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七、春风吹战鼓擂

天界传奇 华表 6708 2004.10.15 20:25

    位于杭州解放路上的蓝山咖啡店内,世界拥有高知名的耐华公司总裁正稳坐在大厅里的悠闲泡着咖啡,这是他第三次来中国,距上一次起码有2年了,记得两年前来中国,是为了庆祝耐华公司彻底垄断中国中央处理器市场击垮所有竞争对手而召开的庆功会,那此是在北京,而现在优美的西湖胜景也吊不起他丝毫胃口,而此刻,他正是为了耐华公司在中国的命运而再次来到中国,来到这风景优美的西湖畔。

  “尊敬的许志杰先生请您看一下我们的计划书。”索克斯此行匆匆未带多少人来,只有中国公司总裁,翻译和两三个文员,不过与许志杰的谈话并不需要翻译,许志杰和程刚都能以英语自如交流。而许志杰和程刚两人前来赴约,由于地点选在比较正式高档的咖啡厅,穿得也是很正式,西装革履,一身也是上千元的行头。

  许志杰仅仅是拿着十数页的计划书扫了一眼扔给程刚后,自己则默默地端起一杯极品蓝山咖啡,慢慢的品了起来。

  其实计划书不看也知道,索克斯来中国找到他的唯一目的就是合作,与之两虎相斗两败俱伤相比,强强联手共霸天下才是最好的,但是星宿科技才崛起数月,若不是积累了些许身家,早被别人强行收购了。

  “真是老狐狸啊!”许志杰盯着索克斯的眼睛,一小口一小口喝着这一百八十元一杯的极品蓝山。

  “怎么样?有想法吗,我想,我们两个联起手来将能整个垄断的IT界,独霸全球的电子行业,那时钱可是赚也赚不完啊。”索克斯很自然很大方的靠在沙发上,抛出这么大个的香饽饽来。

  “我们是本小利薄,恐怕难以配合贵公司吧。”许志杰抛出一块砖头,却不是引玉之用,什么联手,打不过就把手伸进来捞一把,没准盯着什么自己的专利技术呢,恐怕目的不止于此吧。

  “好厉害的小子,如此利益都不能诱惑,一下子就把球踢回来了,这种眼神,这种目光,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个二十岁出头的年青人身上,分明是历尽了沧桑。”索克斯震惊仍是被强自压在心底。

  “合作总比竞争好,垄断市场带来的将是无尽的利益,我们做生意不就是为了赚钱了吗?”索克斯有些想不通这个中国青年脑子里在想什么,大家都是为了赚钱,合作能赚更多的钱,有什么不好呢。

  “对不起,索克斯先生,我们做这个行业并不是为了赚钱而已,只不过是为了完成我们心中的一个梦,就是中国要有自己的技术,自己的处理器。”许志杰要保证自己先进的技术不被泄漏,这种合作表面是联手,但真正的技术被人家拿去,反而被用来对付自己,而且更深一层的意义是中央处理器中可能被植入硬件代码作为军事目的后门存在,使用自己的处理器是最安全的。

  “我很赞赏您的爱国精神,但是赚钱是赚钱,爱国是爱国,完全是两码事啊!”索克斯有些不明白。

  “您是不会明白中国人的民族情结。”许志杰摇了摇头,话人人会说,协议也是白纸黑字,但结果却是另外一回事,他们无法和耐华这样的大型公司斗智斗力,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凭资历吃亏的稳是许志杰他们,即使将来获利了也是耐华公司踩在他们的头上赚去大头,自己为别人白打工空忙一场。

  “索克斯总裁,计划书讲的很详细,很正确,但最关键的一点是,我们星宿科技目前还没有那样的实力,所以表面上双方是公平公正的平等地位,但实际上对我们是不公平的,就凭技术交流这一项,从市场上的产品就可以看出,我们的技术标准比起贵公司的要高,所以贵公司的技术我公司完全没有兴趣,并且所称的占领市场份额的40%,我想,我们已经占到了,因此合作并不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利益。”在边上仔细看完了耐华公司的计划书的程刚发言了。

  “这......”程刚说得都是实话,美国人的风格也是实话实说,很现实,索克斯也无言以对。

  “那,对不起,索克斯先生,我公司里还有一些安排,您是知道的我不仅仅是拥有星宿一个公司而已,所以不能奉陪了,告辞!”许志杰趁势耸耸肩起身走人,“小姐!结帐,就当我请客了”甩出2000块钱扬长而去。

  “Shit!该死的许,难道一定要成为敌人吗?”索克斯突然狠狠的砸烂了手中的细瓷咖啡杯,他实在想不通许志杰为什么这样拒绝,只要他们合作,什么利普公司,什么千本之原株式会社,整个世界都将会被他们踩在脚下。

  可惜的是索克斯未意识到他的耐华公司与天界集团相比要经营的境界上却要相差甚远,他本以为自己的价码是很好了,但是未料自己这点资本根本未被别人放在眼里,猫怎么可能与老虎合作捕猎呢。

  此刻回到星宿基地,天界集团总裁办公室中,许志杰虽然意气风发的拒绝了耐华公司,而他正一脸苦色。

  从程刚和徐明等人反馈回来的消息,世界上其他几大公司不仅仅在市场上不遗余力的打压他们,并在内部也在分化他们,集体组大量的精英联手破解他们产品的技术,虽然研究的标准完全不一样,要想在现有的基础上有所突破就如同使用石器的人在理解使枪炮的人一样不可能。

  而自己公司的几个白手起家的兄弟们正是成为各个公司的眼中钉,重点关照对像,已经不止一次听徐明他们说有人用惊人的钱,权和美女来拉拢他们,若不是青菜罗卜各有所爱,对这些常人极热衷的东西毫无兴趣而失效外,每个人也了解自己的现状,自己虽然能够独挡一面,成为一方霸主的人物,但是没有许志杰的这个协调者的存在,他们再厉害也不过是单打独斗,不可能这么快有今天这个样子,而且兄弟朋友一起创业就像一起玩一样有趣,比个人闷声发大财要有意义多了。

  不光光是来自国外的压力,而国内呢,同样,虽然中科院自己的关系非常的好,但已经不止一次向自己要过《红旗2000》的源代码,嘿,这太危险了,即使自己愿意转让,在转移的过程中存在各种不可知的因素存在,而完善的操作系统对与人类而言就如同一个新的世界一样重要,而现在整个天界集团,《红旗2000》的源代码唯一保管者就只有幻龙,要想拿到源代码必须抓住幻龙,这明显是不可能的,记忆模式都不一样,抓住了又能怎么样呢。

  而国家呢,何尝不是也是想将自己这个民营企业国有化,毕竟天界集团的势力远远胜过那些所谓的国有企业,太具影响力了,这么个优势即是好处也有坏处,如果触及国家经济安定,必定受到国家监控,作为天界集团的老大,虽然未公开化,但暗中他受到各方面的压力也很大,许多相关政府部门有意无意的暗示着,国有转置吧,受国家保护就不怕了,没人敢跟中国政府过不去的。

  虽然国有化能受到国家强有力的全方位保护,但意味着自己的主动权拱手让人,公司的基业归国有化后,虽然马照跑,舞照跳,几个兄弟照样当董事,但公司运营无不受到限制,核心技术外泄是必然的,以前的努力算是全白费。

  许志杰是很想放下担子,轻松一下,他仅仅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背负太多,不论身心都太累,天界公司开业一年来,他如同过了几十年一般,年轻的心早已不复存在。

  很难想像,许志杰这帮兄弟们如果被人所控,肯定会个个造反,现在若不是自己用兄弟之情拖住他们,他们早就如同脱缰野马一般而去,即使国有化,过不了多久,程刚他们仍然会跳出天界集团,另外成立一家类似于天界的企业,这有什么意义呢,只不过是熊瞎子掰苞米,掰一只扔一只罢了。

  叹气之中,许志杰看着从全球各地传过来的销售报告,许多地方已受到同类产品的竞争,打价格战却是他不想见到的。

  原以为拥有大量先进技术的许志杰,心中也有些压力,或许是阅历的不足,他尽管使用自己手中所掌握超越人类的技术,与竞争对手一决高下,但是这些技术都基于人类的基础上发展起来,开发出的东西,容易被竞争对手所破解模仿,升级出更先进的技术,许志杰面对的可是为数众多的人类精英,以一敌众之下,更感力不从心。

  有钱也未必拥有一切!

  一声无形的风暴正在袭卷着整电子行业。

  对于目前的许志杰他们来说,现在人类的知识已远远不能满足他们的需要,他们需要更高级的知识来源。

  不过他还是想到了自己公司里的程刚,天界集团财务主管,思维敏捷,常能想人之所不能想,也是他这帮弟兄当中最有头脑的人,常常有不少的奇思妙想令他解决了不少问题。

  伴随着敲门声。“请进!”许志杰说道。

  应许志杰通知,程刚推门而入。

  “什么事啊!老大!”程刚感到许志杰心头总有些沉甸甸的东西压着。

  “你是我们当中头脑最有创意的人,对事情常常有他人想不到的见解!我想听听你对现在的市场状况有什么看法?”许志杰看着自己的好兄弟走到面前,轻松的坐在自己办公桌对面。

  程刚盯着许志杰的眼睛,无平日开玩笑的态度,说道:“我知道你肯定有事要问我,这件事将关系到我们天界集团将来发展的命运!”他似乎早就猜出了许志杰叫他来的用意!

  “呵呵!看来我的确没看错你,你一直是个人才,但只是以前从未有机会发挥过!”许志杰听到程刚猜出他的用意,只感到心里轻松了许多,对于曾是一个凡人的他来说,一切都要自己去面对,君临天下之态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啊,其实说白了,他只是拥有超人体力和惊人思维能力的凡人而已,但并未造就他一个成功领导人的本质。

  “我只想说,求人不如求已,真正的答案就在自己的身上!”程刚仍是表情不变,淡淡的说道,其生活环境多年的培养,使他拥有了一种谋士的特质,以不同的角度去观察事物和细致缜密的冷静思维,是他身在庐山中,仍识庐山真面目的关键所在。

  “自己身上?请再解释清楚些!”许志杰说道,他首次感到获得外星力量后却无奈的事情,力量并不能创造一切!

  “我听咱们的生物工程师凌泰说,人类的大脑由于未知原因被封印,只能开发1%的能力,而幻龙也说过外星文明的技术在随着其能量进入你体内的同时,也潜藏在你的大脑中,只是你的大脑还无法开发利用而已,人类还是很有限的。”程刚把自己所知说尽,转身就走。

  而许志杰却沉浸在程刚方才所说的话中,他似乎找到了一丝曙光。

  “接着,这个东西或许对你有帮助,也不要小瞧人类的智慧!”程刚随手将一卷东西扔了过来。

  许志杰条件反射一般,将飞来之物抓在手中,他凝神一看,原来是一本古装线封书,封面以隶书写着《孙子兵法》。

  这可是老祖宗留下的玩意儿,战争中经常用的,世界上许多国家都以它为军事教材来培训军官。

  许志杰随手翻开第一张,一行行以毛笔手抄的文字显现在眼前,“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其用战也,胜久则钝兵挫锐,攻城则力屈,久暴师则国用不足。夫钝兵挫锐,屈力殚货,则诸侯乘其弊而起,虽有智者不能善其后矣。故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夫兵久而国利者,未之有也。故不尽知用兵之害者,则不能尽知用兵之利也。”

  “还是毛笔字看得顺眼。”许志杰想道,但很快他就被其中内容给吸引了,并且意识到其中的内容对天界集团未来的发展起到关键作用。

  渐渐地一副自信的冷笑回复到许志杰的脸上,当他翻阅到最后一张之时,猛然仰天笑道:“商者,诡道也!流水不腐,蓄放有度,哈哈.........”

  通过孙子兵法,他已经领略到古人作战充分利用天时,地利,人和及多种环境因素来得到胜利,心中无胜无败,其实自己目前所处的不利境地,更有利于他击败竞争对手。

  许志杰心结终于打开,马上叫来了凌泰,让他帮助自己把潜藏在自己脑中的外星文明技术挖掘出来。

  “报告!老大!”凌泰几乎是踹门而入,流氓性格还是没改。

  许志杰直简了当地问道:“你要怎样才能完全把我大脑中的外星知识提取出来呢?”

  “这个嘛,让我好好想想!”凌泰挠着后脑,进入沉思中,不过眼神之中却露出一比诡异的神色,然而许志杰却未看到。

  沉闷的半个小时过去了,未有丝毫动静,凌泰如同入定了一般。

  一个小时了。

  许志杰几乎忍受不住近两个小时的沉寂,这个凌泰搞什么鬼,两个小时没动静,太反常了吧!

  “兄弟啊!有没有办法啊!”许志杰几乎是以哭求的语气说道。

  又是一阵沉默,凌泰这才慢慢的开口道:“这个嘛,经过我七天七夜的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了一招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绝天灭地,打败天下无敌手…哎呀…的妙招。”他的老毛病又犯了,说话越来越不着边际。

  许志杰见凌泰兜了半天的圈子就是没把方法说出来,气得忍不住给了他一拳,当场把他揍飞三米远。

  “你耍我啊,你说话别跑题,卖什么关子,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你再不说,嘿嘿!这个月的奖金,你就别想了。”许志杰故作阴险的冷笑道。他故意恐吓凌泰,现在大家在水平相当的情况下,只有以奖金来控制他了。

  凌泰一听这个月的奖金就这么白白飞了,这可不得了,三十多万呢,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他连忙陪着笑脸对许志杰道:“大哥,大哥,别这样么,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告诉你就是了。其实也并不复杂,就是利用幻龙的能量感应术来对你的大脑进行深层扫描,再加上它以前数亿年的智能,无论多大的难题还不是手到擒来,你脑子里的外星知识马上就可以到手了,就跟玩似的,老大,这个月的奖金…嘿,嘿!”脸上装出一副可怜样,他倒是蛮会演戏的。

  许志杰道:“这才像话,不过这么小儿科的方法谁都想的出来,你倒会偷懒,利用幻龙也会说的出口,你根本没费力气嘛,算了,看你这么辛苦想办法的份上,就不用扣了。哈哈,我刚才是吓唬你的啦,你居然真的会上当。”说完转身就逃之夭夭。

  凌泰一听许志杰刚才说扣奖金是吓唬他的,顿时气地跳了冲了上去叫道:“臭小子,你敢耍我,看我不揙死你。”说完把许志杰追地四处乱窜。

  “雷光斩!”凌泰喊到,双手交叉甩出一道电光。

  “有没有搞错,你什么时候学会这种东西的?末日啊!哪个那么缺德,教小孩子这么危险的东西。”意外看到凌泰施出非人类技能的许志杰,结结实实挨了一道5000瓦功率的雷光斩,顿时吃了大亏,衣服被烧焦,而皮肤幸好有灵力保护只有一道潜潜的黑印,又痛又麻的感觉却是少不了,许志杰更是心痛他新买的世界名牌西服,丝毫未意识到真正的罪魁祸罪是自己,现在是罪有应得。

  许志杰随即想到是凌泰这帮人都被自己用灵力改造过,或许会因此拥有特殊力量,今天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再吃我一记,暴雷破!”凌泰双掌合并,猛然向外推出一道明亮的电弧,功率更大。

  “你想谋杀老大啊,我日。”许志杰一闪身避过,可怜地面上出现一片焦黑的小凹洞,有熔化过的痕迹,他看到凌泰的攻击都以电能为主,几乎可以肯定他的灵力的属性也是电,什么雷光斩,暴雷破,八成从他本武侠小说上盗版来了。

  想想因果,真是自找的,有今天似乎是自己一手造成的,许志杰一边逃闪一边求饶道:“是我的错,我投降,下次我再也不敢了。”

  凌泰这才停止了追击战,两人对望了一眼,忽然大笑了起来。言归正传,许志杰问凌泰道:“你什么时候发现的,还有没有其他本领了?”

  凌泰更是得意的说道:“也就是你为我们改造体质的三天后,我不小心触到了电线外露部分,却意外的没有被电的感觉,反而有一种流动的能量进入体内,我试着放出这些能量,结果就是电啦,其他本事可就没啦,厉害吧。”

  算你小子狠,许志杰一脸悻悻然,这一切全拜他所赐,自作孽不可活。

  许志杰说道:“我们什么时候开始你的实验?”

  凌泰道:“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在我实验室里的一套设备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了。”

  许志杰一脸痴呆相,没想到身为天界集团老大的他,竟然再一次被自己的兄弟给耍了一顿,这帮兄弟早就准备好了,凌泰闷了他三个小时,全是事先故意计划好的,他心中大有中计的感觉,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阴险。

  凌泰看到许志杰神色不对,又要再次放电防卫,可惜晚了一步,许志杰伸手搭到凌泰的肩上。

  凌泰大感不妙之时,身上的电能已全被许志杰吸走,体内空荡荡的,再无一丝电流。

  深知电能特性的许志杰,把凌泰身上的电能全部引入地下,成为一节空电池的凌泰自然是无法发挥自己的电属性灵力了,威风过后就剩下悲剧了。

  “天马流星拳!~~”

  只听一声声恐怖惨叫的从天界集团的办公室内传来。

  而躲在门外的程刚和徐明等众人脸上此刻更是一副深刻悼念某某同志的表情,集体默哀三秒钟。

  一个大胆的计划渐渐在许志杰的心中形成,他要竞争,与国家竞争,他就不信,凭着天界集团的优势人才资源,就拼不过那些受国家保护的温室花朵,他,一定会打破这层屏障。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许志杰心中狂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