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当代游侠消亡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CHAPTER 66 少年乱世逍遥游

当代游侠消亡史 片熊 3851 2020.01.10 18:00

  闪光灯,尖叫声……这一切的一切完美的就好像是一场梦。我站在围栏之后的人群中,神色紧张的朝着面前空无一人的红毯上垫着脚张望。不一会,一群曼妙的身影率先开场,看着她们身着华服佩戴重器在红毯上搔首弄姿的模样,我站在场下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切……本小姐这次专程万里迢迢的飞过来可不是专程为你们捧场的。”闪光灯的光线恍的我头晕目眩,我在心中忍不住暗暗的吐槽了一句。

  终于在一阵开场秀之后,本次电影节代表大陆的参赛影片《侠之死》的主演们到场。“咚咚咚……”随着红毯边司仪的宣布,我的心湖让久没来由的一下子跳得好快。“终于,这一天终于到。”我强忍着激动的心情努力的踮起脚尖,向着红毯尽头的方向望去。终于……终于在多年之后,我在红毯的尽头又一次看到了,那个曾经让还是少女的我,激动到脸红心跳的男人:陆雨。

  也许是为了出席这么重要的电影节,需要显得郑重其事的关系,这一次陆雨这家伙,肉眼可见的比起平时我认识的那个他打扮的正式了不少。走在红毯上的陆雨一头长发梳个大背头,一身黑西装黑领结,恰到好处的剪裁更是衬的这家伙的好身材如同雕塑一般的完美。只是在如此近的距离,我真的无法忽略,在陆雨眼角的那几道深深的皱纹。“是啊,毕竟过去了这么多年,陆雨这家伙也老了。”我在心中感叹了一句。在陆雨的身边是一身水蓝色丝缎礼服的林木子,他们两个并肩走过红毯,手握的好紧好紧,目光相触的一刻两个人都发自内心的笑了。和两位一并走来的是本次参赛影片的主创团队,在那一整排的人群当中我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杨鸽制作人一身合体的中式旗袍胸前一大块碧绿的翡翠绿的如同西子湖的湖水。在她的身边我还看到了陈曼编剧,还有好几个曾经和我一起并肩战斗过的木头人工作室的熟悉身影。

  那一瞬间,我的内心之中百感交集,许多说不上来的复杂情绪饿一下子充满了我心中的每一个角落。我由衷的为我曾经的伙伴们感到骄傲,也为这一群人这样破釜沉舟勇敢拼搏觉得佩服不已。而在我的内心深处,面对这多年未见的那个陆雨,其实有句对不起,我一直都想当面对他说。红毯之上,陆雨和林木子两个手拉着手走过了我的面前,一身正装的陆雨对着我包含着无数复杂情绪的目光,给了我一个我认为是最好看的微笑,而他身边的林木子也在视线相交的那一刻冲我暗暗的挤了挤眼睛。在红毯的一头,属于本次电影节的LOGO的位置,一位金发碧眼的主持人早已经在那里等候。所有的主创人员站定……例行的拍照结束了,还没等一旁的翻译就位,我便看见陆雨身边那个一袭湖蓝色的身影,十分自信的结果了主持人地上的话筒,接下来一通十分地道的英式英语从林木子的口中脱口而出……直到采访结束,林木子放下话筒十分礼貌的和摄像机镜头前的观众打了个招呼便回头挽起陆雨的胳膊,和本次电影的主创团队一起翩然走进了电影展映厅。

  本次红毯结束,我低头看了看挂在身前的本次电影放映活动的门票,便跟着周围的人群一起涌入了本次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参赛的独立电影《侠之死》的放映现场。我默默的坐进电影放映厅里那个属于我的位置,屏息凝神等待着电影开始的那一刻。

  随着一声微妙的咔咔声响,放映厅的灯光暗了下来,随着我身后那个略显古老的放映机的一声轻响,电影开场了……在镜头聚焦在荧幕上的那一刻,我看到一个苍郁的背影,渐渐的走到了画面的正中……在他的身前是一望无尽的沙漠和早已人去楼空的一座土堆成的破败的小镇……

  电影放映结束,所有观影人员全体起立。而在人群之中的我,看着已然播放完成的影片,华丽丽的泣不成声。什么见鬼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古时候太史公有云:“今游侠,其行虽不轨于正义,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厄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侠之死》这部片子用一个极其简单的故事讲述了一个游侠虽然于私德有亏,却依旧仗剑行侠尽其所能助人于厄困的短暂一生。陆雨这家伙在片子中扮演的大侠无名氏,一举一动之间游侠气质尽显。看着这部电影我似乎产生了一种错觉,我看的似乎不只是一部电影而是陆雨那极具传奇色彩的一生。透过剧中的大侠无名氏,我似乎看见了一个凭借着一身过人天赋倔强的对抗着全世界的少年,最终被残酷的现实压弯了原本挺的直直的脊梁。我被这样的气氛所感染,直到电影放映结束跟随着人群站起来的一刻,就只是这么静静地站在人群中发愣。直到,电影主创团队出场谢幕,看着电影海报中中陆雨那张被放大的脸,和现实中的那个人的身影交错,那一刻我早已哭的通红的眼中似是有什么东西闪动。我的嘴巴张开之后却又闭上,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镜头里的那个陆雨怎么这么年轻呢?

  “本报获悉,10月12日,由我国知名影星陆雨先生,参与投资拍摄的独立电影《侠之死》在XX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的展播之中大受好评。根据现场记者的调查采访《侠之死》有望时隔XX年之后,再次代表我国本土武侠电影电影竞争本届XX电影节最佳影片和最佳男主角奖。”

  “根据记者在XX电影节的最新报道,于10月16日举行的XX电影节颁奖礼最终落下了帷幕,代表中国大陆地区参与评奖的独立电影《侠之死》获得本次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这也是时隔12年之后又有来自我们中国大陆的影片电影人活得如此重要的奖项殊荣。陆雨,男,51岁,之前曾经多次在国内热播的电视剧剧中担任主要角色,代表作有……据悉本次XX电影节新晋影帝陆雨,曾经由于四年前的性侵事件被行政拘留半年。后来经详细调查,当年的事件是由某位知名的制片人梁某和朱某联合策划的一场阴谋,两位嫌疑人由于涉嫌危害公共秩序已于近日被B市警方依法传讯……”

  我躺在酒店的套房之中,身边放着一杯斟满的红酒,我拿起酒杯兀自抿了一口,起身翻了翻手边电脑里这几天国内媒体的一系列报道。我抬头看了看窗外,不由的由衷的感叹了一句:“F国的海边,果然名不虚传。这天气真的不是一般的好。”我的视线逐渐聚焦到了酒店的楼下,在海滩边一个熟悉的身影一头海藻一般的长发,在对着我的身影不住的挥手。在他的身边,一个男人的带着一副十分拉风的黄色射击墨镜穿一条无比骚包的碎花沙滩裤正和身边的那个手挽手的站在一起。我看着这两个人的身影,嘴角不住的上扬。下一刻,我起身,飞速冲向了酒店的大门口,对着酒店门口的那两个人装作若无其事的打了个招呼,便和他们携手向着海滩的方向大步的走去了。

  “各位乘客,本次CA1316次航班即将于30分钟后降落在S市凤凰机场,请各位陆旅客回到座位上坐好,调直座椅靠背系好安全带。再通知一遍……”一个冷漠的声音一下子把我的思绪从睡梦中惊醒,我睁大了双眼茫然的朝着四周忘却,再三的确认了一下此刻的我不是在做梦。“原来,刚刚的一切都只是我一相情愿的一场梦。”我暗自嘟囔了一句,底下头来看了看之前摊在自己大腿上的一份报纸。

  “本报获悉,由著名编剧李立国老师(代表作:《大明风云录》)建立的独立电视剧制作工作室:‘大唐风华’工作室(简称:唐风)出品的玄幻古装电视剧《仙侠传奇录》强势登陆中央电视台电视剧频道黄金档。此剧一经播出后收视火爆,获得本年度电视剧收视冠军。而参演本剧的两位新人演员:卢陵先生和梁洛女士,也由此一夜爆红。值得一提的是《仙侠传奇录》是时隔5年之后再一次有古装玄幻武侠类的电视剧登录电视台播出。该剧能够获得如此收视率,可见广大观众对于古装玄幻类型剧的喜爱程度。据悉,近期各大电视制作公司都在加紧筹拍古装玄幻类型剧。作为‘唐风’工作室的负责人,李立国老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相信很快就会有更好,更优秀的作品与大家见面。请大家继续支持‘唐风’工作室接下来的作品。’”

  “据本报记者报道,我国著名话剧,电影,电视剧表演艺术家朱炯先生即将携自己的最新力作《最长一夜》代表中国大陆参加戛纳国际电影节。朱炯先生,在今年的金鸡百花电影节中获得终身成就奖,并且凭借电影《最长一夜》获得最佳男主角大奖。据本报记者采访得知,朱炯先生表示,本次能够代表中国出战戛纳,是他作为演员生涯最大的荣幸。”

  我随着人流下了飞机,走出机场的一刻,我顶着近乎于扑面而来的热浪,强打着精神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我坐在车上,从自己的裤兜里翻出了那张之前林木子写给我的那个,据说是某个地址的纸条。车子发动了,司机师傅根据纸条上所写的地址,一骑绝尘直冲向,径直地走到了位于海滩边上的那一间名叫作“醉翁之意”巨大的酒吧门前。我推门走了进去。也许是天色尚早的缘故,诺大的酒吧里除了服务员居然一个客人也没有。门口的领班看见我,对我问候似的点了点头之后就兀自一个人忙他的事去了。我走进酒吧,忽的就看到吧台后的那面墙上摆着的都是那些我忘也忘不掉的记忆:吧台后墙上的镜框里陈列着那些曾经属于我演员时代拍摄过的一大堆的武侠片的签名海报,在木头人工作室期间拍摄使用过的兵器,戏服……在吧台的一个角落的架子上甚至还有老陆同志某部戏里拉过的那个传说中的二胡……我一个人默默的坐在吧台的一角,向面前的酒保要了一杯威士忌。我看着站在我对面的那个年轻的身影,恍惚之间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当年,当年的我还是个一穷二白的傻子留学生。在我的记忆里,似乎也是在酒吧吧台的这个位置,我第一次看见了那个改变了我一生命运的男人:陆雨。

  我的视线顺着酒吧门口的方向向外望去,酒吧门口的马路上一辆鲜红的法拉利呼啸着疾驰而过。在它的上面我似乎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身嘚瑟无比的朋克装扮,大笑着一边笑一边十分自如的单手握着方向盘开车。似乎就是接下来的一刻,一个一身军绿色的身影,直冲入酒吧的大门里,对着我周围的几个伙计,用我十分熟悉的那种极为低沉性感的声音大声地吆喝了一句:“干什么呢各位,开工了。”

  END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