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十六、斜风细雨话夕阳

天界传奇 华表 4352 2005.05.15 19:56

    那个头领的狂嚎声嘎然而止,狼牙棒般颓然落地,在地上重重的砸出一个坑,一支刻有九条龙形的银枪此刻正穿过他的小腹,鲜血带着他的生命,一丝丝地离开。

  凌泰面无表情地松开手,周围一片寂静,任由着那头领带着肚子上的九龙断魂枪瘫倒在地上。

  头领倒在地上喘着粗气,见凌泰慢慢地走近,挣扎地道:“好小子,你是谁?”

  凌泰道:“我是......”凌泰还是盘算起来了,到底告诉他自己是什么身份才好呢,是超人,蝙蝠侠,还是神仙呢!他几乎一直是把这趟时空旅行当做一场游戏,好像是仙剑奇侠传吧。

  “我就是我,关你屁事啊!”凌泰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特别牛B的称呼来说明自己,心中一阵恼怒,这家伙死就死了,还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一阵白眼直翻,弥留之际,那头领似有不甘地道:“算你够狠,今天老子是栽了,但你也别想能再活多久,我家大王一定会替我们报仇的,你等着--”声音越来越轻,一口气吸不上来顿时气绝身亡。

  倒在路边的那个人虽是身负重伤,又从马上摔下,但毕竟是练武之人,此刻仍未昏迷,他亲眼看着凌泰在短短一瞬间就杀了所有追杀他的人,除了全身伤痛,他也是不断的直抽冷气,钢针暗器和九龙断魂枪杀式都无法把凌泰和当日被他师妹给打得手忙脚乱的那个凌泰相比,幸好现在凌泰没记仇,肯出手解围。

  那人对凌泰道:“在下赵虎,请问恩人尊姓大名?”

  凌泰道:“我叫凌泰,你就叫我凌兄弟就行了。”

  赵虎挣扎着爬在地上连磕三个响头道:“多谢凌兄相救,在下实是无以为报---”后面说了一大堆凌泰听不懂的话。

  凌泰一愣,不知赵虎这是什么意思,他以前在学校里对古文是最头疼的,现在赵虎说些古人感激之类的深奥难懂的文言文,连蒙带猜才明白了赵虎的意思。

  凌泰连忙扶起赵虎道:“起来起来,我可不是中原人,你别跟我掉文,你一说什么古人所说的那些话,我就听不懂。”只有以外地人的身份才能掩饰自己对古代的不了解,赵虎也没有起疑,本来凌泰的穿着打扮就是怪怪的赵虎一笑道:“噢,怪不得你们三人的装束不像中原平常的人。”

  凌泰见赵虎身上几处伤口还在流血,道:“你别说话了,我来给你治伤吧。”说着从身上的包袱里取出几个小青瓷瓶,这回准备的药可是不少,偶尔做做顺水人情,拉拢这个赵虎,以后在江湖上的混也方便些。

  赵虎哪里还敢再麻烦凌泰,他摆手道:“不必了,在下身上有金创药,不用麻烦恩人了。”

  凌泰有更好的药物,便道:“不行,你的金创药比不上我的白药,还是用我的吧。”

  二十世纪末最好的治伤圣药--云南白药刚一撒到伤口上,血立刻止住,痛疼立消,再给赵虎服下两粒保险子,不一会儿赵虎的伤势已无大碍,可以起身走动了。

  凌泰一边替赵虎包着纱布,一边问道:“老兄,那天你的那个师妹好凶,杀得我无还手之力,对了你那个师妹叫什么名字?”

  赵虎不好意思地一笑,老脸微红,有些尴尬道:“我师妹叫林丹儿,江湖人称凌波仙子,她从小倍受师父宠爱,有些任性,不过人还是很好的,凌贤弟,在下对当日的事向你赔礼了,请您见谅。”说着又要向凌泰行大礼,凌泰是打过算数,丝毫不记仇,他连忙止住道:“算了,算了,我也是学艺不精,武功太差,怪不得旁人。”

  赵虎见过凌泰刚才的身手,他不敢相信道:“凌兄弟,我见你功力这么高,怎么又会武功太差,你也太过谦虚了吧。”他以为凌泰一直是扮猪吃老虎,深藏不露的高手。

  凌泰道:“不瞒你说,我虽学得高深功力,但武功招式,实战经验太差,前两天打了几架,功夫有些进步。”

  赵虎一听,才几天时间,这武功进步也太快了吧,道:“凌兄可真武学奇才,连我都有些嫉妒了,先前听你说,你好像不是中原人氏,当你来自何处呢?”难怪当日凌泰等三人衣着语言怪异。

  凌泰道:“我所在的那个国家离中土可远了,要向东面太阳升起的地方走8万多里才能到得我们那个国家。”凌泰这次倒没有骗赵虎,地球赤道的周长是四万多公里,折合里数正好是八万多里,向着一个方向走八万多里其实正好绕地球一圈又走回到中国来。

  当时古人还不知道地球的周长,赵虎真地以为是一个很遥远的国度,那里晓得绕一圈根本就是原地不动,他惊讶地吐了吐舌头道:“乖乖,这么远,比前朝的玄奘大师西去取经走得路还要远。你们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凌泰道:“我们的国家离这里要隔着好几个大洋,我们当然是乘船过来的,我们基本走了有半年的时间。” 赵虎被凌泰蒙地晕头转向,不过他还惦记着自己的师父和师兄妹们的安危,连忙道:“现下,在下的师父与镖局的众位兄弟还在那山贼手中,但请凌兄出手相助,救我等众人,在下给凌兄先进谢过了。”说着便要跪,这一手做的极漂亮,让凌泰势成骑虎,不得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

  凌泰指着躺在地上的一地死尸道:“他们为什么要追杀你?”

  赵虎叹了口气,一脸地失落道:“这个说来话长,我和我那师妹是开封最有名的大镖局平威镖局的,一个月前护送一支镖到闽南,货物全是名贵丝绸布料,我们师父也是镖局的总镖师本来不愿保这趟镖,万一路途上有个闪失,我们镖局倾家荡产也赔不起,可护镖的镖银却不少,经不起镖局里的人的怂恿,于是他老人家带着我们师兄妹几个和二十多个趟子手,日夜兼程,小心翼翼地将这支镖送往闽南,幸好老天保佑总算安全送到。”

  赵虎接着说道:“正当我们准备要回开封时,那支镖的主人又要我们把那批绸缎卖出的银子运回开封,说镖银加倍,我们师父见来时路上倒也太平,何不顺道多赚些外快呢,于是也就一口答应了,在临安我们休息了十多天,后来接着上路,大家以为路上不会有什么劫匪,警惕也就放松了,今天上午正当我们走到一处山脚时,从山上冲下一伙歹人,他们硬说我们没有拜山,要我们留下银子,可我们以前并没听说这里有什么山寨的,我们师父于是上前跟他们论理,可好话说尽,他们理都不理,反而冲上前来抢镖车,我们就跟他们打了起来,他们领头的那人武功甚强,加之手下喽罗有近百之众,不一会儿,师父就被他们的给捉了去,余下的师兄妹们有的被捉了,有的被杀了,趟子手也损失不少,我带着一些人奋力杀开一条血路,可到最后只有我一个拼死逃了出来,唉,我怎么有脸再回镖局去面对镖局里的人呢?”说完虎目一湿,抱头大哭了起来。

  凌泰连忙劝道:“男儿有泪不轻弹,不要哭啦,反正最近我也没什么事,你带我去找那些贼人,我帮你把的师父和师兄妹们救出来就是了。”赵虎一听凌泰肯帮忙,连忙跪到凌泰面前嘭嘭嘭磕起头来,凌泰连忙将他拦住,再这样下去,赵虎这个大男子汉可就成磕头虫了。

  二不过三,自从到了宋代,凌泰已硬干了两场硬架了,怎么说也要凑足这第三场,只见他自作义薄云天道:“赵兄放心,相遇即是有缘,谁叫是好兄弟,讲义气嘛!但不知那些贼人在何处!”这话到了凌泰的嘴里越说越没豪气,古人的说话方式真累,怎么这么像演电视剧啊,越说越别扭。

  赵虎大喜,如此强援,救回镖局众人定是马到成功,当下谢道:“多谢凌兄相助,在下为凌兄带路,但不知是否要请官府及他人一同相助,恐贤弟虽武功高超,但也双拳难敌四手,贼子众多,也不好对付。”

  “小case,赵兄带路便是,区区几个毛贼,两三下搞定。”凌泰装英雄连英文也说了出来,只搞得赵虎不解其意,但带路二字却是听得真切。

  赵虎在前,凌泰随后,二人一人各骑一马向山贼山寨处而去,也真当那些山贼气数已尽,将遭灭顶之灾。

  没过多久,凌泰和赵虎连翻几座山,来到一处地势险峻的山口处,山口上建立着一座山寨,隐约有几个人影在寨门上走动着,赵虎拉着凌泰躲在一处不易被人发现的地方道:“就是这儿,让我们一起杀进去吧?”

  凌泰拦住赵虎道:“别急,慢慢来,咱们先偷偷溜进去看看情况如何?”

  赵虎道:“好!”说着从自己的随身包裹中取出一个飞虎爪,悄悄的来到一处没人的寨墙下,向墙头一扔,钩住墙边,然后拉住绳子三下两下就爬上墙头,赵虎向四周看了看见附近没有喽罗兵,他向墙下的凌泰挥了挥手低声道:“凌兄,你快拉着绳子上来。”

  令赵虎目瞪口呆的是,但凌泰并没有听赵虎的话去拉住绳子爬上墙来,而是直接在墙下脚一蹬,一手在墙中间一点,借力再次上升,轻轻松松地跳上五米多高的高墙,赵虎不禁对凌泰竖起大拇指说道:“贤弟,你的轻功可真高明那。”他算是服了凌泰惊人的功底了。

  凌泰摆手道:“这不算什么,不足挂齿。”心中暗自爽地要死,这是电影里最酷的高手动作,果然不同凡响。

  两人摸进山寨,开始搜索赵虎师父等人,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很快他们发现寨中有一座大宅院灯火通明,两人互相点了点头,跳上附近的房屋施展飞檐走壁的功夫向这座大院靠近。

  待两人爬上这座院子的院墙时,里面站着好多持刀枪棍棒的人,在院子正中地上插着十余根木柱,木柱都上绑着人,有男有女,赵虎仔细一看,在一根柱子绑着一位长须老者,这正是他的师父穿心剑林天生,这些被绑的人正是他的师父和他的师兄妹们。有一个形相凶恶,凶神恶煞地汉子正指挥着好几个手执刑具的人在对他们用刑。

  在靠近院门的地方摆着一张太师椅,坐在椅上的一个中年男子像是这伙人的首领,他约有三十余岁,脸上有一条深深的刀疤,椅边放着一柄黑黝黝地大刀,看上去少说有五六十斤,这个刀疤脸的人还不时粗野地叫道:“给老子狠狠地打,给我往死里打,让他们看看老子的厉害,看谁以后还敢不听老子的话,他奶奶个雄的。”身后及周围站着数名手下,都是虎背熊腰,满身的横肉,赵虎看着自己的师父等人正在受折磨,心头热血直冲,想立刻冲上前去把他们救出来,这时凌泰连忙拍了一下赵虎肩道:“嘘,别动,你太冲动了,这样对你对他们都没好处。”

  赵虎也不完全是个蛮汉,一听立刻冷静下来,凌泰也看到半月前在往西湖的路上遇到的赵虎的师妹林丹儿,她此刻正反手绑在柱子上动弹不得,花容失色,一脸的憔瘁,衣衫零乱,身上沾了点点血迹。凌泰用单向传音术对林丹儿送话说道:“小丫头,你师兄带人来救你们了。”

  林丹儿此时有气无力的绑在柱子上,忽然听到像是有人在她耳边说话,她猛然抬头一看,可她身边却空无一人,凌泰又传音道:“笨丫头,我们在墙上,你别看,不要让别人起疑。”林丹儿这才相信确实有人来救他们,而且来人武功不低,她知机地又装回原来半死不活的样子。

  凭凌泰现在的武功,要想直接从这群山贼手中救出赵虎的师父和师兄妹们不是什么难事,但他想好好出一下风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