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四、初识庐山真面目

天界传奇 华表 6349 2004.10.02 21:19

    每年一次的期末大考,连考了三天,有七门课程,而现在的许志杰和以前的他简直有天壤之别,普通成人高校的期末考试当然难不倒他,这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要想过关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在考试期间许志杰只不过稍稍看了看书,就把书上内容全部过目不忘的记在心中。

  每门考试许志杰全是三下两下完工,第一个交卷,和他在一起考试的同学全傻眼了,看他如此轻松对待考试,还以为他不想考好交白卷或者是一百分拿定了,但大多数同学认为是前者的可能性居多。

  在集达一致达成共识:《许志杰脑子已秀逗》的白皮书确立下,期末大考终于结束。

  在考试压力综合症基础上,肾上腺素分泌过旺,搞得许志杰精神紊乱,内分泌失调,典型的青春型忧郁错乱郁闷症。

  许志杰这帮死党们都在为许志杰的现状大感扼腕叹息,而非注意到当事人自身仍未有注意周边事物的自觉性。

  考试全部考完后许志杰的几个好友蔡健伟等人对许志杰的反常现象大惑不解,他们一出考场就拦住许志杰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蔡健伟对着许志杰说:“白卷英雄!你这小子这两个月有些不对劲嘛,前两个月你劲头十足的跑了三千米连大气都不喘,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好的体力?从那时到现在我们叫你一起去玩游戏机或去同学家去玩,你不是说家里没人,就是推说很忙或身体不舒服,以前也没见你有这么多事情和这么多的毛病,这次考试你都这么早交卷,一副志在必得,胜利在望的样子,和以前的你大不相同。今天咱们就老帐新帐一块儿算,不把事情说清楚就别想走。”

  程刚也在一边起哄,好好读书不道:“对!不把事情交待清楚就别想走,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快说!”撸起袖子摆出一副小流氓挑兴的姿势。

  许志杰另外的两个同学史远舟和高山也从旁道:“快说,快说,老实交待,你小子在外面是不是有女朋友了?你这重色轻友的家伙。”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到那种地方,也许是许志杰长的比较帅,受女孩子欢迎吧。

  史远舟和高山都是许志杰以前在高中读书时的同班同学,史远舟是个标准的追星族,今天追这个歌星,明天追那个影星,常常偷拿父母的钱,不惜花上千元钱去听某某歌星的演唱会,狂买各种歌带和CD,而高山是个象棋迷,虽是一个热爱学习的学生,尽管他读书比谁都用功,可是一到考试时,立刻脑子里一片空白,成绩单上向来是一塌糊涂,天晓得他读的书读到哪里去了,不过可以明确的说,他不是一个读书的料,这一点他自己也清楚。不过他和史远舟在找许志杰的碴上倒是齐心协力,尽管如此,他俩仍和许志杰保持很好的关系,大家都是高考没上线的难兄难弟嘛,英雄惜英雄,狗熊惜狗熊,当然是同甘苦共患难了。

  许志杰可不想让他们这么早知道他的秘密,只好胡乱找些理由搪塞他们道:“说什么哪!哪儿有这回事,别瞎说。”他拿那次跑步跑过头是跑昏头了,而你们找我找不到是不凑巧啦,我又不是金刚不坏之身,生生病也是正常的等话来搪塞这帮弟兄。

  还没等许志杰说完,他的几个朋友可不是省油的灯,早就看穿许志杰在说谎,就一齐指着许志杰大骂:“啊呸!这些废话你也说的出来,你别以为我们都是三岁小孩子,那么好糊弄,要想骗我们,休想!再不说实话当心我们修理你。”说完个个开始撸袖子,做势要痛打许志杰一顿。

  许志杰被他们纠缠不过,又想他们和自己做了好几年的高中同班同学,双方都十分了解对方性格,再想隐瞒下去也是不可能,弄不好他们在外面乱说他有靓妞可就不妙了,这世道人言可畏,众口烁金,许志杰叹了口气心想让他们早知道和晚知道还不都是一样,不如现在告诉他们算了,省得将来纠缠不清。

  他看看周围,把他的几个好友拉到隐蔽无人之处,小声对他们说:“你们别吵了,小声点,别让别人听到了,你们给我发个誓,千万别让别人知道,就是自己的亲朋好友也不能说,然后我才告诉你们。”蔡健伟等人见许志杰如此神经兮兮地对他们说话,觉得有些可笑,又想骂许志杰神经病,但还是个个都静了下来按许志杰所说的,都嘻嘻哈哈地胡乱发了个誓,然后都围起来竖起耳朵听许志杰说话。

  许志杰小声的把自己奇异的经历说了一遍,当说到自己遇到幻龙的经过时,大家都惊地目瞪口呆,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许志杰说话的神态一点也不像骗人的样子。

  许志杰说完后,蔡健伟几人对许志杰说的话半信半疑,以为他不是头脑有病就是又开始装傻骗人了。

  “真的假的,你是不是武侠片看多了,脑子出问题了!”

  “哈哈哈,高兄言之有理,还什么灵力,第六感呢?他脑稀出污花了!”

  “真是的,又要耍我们啊,弟兄们,揙他!”

  “对!操家伙!宰了这说胡话的小子!看他的灵力厉害还是我的拳头厉害!”

  许志杰见在大家有些不相信,急忙说:“你们不信是不是,来!随便找样东西,我来给你们看看我的灵力。”

  程刚听了马上从口袋里掏出一枚一元的硬币交给许志杰并道:“你就用这个试试吧。”

  许志杰把硬币放在手掌中心平托在大家面前,得意地道:“你们看好了,我要把它熔成一个钢珠。”说完,“嘿!”的一声,许志杰开始集中意念力,大家都鸦雀无声地紧盯着他手中的硬币,只见许志杰手中的硬币开始慢慢变红,并逐渐由炽红转向白亮,发出强烈的热辐射和耀眼的白光,逼地边上的人不得不后退,躲避这强烈的热量。

  刚才还是常温固态的硬币而现在却同水银一样在他手中熔化流动,并且开始渐渐凝聚起来形成一个正球体,又过了一会儿,许志杰的手却未有丝毫的烫伤。热辐射开始渐渐消退,许志杰手掌心的钢球显出它本来的颜色,许志杰的几个同学眼睁睁地看着一枚硬币变成一颗崭亮的钢珠,都惊得张大嘴怎么了合不拢,眼睛全瞪得溜圆。

  沉寂了好长时间,有人小声的道:“天哪!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世上还真有超能力。”

  “不是在拍电视吧,我的眼睛没花啊!”

  “本来还以为只有小说电视里有这种东西,居然会有真的。”

  接着什么“阿弥陀佛!”

  “上帝保佑!”

  “真主!”

  “啊,我的钱那!”

  “救命啊,鬼啊!”

  “不可能,不可能的......”

  “靠,够**!”

  “见鬼了,我,我去找电视台,发了,哈哈哈!”

  典型的青春期躁动症在这些人身上发作了。

  这类的胡话也纷纷冒了出来,许志杰的几个哥们儿全被许志杰的灵力给吓愣了,惊呆了,这可不是在电视里的场景,可是真家伙呀!

  过了好一会儿,这些人才清醒过来,但仍有一些不敢相信现实的表情,许志杰得意地看着他们微笑着说:“怎么样,我可没骗你们,这下该相信了吧。”

  程刚摸了摸后脑勺,佩服地五体投地道:“大哥,你既然这么厉害,以后可要多关照我们呀,咱们可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他也看出许志杰大有利用价值,跟着他绝对有希望。

  许志杰笑着对他说道:“这个没问题,以后有我的也肯定少不了你们的,放心吧,哦!对了也别忘了别的兄弟,三天后叫徐明和凌泰他们两个在早上八点钟时到我家集合,谁叫他们也是我的好弟兄呢?到时我带你们一起去看一下我新买的房子,让你们好好玩一下,并认识一个新朋友,这个秘密只能我们这些知道,千万别泄漏了,否则我可饶不了他。”他也是言出必行,有好处不会忘记朋友的那种人。

  徐明和凌泰都是许志杰的铁哥们儿,他们俩是许志杰的高中时同学之中比较幸运的两个人。徐明这个人的性格和许志杰差不多,物以类聚,自然成了好朋友,不过处事上特别精明,精于计算,人长的比较瘦,以前一起读书时在班里也是名列前茅的学习尖子,各科成绩全优,高考时考上浙江大学,也算是在预料之中。

  凌泰则不同了,他在许志杰这些朋友之中身材最高大,一米八的大块头,一脸忠厚老实像,可是他根本就是流氓一个,经常惹是生非,平时凶悍的不得了,朋友极少,不过在刚进高中时和许志杰大打了一架,不过打完后谁也没记仇,两人不打不相识,许志杰宽容的脾气自然也使凌泰爽快地交了这个朋友,凌泰学习成绩也不怎么样,班里倒数十名之内,天天狂得要命,只知惹事生非的家伙不知怎么的,在高三的时候居然开了窍,竟然以全年级第二的成绩同徐明一起考入浙江大学,也没见他怎么用功过,他的同学包括许志杰都想不通是怎么回事,就算是考试作弊也没那么夸张。

  同样徐明也以有这样的铁哥们为人生一大败笔,什么东西啊,居然也能和他考进同一个大学,简直不能和他相提并论的家伙竟然能赶上来,进了大学后仍不知悔改,刚进大学没三天,就把大学里学生会的武术社给挑了,人家被踢了馆子来报复,要不是自己连施妙计将对方痛耍了一顿,还真不知道收拾这个烂摊子,却也闹得整个学校的学生见到他们两个像见了鬼一样,连马子都泡不成,不是尖叫着迅速逃离,就是死盯着自己,像看到流氓一样,装出一脸凶恶威胁状慢慢退去,都是这该死的凌泰给害了,徐明丝毫没有正确自视自身的自觉性,一切反面人物都由凌泰担当。

  蔡健伟在一旁道:“老大!放心吧,我会通知他俩的,并且把这些事会对他们说的,喂,弟兄们,谁也可别让外人知道这些重要的事,可别忘了。”他与徐明和凌泰两人的关系也不错,经常一起混。

  三天过后,蔡健伟,程刚,史远舟,高山,凌泰和徐明六人准时到达了许志杰家,徐明一看到许志杰就问他:“喂,小子,你可别说假话骗我们,鬼才相信你呢。”

  前天晚上程刚突然给徐明打电话,说要带他和凌泰去许志杰新买的房子去看看,徐明弄得满头雾水,他是知道许志杰的家底的,这小子怎么看也不像是有钱人的样子。

  “对呀!你怎么会有如此好运,我怎么没这么好的运气,”凌泰说,“你没发烧吧,我知道你最会骗人了,要么就是练功走火入魔了吧,不行明天我让杨伯来给你看看。”他也是半信半疑,上次杨伯出车祸,许志杰还向他借钱来着,这么这次牛B起来,连房子都有了,那以前装什么穷啊。

  许志杰照老规矩给了凌泰一拳,这一拳中暗含了太极劲,打得凌泰180多斤的身体退了五六步才稳下来,他笑着说道:“骗你们干嘛?不用担心,到时你俩就知道是真是假了,不会把你们俩给卖了的。”脸上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

  程刚从边上凑过来对凌泰说:“放心吧,是真的,你不相信他也该相信我们吧。”

  凌泰和程刚以前是同桌同学,兼双方都是讲义气的江湖兄弟,关系自然不一般,现在听程刚也这么说,不由地多信了几分,不过现在仍是云里雾里,搞不清许志杰找大家来倒底要做什么。

  “即然钱那么好挣,为什么不多买几次彩票,发几套房子给咱兄弟几个,要知道杭州的房价贵的要死,干一辈子也买不到一套小套!”高山叫道,一论到钱,他眼睛就发亮。

  看着这么贪财的弟兄,许志杰不禁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次次领奖的都是我,人家心里会怎么想?其中不见鬼才怪,钱还不好赚吗,卖卖艺啊,挖挖矿,淘淘宝啊,赌赌马,不就全有了吗?”

  “就是嘛,还是老大说的对,钱是好挣的,但挣钱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这个过程,人的生活不就是一个丰富多彩的过程吗,真笨,凭咱老大的本事,来钱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怎么样去挣才是精彩之处,光知道拿钱,做人真无趣。”程刚鼓掌道。

  一开始,谁都不会信许志杰会有一套豪宅,待到了许志杰的豪宅。

  众人才发现世上真有掉馅饼的事情。

  程刚等人顿时“哇!”的轰叫起来,曾几何时,身边竟会有这类大款朋友出现,看不出这许志杰还真是当世才俊,不世英才。

  凌泰一脸惊愕地道:“许志杰,哦不,许大少爷,真是帅呆了,这么好的房子都是你的,看你说的八成是真的。”居然恭敬的把称谓都改了,听得许志杰直皱眉头,什么鸟人嘛,这是兄弟说的话嘛。

  蔡健伟急切地道:“许志杰,快带我们进去看看。”

  “OK!”许志杰说,“我先带你们去看我的生活楼,来吧,这边走。”

  许志杰的生活楼在工作楼的左边,两幢楼边上都种满了各种植物,正门正对着小区的林荫道。许志杰要生活楼的门后,蔡健伟等人一起鱼贯而入,他们对着装修豪华房子不断发出“啧!啧!”的惊叹声,更加佩服许志杰的钱多,面对着高级的家电家具和各种豪华的生活设施,不禁大赞这里简直和宫殿一样,许志杰真成了大款,大家在一起傍大款才行,这已经成了众人的唯一念头。

  随后许志杰又带着他去看他的工作楼,他们刚进入幻龙房间,幻龙就自动开机了,它对着众人道:“早上好,先生们,我是幻龙。”

  “真的假的,有没有搞错,电脑会说话唉!”

  蔡健伟等人见到了一台会说话,会自己思维的电脑,大感兴趣,围住它东摸西摸,不断地向它提问,已有人开始算计着携拆个麦克风什么的,就差把给它拆了。

  蔡健伟看得直流口水,这做工,啧啧,真精致,自己早想有一台电脑了,父母看得紧,连摸的机会都不多,就学校里那些个286早就淘汰的烂货了,开个dos都要老半天,慢得跟乌龟爬似的,实在不能和眼前这高科技的产品相比并论,倒底是高档货就是不一样,有钱人就是爱烧包。

  众人看着幻龙的眼神,看得幻龙直起毛,这些小家伙可有些不好惹,危险系数直追许志杰,屏幕一闪,直接一个黑屏给众人看。

  许志杰走上前来解围道:“你们别吵了,这就是我的朋友幻龙。”

  随着许志杰轻轻敲着显示屏,幻龙才显出些许花纹在屏幕上表现出反应。

  “爽,打游戏不用愁了。”

  “嘿,红警带了吗?来好好挑一盘。”

  “带了,带有大富翁4呢。”

  “嘿嘿,先爽一把再说”

  “兄弟们,别先想着玩电脑游戏,别把幻龙想得那么简单,我把它介绍一下。”许志杰看着众人越来越显得邪恶的眼神连忙提醒道,却见蔡健伟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把螺丝刀,意谋不轨。

  幻龙这才幸免被众人肢解的灾祸,它没想到许志杰那帮朋友比许志杰更可怕,简直是穷凶极恶,真不明白他怎么会有这帮损友。

  “杰哥啊!幻龙真的能改变物质吗?”蔡健伟还有些不太相信,这么个像是电脑的东西,也具有神奇的能力?!

  还没等许志杰回答,幻龙便抢先说道:“这是自然,我是能量式生命体,通过能量作用于质量结构,自然可以造出各种东西了!”

  “是吗?那让我来考验考验你吧!”蔡健伟露出邪邪的笑容,一个邪恶的念头从他心头升起。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蔡健伟又要搞什么飞机?在众人心目中,蔡健伟要么不玩花招,玩,就只会玩大的,每一次蔡健伟露出这种诡异的笑容,往往会预示着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将会发生。

  蔡健伟别看学习成绩不怎么样,人也比较矮胖,但他心灵手巧,动手能力极强,自学完成了高级钳工的专业技能,对于材料应用非常熟悉,平常爱好于各种精细的机关物件,制造各种小东西可是极其擅长。

  想当年搞得什么模型汽车,模型飞机曾屡获市内比赛大奖,采用燃油机的动力系统令其他比赛选手如同低劣玩具的作品形惭自愧,不过后来因父母以不务正业,学业为重为由强行中止了蔡健伟的手工制作,把家里一系列发明创作的材料一口气清仓扔进垃圾筒,搞得蔡健伟大受打击,失魂落魄了好几天,自此与家人形同陌路,学习成绩大降,落入和许志杰一样的境地。

  不过收山了这几年,蔡健伟的本事却未见有丝毫退步,反而在思虑中更加成熟多了。

  他听过许志杰介绍幻龙的特殊本领事,又已经开始想让幻龙成为自己创作各种稀奇古怪的小玩艺的工具了,但他还是要试一下幻龙是否有许志杰说的那么神。

  蔡健伟二话不说,找来一大叠A4纸,用一支铅笔信手在上面画了起来,也不用工具,倒底是精于手工制作的高手,随手一条直线,一个弧线都经得起测量工具测量。

  众人惊异地发现,别看老蔡平时傻楞楞的,居然还藏了一手,这可不是假的,人家可是真才实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