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一、落花无意流水无情

天界传奇 华表 5212 2004.10.29 21:22

    北京国安局,紧急会议。

  硕大的等离子显示屏被紧密的镶嵌在墙上。

  沿墙放着一圈沙发,每个沙发上都坐着人,房间内类光明亮,但丝毫不影响着显示屏的亮度和清晰度。

  如果许志杰站在这里,会赫然发现,显示屏上显示着竟然是他的照片。

  一个中年人指着显示屏说道:“各位,相信都知道天界集团吧,显示屏上的这个人就是天界集团不公开的总裁,许志杰,男,现年22岁,浙江藉杭州人,现仍就读于浙江省某成人大学。”

  现场沙发上的人都饶有兴趣得听着那个中年人的讲解,他们或多或少都使用过天界集团的产品,那绝对不是国内任何军工,民事企业所能生产,可以说完全是个奇迹,但现在也正听着这个奇迹背后真正的事实,包括这墙上的大型显示屏也是天界集团星宿科技的产品,上面标识着星宿科技耐人寻味的黑色六角星芒商标。

  “许志杰,出生资料正常,属于人类,拥有合法出生证明和户口资料,学习成绩优秀,但高考落榜,并非成绩不佳,性格开放,平时在天界集团只行使重大决定权利,具体行为能力不详,拥有一定的近身格斗能力,未发现受军事训练,但对于武器运用极为专业,枪法极准。”轰动全国的银行劫匪入网,令许志杰备受国家关注,现在文武双全的人物实在太罕见了。

  “程刚,天界集团的二号人物,处事冷静果断,担任财务和人事主管,军师级人物,协调天界集团的运作,在社会上也是杭州地区小型黑社会团体的四号核心人员,该黑社会团体无明显劣迹,都是些小混混,只能评价为一群失足青年。”屏幕上同时显示出程刚的照片,如果后面这句评价让程刚听到,保证让这个社会失足并且年轻有为的青年笑掉大牙。

  “徐明,杭州本地户口,浙江大学商管专业本科生,学生成绩优秀,为人心计较多,以狡猾为著称,现为星宿科技的电子技术方面总负责人,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极优秀电子人才之一,前期捕获浙江省有史以来最大的银行劫匪行动的总策划人,其行动方案只能用要么极为荒诞白痴来形容,要么就是极为阴险深算。”这句评价倒是中肯中地,讲解者若有所思得看了看显示屏下方的黑色六角星芒。

  “凌泰,徐明平时搭档兼大学同学,好斗兼危险分子,拥有特种部队精英的身手,精通生物学,有可能是古武功高手,父亲是南京军分区某部特种野战师师长,军人家庭。”说话人心中不禁打了个冷战,什么师长嘛,养了个杀手儿子就放任社会不管了,太不负责任了。凌泰如闻此言估计会马上去上吊自尽,他在家里可以很听话的乖宝宝,怎么能和那些过街老鼠的好斗分子相提并论呢。

  “蔡健伟,出生地山东,与许志杰是同学,手动能力极强,是机械专家,天界集团的技术专家,另兼通厨艺,为人忠厚老实,制作出来的机械品工艺极高,甚至超过高精度机械制作。”

  “史远舟,精通音乐,大师级,目前中国娱乐航母的帝国影视和飞鸿策划的总裁,成名作是《未来军团》,业内人士称,这是人类无法制作的影片效果,但仍是出现在人们眼前,善于抓住人心,表面为人浮华,贪慕虚荣,实则精明,野心极大。”还好史远舟不在这里,不然早就会找这个中年人拼命,什么表面为人浮华,贪慕虚荣,实则精明,野心极大,其实骨子里就是为人浮华,贪慕虚荣。

  “高山,祖藉湖北,为人木讷,反应迟钝,性格内向,行为孤僻,擅于专一方面的计算,是时代投资的总裁,在经济行业中,反应迅速果断,手法凶狠,曾两度击溃日本金融业,可怕的金融杀手,也是非常矛盾的人物。”讲解者觉得越讲越不舒服,什么人嘛,怎么世界上会有这么多自相矛盾的人啊。

  现场听者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这都是些什么人啊,身家底细全是清白的平常老百姓,居然会有这么优秀的能力,而且还不是以前所表现的特征,除了许志杰外,其他个个都是个性互相矛盾的问题少年。

  “呵呵,事情大条了!”说话人正是中科院的王院长,他也坐在一张沙发上,紧急召他过来参加这个会议,他也是蒙了,他曾与许志杰打过交道,知道他是个不错的人才,但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国家注意到了。

  “据身份调查和基因鉴定,他们都是地道的人类,没有非正常反应,科技来源也是地球文明。”另一个戴着眼镜的老者说道,他在此会议之前调动一切力量,派遣特工进入天界集团,可是无法切入许志杰七人的核心内,但仍是调查得知,他们所创造的完全是地球文明,绝非外星文明所致。

  同时一名身着军装的军人说道:“是的,我们派出的特工无法进入他们的核心系统,他们防御系统太完善了,连进都进不去,同样,我们也发现了不少其他国家的特工人员,也没有任何人能获取天界集团的机密信息,他们的电脑网络系统根本无法进入,曾有数次攻击破解也被反击,整台电脑都报废了,而其控制中心也有异常于现代科技的防御能力,似有无形的防御罩,无法靠近。”说着说着,脸上似有微红,他曾派出最精锐的特工,刚接近天界公司内部核心区域时,就遇到一层无形的墙,无法前进,而且迅速被机械守卫者抓获送入公安局,大是尴尬,有两个特工又不好暴露身份,现在仍在里面蹲着呢,而在天界公司外围,他们和国外的竞争者间谍特工们也没少干几场硬仗,反而作为当事人的天界集团仍未有所觉,有任何反应。

  主持者对着中科院的王院长说道:“王院长,你怎么看,许志杰他们这些人?”

  王院长摇了摇头,说道:“这些人,全是人类的精英,完全是各分行业,独立一派的专家,却奇怪的组合在一起,发挥的效率足以抵的上一个超级集团企业,任何一人独自出来都能有一番大作为,在一个行业中成为霸主,但为什么能集中在一起,可见这许志杰不简单哪,当初我百般招诱那个最有可能拖下水的凌泰,虽然凌泰却丝毫没有动心,却是令人奇怪。”可他没看到凌泰背后大吞口水的贪婪样儿,可还是拼命抵挡诱惑的矛盾样子。

  “如果将这些人尽快招入国家各个部门,将能创造出更大的贡献。”那个军人说道。

  “能挖出一个当然是好,但我看哪,未必,这些独霸一个行业的精英,按常理,是谁都不会服谁,各自为王,但他们组合在一起,绝对的信任和合作,这才是他们发挥出超人潜力的关键,仔细想想,从上到下,如同一人一般,那个效率自然是无法相比,拆开来的话,他们的积极性和能力也可能受限,我的看法还是保持现状最好,利益最大化。”戴着眼镜的老者说道。

  这个戴眼镜的老者曾经制定了不下二十种招揽许志杰等人的方案,但最终还是被自己否定了,用计谋,恐怕许志杰这帮本来就不是吃素的人可能会很快就看穿吧,搞不好弄巧成拙,反而把关系弄僵。

  “没错,光是星宿科技所展现出来的科技成果,我们已是无法理解,单说想招进国家科研部门,恐怕像是一群小学生围着大学生转吧,我们已经跟不上趟了。”王院长说道,他是实事求是,自家人知自家事,人家星宿和自己中科院完全不在一个起跑线上,这帮小子全是个宝啊,王院长自己的眼馋。

  “按现在他们的发展速度,特别是机械卫队,虽然目前国家法律无明确条文限制,但将来威胁国家稳定怎么办,可恶的激光武器,功率可大可小,还可以改过切割或焊接工具,他们有正规的法律许可,可以在法律边缘搞活动,真是拿他们没办法。”一个穿黑西装的年轻人说道,对于天界集团的守护机械者,他是又爱又恨,爱的是其强大的攻击力和智能化,恨得是根本拿它们没撤,一个抵一百个特种兵呢,如果能归他指挥多好啊,什么恐怖分子,嘿,一枪一个,不怕死,不会失误。

  “目前看来,他们还没有任何野心,只要将他们牢牢控制住,以半合作形式吸引利用其技术优势才行,单说控制,恐怕世界上还没有什么国家和人能控制天界集团,光光看许志杰那架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飞行器-天行者就知道了,美国的空军一号都未必比得它,差远了,真要干起来,嘿,一个特种作战师都未必是那支机械卫队的对手,里面还有一个职业军人的儿子呢,看来只能招安,不能硬来。”那个军人说道,他的心里早就痒痒,可惜他与凌泰的父亲没交情,不是一个军区,不然早就用尽手段把凌泰应征入伍拐跑了,这凌泰明明已经有特种兵的水平,怎么他老爸这个铁杆军人不让他当兵,真是想不通,照常规应该早就是全家兵了,莫非还留了一手,早有预谋?!那他这个师长也太老谋深算了,却不知道凌泰的父亲却是担心自己的儿子把部队的兵都给带坏了,而不让儿子进军队捣蛋,省得在同僚面前丢他的人。

  “是啊,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精英,损失一个都对国家影响重大,搞不好还会出现国际战争,真要涉及国家限制,只能逐渐收拢对他们的控制才行,硬来只会引起他们的反感,更加脱离政府的控制。”主持者说道,天界集团为反击其他国家政府保护竞争企业,已是涉及面太广,万一冒出其中一个牺牲或失踪,有谁信呢,还不是认为中国政府偷偷的摸了去了,其他国家正是抱着既然我拿不到,你也别想拿到的思想,谁也别想占便宜,现状正是互相牵制各国的平衡状态,一旦打破这个平衡对世界的局势有较太大的影响。

  “好吧,今天先到这里,大家继续关注天界公司的发展,好的我们支持,不好的我们限制,尽量让它成长为对国家有利的企业组织,散会吧。”主持人说道。

  许志杰也清楚,从天界集团的出现就引起国家的关注,树大招风就是不变的规律,无论你出于任何目的,只要有对国家安定有任何威胁的可能性,都将受到国家的监控,但这是没有任何政治头脑的天界集团众人所未预料到的。

  从公安局出后来,天已微亮,许志杰回到家中,刚小睡一会儿,就被老妈从床上拖起。

  许志杰揉着眼睛不满意地说道:“干嘛啊!今天星期天学校又不上课,这么早叫我起床干什么嘛!”

  “起床啦,臭小子,昨晚又去哪儿啦,是不是又去网吧打游戏去啦,先别管什么,到时就知道了,起来再说。”许志杰的老妈不管儿子抗议,硬是把儿子弄起床来。

  许志杰莫名其妙,正在开口,一套崭新的西装砸到他脸上。

  “赶紧换上,快去吃早饭!”老妈在远处喊道。

  换上一身笔挺的西装,穿上黑亮的皮鞋,许志杰顿时被包装的焕然一新,整个一帅哥,跟平常穿着休闲服的小混混似的大不一样,平时在公司里他可没这么正式过。

  “搞什么飞机嘛,老爸老妈是不是吃错药了,买这么一套行头,看这牌子少说也要三千多块钱,真是奇怪,难道中彩票了。”许志杰莫名其妙的一边嘀咕着一边吃着早点。

  吃完早饭,老妈带着许志杰离开家,而此时老爸正在门口等候多时了,边上还有一辆别克君威。

  看着派头,许志杰有点犯傻,这是怎么了,老爸老妈不会真的中六合奖了?!这是干啥去啊!

  没等他反应过来,老妈就把儿子推上车,老爸也上了车,只见司机也没什么话,发动车子就走了。

  许志杰的坐上车后眼睛有些发直,他还搞不清楚老爸老妈是要把他带到哪儿去。

  “阿杰啊,等到了那儿,可要讲礼貌啊,不要乱说话,知道了吗,有老爸老妈在,放心吧,爸妈会帮你搞定的。”许志杰的老爸在车前排座上说道。

  “这是?这是去上法场还是......”许志杰越来越糊涂了,他的高智商显然不能分析出他的父母倒底在搞什么?

  “到了人家家里可别紧张啊,听说他们家的女儿小玫长得挺漂亮的,也很听话!家里也挺有钱的。”老妈一边整理着许志杰稍稍起皱的衣领,一边说道。

  “什么?相亲?!别开玩笑了!”许志杰终于明白他的父母想要干什么了,难怪他们要这么早的把他从床上拖起来,又这么大张旗鼓的包装他,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你说什么呢,你年纪不小了,也该谈个对象了,整天在外面瞎跑,不知在干些啥,是要找个老婆个管教管教你了。”老妈看儿子这么大的反应,不禁有些生气道。

  “喂喂喂,你们不能这样拿我的终生幸福开玩笑,司机,停车!我要下去。”许志杰严重抗议。

  果然司机听话的停下车来,许志杰连忙拉开车门,跳下去去,但老爸冒出一句差点让他又险些坐回车内。

  “就这儿,到了~!”

  晕倒,许志杰准备过几天去林隐寺烧香转转运,这两天怎么这么背。

  老爸老妈把许志杰连推带拉的带进一幢小别墅门前,许志杰的老爸末了还不忘塞给别克车的司机一条中华烟,让他慢慢等。

  咚咚,许志杰的老爸敲了敲别墅的门,只听里面转来一声“来了!哪位!”的女声。

  一会儿门开了,一个打扮入时,浓妆艳抹的中年妇女探出半身来,打量了眼前三位来客,脸上立即露出惊喜来“啊呀!是老许和许太太啊,哎哟!志杰也来啦,一段时间不见,长得更帅了,请进请进!”

  许志杰的老妈拉着许志杰的说道说道:“志杰,还不向萍姨问好。”

  “萍姨好!”许志杰无奈,他知道萍姨是老爸当年上山下乡插队时一个知青朋友的老婆,家里很有钱,听说是开药品经营的,这两年暴赚了一票,还买了套小别墅,现在他们还有一个女儿,年纪和他差不多。

  “志杰乖!站着干什么,快请进。”萍姨满脸笑容。

  明显感觉到自己是羊入虎穴的许志杰,只得跟着父母进入别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