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十八、这个杀手不太冷

天界传奇 华表 5290 2005.05.15 19:57

    林天生捻着胡须道:“嗯!这里是是非之地,不宜久留。阿虎!你带几个师兄弟去把镖银取回来,再放一把火把这里烧了,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赵虎领命去了。

  离开贼人山寨后,凌泰跟穿心剑林天生等人一起上路往河南进发,林天生等人都服了凌泰的药物后,加上他们练武之人体格强健,他们的伤势已无大碍了。

  一路上,林天生了解了凌泰的情况,得知凌泰的功力虽高,但欠缺高明的武功招式,于是就将自己的武功和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凌泰。

  林天生越教越吃惊,常人要练一年的火候,凌泰只需一天就可达到。

  林天生所教的武功经过凌泰自己琢磨和改进,其威力比原来增强了不止一倍,林天生的徒弟们也沾了凌泰的光,在凌泰和他们互相切磋下,他们的武功也比平时大进不少,以前弄不懂的地方,如今也已能融汇贯通了。林天生看在眼里也喜在心头,虽然不能收凌泰为徒,但凌泰能将他的武功教一懂十,举一反三,把他的武功发扬光大也够令人欣慰的。

  天渐清明,林中鸟鸣四起,薄雾缭绕,初阳的光线透过疏密不间的树叶洒了下来,在地面上现出斑驳的光影。

  许志杰从睡梦中醒来,伸了伸懒腰,站起身来活动,顺手拔出插在地上一晚的雷音剑随手练起剑来,雷音虽未是欧冶子等名师打造,但优质的合金剑材成份,科学地剑体设计,丝毫不亚于神兵利器,剑锋带起的破空之声在许志杰看似杂乱无章挑,刺,划,斩等招术下忽强忽弱,一会儿有若雷鸣,震摄人心,一会儿有如淡淡云烟,几不可闻。

  林中一条人影,有如鬼魅般忽隐忽现,剑气四射,正是许志杰在总结近日武灵感随心而发地练剑,而躺在地上一直昏迷不醒的女孩微微一动,缓缓地睁开迷惘而又清澈的双眼,轻轻嘤咛一声娇吟,似要起身,但又全身乏力倒了回去。

  而正在畅快淋漓尽身姿的许志杰惊觉那女孩已醒,似要挣扎起身,人影一闪,如电射一般出现在那女孩身边。

  明眸迷蒙,娇喘连连的女孩四肢无力,躺在毯子上,忽然发现远处似是剑啸之声突然消失,而眼前突然出现一名男子,有如白日遇鬼一般,不禁吓了一跳,无意识的欲将身体向后挪,无奈体乏力虚动弹不得。

  女孩见那男子眉目端正,脸形坚毅而白净,双眼有如星辰中的明星,炯炯有神,似有无形摄魂之力,勾人心魄,令人再也无法移开注意力,右手背持一柄长剑,暗透寒气,显非凡品,此刻正注视着自己,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令人慑服的王者之气。

  女孩似乎被眼前这个男子的气势所吸引住了,若非他启齿言道:“小姐请不要动,你现在伤势未愈,不可以乱动的,先休息一下吧,我去给你弄吃的。”说着把自己的包裹拿了过来,轻手扶住那女孩的香肩,将包垫在女孩背后,使她能稍稍靠坐在地上。

  许志杰也没有多去想那女孩子的表情,以为她伤势过重,精神涣散,以致于表情呆滞,顺手拿出一瓶药瓶,取出一粒药丸,送入那女孩樱唇之中,并倒了一杯水服下,那女孩子只是随许志杰摆弄,顺从的服下药丸。那药丸可是炼取了许多珍贵药材,以最先进的生物工程技术提取有效的活性生物成分,合成的大补药丸,对于体虚之人有特效,市场售价在单颗万美元的天价,可是许志杰随身必备药品,果然那女孩服下没过多久,药效立现,原本萎蘼的精神立时好了起来,苍白的面庞上也出现一丝血色。

  一会儿,许志杰端来一碗热粥,还亏得他备了一些速食,端到那女孩面前,说道:“来,吃点东西吧。”

  而那女孩业已恢复精神,望向许志杰的眼神忽然爆闪寒光,面如凝霜,有如实形的杀气罩向许志杰,惊得许志杰手一抖,差点拿住手中的粥碗。

  这是野兽才会有的目光,不信任,凶狠,许志杰毫不示弱的紧盯着她,凌然正气勃然而发,罩定那女孩散发出来的暴戾之气。

  自古邪不胜正,对视良久,那女孩似乎看出许志杰并无恶意,忽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我?”

  许志杰微然一笑道:“过路人,在下姓许,名志杰,看到你倒在地上,就顺手救了你,上天有好生之德,此等小事又何足挂齿,请问姑娘芳名?”言语间凌然正气,丝毫不带虚伪造作。

  那女孩略略迟疑了一下,冷若冰霜的娇脸渐渐回复正常,说道:“我叫方冰云,多谢许兄救命之恩。”

  惊叹方冰云由万年不化的寒冰转化为一江春水的表情,许志杰说道:“你失血过多,体力透支,多休息休息,不然会对身体留下长久伤害的。”

  方冰云顺从地躺了下去,微闭双目似在休息,但双耳朵微动,不时地倾听四周动情,保持着警惕,而许志杰看到那女孩连休息都要保持警觉状,似乎有些好笑,这么神经过敏干什么嘛,周围方圆数十里之内都是许志杰感应力笼罩的范围,视觉和听觉都不如具有大范围感知的心灵感应好用,何况周围并无其他人隐伏。

  由于要与凌泰和徐明在嵩山会合,路上自然也不能太过耽搁,需按计划路线行进,要是误点的话,许志杰这个老大必定又要被那帮会把鸡毛蒜皮之事夸大成背叛人类般十恶不赦大罪的弟兄们新的炒作报料。

  而方冰云此刻重伤在身,需要休养,不适于走动和骑马,为此,许志杰开始伐木制作马车。

  工具就是许志杰手里的雷音剑,如此神兵利器在做不在行的木匠活,如果它有灵性的话,一定会自爆寸断的。

  树木被砍下,许志杰连挥手中的剑如切豆腐般加工着木材,由于采用的是古代中国木工的榫头结合工艺,应此也不需什么铁钉拼装,组装马车的工作就在方冰云眼前进行着。

  由于采用剑进行切削,如此超常规的木工许志杰也没觉得什么不对头,丝毫没发觉半躺在毯子上的方冰云是一脸惊疑,大有不信的表情,她是没料到居然有人竟然会这样做木工活,单不说剑是锋锐无匹,也太浪费这利器了,就这熟练程度好像许志杰以前做了千百遍般,熟练自然,似乎马车制作程序就是这样做的。

  在方冰云的惊愕和一脸不信之中,马车很快做好了,也不过费了半个小时,真是神速。

  许志杰套上自己骑的马,转头向方冰云看了过去,她那娇脸上如同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不禁有些好笑,难道他真是一个怪物吗,也没那么夸张吧。

  “别发呆了,来吧,上马车,我还要赶路呢,可不能一直在这儿待下去。”说着许志杰走近方冰云,要将她扶向马车,可方冰云仍是体力虚弱,不能站起,许志杰干脆一手抱着她的柔肩,一手抄向她的腿弯,连人带毯抱进马车。

  被一个才认识不久的陌生男人如此亲密的抱起,方冰云欲有所言,但又把话缩了回去,只是一张娇脸已经红到耳根,第一次被男人抱令她芳心狂跳不已。

  许志杰发现方冰云脸上的异样,知是怎么回事,暗中寻思着古代女孩脸皮怎么这么薄啊,现代女孩搂搂抱抱和吃饭一样,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还是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他可不希望就这么抱一下方冰云心里就会出现即有肌肤之亲就要以身相许的想法,徐明的时间法则可是再三警告过的。

  “没,没事,你先休息一下吧。”方冰云有些结巴地说道,极力掩饰着自己心情的波伏。

  “不用了,我收拾一下马上就出发了。”许志杰很快收拾好包袱,雷音剑归鞘跳上了马车。

  骑了一段时间的马,驾驭马车也很好掌握,马儿也轻松自在地拉动新造的马车上了官道向西而去,从行驶来看许志杰造的马居然还不错,加装了由数根20厘米长的钢针融合成弹簧避震使乘坐舒适度大大提高,也不用担心路面震动不对会引发方冰云的内伤。

  “你是去哪儿,为什么要救我。”方冰云勉强半扶着马车内壁坐了起来。

  许志杰仍是一脸专注地控制着马车说道:“我去嵩山和我的兄弟会合,一起去少林寺玩,救你也中碰巧,谁受了伤我都会救的,救人是不需要理由。”

  许志杰回望了一眼方冰云说道:“你为什么被人追杀啊,你是干什么的?”这么漂亮的女孩被人追杀可真是苍天的不幸,造物主瞎了眼。

  “这些你不需要知道,我伤好了就会走的。”方冰云闻此言忽然态度大变,语气变的冰冷,看来她身上藏着不少秘密,至少那么多高手追杀一个看似文弱的女孩子,这一件事就没那么简单。

  即然人家不肯说,态度变得如此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淡,许志杰也不想多问,至少每个人都有属于他自己的秘密,更何况他也不是喜欢追查他人秘密的人。

  一路上两人无语,只听得马蹄得得踏地之声和车轮吱吱转动的声音。

  一路上行人较少,看来古代交通仍是十分闭塞,许志杰的马车所遇上的行人不过十数人。

  中午时分,许志杰将马车停在一个挂有“茶”字旗的小竂棚边上,很明显,这个挂有“茶”字旗的竂棚是供行人休息和吃饭的地方,与现代省道边上写着停车吃饭招牌的小饭店差不多。

  许志杰扶起方冰云轻轻的下车,在竂棚外面找了一张桌子坐下,直到此刻方冰云的手仍未放开她那手中寒气逼人的长剑,而许志杰也未在意,对着迎上前来的店掌柜说道:“掌柜,店里有什么吃的尽管拿上来。”

  “好嘞,马上就来。”掌柜一听许志杰的口气就知是有钱的主儿。

  方冰云虽然坐下,但面无表情的扫了店里一眼,查看是否有危险,邻近几张桌子,只有四五位客人,都是些山野村夫之类的寻常人。

  冰冷的眼神令边上正惊艳来一位漂亮的姑娘的其他食客们心中大骇,有谁见过这种似乎能把人杀死的目光,吓得连忙低下头吃着东西,甚至有几个不注意的把花生壳也吃了下去。

  “你也坐吧。”方冰云望着仍站在边上的许志杰说道,口气也缓合了些。

  “好!”许志杰放好包袱和剑在桌边上拉了张长凳坐了下来,但仍是坐不习惯这硬木做的长条凳。

  一会儿功夫,店掌柜送上一些特色卤味等菜肴,香气四溢,看不出这乡野小店倒有如此手艺。

  许志杰自是不客气,欲要动手。

  “慢,等一下。”方冰云突然伸手挡住了许志杰的手。

  这是干啥,许志杰有些楞住了。

  只见方冰云从发髻中抽出一支发钗来,探入桌上的菜中,再拿到眼前,先是一看,再略为嗅闻,然后说道:“吃吧。”

  “哇,你这发钗可以测毒?”许志杰有些好奇,对于他来说根本是什么毒都不怕,毒素只要一进他体内会立刻被分解成无毒物质,即使眼前的菜有毒,只要味道好,他也照吃不误。

  “菜里如果有毒,我的发钗就会变色或产生异味,行走江湖得小心点,难道你不懂吗?”方冰云看着眼前的许志杰,心中便起轻视之心,眼前这个小伙子简直是个初出江湖的新手,连这点常识都没有。

  “哦,我才不怕毒呢,测不测毒都没关系。”许志杰终于明白了方冰云这支发钗的作用,原来利用一般毒物都具有一定的酸或碱性,利用与发钗材质是否发生化学反应产生变色或气味来鉴定是否有毒,古人倒还真的有一套,许志杰倒是心中有点佩服自己的老祖先了。

  “真的吗?少吹牛了。”方冰云越来越看不起眼前这个年轻人了,即使救了她的命,可胡乱吹牛极令她生厌,至今她还未见过有人是百毒不侵,这个牛也吹的太大了。

  “我可不吹牛,不信你找点毒药,我吃给你看。”许志杰有心开点玩笑。

  “好,这是毒药鹤顶红,你吃吃看。”方冰云真的从随身的小包里取出一纸包的粉末,欲气气许志杰,看这小子是否真的有种。

  “不会吧,你还真有这种毒药。”许志杰有点意外,一个女孩子怎么随身带这种东西。

  “有种就别吃。”方冰云俏脸冷然道。

  古代称的鹤顶红的毒药,并非取自鹤顶,而是砷,就是俗称的砒礵,毒性极强,属迅速致命性特药。

  许志杰伸手抓过纸包,迅速拆开,将里面的粉末一股脑儿全倒进嘴里,舌头动了几下,全咽了下去。

  “你疯啦,这可是真的鹤顶红,快快,快吐出来。”方冰云真的傻眼了,怎么会有这种不知死活的人,居然真的毫不犹豫将毒药吃了下去,她本意只是吓唬许志杰,让他以后不要随便吹牛,此刻看许志杰一口气全吃完,心中不由大急,这人是肯定没救了。

  只见许志杰脸上表情突然凝固,浑身僵硬,扑通一声,脸朝下伏在桌上不动弹了。

  “这,这可怎么办啊,我,我真不该拿出这该死鹤顶红,你也太逞能了,快来人啊。”方冰云急得不知所措,两行清泪忍不住滴了出来,推了推许志杰,却毫无反应,方冰云尽管平时保持着一副冰山美人,杀气凛凛的表情,但事情发展显示超出她的想象,平时尽遇上一些贪生怕死之辈,尽管也少有不畏死的,但也不及眼前这个丝毫不把生命当回事的傻小子,毒药在前,说吃就吃,没半分犹豫。

  而此刻茶铺里的食客跑光了,当方冰云拿出毒药的时候,就看到事情不对,而店掌柜看到许志杰口气吃下毒药,早吓得腿抽筋了,这可是人命关天,店里出了人命案,官府肯定缉拿凶手,他也到时逃不脱干系,悄悄的趁方冰云不注意溜了。

  方冰云急欲哭,但自知是救不活许志杰了,心下一横,拔出自己的长剑放于自己的脖子上,冷然道:“既然是我害死了你,我的这条命也是你救的,我就把我的命还你,下辈子再做牛做马报答你了。”双手一用力,但突然边上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捏在剑锋,方冰云用力不得,剑刃未能如其所望划破粉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