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七、一文难倒英雄汉

天界传奇 华表 4466 2005.05.14 19:55

    凌泰看他那两个弟兄一个在发呆,一个在偷笑,忽然跳出阵来,对着许志杰和徐明道:“你们这两个吃里扒外的家伙,老子在前面被人打得无还手之力,你们还敢在那里笑话我,还当没看见,想挨揍是不是?”说着手中九龙断魂枪就发开蛮力向徐明和许志杰两人劈去,两人见势不妙,各自向两边急闪躲避,只听连声巨响,就见许志杰和徐明刚才所站之处的几棵大树被凌泰给拦腰劈断,向后轰然倒下,凌泰的蛮牛力气可不是吹的,大块头就是身大力不亏。

  许志杰和徐明人倒没怎么样,只是气得在一边大骂,姑娘却着实给吓了一跳,不由的倒退几步,她从未见过如此的武功,用棍招来使枪,势不可挡地劈翻这么粗的树,虽说武功不怎么样,但这把子力气江湖中倒也少有,若不是她刚拿出她的必杀绝技“雨打芭蕉”快剑式,这年轻人还真不好对付。

  凌泰回头对那姑娘道:“怎么样,想不想也来一下试试。”他嘴角透着冷笑,枪身上不时闪过电芒,枪尖震颤着余音不绝,看来他是进入到最恐怖的战斗形态。

  姑娘这下给震住了,此时她也是接近油尽灯枯,刚才那三十七剑几乎耗近她大半的体力。而现在她不认为先前凌泰是故意示弱,而现在露出来的才是真功夫,那姑娘表情不自然地道:“你是我手下败将,本姑娘现在没功夫跟你玩了。”她心中明明怕了,可还是假装嘴硬,她发现凌泰拼起命来的力气真不是他所能对付的,再来一回合,保证就轮到她丢人了,现在还不赶紧见好就收?她连忙回头对她那师哥道:“师哥,我们走吧。”

  那师兄也被吓了一跳,他不知道眼前这三人是何方神圣,一出手就如此惊天动地,惹上这号人可有些不妙。两人骑上马急匆匆地走了。

  这一架打得真是稀里糊涂,徐明莫名其妙惹着两个江湖儿女,凌泰跟那姑娘干了一架,打得是乱七八糟,紧接着凌泰又开始玩窝里反,然后那对男女被凌泰的蛮力给吓到了,赶紧开溜,最终也没分个输赢,只有凌泰一个人心里窝火的很,这架打得根本不痛快,楞是有力使不出,让个娘们儿弄个晕头转向,还惹得弟兄看笑话。 凌泰见那两人走后,他对着许志杰和徐明刚要发火,大骂他们吃里扒外,不顾兄弟情份,许志杰就道:“你别生气嘛,要不是我俩用激将法使你露一手,不震震这对男女,否则这事可就是没完没了。是我们的错,对不起,请你原谅。”他现在倒是说的冠冕堂皇。

  徐明在一边道:“对不起,这都是我惹得祸,不过为了打发这两个人,我们也不得已而为之,要不我给你磕三个头行了吧。”一边慢腾腾地假装要磕头,另一边在偷看凌泰的表情。

  凌泰那会让徐明给他磕头,他摆摆手道:“算了算了,不过下次再敢拿我穷开心,我可饶不了你们。哼!我要是有一颗手榴弹,一定把那个小丫头要炸个粉身碎骨。”现在他才想起冲锋枪手榴弹的重要性,以前练会武功后可是一屑不顾的,现在才知道现代化武器的省事,等回家还得玩枪。

  凌泰对许志杰气道:“都是你,教给我们的是什么狗屁武功,怎么这么没用?”凌泰辛辛苦苦练了几个月的武功,现在居然打不过一个小丫头,这太丢人了,要是传了出去,他以后还怎么混啊!这些武功招式都是许志杰设计出来,产品不合格,当然要找许志杰算帐。

  许志杰摊开双手无奈道:“这也不能怪我,我找来的这些武功秘笈都是用来健身娱乐用的,因为古代多年的战乱,中国武功失传的太多了,弄得后来的人都无法恢复原来的威力,我们又不是职业杀手,搞那么专业干什么?”

  许志杰摸了摸肚子,想起还没吃饭,说道:“我们还是先去找些钱吧,我的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虽然一个月不吃东西也不一定会饿死他,但吃饭已经成了习惯性的行为,早上不吃点就会觉得在一整天像是少了点什么。

  凌泰忿忿不平地说道:“还不如找刚才那两个家伙榨点银子出来呢,这下倒好,让他们溜了。”这时他才想起了打劫,可惜最佳的打劫对像早跑没影了。

  徐明乘机泼凉水地道:“安耽啦,一大早就打了一架,你还嫌不够烦那,真是的!”刚到宋朝,就没头没脑的干了一架,还莫名其妙的惹到两个江湖人物,够倒霉的。

  徐明继续无精打采跟着许志杰走在石头铺着小道上,三人缓缓向西湖走去。

  待到了西湖边,天已大亮,周围的铺子都已纷纷开张,各种吃食的摊子都摆了开来,煎饺,肉包,馄饨,烧饼,各种小吃香味飘遍了街头巷尾。

  凌泰两眼瞪地跟牛眼似的,死盯着路边上各种早点,全天然无公害食品啊,他是直流口水,天然食物的清香气息勾得魂儿都没了,可惜身上是一分钱都没有,只是干瞪眼,真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他可是守法公民,父母从小教育要不偷不抢,总不会为了一个烧饼而抢劫吧!徐明边走边向四周张望,想有个能找到钱的机会,可这一大早的能从那里搞到钱呢?

  凌泰犯愁了,都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忽然眼一亮,看到不远处地上有一样圆圆扁扁的东西,他连忙走过去拾起一看,居然是一文铜钱。凌泰顿时就高兴地不得了,喊道:“你们快看那,我捡到了一文钱。”可许志杰和徐明却半点没有开心的样子,徐明像是不认识凌泰似的打量着凌泰,一脸看白痴的表情道:“一文钱能做什么用,顶多只能买张大饼,你高兴个屁?神经病!有本事拿一两金子来算你厉害。”

  凌泰道:“有一文钱总比什么都没有好,我至少也是个有产阶级,比你们身无分文无产阶级要好地多啦。”这时许志杰忽然灵机一动,他说道:“我们不是会武功吗?咱们干脆就在这里练武卖艺不就立刻有钱了?”

  许志杰倒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凌泰出馊主意,什么时候他要用体力赚钱了,向来他都是用脑力来赚钱的,姑且看凌泰的瞎搞吧。

  徐明一听道:“有道理!是个好主意。”说道他又对凌泰道:“喂,把你那一文钱拿出买张饼,我都饿死了。”

  凌泰只得掏出身上仅有的一个铜钱去饼,徐明到很公平的分成三份,一个三份之一,不过许志杰看了看凌泰,还是把手里的那份给了凌泰,凌泰比自己需要多了,卖艺前若不先吃点东西身体可没力气,还要搞这个苦力出工赚钱呢。

  许志杰照着以前看过的武侠小说上卖艺前说的话,抱拳对周围过路人道:“各位朋友,我们兄弟三人初到贵地,盘缠已经用完,所以不得已练武卖艺换碗饭吃,实是献丑,请随便赏两钱,有钱捧个钱场,没钱捧个人场。”反正是背课文,倒也干脆利索。

  许志杰一挥手,徐明挥着屠龙刀和凌泰舞着九龙断魂枪当场面对面的开练起来。

  两人用的招式全是照抄现代武术招式,原本就多是设计招式好看,流畅,套路威猛,但就是不实用,倒也招得路旁不少人的目光,围拢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毕竟现代武学的招式就是吸引普通人目光,那可不是盖的。

  渐渐的两人半真半假的用上了内力,凌泰是早上一肚子闷气,从公司网络中心搜罗来的武功居然都是虚的,实战一点都没用,他是终于明白自己的缺陷,虽然从小老爸把他当特种兵练,现在经过许志杰的灵力优化后,在力量和敏捷等先天素质上远胜于部队里专业训练的特种老兵,但实战上经验实在是太逊了,真得要和经验丰富特种兵对决,如果不使用灵力的情况下,他赢的可能性极小。

  正好趁着和徐明交手,总结一下早上和那个使剑的女孩的交手经验,心中更是不断提前摸拟着徐明出手的后招,手上的九龙断魂枪舞的更是密不透风,而且更加注重于技巧,往往力量不大,反而从更加诡异的角度突袭徐明薄弱之处,充分发挥着物理学和人体工学的奥义。

  现在是苦了徐明,他和凌泰开始还是花架子式的单练,但后面就发觉不对头了,凌泰的枪法忽然变得诡异刁钻,完全不是他那种力量性的风格,好像是摸透了徐明的性格一样,每一枪迅速至他的必守之处,好像是在下棋一样,他都陷在凌泰每一步设好的局内,弄得他叫苦不迭,完全无法脱声。

  在边上的许志杰面色也凝重起来,他看得出徐明和凌泰两人的局面完全是调转过来,徐明偏向力量型,凌泰却是技巧型,两人居然会出现这种尴尬的局面,慢慢的许志杰看出点门道,平常耍尽心思的徐明情况不妙,竟然成了凌泰的试招对象,真看不出来凌泰这小子的武学天份居然如此不低,也许是平时都是忙着赚钱搞科研,和平时期完全是武者无用武之地,成天的商业会议怎么可能为他们提供培养战斗技能的环境,到现在许志杰也是空有一身强大的灵力,应用技巧很多都是学习他那帮弟兄的,因为没有环境的需要,他身上的能力被压制了。

  如果把许志杰放到多战的中东地区,恐怕没两个月,他就可能成为人类有史以上最强悍的战士了,然而他却不是为战斗而生的,社会在改造人,人必须为了适应环境而不得不放弃一些东西,古代社会治安较差,个人的自我保护能力要求较高,因此武学盛行,而现代有专业暴力机构保护,个人受到集体保护,相应的,一些武学的失传也成了必然。

  许志杰倒也是一脸微笑地看着凌泰连出奇招,心有所悟,看来这次真是不虚此行,即使查访不到龙纹玉琮,这趟武学的收获也足矣。

  旁观的路人都没看出徐明和凌泰的交手中的变化,真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只是觉得两人一招一式都颇为好看,围观的过路人把许志杰三人给围都里三层外三层,不是响起叫好之声,赏钱自然也是多多。

  凌泰更是心中直爽,各种怪招妙招随着心灵巧思的不断涌现,想象力的无限发挥,有些几乎是乱挥的但却害得徐明防得手忙脚乱,此时无招胜有招。

  只有许志杰真正看得出,凌泰此时打得顺手,完全是在知己知彼的基础上能料敌先机,他只是掌握了徐明的性格和出招方式,仍算不得是真正的突飞猛进,但已成形成框架结构,日后再加磨砺才能不断完善。

  每个人的先天性格和气质都会形成不同的武功路数,早是不知读了多少武侠小说的许志杰更是清楚这个道理,他的心中隐约有了几分自己的感悟,由此可看出他能在别人的成果上整理出属于自己的东西。

  徐明的无意提议,倒是令三人都大有收获,一举两得。

  一个时辰(相当于现代的两个小时)之后,许志杰三人才开始收工,数了数铜钱居然有近两百文,凌泰擦了把汗道:“哎哟,我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拼命卖艺,真是累死我了。”把徐明收拾得这么爽,他的心中早就乐开了。

  徐明趁机挖苦道:“你呀,娇生惯养的,吃不得苦的废物一个。”头一次被凌泰好一通算计,他也隐约为形成自己一套的武功风格的雏形而打下基础。

  凌泰一听气坏了,现出痞子相说道:“你才是废物呢!看我不怎么收拾你。”说着要动手。

  徐明连忙闪开,说道:“算你狠,我打不过你行了吧,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现在他对凌泰是有些怕了,这小子平常看不出来 ,武学上还真是如鱼得水,以前真小瞧他了。

  许志杰可不管凌泰和徐明之间的人民内部矛盾,直接切入正题,他说道:“你们吵什么,去吃饭啦,金黄油香的大饼,雪白馒头,散着清香的米粥。”语气充满诱惑力,形容的极度真实。

  徐明和凌泰顿时猛咽口水,一副饿狼样。他俩早就饿坏了,这时是吃饭第一,他俩也不管什么个人恩怨了,同时对许志杰叫道:“吃饭第一,吃饭第一,饿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