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四章 钢铁是怎么炼成的

天界传奇 华表 4596 2005.06.01 21:58

    天一亮,许志杰他们便从床上爬起,走出门一看,老刘已经出去了,村里也是一片热闹,凌泰看了手表,才三点多钟,他不禁说道:“有没有搞错!才三点钟,我还以为我们是起得够早,没想到我们到是最后一个起床的。”

  现代人生活安逸,六七点钟起床都算早了,凌泰也好一点从小受军事化家庭教育,六点起床,而许志杰要照顾公司事务,七点钟也要起来,但徐明就不是一样了,有时直到下午四点才点睡眼惺松的爬起来,而革命战争年代,人们都为了忙于生计,天天起早贪黑,早上三四点钟就出门干活去了。

  许志杰他们吃过几个地瓜权当早饭后,一起在村中闲逛起来,边走边找八路军的团部,这村子原来叫做五石村,面积不大。

  没一会儿,许志杰便找到了团部,经过门口哨兵问过话后,知道他们是老刘介绍来的人,就放他们进去了,这个团部是设在村中的祠堂里。

  许志杰他们没费多大力气就找到了肖团长的办公室,肖团长此刻正在和不少八路军干部开会商谈战事,肖团长一见许志杰他们来了,于是对边上的人说道:“那好,就这样吧。”他结束了会议,开会的人便各自散去了。

  肖团长把许志杰徐明和凌泰三人让进办公室,并给每个人搬了把椅子泡了杯开水,然后他坐回自己的办公桌边上微笑着说道:“听说你们是美国哈佛大学高材生,也算是吃洋面包长大的,比我们这些土老冒强多了。”

  许志杰三人顿时乐了,许志杰三人齐声说道:“哪里!哪里!过奖!”

  许志杰说道:“其实我觉得我们中国的馒头包子要比面包实在多了。”

  “就是!什么土啊洋的,还不都是中国人,有什么区别。”徐明附和道,自己也这么认为,大家都是同一种族,本来就不该划分这么多界限,搞得大家像仇人似的。

  凌泰也说道:“外国的东西未必就一定比中国的要好。”“那倒也是。”肖团长说道,肖团长问过许志杰他们三人各有什么特长后说道:“好了,我给你们三个安排一下工作。”这下他们三人可有事做了,许志杰在团部里作文书,平时收发一些文件,抄抄材料,凌泰就在兵工队里,帮忙修修枪械,做做手榴弹,徐明就到卫生队,当个医务兵,反正他读过点医书,也会那么点半吊子医术,治病救人不一定行,但打打下手还是可以的,别得不说,卫生队的美眉还是挺让徐明养眼的,让凌泰嫉妒了好一阵子。

  徐明一听就这么把他安排成卫生员,他们三人连战场都不用上,全是非战斗人员,这也太小看他们了,他有些不太高兴地说道:“我们是要来和敌人打仗的,而不是远在战场之外做些文书工作,修理东西的,这也太大材小用了。”他心想他们可是经过特种兵级别的训练的,哪样玩不精,这些小工作简直是浪费人才。

  肖团长不知道许志杰三人打起仗来都是最优秀的战士,他接着说道:“你们别急,这也是为了你们好,战场之上子弹可是不长眼睛的,你们这三个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我们党太需要像你们这样的人才了,再说战争是残酷的,你们平日里只是读书,枪杆子都拿不动,一上战场还不是去送死,在革命工作岗位上做什么工作还不都是一样。”

  许志杰他们三个登时无话可说,只好到各自的工作点去报到。

  许志杰每天的工作就是抄抄写写,一天下来头都大了,好像又回到考高中那个整日埋头狂抄的日月,身边又有旁人,他又不能用灵力代替手写,又没有电脑,真是辛苦啊。

  徐明则在卫生队里当着他的编外医生,幸好徐明看过一些医书,又破解过人类基因,加之他对物体变化的敏锐感觉,对来看病的人到也应付的过去,一些疑难杂症也能很快解决,卫生队里的医生见他如此精通医术,倒真得不怀疑他是生物学博士,哪知道他是全部盗版凌泰的老本行。

  生物学本身就是研究各种生物内部构造及其生理特征的,人体研究只是生物学的一小方面,还怕搞不定个把小病症,再加上徐明和凌泰合作已久,生物上的东西,徐明跟着凌泰还真得学了不少。

  凌泰从早到晚摆弄着那几支破三八步枪,虽然他精通枪械,但那些枪破得太不像样了,不是枪管膛线磨平,就是零件变形,他一边手工加工零件,还得想各种办法利用现有的落后条件进行改装这些武器,其实分配到他的手头上的只有一些锤子,老虎钳和螺丝刀之类的简陋工具,而他又没蔡健伟那双巧手的本事,干起来大费力气,事倍功半。

  随着许志杰三人进入八路军后,鬼子开始清乡扫荡,逐步蚕食革命根据地。

  由于敌人在装配质量和数量上远远超过许志杰他们部队,许志杰他们所在团部经常进行转移,有时他们刚一离开,鬼子就从后面跟了上来,日本鬼子紧咬着许志杰他们的队伍,跟着他们的屁股后面穷追不舍,一天常要打数十次遭遇战,连休息的机会都没有。

  八路军的饭才下锅,还没煮熟,敌人就跟了上来,只好赶紧收拾一下迅速转移,许志杰他们可没有过这种经历,虽然体力上还吃得消,可在精神上就吃不消了,一面赶路一面拼命咒骂这些该死的小鬼子,恨不得调头就跟他们大干一场。

  连日的急行军,鬼子虽然疲于奔命,不堪重负,但八路军队伍中的一些战士开始出现掉队,伤病员也越来越多,只好通知地方党组织把伤病员和掉队的战士暂时安置当地老乡家中,许志杰他们三人眼见身边原来还生龙活虎的战士,个个都消瘦下去,服装也被刮破了,而且伙食也越来越差,开始还能见到一些粮食,但到后来都是些地瓜,南瓜和野菜之类的东西,而且开饭时,大家还互相推让,谁也不肯多吃一点,许志杰他们三人由于是知识分子,受特别照顾,有细粮都给他们留着,但他们三人对眼前此情此景也有些看不下去了,也难以吃得下去,他们常把分到自己的食物全推给别的战士吃,自己全仗自己的身体素质好维持着。人真是犯贱,在平常有吃有喝的时候,也没见他们这么关心别人过,只有在恶劣环境里,人的品德才会变的高尚进来。

  有时连许志杰都要摇头,这些人真是傻得可爱,难怪能无视艰苦的环境,对胜利的执着是使他们一切超常表现的动力源泉。

  形势越来越恶劣,整个团被日寇团团围在大山之中已经七天了。

  由于敌人数量太多,装备也占优势,包围圈越缩越小,战斗日趋激烈,从火线上抬下来的伤员多得让徐明忙也忙不过来,许多非战斗人员纷纷拿起武器同敌人作战。

  尽管日寇在八路军战士的阻击下伤亡惨重,但八路军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几乎损失了近四分之一兵力,可战士们的斗志丝毫没有动摇。

  许志杰,徐明和凌泰也被这种革命精神所感动,尽自己的一份力为抗日服务,他们利用生物知识,从茫茫大自然之中为战士食物和药品,凭着高超的武功来捕捉猎物以补充部队食物来源,用山林中的中草药为伤员治伤病。

  夜间,许志杰三人一齐组成狙击小组,放冷枪,尽可能的杀伤敌人,形势总算能够勉强支持下去。

  凌泰终于忍不住找到肖团长说道:“肖团长,像这种情况,再这样下去,部队会垮的。”

  肖团长身为这支八路军的一团之长,面对如此严峻形势也是愁眉不展,他对凌泰说道:“唉!现在我们必须尽快甩掉敌人,可敌众我寡,四面都是敌人,我也没有办法,团里几个领导打算准备强行突围,但伤亡肯定不会小。”

  凌泰说道:“不如我和周天,张光带几个战士阻击敌人,在敌人包围圈防守薄弱处打开一道口子,悄悄让大部队突围,然后制造大部队仍被敌人包围的假象,拖住敌人。”

  肖团长一愣说道:“找敌人弱点突围的方法我早已想过,现在敌人包围太严密,周围地形也对我们不利,要想不惊动敌人突破包围圈,实在是太难了,再说也不能让你们三个人去这个冒险。”

  凌泰胸有成竹地说道:“这个请团长放心,包在我上,我有办法让部队悄悄突破包围的。”说完转身而去,肖团长也没有办法只得让凌泰放手去做。

  凌泰马上找到许志杰,让许志杰用灵力扫描一下日本鬼子的包围圈,查清敌人的布防情况。

  包围圈的西南方,有一条峡谷,谷底只能并排行走四人,两边山坡异常陡峭,峡谷两边都有敌人的碉堡,驻扎着近百名日伪军,配有重武器,加上这个地形易守难攻,可是说是一个天险。

  用兵之道,最强之处也就是最薄弱之处,敌人对这个峡谷虽然防守严密,但只靠着地形有利,在附近都是悬崖峭壁根本无法攀登,因此,最近一个据点也要在两里之外。

  凌泰盘算只要偷偷摆平守这个峡谷的敌人,便可让部队顺利冲破敌人的包围,于是他把自己的计划与徐明和许志杰说了一遍,徐明和许志杰心想悄悄干掉上百个日伪军对他们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马上双手赞成,分头去准备所需的工具器械。

  为了便于作战,许志杰,凌泰和徐明为自己打造了匕首,暗器和攀登器具,还专门打了三把便于劈砍的直身单刃刀。

  一切准备周全后,许志杰找到肖团长及其他团领导把他和徐明,凌泰的计划说了一遍,肖团长吓了一跳,他不敢相信三个博士会有这样的能耐,许志杰解释说他们曾在学校读书时受过军训和在家时受过当地印第安保留地的印第安勇士的指点,所以都练就一身好武功及野外生存本领,当许志杰还拿出自己做的微型弩时,肖团长等人这才相信许志杰所说的话。

  许志杰三人装备可以说是特种部队级器械装备了,当然近代战争中还没有出现装备特精良特种部队,如此以精兵突破也是敌人所未料到的,他们还以为会打常规战呢,这也归功于许志杰熟读了孙子兵法后悟出来的。

  肖团长惊异的说道:“你们三个真是真人不露相,居然还有这么多的本领,真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他真不敢想像许志杰三人身上的武器杀伤力会多么令人吃惊。

  许志杰说道:“这也没什么,后天凌晨三点钟部队在那个峡谷口的一里外集合,如果成功,我马上会通知你们的。”

  团里的其他领导纷纷对许志杰说道:“你们可要小心,如果不行千万不要冒险。”

  数日来的军中生活,许志杰已将自己融入到这个战争年代中了,他说道:“请各位领导放心,我们会小心的。”

  许志杰和徐明,凌泰在部队中挑选了三十多个身强力壮的战士,告诉他们互相联络方法,及各种偷袭知识,如何使用攀登工具与一些格斗技术,同时在两天的时间内加紧训练他们。

  第三天凌晨两点,部队经过好好休整后准备出发,而许志杰三人带着那三十多名战士已经来到峡谷口,他们先一边进行监视敌人另一边短暂的休息后,许志杰三人先行一步慢慢向敌人的碉堡靠近,让那三十几位战士在原地等待消息。

  敌人碉堡顶上的探照灯不时向四周扫去,在谷口有敌人的四座碉堡和六个暗堡,在周围还有带电铁丝网,壕沟和鹿砦防护,许志杰,徐明和凌泰以极快的速度越过鹿砦和壕沟后,一个前空翻,无声无息地越过铁丝网,许志杰偷偷地堡的枪眼往里面看去,发现里面的敌人都在打瞌睡,凌晨四点是人体最疲乏的时刻,他们正是挑准此时来偷袭。

  许志杰和徐明用微型弩一阵连射,放倒附近的哨兵后,和凌泰一起用钢针等暗器,分头摸进暗堡内,逐个收拾里面的日本鬼子和伪军,各个大碉堡内的敌人也是如法炮制,由于暗器上都事先上了见血封喉的剧毒物和强效麻醉药的高渗透混合涂层,加之都是射向敌人的要害,所以每个碉堡内的敌人都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见了阎王。

  收拾完外围敌人后,许志杰三人又溜进敌人士兵的营房,用满天花雨的手法把大把的暗器射向各个床铺,几乎每个床上的人都挨了四五支暗器,连叫都叫不来就去见阎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