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纳贡不称臣

唐骑 阿菩 3566 2010.02.27 21:37

    张迈第二天掀开帐帷,只见门前堆了几百支河草,心中一喜,正蹲下来要清点,旁边一个人道:“迈哥,不用看了,你这边足足比少我老头子那边了两百多根!”

  说话的却是杨易,他愤愤道:“昨日我们费尽了口舌,没想到还是有这么多孬种!”因凑近了,又鼓动张迈:“迈哥,现在别认这笔账也还不迟!咱们……”

  还没说完,郭汴来道:“迈哥哥,我爹爹请你过去。”

  张迈问:“知道你爹爹请我过去什么事情吗?”

  郭汴道:“我不知道。”

  杨易拉着他说:“迈哥,郭伯伯要是让你承认这次投河草的结果,你别答应,先敷衍着,我们慢慢的再商量。”说着使了个眼色,显然他仍想用强推翻这次的公决结果。

  张迈也不回绝他,也不答应他,便跟着郭汴来找郭师道,郭师道却不在帐中,张迈跟着郭汴驰马到了一处山岗上,郭汴就下去了,郭师道望着底下的营帐,须发在风中飘扬,似乎没觉察到张迈已经到了身后,张迈叫了一声:“郭老。”

  郭师道才回过头来,颔了颔首,指着山下的营帐,道:“特使,昨晚的事情,你怎么看?”

  “昨晚?郭老是说投河草的事情?”

  “是。”

  张迈想了想,道:“情况只怕不大好。”

  “不好在哪里?因为众人的选择不符合特使的主张?”

  “不,不是。”张迈道:“我是担心安西唐军会分裂。”

  郭师道捻须道:“特使毕竟还是明白人啊。当日回纥大兵压境,全城上下能够奋起反抗,千众而一心。而如今回纥只派了十余人来,轻描淡写地说了几句话,族人听到招安之说,对回纥反而就生了畏缩之意。特使,你看这是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他要是早问一日,张迈或许还真答不出来,但昨晚他却已经想得很清楚了,就道:“当日我们没选择,战是死,不战也是死,所以千众一心。今天回纥人给了我们选择,战则九死一生,和则或可偷生,所以大家就畏缩了。”

  “不错,不错!”郭师道连连点头:“咱们一胜之下,似乎有了进退的余地——其实,这才是更大的陷阱啊!若众人都觉得已陷死地,奋力一跃,或者还有一线生机,但要是抱着万一之心,那却是极大的危险!特使,我听说当日胡使才到前线的时候,杨易好像有不测之图,后来他没什么举动,是特使阻止了他吧?”

  张迈听得心中骇然:“杨易要杀胡使,只是和我说起,当时左右没有第三个人在,他怎么知道的?”

  郭师道也不等他承认或者否认,便问:“特使你为何要阻止他?”

  张迈道:“我为何要阻止他,嗯,当时我是直觉地认为杨易那么做不妥。”

  “直觉?”郭师道似乎对这个词感到陌生,却又似乎能够理解这个词的意思。

  张迈继续道:“是啊,直觉。不过时候我回想当时的决定,却又觉得自己的决定没错。哪怕是今天大伙儿否认了我的想法,我也觉得自己的决定没错。”

  “为什么呢?”郭师道问。

  张迈道:“如果当日杨易杀了回纥使者,那么回纥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兴兵讨伐我们了。而我们这边虽然借此可以胁迫全族上下不得不和胡人对抗,但那些本来就和杨易意见相左的人仍然不会服气,因为杨易剥夺了他们选择的机会,他们会怨恨杨易和杨易所代表的强硬派。那样我们唐军内部就会分裂,等到回纥大军再来,战斗到白热化的时候,只怕就会出现可怕的变故。其实是战是和,都无所谓,但我们绝对不能分裂!”

  郭师道大喜,欣然之色跃于脸上:“好,好,听了特使这几句话,我就可以放心了。”

  他这句话来得没头没尾,令张迈摸不着头脑,这时又有一匹马疾驰上山,向郭师道禀报说:“大都护,杨队正已经看押起来了。”

  张迈吃了一惊,郭师道却只是说了句:“好。”就再没有其它表示,张迈正要问出了什么事情,又见一骑上山,却是杨定国派了人来,请郭师道下山商量议和之事,郭师道道:“好,我就来。”

  他回头对张迈道:“从来狐疑之众,难以远行,当年我安西四镇就曾因为意见分歧,郭杨鲁郑四家分道扬镳,以至于实力大减,至今无法恢复。论将起来,大唐在西域的疆土截截沦丧,我们是要负很大责任的!当初若能相忍为国,今日西域也许就不是这般局面了……”

  说到这里郭师道眉心蹙起,似乎是想起了一件痛心疾首的往事,张迈很想问他当年是出了什么事情,又怕打断了他,郭师道已经续上了话头:“昨日我见族人意见不一,故使投河草以测众人之心,这个结果却也料到了。不过如何调和两派,让大家的力气往一处使去,这件事情却还要大费周章。特使,议和的事情,你就不要参与了,我料回纥这次不论是真心议和还是假意议和,谈条件时定要有些屈辱给我们受,你若在场会折了锐气。这两天你就留在山上,暂时别下去了。”

  张迈惊道:“郭老,你要干什么?”

  郭师道不答,却道:“胡人若是真心要和我们议和,忍辱负重由老夫来,卧薪尝胆特使你来,胡人若是假意结纳,我自独当此祸,特使你留待将来。”说着掏出一卷地图来,塞在张迈手中就下山去了,留下唐仁孝温延海看住张迈。张迈要闯下山去,却总被唐仁孝温延海拦住。

  张迈大叫:“你们做什么!”

  唐温二人一句话也不答,只是谨守郭师道的命令,不放他下去。

  张迈没办法,摸出地图来看,却有些瞧不明白,让唐仁孝过来参议,唐仁孝看了一眼说:“这好像是去怛罗斯的地图。”

  “怛罗斯?从这里去那边不是隔着沙漠么?”

  一时思前想后,想不明白郭师道要干什么。

  到第二日,杨易被押了上来,手脚都被绑得紧紧的,嘴巴也被塞住,见到张迈不住地“恩恩呜呜”,张迈跑过去拉出塞住了他口的布条,杨易马上大叫起来:“迈哥,你看!你看!我说的没错吧!迈哥,你做君子,别人就不做君子了!你快快放了我!咱们一起下去干他娘的!”

  张迈这时行动上没有,伸手要去给杨易松绑,但手碰到绳子就缩了回来,只是问押杨易上来的丁寒山邱子骞:“下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还能有什么事情!”杨易叫道:“议和了,议和了!那些老家伙,他们真的去和回纥谈了!”

  张迈打听详情,杨易却说不清楚,邱子骞道:“昨日大都护根据大家投河草的决议和回纥的使者谈判,他们许诺说只要以后我们不再派人四出骚扰,就承认自新碎叶城以东一百五十里、以西五百里、以北一千里,都归我安西唐军所有。”

  “啊!”唐仁孝忍不住道:“回纥给出的条件,可真是宽厚啊。”

  尽管这片地区要么本就处于唐军的实际控制之下,要么就根本是无主荒地,但若安西唐军得回纥正式承认合法zhan有这里,以后就可以正大光明地活动,不必像以前那样躲躲闪闪怕被回纥人发现行踪,这对安西唐军的生存发展大大有利。

  张迈问道:“那回纥人可提出什么苛刻的条件没有?”

  “没有。”丁寒山说:“不止如此,杨副大都护说咱们是大唐子民,纳贡可以,但不称臣,他们也答应了。”

  温延海大喜:“要是这样,那这次议和我们不但占了便宜,而且半点也不丢脸,咱们这不是求和,是逼和了对方啊!看来回纥这次是真心议和了。嗯,是了,多半是他们国内出了什么乱子,所以没功夫来攻杀我们,这样也好,趁着这个余裕我们正好休养生息。特使,你说对么?”

  唐温丁邱等人本来也是支持张迈的,但这时听到议和的结果也觉得这个议和的条款对唐军大大有利。

  “对个屁!”杨易大吼道:“回纥人会对我们这么好?他们一定有奸谋的!一定有奸谋!喂,我说,你们快放了我!我好下山去戳破他们的奸谋!”

  唐仁孝问张迈:“特使,放开他吗?”

  张迈没同意,也没答应,只是拿着郭师道临走前交给自己的地图发呆,心里只是想:“郭老到底要干什么?”

  第三日上,又有一人驰马上山,来的却是大都护司马刘岸,他是一开始就赞成议和的,杨易见是他上来没好气,狠狠地骂了他两句,刘岸也不回口,却来到张迈身边对他说:“特使,几日不见,大伙儿可想念你得紧啊。”

  “大伙儿?”

  “嗯。安守敬、张文直、慕容春华,我们都挺想念你。这几日我们谈论议和的事情,期间不断提到了你,都很想听听你的意见,打听到特使你在这里,就来看看你了。”

  “议和的事情?那有什么好谈的!”杨易冷笑道:“你们不是一开始就想去舔回纥人的臭脚了么!”

  “不然。”虽然杨易的话说得难听,但刘岸涵养甚佳,却也不生他的气:“一开始我也是主张可以试着和回纥人谈谈看的,但瞧他们将条件开得如此之松,自然就有了疑心。不止如此,这几日因和谈进展地顺利,看管得就有些松了,回纥使团中的几个就鬼头鬼脑起来。有一次我甚至窥见他们好像在画些什么,我怀疑他们是在窥探这一带的虚实,画成地图,以作不测之用。”

  “奸细!奸细!”杨易大叫:“这些人是奸细啊!刘岸,你为什么不当场捉住他!那样就能戳破他们的奸谋了!”

  刘岸笑笑而已,只是留神张迈的反应。

  张迈听刘岸他们的立场在议和进展顺利之后反而都产生了变化,心道:“莫非这一切都是郭老的计划?”沉吟了一下,拉了刘岸到旁边,拿出郭师道交给自己的那幅地图问他是否认得。

  刘岸只看了地图一眼,便道:“这好像是我们东来的路线啊。”

  “东来的路线?”

  “就是我们当年从怛罗斯那边秘密迁过来的路线。”

  “从怛罗斯?我们不是直接从东面迁过来的?我们是从南面那边迁过来的?那岂不是得穿过整个沙漠?”

  “对。”——————有点感冒的徵状,恰好这一段我没有存稿,真是麻烦呢。希望睡一觉明天醒来没事。^_^不过无论如何我会坚持的,也请大家继续支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