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一夫当关舌战众僧

天界传奇 华表 4418 2005.05.16 23:06

    一个星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藏经阁的武功密笈都被许志杰三人牢牢得记在脑子里,而且其中的精髓也尽为他们所得。

  少林寺的和尚只知修行念佛,不在意饮食,少林寺的伙食自然也不太好,时间一长,许志杰倒没什么,他反正已是不在乎饮食,凌泰和徐明两人却有些受不了,整天青菜萝卜,白饭豆腐,吃得他俩一见到这些就两眼发晕,天天都是这些清汤寡水的和尚饭,简直是活受罪。

  没过多久,面带菜色的凌泰拖着徐明密谋下山去大吃一顿,两人一拍即合于是偷偷摸摸地溜出少林寺来到山下的镇子上。

  两个活宝找了一间大的酒馆,进了酒馆凌泰先甩出一大锭银子让店里的伙计有什么好菜就上,那店里的伙计见来人出手阔绰,连忙像财神爷一样招待他俩,先泡上好茶,稍后一盘盘的大鱼大肉往桌上端,出生于现代小康家庭的徐明和凌泰从未有过一个月没见过荤腥,他俩放开肚子一顿大嚼大咽,和那虎狼是没什么两样,那副吃相实在不值得学习。

  店里的伙计们和别的食客都看傻了,那有人这样吃东西的,简直比饿死鬼都要狠,像是几十年没吃过东西一样,一个人吃得都比十个人吃得还多,伙计是拼命一盘接盘的上菜,一转眼的功夫杯空盘尽,一片狼籍。

  凌泰摸着肚子道:“总算饱了,真爽。”忽然他指着徐明因吃得过多而撑起的肚子说笑道:“你的肚子够大得,有几个月啦?哈哈--!”

  徐明知道凌泰在转弯抹角说他是肚子怀了孩子,他反击道:“你不看看你的,比我还大,快生了吧?”两人同时大笑。

  笑够之后,凌泰叫来了伙计道:“伙计,结帐,再给我准备十斤上好的烤肉带走。”

  伙计道:“好嘞,客官稍等,马上就替您准备好。”

  徐明和凌泰便拿着包好的卤肉返回少林寺,他俩正快走近少林寺门口时,徐明忽然拉住凌泰道:“不好,我差点忘了,少林寺是不能带进荤食的,我们还是不走正门走后门偷偷溜进去吧。”

  他俩正想掉头,可来不及了,这是有人在他们后面叫道:“徐明,凌泰,你们要到那里去啊?”

  徐明和凌泰慢慢转过身一看,原来是通智,凌泰装笑道:“我们刚才下山去办点事,刚走到这里忽然想起有一件东西忘在山下了,所以我们想回去取回来。”

  通智道:“原来是这样。”忽然他见凌泰手中拿着一样用布包得严严实实的东西,他问道:“凌泰,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啊?”

  通智当日被许志杰给打了一掌后,直养了二十多天才好,他对许志杰一直记着仇,所以一见到许志杰的两个兄弟就想找找他们的碴。

  凌泰可不能让他知道包的是什么,他道:“不过是些衣服而已,通智大师就不用看了吧。”

  通智可不是易与之辈,他道:“最近寺内不太清静,还是要检查一下的好,如果你们要是带进一些什么有违少林戒律的东西,这个责任小僧可承担不起。”

  徐明明白通智是什么用意,反正是混不过关了,他一把抢过凌泰手中的那个包,道:“你要看,可以,我也不瞒你,这包里装的是上好的卤肉,你想尝一块吗?”然后一手托着一手解开外面的包裹物,通智和他身后的几个少林寺僧一见包中的是肉食,马上像见了污秽之物似的,神色慌张的用手捂住口鼻连连往后退。

  通智连退数步道:“快拿远点,扔掉它,罪过,罪过,阿弥陀佛---!”他不停的在一边一个劲的念佛,好像凌泰和徐明带了什么妖魔鬼怪似的。

  这事很快惊动了寺里,住持和少林寺的几个重要人物都赶到了寺门,戒律院的慧海指着徐明和凌泰道:“你你你,你,你---!!!”他气得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其余的几个僧人都低头不停的念佛。达摩堂的慧明对住持慧光一施礼道:“住持师兄,今天徐明和凌泰竟带荤物进佛门之地,简直是罪孽沉重,有辱佛祖,望请住持师兄将这两人赶出山门。”

  不过说来也没错,以前还没有像凌泰和徐明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拿少林寺开涮的。

  边上的众僧也喊着将凌泰和徐明赶走,他俩居然大胆将荤食带上少林,如此犯忌之事连许志杰也无法替他俩说话,慧光双手合十对徐明和凌泰两人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今日之事已犯众怒,老衲亦无法留二位了,不知两施主有何话说。”寺庙历来禁荤,及大戒之一。

  凌泰见就这点小事就要赶他们走,他道:“带点肉到寺里又算什么大事,我们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你们就赶我们走,也太不讲道理了。”

  慧海道:“食荤乃佛门大戒,岂能算是小事,杀生已是重罪,没有罚你们就已经给不错了。”

  徐明见这些和尚脑筋这么死,他怎能就如此就被他们赶下山呢,日后在朋友们面前不是大大的丢脸,他眼珠一转道:“要论杀生嘛,实话说,你们杀的生比我们要多得多,要论起罪来,有多少浮屠也不够拆。”

  “什么?我们也杀生,胡说些什么?”

  “他肯定是昏了头了。”

  “我们谨清规戒律,连见到蚂蚁都不敢踩,怎么又会杀生呢?”

  徐明的话在众僧之中引起轰动,慧明指着他道:“信口胡言,你当我们三岁小孩任你骗。”

  徐明不慌不忙地道:“我还没说完呢,那我问你,佛祖是否说过众生皆平等呢?”

  慧明道:“说过啊,那又怎样?”

  徐明道:“别急嘛,老兄,我再问你众生皆平等是不是说世界上每一样东西都是平等的?”

  慧明道:“是的。”

  徐明道:“一草一木,一虫一兽和人是不是平等的。”慧明道:“是啊!”

  徐明道:“那就好了,你们吃得粮食,瓜果和蔬菜都是众生之一,每一粒米,每一枚瓜果和每一颗蔬菜都是一个生命的种子,都是一条命,你们把粮食先碾,再放锅里煮,更甚者碾成粉,瓜果则用刀切分或用手硬生生的大解八块,蔬菜更惨,除了生吃剁碎下汤还要下油锅干炒,像油菜籽之类的还要被你们榨油,你们想想这些都是一条条生命那,如果换成是人或兽,这有多残忍,你们吃一碗饭就要害死好几千条命,我们吃些肉只不过害一两条命而已,我们比起你们来要相当慈悲的多了,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亏他倒也想得出这么多歪理,陈****的*也要甘拜下风。

  徐明话一说完,立刻在众僧之中引起极大反响,他们在此之前从未听到粮食瓜果蔬菜都是生命这种话,虽然荒诞但又不无道理,好多僧人一听自己不知不觉的做了这么滔天大罪,真是磬竹难书,不由得脸都吓白了,一个劲地南无阿弥陀佛的念经。

  慧明道:“这是假的,谁都知道草木无情,它们不会感到痛苦。”

  徐明仰天大笑,他望的慧明一眼道:“大错特错,这是借口,谁说草木无情,花草树木,虫鱼鸟兽包括你们眼睛看不到的细菌,单细胞动物统称为生物,就是有生命的物体,有人用两棵芹菜作过试验,其中一棵被一人给撕扯而死,若动手之人混在人群中,另一棵幸存的芹菜不论他蒙住脸还是易容都可以认出。”

  慧明也笑道:“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草木不会说话也没有表情,连心都没有,如果能认出人来,真是好笑。”

  徐明道:“那你听到过蚂蚁叫吗?”

  慧明道:“蚂蚁根本就不会发出声音,又怎么会叫。”

  徐明道:“那它们如何将找到食物的消息传递给其它的蚂蚁?”

  “这--,我也不知道。”慧明这下可难住了,他哪里及地过比他多拥有近千年生物知识的凌泰。

  徐明道:“不懂就妄言,传递消息不一要用语言,植物和蚂蚁都是用气味传送自己的思想的,这就和人们的狼烟报警一样的,气味的变化就和人的说话声音高低变化一样,这下该知道植物也有思想了吧。”妄言也是修佛之人的一戒,徐明倒真是会找要害下重拳。

  众僧连声道:“原来是这样。”如同胜读十年书一样,连住持慧光都脸露笑容点头赞同。

  慧明道:“那我们就不能吃东西,岂不要饿死。”

  徐明道:“那是你们的修行不够到家,未到辟谷之境,与我何干。”

  凌泰在边上说道:“还可以送你们一句话,世界上只有不断犯错的人,却没有犯过错的树木,树木一但犯了错就只有死亡。”他趁机摆起生物科学来,唬得众僧也是一楞一楞的。

  他又道:“是自从大唐太宗即以来,你们少林寺是天下唯一一个可以不忌酒肉的寺庙,你们可以吃,我们为什么吃不得?”

  慧光住持道:“阿弥陀佛,施主说的甚对,本寺虽有酒肉僧人,但修佛需修身养性,不宜接近酒肉,众僧都各自严守自身戒律。”

  徐明道:“人生来就是荤素皆食,你看看你们的牙,是不是上下各有两颗又尖又利的牙,那是为了专门吃肉而生的,吃草的虎豹狮子之类也不是没有,要是让吃肉的猛兽吃素,岂不是要活活饿死它们,你们要强自只吃素,妄自违背天意,是不是要逆天而行啊?我们又没出家,有肉不吃真是傻子,我真怀疑释迦牟尼能烧出舍利子是不是因为营养不均衡又缺乏活动的缘故。”

  慧光住持道:“佛祖提倡吃素是为了让人清心寡欲,不起杀念,好早日修成正果,出家之人又怎能为了口腹之欲而分心呢。”

  徐明道:“你以为是交易啊,吃素就可换来长生不老,就可以成仙做佛,怪不得几百年来未有佛学出类拔萃之辈,个个都是榆木疙瘩死不开窍,有些和尚一直吃素却做有违戒律的事,有些和尚虽不忌酒肉但四处行善积德,学佛不是看你能念经,能持戒,而是看你的自心,背几句佛经谁都会背,学佛不一定要在寺庙里,在市井,在江湖,在官场都可以,主要是你能否行的正,坐的直,能普渡众生,心中时时有佛才能早日修成大道,独善其身只不过是自私自利而已。”推人落井,落井下石,填完井后再用力踩上两脚可是徐明的拿手好戏。

  慧光住持忽然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听施主一席话老衲大彻大悟,老衲果然没有看错,施主是与佛有缘之人,不然如何能说出这么佛理深奥的话来。”

  众僧也如同恍然大悟般齐声念到“阿弥陀佛!”其实什么都没明白,早被徐明搞的云里雾里,主持说明白,下面人还不是一样跟风,谁会说自己笨得像猪。

  徐明对慧光道:“我心中无佛,更与佛无缘,你们可别想拉我下水啊,我可不要做什么和尚,对了告诉你们,还有就是我们不是少林寺的弟子,佛说人人平等,你们有什么权力要我们走,脚长在我们身上,想到哪儿我们说了算。”

  慧光住持道:“那好吧,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你们了,请自便!”说着他转身去了,徐明和凌泰获得大胜,连众僧看他们的眼神都变了,个个都是惶惶恭敬之意,显然凌泰的话在他们心中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如此新鲜大胆的道理这是他们进少林寺以来首次听闻的。

  凌泰一把拉住徐明道:“哇!厉害,厉害,兄弟,你可真行啊,我以前怎么没发觉你有这么好的口才,一个人舌战群僧,这样的歪理你也想得出来。”

  徐明道:“那是当然,我以前读书时可是参加过好几次校级辩论赛,黑的能说成白的,口才不好怎么能行,对付这些脑筋转不弯的和尚就要用些虚而实之,实而虚之的似是而非的道理,随便拿些二十一世纪最简单的道理就可以蒙混过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