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临兵斗者皆列阵前

天界传奇 华表 5069 2005.05.16 23:07

    这时许志杰从寺门前的台阶下走来,说道:“哼!这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都是背书上的东西,这么白痴的话你也说的出来,不过也亏你想得出来,够缺德的。”他深知徐明精通诡辩之术,能让这些念经念得有些傻的和尚被骗得晕头转向丝毫不感意外凌泰将手中的烤肉荷叶包扔给许志杰道:“要不是为了你,我们才不会有这种麻烦呢,说起来罪魁祸首就是你。”

  许志杰笑道:“又是我的错,什么时候你们都把责任推卸给我,每次都让我背黑锅,好好好!我不跟你们争,是我错行了吧。”取出一片烤肉吃了一口,夸道:“嗯!不错不错,算你们还有点良心!”

  他们正说着一个小沙弥跑过问徐明道:“徐施主,伙房的大师要我问你,既然你说吃东西也是罪过,那么今天我们烧什么吃?”凌泰,徐明和许志杰同时大笑起来,徐明道:“想吃什么就烧什么,这还来要问我,人都饿死了谁来供奉菩萨。”三人又是大笑。“我知道了!”那小沙弥飞也似的跑走了。 许志杰摇了摇头,徐明真是个祸害,希望不要在历史上给少林寺造成什么不良影响才好。

  一大清早,凌泰和徐明起床后发现少林寺的和尚在寺里到处跑动,好像以忙些什么,又是搬东西又是收拾兵器,徐明奇怪地道:“这是怎么了,大家慌慌张张的干什么?”

  凌泰道:“不会是要大搬家吧?”

  许志杰没多说什么,一脸淡然,道:“当然不是,你们跟我来。”

  徐明和凌泰便跟着许志杰一路走到了少林寺住持的房间,慧光住持正打坐,许志杰三人同时向慧光施礼道:“住持大师!”

  慧光点点示意许志杰三人坐下,许志杰对徐明和凌泰道:“这次我想让你们两个下山,离开少林寺到京城去。”

  凌泰一听怎么许志杰想让他和徐明走人,他问道:“为什么?到京城干吗?”

  许志杰道:“少林寺即将有大事发生,我和住持不想你们两个出意外,而要你们下山躲避。”

  慧光道:“就在你们俩下山后不久,有一自称是太平教的人送来一封信,信上说让我们少林寺在明天正午之前交出那佛舍利,不然就踏平少林寺,刚才我派人下山打探,太平教的近万人马已严严实实的包围住嵩山,此次太平教精英尽出,恐怕少林寺是凶多吉少了,阿弥陀佛,一场杀劫是躲也躲不过了。”

  许志杰道:“那些太平教的人人数众多,你们两个虽然武功不弱,但在千军万马对阵之中,我担心你们会受伤,万一有什么,我拿什么对你们父母交待。”

  凌泰道:“怕什么?有许志杰你罩着,再说我们也来少林寺好一段日子,该为少林寺出点力。”

  徐明道:“这么多邪教人马来到嵩山闹事,难道当地官员坐视不理吗?”

  凌泰道:“太平教有上万人,那些官员躲也躲不及,哪个还敢来制止。喂!住持,你有什么好对策?再不行,你们打不过的时候,我们上!”

  慧光摇头道道:“本寺只有三千弟子,其中会武功的也不到一千人,根本挡不住数倍之众的太平教众。”

  慧光低头叹了口气,似是做了重大决定,道:“罢罢罢,如若这圣物舍利落入恶人手中为害天下,不如送与三位也好造福百姓。”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卷羊皮纸送往许志杰手中。

  许志杰迟疑道:“这怎么可以呢?”他曾经发动灵力扫描过整个少林寺都未发觉到龙纹玉琮的位置,难道这个东西不在少林之中,慧光住持手里这个难道就是藏宝的地图?!慧光点了点道:“这就是藏舍利的地图,万一我遭不测,就望三位替我好好保存,拜托了,阿弥陀佛。”

  凌泰巴不得白捡一个宝贝呢,一手抢过道:“好好,我们正好拿去玩玩,看看是否真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当别人不存在似的管自己看了起来,慧光听了凌泰话非但不生气反而面露微笑地说道:“拿去玩玩总比拿去害人要好得多了,阿弥陀佛!老衲这就放心了。”

  突然一道金光闪过,一支金镖从窗外破窗而入直射凌泰,一个人影跟进扑向凌泰手中的地图,只要凌泰身子往后躲避,他就可一手抓地图转身就跑,其时间角度拿捏地极为精确,可以说基本是万无一失,但这只是对一般的武林高手而言。

  徐明见金镖向凌泰射,连忙以极快的速度伸手向那支镖抓去,以隔空定物的灵力凌空消耗掉那支镖的势能。

  凌泰见那人扑过来,他嘿嘿一笑道:“你想要吗?给你!”说着双手一扬,地图在那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下化成粉尘飞扬开去,凌泰双手疾点,立刻封住了那人身上的十几个穴道。

  那人目瞪口呆地望着凌泰道:“你,你--!”然后扑通一声扑到在地上,此人偷袭策略虽然高明至极,但在凌泰和徐明天衣无缝的联手合作一守一攻下竟是无半分还手之力。

  凌泰道:“我什么我,你大爷我是天下第一的高手。”

  许志杰大笑着一脚踹飞凌泰,道:“又吹牛,你是天下第一,我又算第几。”有人在他面前称第一,他可有些不甘心。

  凌泰如若无事般从地上爬起,拍了拍灰道:“你算第零高手,比一还大。”

  徐明见许志杰中招,捧腹大笑道:“哈哈--,第零高手,就是连个高手都不是,凌泰,这么样的话你也想的出来,够损的,I服了YOU。”有徐明在,什么正事都要被越扯越远。

  许志杰怕跟凌泰没完没了斗嘴,他不再说话一手将那正面趴在地上的偷袭翻过身来,此人衣饰精致,但身材粗肿,一脸的麻子,胡子拉碴的,还有酒糟鼻,慧光一看此人的脸就说了声阿弥陀佛,他道:“原来是百手屠神屠人杰屠施主,恕贫僧失礼了。”

  百手屠神屠人杰虽然穴道被制,但还是可以说话,他冷笑道:“我虽然拿不到那张图,现在图已经毁了,你们也别想拿到那颗舍利,哈哈哈。”

  凌泰用手指狠狠戳了一下屠人杰的额头道:“看你这个猪头也是笨头笨脑的,你以为我是白痴真得这么傻,要不是我有准备,我才不会去毁那张图的。”如同照像机般的记忆力可是当年毫无花巧硬生生苦练出来的。

  屠人杰被人用指戳了一下还被骂成猪头,他闯荡了江湖几十年还没有人敢这样对他,气得他大骂道:“小兔崽子,有本事跟我单练,你以为你真会过不忘那,老子就是不信这个邪。”

  徐明笑道:“这傻瓜还没清醒过来,玩阴的都不是对手,何况是明着单挑,凌泰,告诉他你是不是已将那张图记在脑子里。”

  凌泰忽然唯唯诺诺地道:“这个,这个,我好像还没记住--”

  慧光,许志杰和徐明同时”啊?”了一声。

  凌泰马上接着道:“-才怪!哈哈哈!”

  许志杰和徐明同时抹了把汗心想:“这小子说话真是大喘气,吓死人不偿命。”

  气得他俩给了凌泰一顿爆栗。

  慧光对百手屠神屠人杰道:“不知屠施主还有何话说?”

  百手屠神屠人杰道:“老子竟栽在一个毛头小鬼手里,哼!你们快杀了我吧。”说完眼睛一闭等慧光和许志杰等人下手。

  凌泰道:“你想死,那我就送佛送到西。”说着就要一掌拍向百手屠神屠人杰的脑袋,他杀人可不像许志杰那么善念,手底下可说是根本没人性,倒底是当兵家里出来的,知道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凶残。

  慧光道:“慢着,佛门重地不可妄开杀戒,不如先将他关押起来。”

  许志杰道:“那好吧!”说着一只手拖着百手屠神屠人杰出去了,凌泰一看没杀成道:“佛门重地不能开杀戒,拖到后山寺外再一刀给砍了不就不会犯戒了吗?”

  徐明拉的凌泰一把道:“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走了啦!”徐明拖着凌泰告辞了慧光住持。

  第二天清早山门外的僧人就来报告有大队人马向少室山上的少林寺开来,众僧一下子慌了神,慧光等少林寺的元老好不容易才稳定住局面,许志杰,徐明和凌泰三人也带上各自的兵器准备迎接这一场即将开始的恶战,太平教众个个身穿黑衣,高举刀枪棍棒一字长蛇阵向寺门一步步逼进,一路上丝竹之声不绝于耳,旌旗飘飘,场面比皇帝出巡还要壮大,凌泰本想利用现代战争的战术从中途发动一次伏击,但被许志杰以不宜干涉历史为由给阻止了,现在看来只能面对面的硬干了。

  太平教的人一直开进少林寺,将守在寺门处的武僧给逼得一直退入寺中,太平教的人走到寺内较为空旷的练武场时才停了下来。

  在与太平教的教徒对峙的少林众僧个个心中无不紧张,就待一声令下就冲上去与太平教拼个你死我活。

  还是很老套的,叫阵,骂阵,先锋单挑,群殴,看得凌泰和徐明直摇头。

  正当气氛一触即发之时,太平教一方丝竹之声忽然停止,人群中央裂开一条道路,从中走出有十六人抬着的一张大椅,椅上坐着一个老者,年纪约有五十余岁,有一副花白长须,相貌端正,衣服绣着一条张牙舞爪的苍龙。

  许志杰三人身边一个僧人指着那个老者悄悄地说道:“这就是在江湖上被人称为太平天公的太平教主吴震海,听说 武功和住持不相上下。”

  许志杰顿时对那个老者留上了心,果然他可以感应得到那个老者身体周围渐渐的散发出淡淡的灵力震荡。

  太平教教主吴震海坐在椅子上对少林寺的众僧道:“我就是太平教教主,请叫你们住持慧光大师出来说话。”太平教教主好大的架子,自己坐着却让别人站出来说话,当场有一少林僧人手持齐眉棍跳了出来,指着那太平教教主道:“你要强抢本寺重宝,还敢叫我们主持大师出来,得先过我这一关。”

  慧光连忙站出身道:“智善,不可如此无礼。”智善和尚正要听住持的话退回时,忽然一声惨叫摔到在地上,表情痛苦地扭了几扭当即断气身亡,众僧一看智善好好的怎么死了,身上又无伤口,顿时慌作一团。

  慧光叹声道:“阿弥陀佛,吴教主为何要因一句气言而杀害本寺弟子,罪过,罪过。”

  这时太平教教众的一方走出一名衣服华丽的妖艳女子,她对慧光道:“这可不关我们教主之事,人是我用五毒银针杀的,你们这些和尚本来就是要到西方极乐世界去的,我早点送你们去不是很好吗,说起来你们还要感谢我呢。”说完发出鬼魅般的笑声,令人毛骨悚然。

  那些少林僧人顾不得身份对那女子破口大骂,慧光道:“如果我猜的不错,施主应该就是太平教两大毒使之一魅影追魂范倩施主吧。”

  那女子笑道:“你的眼光倒是不错,我正是范倩。”她一边用袖子半遮脸一边轻轻袖子一甩,许志杰忽然道“小心毒针!”原来范倩对慧光暗下毒手,在装出千娇百媚借以吸引慧光的注意力,同时甩袖发出她的五毒银针。

  只见慧光大袖一挥,将数十根细如牛毛的毒针挥落在地,魅影追魂范倩一见有人坏了她的好事,她指着发声之处骂道:“那个臭小子嘴这么贱,想吃老娘的毒针是不是。”

  许志杰三人谁也没理她,任她毫无目标的乱骂,此时又有一名棍僧跳了出来二话不说就和魅影追魂范倩交上了手,那名棍僧见她杀害他的同门的手段歹毒,下手更是毫不留情,手中的棍挥舞得是虎虎生风。

  魅影追魂范倩的武功也不弱,由其是轻功,左躲右闪,她本想用她的毒针收拾掉那棍僧,那棍僧心中也有数,棍法严谨,让那范倩腾不出手取毒针,许志杰见两人打了半天,没完没了的也不是办法,他对边上徐明道:“这女人果然是犯贱!徐明,你想想办法,偷偷摆平她,我看着眼烦。”

  徐明也对范倩没什么好感,他悄悄运起灵力寻找机会对魅影追魂范倩使绊子,正当和少林棍僧交手的魅影追魂范倩避了劈面而来的一棍正想转个身继续打时,就忽然觉得忽然一滞,怎么转也转不过去,全身动弹不得。

  那名棍僧见范倩身形一停,抓住机会,趁势一棍劈向她的后背,那魅影追魂范倩结结实实的捱了重重一棍,一声惨叫扑面到在地上,等她勉力从地上爬起时,这才叫好看呢,一身的漂亮衣裳全是黄土,连脸上都沾满了黄色的尘土,真是弄了个灰头土脸。

  凌泰怪笑起来:“哈哈,黄脸婆,哈哈--。”徐明也笑道:“果然是犯贱(范倩)。”

  引得众僧也大笑,范倩怎么也想不通刚才是怎么回事,但现在已身受重伤还是保命要紧,她连忙向自己人的方向逃去。

  那僧棍那容得就她这么逃了,他随即跟上一棍,打的范倩脑浆飞溅,当场尸身重重的摔在地上,太平教一方顿时鸦雀无声,魅影追魂范倩在教中武功本来就不低,竟死得如此冤枉。

  不过第一次看到死人,尽管死的也不是什么好人,许志杰三人的脸色和众僧一样,有些发青,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就在眼前消失了,只剩下一堆毫无生气的死肉,令谁也感到不舒服,心口好像有块东西堵住,呼吸不顺,想吐又吐不出的感觉。

  许志杰三人和少林寺的僧人不由一起念起经,为范倩的亡魂进行超度着,只是徐明却在胸口划着十字,低吟着阿门,凌泰则是嘴角透着冷笑,不时的发出悚人的嘿嘿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