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十九、老鼠爱大米

天界传奇 华表 4598 2005.05.15 19:57

    “哇!玩真的啊,不要你下辈子报答,就这辈子好了。”许志杰突然坐了起来哈哈笑道,脸上一副诡异的笑容。

  “你,你是人是鬼。”方冰云大惊,死人复活,吓得身形一晃险些摔倒,但手中的剑去再也拿不住,手一松掉了下来。

  “当然是人啦,大白天哪儿来鬼啊。”

  “你不是吃了毒药,死了吗?”

  “真笨啊,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是百毒不侵,吃不死我的,来来来,快吃东西吧,再不吃就凉了。”许志杰倒是心安理得的将筷子伸向桌上的佳肴。

  而方冰云却是为许志杰掉了半天眼泪,而对方却半点事都没有,气得银牙咬碎,一张俏脸杀气更盛了,恨不得随时将许志杰乱剑分尸,这混小子看上去挺帅气的,但不知道这个死字是怎么写的。

  但许志杰丝毫不以为意,方冰云再怎么凶,再怎么狠,在他面前仍是纸老虎一个,现代的女孩子多半都是这个样子,表情哭着喊着不要,不愿意,内心却正好相反,他料定方冰云根本不会做出什么拿剑来砍他的事来。令方冰云大失常态,许志杰倒是觉得蛮有趣,这个一直保持恶狠狠状表情的女孩子,居然也会有方寸大乱的表情来,真是罕见啊。

  一顿无言的午饭草草的吃过了,许志杰留下些银子当做饭钱,然后欲扶方冰云上车,不料方冰云用手一甩开,推开许志杰,自己拄着剑,一瘸一拐的上了车,看来她是真的生气了。

  许志杰苦笑着,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上了车,驾起马儿接着赶路。

  一连三天,两人一路上默默无语,谁不和谁说话,方冰云是有饭就吃,到了客栈任凭许志杰安排好就休息,伤势渐渐地好了许多,至少脸上的血色。

  只有许志杰大感郁闷,这么好好一个女孩子怎么变哑巴了,任凭他逗方冰云说话,她也不理睬他。

  在前往嵩山的路上,许志杰也情绪低落了起来,什么游山玩水啊的心情,早不知扔哪儿去了,只想着早点赶到嵩山和兄弟们会合,正有心无力的赶着马儿。

  忽然看到几个人站在路的前方,似乎在等什么人,马车走到跟前,许志杰喊道:“让一让,让一让。”

  不料这几个人丝毫没有闪开的意思,其中一个中年汉子上前一步,只见寒光一闪,许志杰的马儿突然头跌落下来,马身轰然倒下,马血狂涌而出,只见那个中年汉子手中正握着一柄清若秋泓般的长剑,剑锋处正有鲜红色的血不断滴下。

  许志杰和方冰云连忙从马一上跳下来。

  看来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今天准是麻烦一场,这帮人明显是冲着许志杰和方冰云来的。

  “你们想干什么?想打劫吗?”许志杰向来不怕什么人,自信天地有正气,自己行得正坐得直,眼前这帮人肯定没安好心,光看这斩下马头的这一剑,如此轻易的切肉断骨,这等功夫可不一般。

  “把你身后的那个姑娘交出来,你走人。”刚才一剑斩下马头的中年汉子冷冷地说道。

  原来是冲着方冰云来的,但未能方冰云说话,许志杰开口了“什么,杀了我的马,就这样打发我走人,你也太欺人了吧。”

  “那好,不走是吗,那去死吧。”那中年汉子厉声道,挥剑刺向许志杰的咽喉。

  这倒是吓了许志杰一跳,还说杀真杀啊,这些是什么人啊,简直是杀人狂嘛。

  许志杰连忙闪身避过,反手抽出雷音剑,再对上又劈来的一剑,那个中年汉子人快剑也快,用剑极其老到,一剑劈在许志杰剑身用力最弱处的剑锋处,他也一眼之下看出许志杰手中的剑绝非凡品,荡开许志杰回防的这一剑后,欺身上前,双手握剑自向而上反劈许志杰。

  而此刻许志杰空门大开,情形凶险异常,还好他动作迅捷,连忙腾身而起,翻身跳到那人身后,雷音剑带着剑吟刺向那中年汉子的脊柱,意欲破坏中枢神经,一举克敌致胜。

  与许志杰交手的那个中年汉子也未去看许志杰的方位,略转身,避过雷音剑剑锋,回手一剑,自脚腕,腰,肩和手腕产生的力量合而为一,重重的砍在许志杰的雷音剑近手柄处的剑身上,将许志杰劈飞数米远。

  许志杰连连转动,落地,稳住身形,已是一身冷汗,这次可以说是他第一次和别人做生死相搏,没想到对手经验极其老到,招式中不仅有设伏,假破绽,围堵,以强击弱环环相扣,稳稳克制住自己的每一个变化,不愧是一个经验老到的高手。

  许志杰正在再次上前与那中年汉子再较高下,不料一条身影从身旁掠出,道:“让开,看我的。”

  一楞神之间,许志杰看清是方冰云,她还有伤在身,难道还要拿剑跟别人打架?只见方冰云掠身上前,二话不说,精简到位的三剑疾挥而出,第一剑没有刺向那中年汉子的要害,但中年汉子先前以为第一剑是直刺向自己的咽喉,抢先一步闪身,结果落入方冰云的陷阱,第二剑如未卜先知般划向空处,中年汉子的肋下空门大露如送上门来的般迎向方冰云的剑锋,方冰云趁势刺入。

  “啊!”一声惨呼震地道旁林中的鸟儿一阵狂飞,中年汉子不可置信看到自己为躲避方冰云的剑势,竟变招不及自己撞向她的剑。

  危险关头,中年汉子仍是头脑清醒,连忙忍痛抽身疾退,同时回剑掩护自己,欲回自己人的阵营中。

  可方冰云丝毫没有放过如此机会,前踏一步,中年汉子慌忙回剑防护的力量怎及方冰云蓄势已足的剑势,当一声大响,被远远的荡开。

  方冰云毫不留情地一剑封喉,再进一步,直捅对方心脏,在周围其他人包括许志杰的一阵惊呼之下,剑尖从中年汉子的背后直透而出,剑锋处鲜血迅速流下,前面已是剑身直插至剑柄,人也是立时无救,当场毙命。

  好狠的剑法,很难想像这是一个看似十分文气的女孩子的所为,令在一旁观战的许志杰心中不禁狂震,平时看杀人顶多是机枪子弹打出无数弹孔,可眼前如此鲜血淋淋的杀人场景,立时飘散的血腥之气,使许志杰的胃一阵阵的抽搐,好想吐的感觉。

  旁边看着自己人被封喉刺心如此残酷的手段杀死,边上拦路的几个人再也站不住了,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怪叫,抽剑挺身而上团团围住许志杰和方冰云,不要命般举剑劈来。

  许志杰心神早已被方冰云惊人的杀人手段给吓毛了,虽然他拥有最强的灵力,但心理上仍是一个普通人,并没有因为得到强大的超人类力量而变得更加坚毅和沉稳,仍是经不起如此大的刺激。

  但许志杰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身形施展开来,剑带啸声,左挡右架,剑锋上延伸出来的剑气颇令这些半路拦截的杀手顾忌,也令他们没想到这小伙子武功修为居然如此登峰造极,剑上竟附有无坚不摧的剑气,普通兵刃遇上只有被切豆腐般砍断的下场,不过眼前他脸色苍白,心神不定,居然会有这种令人吃惊的表现,难道他还是未杀过人的雏儿?

  不过这些人的主攻对象仍是方冰云,毕竟方冰云是他们主要拦截的人,当日追杀她至树林,见她身受重伤命不久矣,故而放心离去,不料今日居然又龙精虎猛地出现在大路上,还当场杀了他们的一个弟兄,这女孩究竟是有几条命啊,当日身负致命伤就是连大罗神仙也救不了,竟然还能活过来,真是令人不敢相信。

  缠斗之下,方冰云显现出令人惊讶的杀人手段,不仅以命搏命,剑式精明简要,无不是招招夺命的凶狠打法,轻轻一剑带过身旁一个剑势已尽的年轻剑手咽喉,一声惨叫只发出一半截然而止,但方冰云背后一老者狠命挺剑刺来,意欲也给她刺个对穿,方冰云仿佛背后有眼睛一般,没有回头,直接疾转身至那毙命的年轻剑手背后,抬起一脚把即将倒下的年轻剑手的尸体向偷袭的老者踢去。

  当那老者眼前一花,发现失去方冰云踪影,而自己的剑正要劈向自己人时,连忙急退收剑,只见尸体是疾扑过来,一人一尸相距仅一尺,但这一尺就决定了那老者再也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一支寒光闪闪的锋尖从年轻剑手尸体前胸急探出来,直接给那老者一个穿喉而过,然后又迅速收了回去,一阵巨大的尘埃扬起,两人相依倒在地上,被压在年轻剑手尸体下的老者,眼睛瞪地大大的,喉间发出临死前的嗬嗬声,鲜血狂涌而出,似乎不相信自己纵横数十载居然如此轻易的死在一个年轻的小丫头手上。

  此外另联手合攻方冰云的两个人眼见自己又两人兄弟惨死的一楞之间,夺命的剑光从他们的颈间一闪而过,两颗人头再在在身体上呆不住而掉下来,尸体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又是两条活生生的人命。

  此刻仅剩下一个剑手正与许志杰互相对砍着,显然那个剑手未受同伴已死光的影响,全神贯注地对着许志杰发着一轮轮的攻击,每一剑都直奔许志杰的心脏,咽喉和肚脐等要害处,杀得许志杰是手忙脚乱,剑招早已乱了章法,完全是胡砍乱劈,要是被他的弟兄们看到曾教他们武功,奉为神明的老大居然如此不济,被人砍的不辨方向,不知心里做何感想。

  忽然那剑手趁许志杰一剑直刺过来,剑尖未及,单手一剑挥向许志杰的咽喉,此时许志杰蓄势却未发,而剑手却气势已足,剑尖可以在许志杰刺过来的一剑前切过他的咽喉,这是一种同归于尽的打法,尽管能切开许志杰的咽喉,但也挡不住许志杰直捅心脏的那致命一剑。

  不如人算不足天算,正当那剑手的剑快要划到许志杰的咽喉之时,只见许志杰身影一晃,顿时失去踪影,面对他的只有一把凌空飞来,失去控制的一把雷音剑。

  那剑手未料到如此变化,一剑划空,而雷音剑却未受到任何阻挡,直穿过那剑手胸口,剑手带着万般的不甘和不信,双手紧捂着雷音剑软软的倒下。

  原来许志杰当时竟意外地被一块从地面突起的石头跘到,当场一个精彩的狗扑屎扑到在地,手中剑飞了出去,无巧不巧的刺穿了那剑手的胸口,锋锐无匹的剑锋轻易的透体而过,可以说是自作自受,还没让别人一剑封喉,自己竟然被一剑穿胸毙命。

  许志杰连忙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一看刚才还和自己你来我往杀的不亦乐乎的对手身上居然插着自己的雷音剑,就这样玩完了,他也是被吓了一跳,一个狗扑屎居然扑出个****运来,就这样干掉对手,历史上还真是少见。

  “你没事吧!”方冰云走了过来,她刚才看到许志杰失手杀了那个对手的一幕,也是呆掉了,一个不弱的高手竟然死于这样一个意外也太丢人了,也不知许志杰是有心还是无意的。

  只见许志杰突然脸色雪白,神色大变,方冰云还以为又出了什么事,连忙挥剑做势紧张起来。

  “对不起,等我一下。”许志杰说完连忙跑入路旁的树林之中。

  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呕特呕之声从林中传来,许志杰是吐得昏天黑地,他从未杀过人,看到满地的横尸,鲜血,狂反胃,连前晚吃的东西也吐了出来。

  “看来还不是一般的没用,这样也会吐啊。”无视遍地尸体,杀气未减的方冰云冷冷的说道,只是嘴角边浮起极其罕见顽皮的笑容。

  好不容易吐得四肢酸软,许志杰总算稍稍回复过来,这时方冰云来到他身边,递过一块手帕。

  “谢谢!”许志杰接过,擦拭了一下嘴边的污物,这时才发现这块带着香气的手帕竟然是方冰云的,这可是古代女孩子的贴身之物,如此亵du,实是不敬。

  许志杰连忙说道:“不好意思,弄脏了你的手帕。”

  “没关系,你是第一次杀人吧,可真没用,以后看多了就好了。”看到许志杰如此窝囊的表现,方冰云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这次糗大了!”许志杰心中暗想到,居然在女孩子面前丢此大面,以后还如何面对自己的弟兄,不过又想起方冰云所说的“以后看多了就好了”这句话,不禁头皮又一阵发麻,真是苦命啊,遇上这等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还会有血流成河,少儿不宜的场面要看,真是受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