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八、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天界传奇 华表 4797 2004.09.26 09:36

    一回到家,许志杰刚推开门,就发现家里多了好几个客人,而且正以奇怪的姿势动着。

  这是搞什么嘛,许志杰楞住了,屋内这几人正时平时和老妈打麻将的隔壁邻居,而且还有他长久不见的二姨妈。

  显然屋内几人并没有因为许志杰的进来而停止行为,反而仍就保持着怪异的动作。

  “回来啦,没事回房间去,别在这里打扰我们练功!”许志杰的母亲仅仅是瞥了一眼儿子,转头对着其他几个大伯大妈说道,“我儿子,继续,继续!”

  “你们在搞什么啊?”许志杰有点发傻,这些人不打麻将却在搞什么跳大神的动作。

  楼上的牛大妈说道:“志杰啊,我们是在练气功,可灵啦,强身健体,延年益寿,还可以治癌症呢。”

  “就是,就是,听说那个创立这个功法的******,搞了好几场气功讲座,我儿子的同事的七姑婆的邻居的儿子的媳妇就是被那******传了功,还生了个儿子呢。”对门的赵大伯一脸激动说道。

  “是吗?我看看!”许志杰产生了一些兴趣,平时怎么找都找不到的东西,今天居然会出现在家里。

  “什么嘛,假的,骗人的。”许志杰随手翻了翻放在茶几上几本印制精美却没有几个字的所谓神功功法,很明显,只是一个劲的吹效果案例,真正的功法却没几个字,而且还是乱七八糟的文字秀,完全没有实质性的作用。

  “小鬼头不懂就不要乱说。”许志杰的母亲一把抢过书说道,这不孝子没读几天书就自以为了不起了,敢挑人家******的刺。

  “嘿,这小子,瞎说,怎么可能骗人呢,人家******的名气响着呢。”牛大妈瞪了许志杰一眼道。

  “小伙子,别乱说啊,你练练看,听说练了可以返老还童呢。”赵大伯说道。

  正沉在功法之中的二姨妈慢慢睁开眼道:“志杰啊,怎么能这么说啊,这套神功可是我专程从北京带过来的,可灵着呢,我也练了两个月了,效果不错嘛,平时的小疼小痒都没了,胃口都好了,我可是个明证啊。”

  原来这套所谓的功法是二姨妈带来的,难怪呢,她平时就喜欢搞些神神鬼鬼的东西,没想到今天居然把母亲和左邻右舍都拉下水了,什么小疼小痒的,都是心理作用的癔症,看着她一脸未老先衰样,也看不出这功法有什么好处。

  “算了,算了,算我没说,好,你们继续!”许志杰摇了摇头,就说了一句竟然会引来这样大的反响,不敢再顶撞这些长辈,难保后面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志杰,回你的房间去,真是的,别在这里乱说话。”许志杰的母亲看儿子招来这么大的意见,一脸愠色道。

  “来来来,我们继续,第一步,意守丹田!”二姨妈引导着大家继续练功。

  关上房门,许志杰书包一扔,坐在书桌上,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什么嘛,人真是会自己折腾自己,明明是不好东西硬要说好的,道听途说就当真的。

  对了,想起来高中的同学凌泰可是一个练武好手,老爸可是当兵的,部队里保不准有什么特殊功法,有空约出来研究一下也是好的,许志杰像是突然看到了曙光。

  清晨,曙光初露,吴山脚下的吴山广场早已是充满了晨练的人们。

  经过一夜的沉淀,从西湖处吹来的含有大量负离子的清新空气使早起的人们感到心旷神怡,生命在于运动,晨练对于爱好健康的人们来说是一日之际始于晨的必修课。

  练着太极拳,木兰拳的人分布吴山广场的各个角落。

  许志杰不同往常一样泡在图书馆里,此刻站在吴山广场上,看着四处晨练的人们,随着新一天的开始,他的心静被这活跃积极的环境带动的心悦不己。

  光是站着,慢慢的放开悠长的呼吸,已使许志杰感觉到生命强烈的脉动,体内的血液无形中加快了新陈代谢,神经反应更加灵敏了。

  看来早起进行晨练是一点都没错,许志杰大叹自己做了如此英名的决定。

  忽觉背后气流忽起变化,许志杰一闪身,一个拳头擦肩而过,他定神一看,原来是他高中的同学凌泰,这小子正一脸兴奋地偷袭他。

  正在与凌泰打招呼,许志杰的耳边猛然响起“啊!”一声巨大的怪叫声。

  不过许志杰并未被吓到,反而以更响的一声“哈!”暴喝反敬那无良的偷袭者,只见他边上一个瘦瘦的年轻人被震的猛退数步,身形连晃好几下,险些摔倒。

  许志杰这一声暴喝震地周围气流一片紊乱,周围晨练的人们都目瞪口呆的望着这里,这个小伙子中气也太足了吧,惊得是鸟雀纷飞,如雷贯耳,方圆百米之内都清晰地像在耳边响起一样。

  “哇,老大,中气不要太足啊,你要知道,你差点要了我徐明的小命啊!”那身材瘦瘦的年轻人脸上血气不稳,显的一阵红,一阵白的,害人不着,反吓自己一跳,双耳仍是阵阵轰鸣,气血翻腾不止。

  “那是自然,我是什么人,我是你老大唉!”许志杰感觉像是回到了高中轻狂少年的时代里,说话语气和当年一一模一样。

  “少林佛门狮子吼,不会吧,老大你出家啦,难道今天就是这了这事叫我们来啊!~”凌泰有些犯傻,两年不见,老大好像变得有些神神秘秘的,刚才那一声吼暗含着极强的震力。

  “少造谣,你们现在混地还不错吧!”许志杰不顾周围人惊疑的目光,对着这两个兄弟说道。

  “还行吧,高中毕业后,我和阿泰都在浙江大学里同一个专业,平时也没什么事,唉,想起高中里的岁月,真是精彩,大学里就太郁闷了。”徐明自从和凌泰考上浙江大学了后,仍是同班,虽然各归东西但仍是和以往的同学常有联络。

  “郁闷,上个礼拜是谁惹到武术社的人了,还要老子帮你摆平,要泡马子自己找,别净盯着人家的。”凌泰似有不甘道。

  “靠,不就是聊了两句嘛,人家不讲理,当然找你帮我摆平,你看我像是能打架的人嘛!”徐明反讥道。

  “行了行了,别吵了,你们两个凑在一起准没好事。”一遇到这两个活宝互相抬杠,许志杰就头痛,徐明和凌泰一文一武,平时净是没事找事的捅搂子,到大学里竟然也不安耽,凌泰挑了浙江大学武术社的事也是略有耳闻,听说牌子都让他砸了,几十个学生全被打趴下。

  老大发怒才镇压住这两个人的人民内部矛盾升级。

  “得,今天要不是老大大,看我不抽你的筋。”凌泰挥挥拳头威胁徐明道。

  “就你,算了吧,只会吓唬耗子。”徐明不甘未弱。

  不过凌泰倒是从未动过徐明,徐明向来就会设置阴损的局,使杀人不见血的暗招令凌泰十分顾忌。

  “找你们来,主要是找凌泰,想问问关于武功的事。”许志杰把自己心中的疑问同时说了出来。

  “这个嘛,我只知道有硬气功,凭着一口气集中精气神一次性爆发出最强的力量,武功我只学过徒手擒拿术,老爸那里也教得不多,一般都是枪支运用,实战中正面交手的机会并不多,侧重于单兵格斗的技能只有特种精英训练里才会有,我可没那样的机会,我还是好学生哪!”凌泰倒是知无不言,心中暗自奇怪,许志杰怎么会对这种东西感兴趣,难道要去当兵或去做保镖?!

  “问这干啥,过两招就知道了嘛!”徐明又开始挑逗凌泰和许志杰动手。

  “行,凌泰,过两手,我还没和你真正较量过呢!”许志杰却出乎意外的接受了徐明的挑动,立时兴奋摆出一个姿势来,除了当初刚进高一时,与凌泰半真半假的干了一架后,他和凌泰还未真正的动过手,大概同学加好友的成份在里面,也没有互相比划的必要。

  “看招!”凌泰下手还真是快,毫不客气的弓步前冲右手击向凌泰左肩,左手握拳后举待好。

  “来得好!”

  许志杰侧身,转体,左脚反旋踢向凌泰。

  凌泰右手一架硬扛许志杰一脚,缓冲这一脚之击的同时一伸手牵住许志杰的脚脖子,腰部发力转至手腕,全身猛转,向后拉甩,左手化拳为击向许志杰小腹。

  而许志杰的脚被凌泰抓住之时,也是一扭身避开凌泰一掌,同时借着凌泰的手为支点,右腿凌空甩起飞踢凌泰太阳穴。

  “不错!”凌泰反应机敏,双手架开许志杰双腿,借着许志杰的脚上之力,向后滑出。

  许志杰在空中一个转身双脚稳稳落地,右拳对向凌泰,保持格斗姿势不变。

  两人交手才几秒钟,一触即分。

  边上徐明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小旗子狂挥,同时喊着:“老大加油,阿泰加油。”

  凌泰心中暗叫佩服,没想到三年同学竟然没想到也是一个武功高手,自己可是随老爸在军营里长大,也是受过几个高手训练的,许志杰这个平民居然能一上手就和他打个平手,真是不简单,他心中有些怀疑,许志杰平时是否是在扮猪吃老虎。

  而在许志杰心中也是暗暗震惊,这个凌泰,哪里还是什么学生,简直是职业军人,动手极其老辣,以最简便有效的方法直击要害,要不是自己刚学了点武功招式,夹杂着长拳,罗汉拳和小擒拿手的招式,反应够快,步法敏捷,力量够大,不然真要吃鳖。

  想当年凌泰一入学就和许志杰干架时可没下这种手,看来凌泰倒也不是那种任意凭自己本事压其他人的真汉子,不然凭当年两人的水平,许志杰早被凌泰揍趴下了。

  看来找凌泰来试拳还真是没错,体内的真气流动似乎也在格斗过程中找到了一些运行规律,在四肢的流动愈加明显,挥动的力量也渐渐变大。

  “来吧,继续!”许志杰向着凌泰招了招手。

  凌泰此次先下手为强,直冲击许志杰。

  吴山广场的一角,两条人影你来我往,完全是以武功招手交手,打得不亦乐乎。

  许志杰是越打越顺手,体内的真气不再是自顾自的运行,反而可以随着他的动作,按着一定路线流动,带动更强的力量,连身形也在不知不觉中更加灵活了许多。

  而凌泰却是越打越心惊,许志杰是见了鬼了,越打越厉害,自己已是用了全力,绝招都使了好几个,始终都拿许志杰没办法,老大也太深藏不露了吧,举手抬腿的反震之力,震得自己全身发麻。

  旁边的徐明反倒是不再大呼小叫了,眼神近乎痴呆地看着两人拳来脚往地打斗,心中暗惊这两个家伙也太离谱了点吧,电视上的武功特技都未必这么厉害,招式毫无花巧,完全没有电视上那么赏心悦目,但绝对够惊心动魄,万一有个失手可就是重伤的事啊。

  徐明心中开始盘算着自己是否要再加买几份人身保险,本来有凌泰这个危险分子就够值得小心了,现在老大许志杰也变强如怪物,岂不更加危险,而且绝对是S级的变态高手,万一某天惹得老大不爽,来招超级必杀技,岂不活该。

  也许是许志杰和凌泰两人对打一触即收,点到为止,因此并未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然而许志杰却未想到他们两人较量在互相移动攻击中,渐渐偏离了原来的位置。

  许志杰拳掌齐出,盘身,扫堂腿出,攻击凌泰下盘。

  凌泰却未相应撤身后退,防守的同时也在攻击,他冲步双腿绞向许志杰。

  许志杰一个后空翻让过。

  “啊!小心!”边上的徐明忽然叫起来。

  本已是凌空的凌泰忽然脸色大变,他和许志杰居然没有注意到,许志杰身后竟然有一个正慢慢打着太极拳的老伯。

  双方动作不断移动位置,未曾注意到接近了一群正练着太极拳的人群之中。

  箭已出弓,覆水难收,凌泰已是凌空无法收力。

  “不好!”许志杰也是脸色变的极为难看,欲动用灵力却是不及,凌泰的这一击力量极大,他短时间内提聚灵力无法阻止如此巨大的冲击力。

  异变突起,那个正似慢悠悠打着太极拳的老伯,连眼神都未转向凌泰,很自然的转身让过凌泰,左右手挥出奇异的轨迹托住凌泰的身体,转动出几个怪异的弧线后,将凌泰轻轻送出数步,再行云流水地挥出一招如封似闭,根本不像是受到凌泰飞踢的影响,就像是事先准备好的一样,自然流畅。

  凌泰刚落地,不由自主的怪叫着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后一屁股坐在在地,转地头晕脑胀的他想用力站起,却无奈又一跤坐了下去。

  剩下的就是边上几个人全傻了,所括跟着老伯一同练着太极拳的人也一起呆住了,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太快,让周边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许志杰和凌泰的交手也不过是才两三分钟的事,还未引起周围晨练大部分人的注意,两人又太投入,差点误伤群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