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八章 有缘千年来相会

天界传奇 华表 4635 2005.07.20 01:56

    “你好!”凌泰也同时握住卡特罗斯的手,表示礼貌。

  待放开手来,卡特罗斯表情略为一变,右手颤抖地放进口袋,如果仔细看地话,他的手上有着清晰的暗红色手印。

  “好厉害的家伙,手上的劲这么大!”卡特罗斯几乎是痛到骨子里,尽管他经过魔鬼般的训练也吃不住这样强悍的手劲,但瞧向凌泰,却是面色如常,刚才如此强劲的手劲显然不是故意,更像是无意之间用力过猛。

  “从中国来的都是变态!~”卡特罗斯心里暗骂道,但不得不说中国不愧是尽出卧虎藏龙之辈的悠悠大国,光眼前这********人一个比一个不简单,随意之间露出的力量已非常人所比。

  卡特罗斯脸上的些许变化怎会逃出许志杰的眼睛,又是凌泰,没有控制好自己的力量,总是处于这么情绪波动的状态下,唉,也害别人受累,心念一动,灵力延伸出去。

  卡特罗斯忽觉刚才还是火辣辣痛的右手有一股清泉般的东西流过,痛感立即消失,连忙抬手一看,居然连红印都消失了,真是奇怪了!疑惑把目光移向周边的人,只见许志杰正面含笑意的看着他,说道:“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谢谢!”卡特罗斯总算服了眼前这个中国人,居然拥有这么奇异的能力,瞬间消除了他的疼痛,看来这个许志杰可真不简单,他算彻底服了。

  在边上其他不知其中原委的众特工奇怪的目光注视之下,卡特罗斯带着许志杰和凌泰出了机场,在大门口,一辆超长劳斯莱斯早就恭候多时,这是堪培拉市政府专用车,专门接待各国的国家领导人,而今天的使用可以看出澳大利亚政府对许志杰的重视程度可想而知,也知道足以给澳大利亚带来国家危机的潜伏者的危险程度有多高。

  当许志杰和凌泰踏上澳大利亚的土地那一刻起,澳大利亚早已在得到潜入者的危险程度警告后,一开始政府不部以为天界岛小题大做,派出最精锐的特种小分队,结果全军覆没,现在不得不听从天甲界岛派人来解决问题,同时中国政府与澳大利亚政府间正在签订紧急的安全协议白皮书和天界岛机械卫队的秘密谅解备忘录,澳大利亚军方秘密进入战争状态,而龙纹玉琮所在的堪培拉内的重要人员和物资在悄悄地转移中,少数知道实情的高层人员尽管心知没多少用,但为保护人民的生命安全,拼死阻挡一阵的力量还是有的,而许志杰和凌泰也不过是先打头阵,了解地形和当地政府接触,初步制定捕获计划。

  许志杰和凌泰被接到堪培拉的一家五星级宾馆,而澳大利亚的政府要员和军方领导也在宾馆里恭候多时,为了安排这次活动,这家宾馆被包了下来,所有人员全都换成政府人员,虽然知道此次的目的是一个人,但难保说是有其他组织插手。

  澳大利亚为此次行为做好外交和经济上的准备,他们也知道,他们面对的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对手,绝不是人类所能面对的,所以特殊的军事准备将在澳大利亚政府的支持下暗中进行,澳大利亚政府也知道能令天界集团如此兴师动众,也绝对不是一个很容易解决的事情,唯有全力配合才行保得一方平安。

  为许志杰安排的总统套房外面各各房间里都有着精干的特工人员,这些人不仅仅配着常规战争性武器,还配备了重火力武器,而屋内六个人正在一起细细品着咖啡和茶。

  六个人之中只有凌泰是在喝茶叶,中国进口的龙井,说实在的,他一点也不习惯喝咖啡,洋人的东西,苦死了,跟吃中药的,真受不了,还是国产绿茶顺口一些。

  倒是许志杰会享受,慢悠悠地享受着这杯极品蓝山咖啡,而他边上坐着是澳大利亚总统莫贝尔,澳大利亚军方海陆空三军总司令里亚德,军情局局长希尔和堪培拉市长维埃里四人同时在一旁各自坐在沙发上,看似悠闲的品着咖啡,尝着小点心。

  体态微胖的军方海陆空三军总司令里亚德忽然说道:“你们能有几成把握抓住那个人。”他着实有些担心能潜入天界岛的人绝对不是普通人,比一般的杀人狂魔也危险性大的多,他已经在开始估算起军队损失数了。

  “大伯啊!要看他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了!”凌泰居然把掌握着一个国家军权的里亚德叫做大伯,看来胆子也是不知天高地厚,由于他从小出生于军营,对当兵的人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不论士兵还是军官他都视作家人来看待。

  “这个,你问问希尔吧,他比我知道的清楚,我只提供军队。”里亚德一点也不生气,在他的心目中,凌泰倒像是个淘气的侄子,但为了这次行动,他可以说是大费苦心,全力配合许志杰他们把那个瘟神从澳大利亚请走,他可是心里有数,难以对付得了这个厉害人物,以一敌万的机械战士都被干掉几十个,他真不知道拿什么军队去应付,特种部队上去,顶多多撑个几分钟罢了,简直是人力所难为,而且他早就知道天界岛的某一处军事基地是特种兵的坟墓,不定期接受中国政府和其他国家的精锐战士的训练,不过从那里训练出来的特种兵和普通训练出来完全不是一个层次,只能用更加变态来形容,更不要说这回天界岛派出的正是拥有特种克星称号的机械战士。

  希尔轻轻放下咖啡杯,清了一下嗓子说道:“你们要找那个人是女性,黄色人种,可能是来自中国,偷渡进来的,护照是假的,通过线人说,她用黄金付得帐,才买的到这种普通人也辨认不出的高级护照,她现在与一个女孩子住在堪培拉九号大街的肯罗那公寓408室,好像是姓方,另外这个408室的所有者是妮雪*可兰基尼,出生地法国,今年24岁,未婚,卡罗大学工程系毕业,未发现特别能力,只是性格上好像有点弱智,也就是较单纯点,你们要找的那个中国的女性,一直深居简出,极少与外界接触,经过监视电话和网络情况看,看来没有组织,一个月前曾消失过一断时间,最近回来一直没有外出过,都是由妮雪外出购物,妮雪经常到金铺用黄金或白银兑换现金,黄金和白银成色一般,有几个完整的像是中国古代制式的元宝。”

  姓方,用元宝!难道是方冰云,会不会是洋鬼子读错音,姓范或姓樊等同音字也说不定,凌泰摇了摇脑袋,暗想:“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念头,古代没有时空梭,怎么可能会是她呢!”隐隐之中,凌泰好像是在听说书,倒是希望是方冰云,老熟人了,不过这个想法显然不太现实。

  许志杰则是一脸平静,好像早就知道答案似的。

  “姓方?许先生,你们中国那边有姓方的奇人异士吗?”希尔问道,他听说了卡特罗斯与凌泰握手时吃了暗亏,后来又被许志杰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伤给治好了,看中国人尽出这些能力变态的奇人异士,真是一个强悍的民族。

  “姓方的,似乎没听说过有姓方的特异功能的高手,国内来说就算像点样子的也不多了。”凌泰曾经查过国家居民资料库,拥有较强灵力的人极少,几乎是千万分之一,但这千万之一的人里面的90%,灵力连1000比特值都达不到,而且特殊功力要全力集中精神,凝聚能量老半天才能发动。

  “我已经将肯罗那公寓周围的大部份居民都转移走了,你们什么时候动手!”维埃里一脸忧色的说道,在他的管辖地域内出现如此危险人物,他要对可能发生的损失和伤亡负责。

  “要等天界岛的一些专用装备运到就立即动手。”凌泰说道,这时他的心思早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呵呵,他的老婆凤灵马上就要来澳大利亚了,夫妻分别的日子可真难过啊。

  “唉,虽然我们的军队不能解决这件事,但如果需要,我们将会用军队进行全力攻击,帮你们争取机会。”一直默不作声的澳大利亚总统莫贝尔终于出声道,他已经打算牺牲一个师的兵力为代价创造机会,消灭这个危险的入侵者,这此之前,他已经派过最精锐的特种部队一个小分队去悄悄摸那个姓方女子的底,活口抓不到尸体也要,结果这支抵得上一个营的兵力的小分队潜入公寓后再无动静,派人装做清洁工进去,却未发现小分队的队员,直到第二天,在附近的垃圾堆里发现了他们的尸体,每个人身上都没有伤迹,但中枢神经在内部被强大的力量给震烂,从肌肉僵硬度来看几乎连反抗的反应都没有就被干掉了,尸体的鉴定结果令所有的议会成员全部倒吸了一口冷气,简直不是人力所为的,他们终于相信天界集团所传来的消息是多么的可怕,尽管如此澳大利亚还通过非官方渠道高酬请了世界上排前十的几个杀手,结果还是全部被干掉,与上次不同的是尸体的脖子上有一道血痕,是被利刃切断,而且是一次性切断,这时已是没人敢动肯罗那公寓408室的人了。

  只是住在那里的居民仍是毫无所觉,照常生活和工作,丝毫没有发觉这里阳光下的杀戳和血腥。

  “不用了,暂时你们先帮我负责监视那个姓方的女子好了,我们去和那个妮雪接触一下。”许志杰也知道莫贝尔的决心,他可是拿一个师的人命当炮灰为代价了,但他是不会那么做的。

  “这次行动的损失由我们来承担好了,另外加给你们100亿美元作内陆的开发投资兼一百万人的移民作为补偿!”澳大利亚利亚地广人稀,而且也是一个移民国家,许多地方人都少的不得了,与中国人满为患正好相反,几乎是人少为患,有些镇几乎要给钱给地来吸引居民,许志杰承诺给他的好处可以说是正是他们想到的,100亿做为基础开发建设,一百万人的移民给澳大利亚单薄的人口做了大的补充,而且也为中国国内要出国发展的人正好提供了一个极好的出路,简直是一举两得。

  “那就太谢谢了!”澳大利亚总统莫贝尔倒是老实不客气的吃下了这么一个好处。

  地点:堪培拉 肯罗那公寓门口。

  妮雪正和往常一样到超市买东西,正哼着歌,抱着装着各种东西的大纸袋往回走着。

  “啊呀!”妮雪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上,惊叫着倒坐在地上,纸袋子掉在地上。

  “小姐,对不起,你没事吧!”一个黄皮肤的手扶住了妮雪。

  妮雪抬眼一看,原来是一个黄皮肤的中国人,双眼如星尘般充满着谜和梦幻,手中还拿着一支中国乐器 萧。

  此人正是史远舟,这次的任务就是想办法接近妮雪,套取与她同居408室的那个姓方的女孩的情况,主要手段是利用他对女孩子的强烈吸引力,谁叫他是天界集团的女孩杀手,没有人有他那样的本事,凌泰那个是瞎猫碰死耗子的例外,不过对于他本人对于这种出卖自己色相的任务是强烈反对,不过经过许志杰,凌泰和程刚等人的暴力镇压后,不得不屈服于众人的淫威。

  而澳大利亚总统莫贝尔也亲眼目睹了这场镇压过程,他心中发誓,以绝对不让澳大利亚的军队与中国军队交战,这些人哪里是人类啊,全是疯子,中国人太疯狂了,绝对不能和盛产这种疯子的国家交战,否则自己就是疯子了,连恐怖二字都不足以形容这个镇压过程。

  按计划,史远舟撞上了妮雪(故意的),开始第一次接触。

  “没关系,谢谢!”妮雪被眼前这位漂亮的帅哥全身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深深吸引着,忘了自己的东西还掉在地上。

  而史远舟则弯下腰给她捡东西,一一重新放入纸袋中。

  “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啊!”史远舟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子脑子有点问题,有占呆。

  “不,不用了!”妮雪这才发觉自己的失态。

  “没事就好,哦,小姐,您叫什么名字?我叫史远舟,你叫就我史好了。”史远舟似是关心的问道,一副绅士风度。

  “我叫妮雪*可兰基尼!”妮雪有点羞赧地说道,看得出,她被史远舟这种东方式的优雅高贵气质所吸引了。

  “妮雪,真是美丽的名字,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吃晚饭,晚上七点,在皇冠大酒店恭候芳驾。”史远舟更像是在背剧本。只听远处有人骂道:“真是老套,没有新的情节吗?谁写的台词?”是凌泰的声音,又听到澳大利亚军方三军总司令里亚德轻微,带有歉意的声音:“不意思,是我写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