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塞翁失马焉知福

天界传奇 华表 8670 2004.09.23 08:31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句话一点不假。

  正是星期三下午,许志杰和他的同学们正在上体育课。

  而体育老师可没那么好心让同学们整场体育课打打篮球,踢踢足球,疯玩一节课,他是利用手中最大的权力,让学生们好好受一下折磨,回复他当年上体育课时所受的苦难。

  体育老师决定给他们测验一下三千米长跑,这可是一项要命的运动,只知道读书的学子,都是些柔弱的书生,哪有那么强横的体魄,跑完后多数人都会累趴下,只顾着大喘气,哪还有力气搞什么娱乐活动。

  而此时许志杰心中正在回忆中午看的漫画情节,心不在焉的走上起跑线,随着老师一声发令,他便糊里糊涂跟着同学们后一起跑。

  前三圈,男生们呼吸急促,面红耳赤,女生们已是叫苦连天,慢慢的开始磨了。

  第四圈,一个女生不一小心摔了一跤,后面紧接着跘倒一大片。

  “哎哟!摔死我了!”“救命啊!”“啊呀我的脚啊!”“谁来拉我一把啊!”

  多数女生为博得他人同情故意装着娇弱不堪地哼哼着,也有少数男生掺在里面装死般鬼叫着。

  “不许叫,给我爬起来,一群没用的东西,接着跑,快!”体育老师凶神恶煞地冲了过来,望着老师青筋崩现的拳头,吓得众学生拼命爬起来跑,倒底还是小命要紧,这变态老师发起飚来拦都拦不住。

  体育老师恶狠狠地挥舞着拳头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快跑,跑得最后的加跑十圈和一百个伏卧撑!”

  这可真是要人命啊,原本还想偷懒的学生连忙加紧跑了起来生怕落在最后,接受那魔鬼般的体罚,一大伙人跑的速度倒是快了好多,你追我赶,好不热闹。

  许多学生,脸都开始发青了,可是老师不屑地看着这些一边跑,一边怨声载道的少爷小姐们,“真是没用,就这点距离就跑成这副鸟样,打起仗来怎么办,还不是一个个等着当枪靶子。”

  许志杰一边跑一边沉浸在漫画情节中,想着漫画中武林高手酷毙的动作,跑着跑着忽然听到有人在他身后大叫,这才把他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他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回头时一看,看到和他一起跑的同学在他后面叫他名字,许志杰心中十分纳闷,心想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不继续跑了。

  许志杰只得回转身向他们走去,他的一个同学加铁杆好友蔡健伟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地跑到他面前,用异常奇怪的口气问他:“你有没有吃错药,跑那么快。”他是一副看外星人的表情,不过三千米的距离让体重达到240斤的他,五官都跑变形了。

  蔡健伟比许志杰矮上一头,一米六,身上尽是肥肉,标准的一个肉墩儿,同学们总是把他和一个调味料的广告联系在一起,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叫老蔡酱油,而蔡健伟和许志杰以前在一个初中里读书,到如今两人之间也算有七年的老交情了。

  而此刻,蔡健伟的表情是错综复杂,似惊,似叹,搞得许志杰心里直发毛。

  许志杰不知所以然,似看鬼一般奇怪表情,对着蔡健伟说道:“干什么嘛,三千米还没跑完呢,你们是不是想偷懒,我已经是跑的很慢了。”他自我感觉呼吸平衡,心跳均衡,没事啊!

  蔡健伟听了许志杰的话,状似差点一头栽到在地,吐血身亡,还没等他开口,几个抢上前来围住许志杰的同学中有一个叫程刚的对着许志杰,一字一顿的道:“你-说-什-么?三千米还没跑完?”然后又大声地说道:“开什么玩笑,我们早跑完三千米了,我们停了你还在跑,知不知道你已经跑了五千多米,要不是我们叫住你,你现在说不定还在跑呢,你是不是有力气没处使,吃饱了撑的。”在许志杰的个人感觉里,现在余有的体力像是还没跑几步路的样子,怎么可能像是跑了几千米的精疲力竭的样子。

  程刚和许志杰差不多高,只是稍胖一些,脸圆圆的,让人看上很平易近人的样子,但事实上也如此,他是许志杰那些同学中人缘最好的一个,四处交游广泛,是个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人物,外界有传闻说他是某个黑社会帮会里的人物,不过和他在一起的那个同学包括许志杰一点没有觉得他有黑社会的凶恶习气,不过遇到麻烦的时间程刚倒是挺讲江湖义气,为朋友两肋插刀的。

  自认体力不错的程刚现在脸上也是累的白一块,青一块的,显然这种剧烈运动超出了他的体能极限,到现在气都没回过劲来。

  许志杰随便的一句话,却给他带来了无尽的麻烦。

  “哇,不会吧,他吃错药了吧!这么能跑”典型的华佗后辈所言。

  “没错,看他的样子一点事情都没有嘛!是不是偷懒啊!”可能以后会从事质检工作的同学说道。

  “不可能啊,我亲眼看他跑的,一圈都没少跑。”农民之辈朴实无华的回答。

  “厉害!真是变态啊!”说此言者必是生物学不及格之辈。

  “不可能,一定是招邪了,鬼上身。”又多了一个茅山弟子,真是可惜了大好少年了。

  “体能再好的人跑个三千米,他也不能像一点事都没有。”此人将来必是政客。

  “什么时候许志杰变猛男了!啧啧,真是亚洲第一猛男啊!”唉,此辈仍沉浸在蜡笔小新的稚童水平。

  “卖什么本事啊!靠!看那副鸟样,也不像有什么体力的人,吃了鸦片吧!”真正的古惑仔才会说说此话。

  说什么的都有,每个学生都发挥了各自充分的想像力胡猜瞎想着,令人哭笑不得的推论越传越离谱,俗话说谣言止于智者,可是这里哪有什么智者的存在。

  在场的人似乎忽略了这些话好像是只有幼儿园小朋友的智商级才能说出的傻话。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像看怪物的眼光盯着许志杰议论着,让许志杰仍是云里雾里,今天大家怎么了,集体撞鬼了?!

  周围的同学也是和程刚一样的惊异表情,原本大家跑完后都在休息,但突然发现许志杰像中了邪一样一圈又一圈地绕着操场跑,大家面面相觑,每个人都累得满头大汗,别说跑了,连腿都抬不起来,但许志杰仍兴致勃勃地迈着大步向前冲,像50米冲刺般速度保持不减,一开始大家还嘲笑着许志杰吃错了药,发神经的狂奔,但渐渐地发觉事情有些不妙。

  作为当事人的许志杰更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说:“不会吧,我感觉好像只跑了几十米,一点也不觉的累。”确实自己也没感到过累,好像还很有余力的样子。

  今天可不是愚人节,大伙儿没必要这么一起演戏蒙自己吧,许志杰是一头雾水。

  许志杰忽然觉得有一只手搭在他的左肩上,他扭头一看原来是他的体育老师,体育老师开口说:“你怎么会只觉得跑了几十米。”说着用手摸了摸许志杰的额头,并且把了把他的脉搏,一脸奇怪的神情对着许志杰说:“你没生病吧,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跑了那么多的路连汗都没有,心跳和没运动一样。”末了还说了一句“我看你还是请个假去一下医院的好,你现在表现太不正常了,下午的课也不要上了,万一出事怎么办?”

  虽然这个自己工作的学校不怎么出名,但好歹自己也是名牌大学体育系里出来,若不是自己没有什么社会关系,只能到此任教,但教不知道多少学生,也没从未见过体力这么好的学生,而这王刚在这学校也待了一年,平时也没发现什么特异的情况,以前跑三千米也都是和其他一般气喘不已,也未像今天般没事人似的。

  此刻体育老师也是脸上不太正常,刚才他还骂着这帮学生太娇气,连三千米都跑不动,而他亲眼看着许志杰像没事了样跑完三千米,还接着跑下去,他真不相信这个学生是自己班里的,哪有这种人啊。

  对自己学生这种不正常的表现,体育老师也不敢担保是不是生理上出了问题,换做自己跑了3000米也会满头大汗,心跳不止。

  体育老师顺便把刚才三千米的成绩记录交给许志杰看,当许志杰看到自己的成绩时不禁吓了一跳,三千米他竟只用了四分半钟就跑完了,这哪儿是普通人干的?他以前的最好成绩也不过十分多钟,他现在居然能比以前几乎快了一倍,这可真是令人想不到的。

  连许志杰也感到有些不正常,赶紧说道:“不会是撞鬼了吧!”他本想说是不是体育老师的计时表慢了,但又一想不对,为什么只有自己的时间这么少呢,也不太正常,除非中了邪,人感不到累,可大白天的,哪来的鬼呢。

  众人感觉是有点儿像!这也实在不符合现实了,有的人开始合议着集资请一个茅山道士来驱驱邪,许志杰简直是哭笑不得,这帮人的思想怎么还是这么白痴啊,连请茅山道士都会想到,反正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众目暌暌之下的事实,令他百口莫辩。

  “这,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许志杰人都快傻掉了,自己不会真得生了什么病吧。

  许志杰仔细地回想了一下,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感自己的体质是比以前有所不同,从那晶体消失那天起自己的身体就有些微妙的变化,时常觉得自己身体中有些经脉和穴位偶尔不自觉的跳动和抽搐,体内神经好像常有许多又细又长的小蛇在全身各处窜动,但他并没有在意,还以为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心理低潮时引起的癔症,难道是内家真气?就和以前所看的武侠小说中的一样,但是怎么会出现在他的身上,他可没练过什么武功,最多只是以前初中时练过些太极拳,也不可能这样啊!

  身体上的怪事真是令人费解,几乎是没有任何解释的理由,种种猜测都使许志杰自己都不敢想下去,再想下去几乎要认为自己神经错乱了,根本就是不现实的东西。

  许志杰的几个同学也是对许志杰莫名其妙,缠着问了许志杰半天,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当是许志杰错吃了兴奋剂。

  想着自己莫名其妙的轻松跑了3000米,许志杰在下午的课中都是脑子一片空白,他找不出合理的理由解释这一切,而其他同学也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他,不时的指指点点,但许志杰全没看在眼里,只是想着自己体育课上不正常的表现。这也难怪,这不符合常理事情对于作为普通人的他根本无法解释。

  放学铃声响起,学生们一拥而散。

  许志杰默默的独自走着,当他走到校门口,正想像往常一样直奔车站而去时,不禁看到自己的同学史远舟被几个人给围着,不知在干些什么,但可以看出围住高山的这几个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染着黄头发,一个挂着五六只耳坠,另一个是个大块头,穿着件T恤。

  史远舟是一个歌迷,为了听歌追星,立志成为一个歌手,不过音乐方面也确实有天份,从小到大音乐向来满分,其他课程以60分万岁,由其是他唱的流行歌曲尤受女生们的欢迎,他并不是在其他方面很笨,只不过是玩物丧志而荒废了学业,为去听某歌星的演唱会而翘课更是常有的事,今天不知怎么光顾听着音乐的他被这帮流氓给盯上了。

  明眼人一眼可以看出这三个像是流氓一样的人物围着可怜兮兮的史远舟肯定没什么好事。

  作为自己的同学有难,许志杰怎能坐视不理,转身向那三个小流氓走去。

  “嗨,小子,要么老老实实的借点钱给兄弟们,要么陪老子运动运动,锻炼锻炼身体。”染着黄头发的黄毛小流氓说道。真是厚颜无耻,借钱肯定是没得还了,运动说白了就是被拖到角落里暴打一顿。

  左右耳朵扎着五六个耳洞的耳坠狂和穿着T恤的大块头都在一边阴阴地奸笑着,看着眼前的肥羊慌得全身颤抖,不知所措。

  史远舟不知怎么被这些小流氓们给盯上了,不善打架的他被围在中间,无法逃脱,而在他的心里更是一片空白,平时极为节简的他,身边从未带过十元以上的钱,按照以往被敲榨了上百次的经验看,今天这一顿暴打是少不了。走出校门的学生们看到这一幕,无不是纷纷快走几步,远离这是非之地。

  而学校的校卫更是早已闪回值班室,对着校门口的小流氓们不闻不问,对于拿着几百块死工资的校卫来说,如果得罪这些在社会上瞎混,不懂法律,做起事来不顾后果的小流氓来说,日后可是麻烦无穷无尽,万一被捅个几刀就太不划算了,他仅是挣点小钱养家糊口,万一自己出了事,这一家老小往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啊。

  其实只要他站出来大喊一声几个小流氓准会逃走,但这种怕事的作风却助长了恶势力的嚣张气焰。

  “朋友!你们干什么。”小流氓们身后响起这一声义正辞严声音。

  那三个围住史远舟的年轻人回头一看,是个学生,长得偏瘦,个子稍高,脸上隐隐地透露出一丝威严,靠!还真有个逞英雄的臭小子。

  像是受到挑战,那三个流氓立刻跳了起来,围住敢跳上来给刚才那肥羊说话的英雄好汉。

  “臭小子,欠揍是不是,这儿没你的事,滚一边去!”耳坠狂开始摩拳擦掌,想要教训教训这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家伙,在此之前还没有人敢过问他们几个的事情。

  黄毛也抬着下巴,藐视着眼前的年轻人,目中无人的表情,说道:“小鬼,看来今天老子要给你松松筋骨了。”明摆着要找碴打架,小流氓天天打架,大打一场像吃饭一样普通,而学校的学生要是在外面打架,不论对错一律受处份,因此小流氓经常借此欺负附近学校的学生,对他们进行敲诈勒索,威胁恐吓,许多学生都敢怒不敢言。

  流氓行为虽然仅仅对社会治安有影响,但也不出什么人命官司,而且事情又多,警察没空管,学校又不属于职权范围,不来管,学生只能有苦自己吃,打落牙自己咽到肚子里去,挨了打,被抢了钱都不敢报学校和警察,报了也没用,如果学生敢反抗,不仅打不过久经战阵的流氓,挨一顿打不说,还要被学校处罚,甚至开除学藉,而流氓早跑没影了,一点损失都没有。无形之中,在社会的漠视之下,这些流氓的气焰得到助长,反正没人还反抗,更是嚣张,许志杰的学样门口也是经常被社会流氓混混光顾的地方。

  史远舟一见许志杰来解围,立刻躲到许志杰的背后,他知道虽然许志杰的打架能力比自己强多了,但一挑三,显然在人数上不敌这三个打架经验丰富,下手又狠的小流氓,他更加不敢想像他和许志杰两人被流氓打得阿爸阿妈都认不出的惨像,身上抖地更厉害了,心理只剩下“完了!完了!”的念头。

  “他是我朋友,你们想干什么?”许志杰看着眼前这三个气势嚣张,想找碴的样子,似乎忘了自己是单枪匹马地跟一帮蛮不讲理的流氓地峙。

  那三个流氓平日里欺负别人惯了,根本不懂什么叫讲理,看着一个傻瓜跑上来充英雄找揍,不禁狂笑起来,也许是以前不少在他们面前充英雄的人最终还是沦落到被打个半死的下场,他们三人对许志杰秀才和强盗讲道理的语气和态度更是当做笑料。

  大块头的流氓连话都不回,抬手就是一拳轰向许志杰的鼻子,想让他来个鼻血长流,乱了方寸,自己的两个同伙也好将这横路杀出来充好汉的家伙暴打一顿,给他留点教训。

  许志杰没想到这些流氓说打就打,一点都不讲理,那个大块头使他想起了高中的一个同学,凌泰,也是个身高一米八的大块头,行为处事也像是流氓一样,但和自己却是很好相处,虽然说话动作比较粗俗,但也不失为一个好人,此刻要是凌泰在就好了,凭他的凶猛劲,一挑三准能搞定。

  不过听说凌泰这小子还考近了名牌大学,真是见鬼了,平时学习一向倒数十名,关键时刻他怎么这么好命!这一点连许志杰自己都想不通,那个傻大个至少还不会作弊,他还是个有原则的流氓。

  大块头流氓来势汹汹,许志杰不禁凝神而对,整个人精气神不由的高度集中起来,双眼炯炯有神,紧盯着大块头的动作。

  正当大块头流氓的拳头离许志杰的头只差一尺时,眼见就要狠狠的挨在许志杰的头上。

  正集中精神应付这突出其来的一击时,许志杰忽然陷入一种奇妙的感觉之中,时间忽然像是被拉长,大块头流氓像是打起了太极拳,许志杰的脸上感觉到了流氓的拳头带起的阵阵气流,如水中一般包裹着拳头荡起半透明的波纹,许志杰的眼光突然集中起来,清晰的看见了流氓身边被空气搅起的灰尘,而且似乎能听到流氓身上血液流动,器官分泌,及毛发衣物磨擦的声音。

  “周围好脏啊!”许志杰正惊讶自己竟然可以看清楚周围平时极细微的尘埃和感觉到气流的波动,更引起他的洁癖,如条件反射一般,轻轻腰身一扭,大块头流氓的拳头离许志杰鼻子仅五毫米的距离处擦过,而大块头的拳手仍在循着原来的轨迹行进着。

  未来得及惊异,许志杰连想都没想,左手架起面前擦过的拳头,右手单掌拍向大块头的左肋,这是他从初中学来的一个基本擒拿拳路招式,本是装装样子的,不料今天却被用了出来。

  而此时,周围又像是加速一般回到了正常的速度,令观战史远舟和小流氓们没想到的是,刚才许志杰看似轻轻一推之下竟令那个大块头离地而起,连惨叫都没发出一声,飞出十几米远,重重地摔在地上,巨大地哀嚎声才随着满地打滚中发出。

  刚才那一幕在普通人眼里如一眨眼一般,在常人眼中许志杰身体连动都动没动一下,偷袭他的大块头就飞了出去摔在地上,对于许志杰来说却像是过了几十秒中,移动躲避,伸手发力都留有较大的余力。

  “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没用啊!”许志杰面若嘲弄之色,冷冷的说道,他的眼神此时在旁人眼里,有若实质的压力,似能一眼将人看穿似的,整个人的气质完全大变,只能用“君临天下”这四个字来形容。

  大块头倒在地上后,史远舟和那两个小流氓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几乎可以塞进一只大鸭蛋,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事实,那个大块头体重至少200斤,而且先行出手,许志杰居然轻轻松松的就把他给打飞出十几米远,如此可怖腕上的推力,如果确定现场不是拍电影,这种武侠级的特技动作根本不是人力所能做到的,简直是太可怕了。

  另两个小流氓下意识里感到威胁,这更是看到许志杰眼中射出有如实质的眼光,真难以相信世界真得会有这种可怕的眼光和武功,大喊着“救命啊,怪物啊,警察救我!”双双转身就逃,连远处地上的大块头也顾不得了,真是令人想不到,这两个连警察都感到头疼的小流氓也会喊警察救命。

  展现了强大实力的许志杰看到两个小流氓落荒而逃时,脸上开始露出恶魔般的微笑,莫名中,一种威严的气势在他身上出现,随着拥有强大力量而感到兴奋度的提升,许志杰的衣襟无风而动,身边开始出现微微的气旋,连大自然都被许志杰的力量所撼动。

  显现出可怕力量的许志杰在史远舟眼里却是伟大的神灵,恶魔式的微笑却成了天使般的笑容,许志杰表现出的实力令这三个小流氓从心底里产生出莫名的恐惧,感到落到许志杰手里绝对会比死还惨。

  随着许志杰自信心的提升,身上令人难以想像的惊人气势迅速扩散,平时在武侠小说里才会有的武林高手气势,从亲身感受来看,远比看电影和小说更加深刻真实,那是一种无形似有形的精神压力,使人不自觉的感到屈服畏惧。

  “哇!好酷!真不愧是老大。”史远舟此刻才发现,平时和他一起混的大哥竟然是武林高手,一下子就把一个大块头的小流氓放倒,有这样的高人罩着,以后的日子肯定会更加好过,他开始模仿着武林高手的动作大唱着歌曲“双节棍”,嚯嚯哈嘿!摆脱小流氓的他此刻有高手在旁,更是狐假虎威,威风的很!

  许志杰这时猛然想起刚才为什么大块头的动作像电视里慢动作一样,自己的五感怎么变得这么异常敏锐,这显然不符合常理,流氓打架什么时候用起太极拳了?!难道电视看多了?!

  “少来啦!你武侠电影是不是看多了?走吧!”当许志杰意识自己身上居然出现只有武侠片中才会出现的气势,忽觉不对头,怎么可能有这种特效呢,现在又不是拍电视?

  惊异之中,气势瞬间消失,许志杰转瞬又又被打回原形,成为普通人一个,刚才莫名出现的特别气势消失无踪。不过许志杰对史远舟这种狂热拜崇武林高手的态度,更是哭笑不得,这小子明明是脑子秀逗了。许志杰自知没学过什么武功,对于为什么轻松把一个流氓打出十几米远,连自己也说不清楚,也许自己脑子出问题了,武侠片中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自己身上呢?!

  “喂喂,老兄,正常点好不好啊,你可是大学生啊,不是小学生,这可是学校门口,别这么丢人好不好。”许志杰拍了拍史远舟的脑袋。

  “老大,我好崇拜你啊,教弟兄几手好不好。”史远舟一脸极高狂热的表情。

  “神经病,我教你什么,我又不会武功。”许志杰一脸不屑史远舟这种近乎小人谄媚的白痴样。

  “真的,真的,老大,我都看见了,嘿,是真功夫,一下子就把那小子打飞了,真厉害啊,老大,请收下小弟吧。”

  史远舟那一股子肉麻劲引得许志杰直想吐。

  “滚滚滚,我说过了,我不会武功,我哪儿知道是怎么回事,你给我一边去,真是讨厌。”许志杰实在有些烦了,平常史远舟都是一幅迷恋音乐的乐痴样,今天怎么会有种不正常表现,莫非被吓傻了。

  “今天真是撞鬼啊!”许志杰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怎么也不相信是刚才就这双手把那个大块头流氓打出十几米远,他清楚自己的实力,平时连半吊子武术都没学过,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力量。

  “喂,你们几个在干什么?”这时学校的校卫见那几个平时在校门口转悠,野蛮凶悍的小流氓被自己学校的学生摆平,流氓他惹不起,自己学校的学生他可就有最大的权力管教管教,难得发威的机会要好好利用。

  许志杰一看流氓出来躲起来,流氓逃掉就跳出来装英雄的校卫,无奈的笑了笑,拉着史远舟闪先,他知道校卫不可怕,但要是让他咬一口在校门口打群架,告到父母那里又免不了一顿责骂。

  而那个倒在地上的大块头流氓则悄悄地爬起狂奔而去,生怕跑得慢了,被许志杰三两下打个半死,真不知道他是什么材料做的,被打成重伤也跑得那么快,也许是精神上的恐惧使他战胜了肉体上的创伤。

  大块头流氓在许志杰和史远舟的目送下,以与体形不对称的速度消失在路的尽头,他们也有点傻,这个大块头居然能跑得这么快。

  直至乘上回家的车,史远舟还沉浸许志杰教训小流氓的胜利之中,大唱着武侠类的歌曲,今天可真是开眼了,威武的歌词从他口中唱出也确实有一种雄壮激昂的气势,他的唱功倒也扎实,路上吸引了不少人异样的目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