他动作敏捷,不然被这些子剑的碎片打中加上吴震海的劲力击中,不死的话已经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吴震海恼于来袭者下手阴狠,单掌暗含灵力,正欲前进一步来个手刀将偷袭之人一刀两段。

  这时忽听有人鼓掌大叫道:“好!精彩!”

  吴震海转头一看,原来是庞太师,连忙和众武师们一起跪下参拜庞太师大驾,眼角余光之下他也看到偷袭者虽未跪下,但也躬身向庞太师施礼,看他衣着青灰,袖口绣着金边,大概就是庞太师身边最神秘莫测的贴身护卫之一。

  庞太师也自知自己臭名远扬,江湖上要杀他的人也不少,但为了保护自己安全,除了花重金挑选武功高强的绝顶高手护卫外,平时也经常抽查府上护院武师的武功,毕竟肯帮他的绝顶高手是有限的,家人的安全就靠这些护院武师了,正巧看到武师之间正在比试,那头发微白的中年汉子居然连手都不见动一下就把原来在印像中武功不弱的柳卫给击飞了,心念之下暗示身边的贴身护卫高手苍冥剑客 慕容难出手试探这个新来的护院武师。

  不料那新来的护院武师伸手之间好似有无形的力量,两招之间,苍冥剑客 慕容难就落败受伤。

  庞太师看着这个新来的武师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啊?”仔细打量之下,庞太师总感觉着这名武师和刚进来时大不一样。

  “小人名叫吴震海。”吴震海以从未有过的谦恭说道,毕竟他在吃别人的饭,昔日威风的教主风头不再。

  “本大人见你刚进府时头发好像没那么黑啊,还是略微两鬓斑白,现在反而看不出有什么白发了,你好像越来越年轻了?”庞太师刚才发觉有些不对头,现在两人相近时终于发现差异之处了。

  “启禀大人,小人近日刚觅得返老还童之术,因此越来越年轻,小人依据已有六十有五了。”吴震海心中早定,庞太师年事已高,必定会对返老还童之术大感兴趣,古代帝王都对此热衷,而一个太师岂不更加注意?他进太师府没有任何动作,就是要让庞太师切实发现自己的变化,这比任何言辞更加有用。

  “哦!真有此术!”庞太师语气之中突感大为震惊,但眼前这事实是不可能看错的,六十五岁忆是近花甲之年,全不似眼前这中年人须发黑密的模样。

  “如大人感兴趣,小人愿将此术献于大人!”吴震海投其所好,自知可以利用舍利子的能量让庞太师略为返老还童,短期的年轻化,这点能力他还是可以做到的。

  “好好好!”庞大师真是大喜,边说了三个好字,金银他已是无数,美女也是过了年纪,权力更是位极人臣,心中一直不甘,要是长久年轻就好,今天居然有人会这种反老还童之术,那岂不是永享富贵权势嘛。

  “来人!请吴师父到本大人书房一叙!”庞太师真像捡了块宝一样。

  “谢大人恩典!”吴震海故作一副谦恭异常的模样,紧紧的跟在庞太师的身后而去。

  临走之前,吴震海回望院内众武师一眼,凶狠凌厉的眼神令在场的每一个武师心中一寒,很明显,他这是感谢多日来,众武师对他的“照顾”,他会好好“回报”的。

  果然吴震海略施小术,利用舍利子的能量,略为回复了庞太师的青春活力,庞太师果然自己年轻许多,而且雄心再起,已经衰退的欲火再次被点燃,入夜连御数女,屡试不爽,惹得美人儿直呼老太师宝刀不老。而吴震海更是深受庞太师赏识,荣登上了太师府内的首席武师,成为庞太师手下的第一护卫高手。

  吴震海趁机用自己的诸多特殊本领讨好庞太师,白天他紧随庞太师左右,充当保镖打手,一到晚上他就趁夜深人静,四周无人时,悄悄取出舍利子,满脸阴险的笑容,似乎在感谢舍利子为他带来的新的生活,而舍利子的光芒更加增强了他的体质,激发人体潜能,吴震海的灵力也跟着渐渐强大起来,练成一种以武功和灵力相结合的功夫,这已经是嵩山大战的两个月以后的事了。

  一日包府的管家就送进一份请柬,包拯打开一看,原来是庞太师为庆贺许志杰三人金榜题名而邀请他们三人今晚到太师府赴宴。

  包拯看毕顺手交给许志杰,徐明和凌泰也在一边看,三人看完后,都心想当日庞太师给他们三人使绊,现在又邀请他们吃饭,这是怎么回事?

  包拯仔细思考了一番后,对许志杰三人说道:“庞太师知道你们三人颇有才学,可能他想借邀请你们赴宴之机拉拢你们,使你们脱离我,然后掉转对付我。哼!包某岂会怕他。”他也是对许志杰等人信心满满,从平时这三人表现上看绝不是贪图宝贵,反复无常之人。

  凌泰一脸坏色,拍手道:“说得好,要想拉拢我们可不太容易,用金钱,我们的钱比他多,用权势,我们不吃他这一套,用美色,我们向来美女见得多了,更不会上当,要抓我们把柄,这根本不可能。只怕这不仅仅是拉拢我们而已,也有可能是鸿门宴,暗藏杀机。”

  徐明说道:“也有这个可能,那个太平教教主吴震海一定会挑拔庞太师杀我们,但这个可能性极小,我们虽无官职,但仍是吃朝廷俸禄之人,庞太师不会这么傻。”论玩奸的,徐明可是这三人中最奸到家的人。

  许志杰说道:“不如我们借此机会,解决那个吴震海,反正我们也没什么顾忌,拿到舍利后立刻离开京城,包大人和庞太师还有好几年要斗下去,剩下的事我们就不用担心了。”他倒是直接,挖出病患,一刀解决问题,反正他也不会顾忌庞太师还能追到现代来。

  凌泰说道:“现在黄金衣甲已经打造好,去太师府前穿好,到时由我做主攻,你们两人从左右侧翼包抄,根据展昭的消息,吴震海一直待在太师府内,也没有藏过什么东西,我想吴震海一定是把舍利随身携带,宴席之上我们要寻找时机,能和平解决最好,到太师府后由许志杰领头应付庞太师。”

  包拯说道:“但你们在太师内闹事罪名可不小,你们不怕遭杀身之祸吗?总不至于到时由我亲自将你们开刀问斩吧。”许志杰三人顿时笑了起来,徐明说道:“请问包大人,大宋刑律上是不是有砍头只许一刀这一条吗。”看多了电视的他,想招挖法律空子也是一套一套的。

  包拯熟知宋朝律历,他说道:“是有这么一条,砍头只准砍一刀,一刀砍不死就释放,但这又怎样?刽子手向来就是刀落头断,一刀两断,从不会砍不死人的。”他奇怪徐明怎么会问这种问题,但隐隐中感觉眼前这小子又开始玩什么花样了。

  徐明笑道:“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只需知道一刀砍不死我们三个就行了,我们可是有本钱的,哈哈--!”包拯更是难以理解徐明的话,人的脖子上挨一刀怎么会砍不死呢?

  许志杰和凌泰倒是一脸诡异,若有所知的笑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