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假夜战(第三更 求票!)

唐骑 阿菩 3143 2010.03.04 21:35

    赤丁去了有小半个时辰,回来时满脸羞愧,张迈见他如此,问道:“怎么,你们族长不答应议和?”

  赤丁点了点头,张迈问道:“你如何叙说,他如何拒绝,你一一跟我说来。”赤丁道:“我去到族中,跟族长说了咱唐军的仁义与威风,我们族长说,这支军队不杀害我们族人,算是对我们有恩,不过,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杨易催促道。

  赤丁咬了咬牙,终于道:“不过我们族长说,大唐退出西域已久,怎么会突然出现?所以,他……他和长老们不大……不大相信。”

  张迈杨定邦等哦了一声,张迈笑道:“这也怪他不得。他因不相信我们是大唐的军队,所以不肯就归顺我们,对不?”

  听了郭洛的翻译后,赤丁点了点头,张迈道:“你先下去吧。”

  赤丁下去后,唐军首领再度聚头商议,郭师庸便主张赶紧撤退,张迈却道:“不,我却觉得这黑头乌护值得结交。”

  众人皆不解,张迈道:“大伙儿想想当初谋落乌勒来和我们议和时是什么样的场景、什么样的言辞。”

  郭洛回忆了一下,道:“谋落乌勒来和我们议和的时候,话都尽量往好里说,我们开出的条件,哪怕是于回纥声威有所损碍的,也都答应了。”

  “这就对了!”张迈拍了一下手掌,说:“回纥人明明比我们强势,可对我们却把话说得十分好听,姿态也放得低,这凭什么啊?所以我当时就觉得不对劲了。而这伙黑头乌勒的反应却很正常——他们本来是回纥的属部,眼见我们只有几百号人,纵然武器比他们精良,组织比他们精密,但也万万不能和回纥二十万大军的威势相比,所以他不肯归顺我们是正常的选择,如果赤丁这次带回来的是好消息,我反而要怀疑对方使诈了。”

  杨易问道:“迈哥,那你打算怎么办?”

  张迈道:“争取他们,纵然无法争取得他们归顺,也争取得他们不要和我们冲突,算是叫个朋友。”跟着说了自己的想法。

  杨易觉得有些麻烦,郭洛却举双手赞成,道:“迈哥的策略对我们是最有利的,不过让赤丁一来一回地跑太费时间,不如让他们到阵前商议。”

  张迈便将赤丁叫了来,道:“你们族长的考虑我也理解,不过他究竟是什么意思?是要打,还是要和?这样吧,你再走一趟,让他到阵前与我们谈判,我们双方各派三个人,都不骑马,不拿武器,到两军中间面对面说清楚。”

  赤丁拍马便去,过了一会来传话说黑头乌护的族长答应了。

  双方便将军马各退一百步,然后张迈带着郭师庸、郭洛两人,来到两军中间的一棵白杨树下,黑头乌护那边是族长合舍里带着两个长老。

  双方见面,张迈以中原大臣对四夷族长的礼节接待他三人,合舍里等见唐军人数虽少,但军容壮盛,本来就颇为畏惧,这时见来的这三人言语举止都有大国风范,更是敬重,行了大礼,口称:“三位是大唐来的老爷?”

  郭洛指着张迈道:“这位是长安来的钦差张特使,我们两个是大唐安西大都护府的边军官员。”

  三人哦了一声,半信半疑,合舍里问道:“张天使,你光降伊丽河,不知有何贵干?”他说的是突厥话,张迈这时已经听得懂了些,但怕有误,仍然由郭洛居中翻译。

  张迈道:“朝廷派我来巡视西域各地,看看诸族诸部是什么样的景况。如今回纥暴虐,妄自欺压西域诸族,你们若肯率先归顺,将来我回归长安时,功劳簿上也自当有浓浓的一笔。”

  三人对望了一眼,两个长老都朝族长点了点头,合舍里才道:“天使,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乌护人也都是直性子,不会绕圈圈,就直说了吧。大唐退出西域这么多年,如今究竟是什么样的形势,我们都弄不清楚。如果是长安派出大军来,打败了回纥,我等自当归附,绝不敢有二心。但如今河西那边一点消息也没有,贵军却又是忽然从西边出现,又只是这点人马,这……实在由不得我们不起疑。我等是旷野牧夫,不晓中原礼法,如果刚才的言语中有得罪的地方,还请天使多多包涵。”

  张迈也不恼怒,含笑问道:“那你们打算怎么办?”

  合舍里道:“要我们和贵军作战,我们自觉地没有必胜的把握,但要我们就此背弃回纥,我们也不敢。见狼烟前来增援,这阿尔斯兰大汗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们不得不来,来了不得不战,但眼看打也未必能赢,当然,如果天使要开战我们也唯有舍命奉陪——我们黑头乌护打不过,后面黄头乌护、突骑施、葛逻禄以及诸部回纥会一拨又一拨地开来,却不知贵军是否还有强大的援军,能抵挡这一浪接一浪的攻击?大唐是礼仪之邦,张天使又如此仁义,已经放过我们族人一回,能否再行个好,请就此离去吧。我们绝不敢跟踪,更不敢背后偷袭。若天使肯答应我们,那大家就交个朋友,在此击掌为盟,让我们我们也自退回自己的牧地。”

  他这番话软里带着硬,貌似谦卑,其实却是绵里藏针,张迈心道:“这虽然是个没落的部族,但他能为一族之长,果然有些门道。这西域大地卧虎藏龙,在史书的缝隙当中,不知遗漏了多少英雄好汉!”

  郭师庸心想:“他这提议倒也甚显诚意,若他们不来骚扰,我们正可从容退走。反正我们大闹一场、将回纥吸引到北边来的目的已经达到,就不必再作无谓纠缠了。”便目视张迈,有劝他答应的意思。

  张迈却笑了起来,反问道:“我们若就此离开,以后回纥人责问起你们来可怎么办?他们见你们来了却没开战,就任我们逃走,只怕非以为你们通敌不可,那时候你们合族只怕要被灭。”

  合舍里和两个长老面面相觑,想起阿尔斯兰的严峻毒辣都暗暗忧心,知道这位大唐特使的话并非完全是危言耸听,自己见狼烟而来,来而不战,就这么放敌人离去,怎么也说不过去啊。就算不被灭族,一场重责总是免不了的,当下三人个个皱起了眉头。

  合舍里叹道:“张天使,那按你说,该怎么办?”

  张迈笑道:“虽然你们不懂得在我大唐雄师威临西域之前就抢先归附,眼光魄力未免都显得不够,但肯来跟我们谈判,又保证绝不尾袭我们,总算是有诚意。我大唐泱泱大国,胸怀博大,你既敬我一尺,我便敬你一丈。为人为到底,送佛送到西。我便给你出个主意吧。”

  “什么主意?”合舍里忙问。

  张迈道:“我们也不就退走,等到今晚三更时分,咱们点上火把,来个夜战,那样不管是胜是负,你们总算是尽了责任,回头阿尔斯兰要是问起,你们也有个搪塞的余地了。”

  “夜战?”三个老人六目交视,两个长老同时摇头,合舍里说:“不敢,不敢。”

  张迈笑道:“你们不用这么客气嘛。”

  越听他这么说,三人越发不敢,张迈笑道:“哈哈,既然不敢来个真夜战,那就来一场假夜战吧。今晚三更,我们仍然点燃火把,布开阵势,你冲我突,弄他个杀声震天、鼓声动地,演一场戏,叫山上的回纥军瞧个明白,待战到分出,你们眼见不敌,便不得已引军撤退,再不敢来,如何?”

  三个老人再次对望,心中都想:“长安来的人,想法如此大胆而奇特。”三人退到数步之外,商量了一会,合舍里才道:“天使若肯帮我们演这场戏,我们自是感恩戴德,不过……不过,怕出意外,我等能否有个不情之请?”

  “说。”

  合舍里道:“‘夜战’之前,老朽愿将犬子送到贵军军中,向天使学习一点中原的礼仪,同时也请贵军派一位贵人到我军中来,等夜战结束之后再各自送回。”

  这是交换人质的意思,能提出这个想法就说明这三个老人十分谨慎,但有此考虑,越发显出诚意来。

  张迈目视郭师庸郭洛,郭洛道:“我去!”郭师庸一惊:“这怎么可以!阿洛,你是大都护嫡子,这……”

  郭洛道:“也正因我有这个身份,所以才去得,否则光一个队正去做人质,人家不认。”

  张迈已道:“好!”郭师庸阻拦不住,那合舍里听说来做人质的是安西大都护的嫡子,心中十分敬重,道:“那可真是位大贵人。”当场便答应了。

  回到军中,郭师庸对张迈此举颇有微词,认为实在没有必要。张迈自遏丹之战后却变得越来越有自信力,道:“有没有必要,且等几日,再说不迟。”

  ——————

  本章的天使,当然不是angel的意思,天使者,天朝的使者或天子的使者之意,也是对华夏中央王朝钦差的敬称,这个用法自古有之,非阿菩所独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