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只把卞京当杭州

天界传奇 华表 4631 2005.05.19 20:11

    开封离嵩山只不多二百多里,只走了一天许志杰,徐明和凌泰三人就到的北宋政治中心--开封府,京城的繁华果然要远胜一般的大城市,街旁做生意的店铺热闹程度丝毫不比现代的商业街弱,叫卖声,讨价还价之声,人流涌涌,其规模在当时已是世界上第一大都市,同时又是当时世界文明的中心。

  许志杰三人进入开封后想找个客栈歇一歇脚,但找了十余家客栈可每家客栈门口都挂着客满的牌子,一打听原来是各地的举人到京城赶考,搞得全城的客栈全部爆满,连一间空余的民房都没了。

  凌泰气道:“考个国家公务员都这么大的声势,又不是打仗,还让不让人活了,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总不至于要让我们去住妓院吧。”

  徐明忽然想起一个地方说道:“我来少林寺遇见一个姓杨的将军,他跟我说如果有事就到天波府去找他,不如我们住天波府吧。”

  凌泰说道:“那还不如住包黑子那儿呢。”

  许志杰不禁奇怪地说道:“哪个包黑子?”徐明和许志杰从不知道凌泰还认识一个叫包黑子的人。

  凌泰说道:“就是什么开封府府尹龙图大学士包拯。”

  徐明这才恍然大悟过来:“原来是他,我还以为是哪个包黑子呢!”

  许志杰说道:“嗯,我看还是去找包拯比较好,他是治理开封府的首席官员,这样有利于我们去找那个吴震海。”

  徐明说道:“那好,我们去住包龙图看看能不能找个落脚的地方,顺道看看那个展昭长得什么模样。”

  三人先问明路线后,一起找到了开封府府尹包拯的住处,他们三人看到一座普通的大宅院,许志杰说道:“没错,就这儿了。”

  徐明看这房子比沿途路过的王公大臣的豪宅要简朴的多,说道:“这包拯也不知道多花点钱装修一下门面,外国人看了肯定以为中国是个穷国,连个大臣的住房都这么破烂,简直是有失国体。”他还真会没事找事。

  凌泰说道:“这叫简朴,哪像那些贪官污吏只知道互相攀比,大捞外快。”

  许志杰正要上前去敲门,手还没碰门环,门一下子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对许志杰他们说道:“你们是什么人,竟在包大人府前喧哗。”

  包府的房子不大,房子里的人很容易听见大门外的动静,凌泰和徐明二人在门前对言早听得屋内人脸上青白不定,是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

  许志杰对那人一施礼说道:“请问开封府府尹包大人是住在此处吗。”

  那人点头道:“是包大人的府上,我是包府管家,请问有何贵干?”看这眼前的年轻人言语谦恭,语气不由的缓和起来。

  许志杰说道:“我有事要向包大人禀报。”许志杰当然不能说道到这里来住宿的,哪有非亲非故的随便到别人家里去投宿的,包府又不是客栈,所以许志杰就找了个借口,如果真要问起来,他正好把太平教围攻少林寺的事情说出来。

  管家打量的许志杰三人一遍,客气地将许志杰三人请了进去。许志杰三人在客厅里坐下后,有人送上了茶水,不一会那管家就领来了一人,那个年纪约有五十,肤色黝黑,眉心有一月芽般的肉痕。许志杰三人一眼便知此人就是包青天,他们连忙起身施礼说道:“包大人。”

  那人看了许志杰三人,甚是疑惑,他怎么看也都不认识眼前这三人,他说道:“三位公子,有礼了,请坐。”

  许志杰三人和包拯分宾主落座后,包拯说道:“请问三位有何事找我包某人。”

  许志杰先做了一番介绍后说道:“启禀包大人,十多天前,一个江湖帮派太平教的教主吴震海率万余人攻上少林,杀死数百名少林僧人,并抢走佛门至宝舍利子,经我们多方查寻,如今吴震海已携带舍利来到了京城,这颗舍利不是般的舍利,它具有相当强大的力量,如果它的蕴含的能量被吴震海所得到,将无人能是他的对手,恐怕天下苍生要因此生灵涂炭,祸害无穷。”

  包拯一怔,他没想到事态这么严重,连佛门清静之地都惨遭血洗,这可是聚众群殴,伤亡无数的大事,他连忙说道:“真有此事?”

  凌泰点头道:“当然是真的,我们已在太室山上与太平教的人展开一场恶战,我,徐明和许志杰消灭太平教近万人马,后来偶然发现了舍利,没想到那舍利竟能克制我们三人的法力使许志杰和徐明昏迷不醒,那吴震海又乘人之危以徐明和许志杰性命为威胁,抢走了舍利。包大人你是朝廷命官应当为百姓着想,不能让吴震海那奷险小人称霸天下,那会威胁大宋江山社稷的安危。”

  凌泰故意把灵力说成法力,是因为这时代还没有灵力这个词,只有用法力这个词来代替最为合适。

  包拯听他们三人消灭了近万太平教的弟子,而且他们还具有法力,这可如何让人相信,世上有法力的只有神仙,可神仙的事又都是传说,许志杰见包拯脸上露出怀疑神色,他伸出右手说道:“包大人如不相信可以看我的手心。”

  包拯抬眼向许志杰手上看去,只见许志杰手中忽然闪了一下光,空气中的气体分子能量化化,放出大量光子,顿时一朵由光线组成的莲花从小变大绽放开来,莲花发出的光照亮了整个客厅,然后光华一闪莲花消失不见,只见包拯边上的管家的神情是眼睛都直了,当场愣在哪儿。

  饶是包拯素来机智多变,异常沉稳,可此刻也是目瞪口呆,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此刻他才完全相信了许志杰他们的话,那管家毋自还在云里雾里,他愣愣地说道:“这,这是障眼法。”

  徐明这时笑道:“什么障眼法,障眼法只不过是骗骗小孩子的把戏,这叫激光立体成像。”

  管家说道:“你们不会是神仙吧,不然会有这等本事。”

  凌泰笑得更厉害了,他说道:“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玉皇大帝之类神啊鬼啊的,都是自己骗自己的玩意,不过你说我们是神仙,我们就是神仙好了,反正神仙也比不上我们三个。”呼风唤雨的神仙本事他们倒也会,不就是几颗催雨弹的事嘛!许志杰对包拯说道:“你也看到了,如果那颗舍利的力量真得被太平教教主吴震海给得到了,我们三个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更别说朝廷的千军万马,吴震海的野心极大,要是他想当皇帝,恐怕到时谁也拦不住他。”他明确强调对朝庭的影响,宋时的政府对个人之间的江湖杀戳无力管理,但一涉及到造反做乱,影响到自己的统治权力稳固,变性质大不一样了。

  包拯听了更是惊出一身冷汗,他见许志杰的本领已是非同寻常,连他都对付不了的人,可想而知那人的厉害程度,他连忙问道:“如何才能抓住那个吴震海呢。”

  许志杰说道:“在吴震海完全得到舍利的力量之前,最好多派几个高手想办法把舍利搞到手,这样我们就不用担心了。”

  包拯说道:“是!现在把舍利夺回是第一重要的事,我马上派人去。”

  许志杰又说道:“包大人,近日京城大考,所有的客栈都满了,我们能不能暂时先借住在贵处,房钱我们照付。”

  包拯平时为人谦和,平易近人,这种小事还用得着商量,于是笑道:“可以可以,房钱也就不用给了,有什么事我们也便于商量。管家,待会儿带他们去安排住处。”

  管家答道:“是!”凌泰与徐明和许志杰商量了一下,然后他说道:“包大人,我们来京城除了追寻吴震海平时也没什么事,不如我们三人就到开封府衙内找个活干,如何?”落脚后先打工赚钱,也是现代人旅行一种生活方式。

  包拯见如果这本领了得的三个人能为他做事自然又是多了三个得力的助手,他立刻答应道:“也好,明日你们三人就到开封府衙报到吧。”

  就这样许志杰,徐明和凌泰三人就在包府内住了下来。当晚包拯宴请了许志杰三人,饭后包拯询问了许志杰三人的来历,许志杰三人都只是说他们三人来自极遥远的国家,家境极其富有,而且他们三人又是同窗好友。

  包拯见许志杰白天露的那一手,十分好奇他问道:“早上你手中能开一朵花是如何做到的。”

  灵力这东西用语言是无法说清的,许志杰只好含糊其词地说道:“这只不过是随心而发而已,用不着拜神念咒,用语言也一时半会儿说不清。”

  包拯知道神仙法术一向莫测高深,一般人难以理解的,他也不再追问。

  他又问起许志杰他们家乡的吏治与风土人情,那回答自然是令他大吃一惊,许志杰说道:“我们那里的地方官府,破案的管破案,审案的管审案,管理地方的管理地方,互不干涉,互相监督,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而且没有皇帝管理朝政,拿大权的都是从老百姓中选出来的,掏大粪的和任何一个官员都是平起平坐,老百姓看哪个当官的不顺眼骂两句都没人见怪,官兵除了打仗外平时都经常为老百姓帮忙干活,所有的人都要读书,大部分的人都不愁吃穿,全国的人口有十四万万人。”

  包拯眼睛都直了,说道:“那,那不是大同乐土吗?有,有有这么多的人,大宋与你们的国家比起来,简直有天壤之别,这,这不太可能吧。”这种管理制度更是他未所想过,这些只是理想化的东西,根本没可能实现的。

  徐明说道:“当然可能,正是我们国家空前强大,政治完善,人才又多,别的国家都不敢打我们国家的主意,不然怎么会出我们这样的人呢。”

  这是不废话嘛!现代的中国与古代的中国相比之下自然要强大许多,许志杰和徐明故意这么说,这样他俩既没说谎也没让包拯知道他们真正的底细,有时候说真话能比说假话更能骗人,包拯虽然善于判别真假,但对这种半假亦真的话他可是一点也找不出破绽。

  凌泰忽然对包拯说道:“听说再过十多天就要科举大试了,包大人,能不能帮我们三人搞个名额,我们也想考个状元玩玩。”说完他又对徐明和许志杰说道:“许志杰,徐明,到时状元,探花,榜眼全让我们三人给包了,这倒也不错。”他未必想考个什么官,只是经历过高考后,想重温一样旧情,纯属胡闹性质。

  不料包拯一笑说道:“为你们找三个名额本官还可以想想办法,可你们又是来是极远的地方,对考试所要学的四书五经还不太了解,我朝开考以进士,明法,明经,史科和武举为主,单考进士,没有十年八年的苦读是不行的,这十多日的功夫你们如何赶的上去呢。”这个时代男儿考取功名是天经地义,哪个不去考哪个就傻冒,包拯反正认为凌泰的要求一点也不过分,反正非常合情合理,就是应该这样的。

  凌泰顿时哈哈大笑道:“不就是死记硬背吗,这还难得倒我们?想当日少林寺藏经阁的近万卷经书还不是让我们半个月的时间就全记在心里了,武举嘛,打架俺凌泰怕过谁来着的。”不过当日进化前的疯狂学习还是令他记忆犹新,虽然进化后记忆力大增,但是他的额头还是有一两颗冷汗冒了出来。

  徐明说道:“论着题目说好嘛,拍马屁的文章,拍马屁谁不会,只要包大人略加指点,不就轻松过关了吗。”他倒是忘了旧痛,一脸不在乎,后有明清八股文,找个体裁像小学生命题作文还不简直都写了十来年了,少说也有点心得。

  略知历史的许志杰,知道宋科举以进士和武举,文武双科考试并重,说道:“选进士和武举,我们自己分吧。”反正自己带的这两个人都是文武双全,文的徐明,武的是凌泰,各有所长。

  包拯顿时笑道:“你真会说笑,十年寒窗都未必能金榜题名,不过,你们要是真有过目不忘的才能的话?如果有考个功名就容易的多了,三位也可为我大宋所用。”毕竟过目不忘之人也是少有,一下出现三个,也太离奇了点。

  许志杰说道:“这个您就放心吧。”看着他那两个兄弟胡闹,他也无奈,只得支持,反正谁叫他是他们的老大呢,这年头老大难当哦,反而要跟着小弟后面跑,也不谁是谁的老大。

  “那好,本官就尽力而为,成不成就全在于你们了。”包拯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