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唐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龙鳞面具

唐骑 阿菩 3869 2010.03.30 11:21

    作战计划是高度保密的,除了参与军事会议的主要成员之外一律不得泄露,不过从当天开始全谷就下达了动员,几乎每个人都被安排了任务,但大部分人却都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个小环节将在整个行动中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尤其是龙骧营,气氛变得十分的紧张,他们都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只是发现在谷内一直和将士们嘻嘻哈哈的张特使脸上的神色比往日凝重了不少。

  谋落乌勒冷眼旁观也有所察觉,心道:“张迈要干什么?他胸中所谋还颇形于色,尚未是名将之风。”不过他也不去乱打听,甚至未将自己的观察和马小春多嘴。

  整个灯下谷无论男女,或厉兵,或秣马,张迈在整个龙骧营忙碌的时候,到各个队伍中去巡视,尤其是重视牲口的检查工作,这次出发龙骧营将带上八百匹马外加四百头骆驼,也就是平均每个将士有两匹马或者一匹马一匹骆驼——以保证行动中有足够的机动力,这是诱敌战的关键!

  张迈自己的坐骑是一匹大宛紫骍,外加一匹骆驼,这头紫骍马是奈尔沙希家献出来的,紫骍马乃是一种异种,毛发呈赤色,比寻常成年马要高出半个头,奔驰速度极快,负重能耐尤其强,张迈一百五十多斤的块头翻身上去,这紫骍马竟好像只是觉得背上多了一个婴儿,骑着它张迈已经打过了两次胜仗,因此给它取了个名字叫“连捷”。

  经过多日的相处,人马之间已培养起了情感,尽管他身为特使,但每天只要抽得出空总是亲自来喂养连捷,这时抱着它的头将脸贴过去,一边替它梳理毛发,替它拂下沙尘捉虫子,一边在它耳边说着:“连捷啊连捷,这次要是再赢一场,或许咱们就能冲出这片沙漠了。我会拼命的,你也一定要争气啊!”

  连捷长嘶了一声,仿佛在响应主人的激励。

  “在干什么呢?”

  这个声音是如此的好听,又让张迈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转过头去——真是郭汾!

  “汾儿!”

  脱口叫了出来。

  自己可有多久没和她说话了?

  “你怎么来了?”

  “不想见我么?”

  “不是……我,我以为你还在生我的气呢。”

  看看周围没人,郭汾走近了些,却走到连捷的另外一边去,两个人隔着一匹马。

  “我早就不生你的气了……我像那么小心眼的人吗?倒是你,这么久了都不来找我……”

  “我不是不找你!我……我……这几天一直在忙……”

  “忙到来找我的时间都没有?”

  “不,不是……”张迈轻轻叹了一口气,说:“是还有一点时间,可是要么已经整个人都软趴趴,要么累得脑袋昏沉,所以……我不想那样子去见你啊。结果又因几次时机都不凑巧,就一拖再拖……”

  隔着马鞍,郭汾怨怨地道:“你就是想让我看到你最强、最好的一面,对么?”

  张迈确实是这么想的,他之前惹得郭汾生气,要讨得心上人回心转意,自然要费心思,只是唐军艰难急迫的战斗是一环接一环,张迈不但时间都花在这上面,就是心力也都被这件事占据了。

  郭汾幽幽道:“可是你知道不,我并不是只想看见你的强与好,你虚弱的时候,你疲倦的时候,你脑袋昏沉沉的时候,我……我都希望能陪在你身边。你累的时候,难道还怕我会对你使性子不成?我希望你知道,我不是你的负担,我是要做你回到家以后的依靠。”

  张迈听得有些怔了:“好汾儿,你真的,不生我气了?”

  “当然生气。”郭汾扁了扁嘴:“那天,我忽然听见你居然把那事说出去……”

  “没有没有!我真的没说!”

  “好了好了,有说没说都算啦,反正当时是挺恼的,不过第二天睡醒气顺了,就没什么了。”

  “那么后来呢,那你干嘛还一直不理我?”

  “嗯……”郭汾转着眼珠子,想了一下说:“因为看你在练兵嘛,我看你练兵练得那么专心,就……就忍着不来打搅你了。”

  她说着一边用手梳理着连捷另外一边的毛发,张迈看着她那有些狡黠的眼神,心想汾儿只怕没完全说实话,只是女孩子的心事还是有些难猜,道:“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想那么多,其实当天晚上就该打破你的门进去跟你道歉的。”

  手伸过连捷的马颈,抓住了一只手,郭汾竟然没有躲避,就任张迈捉着,她的手背柔软而光滑,手指扣住了对方的掌心,碰到了指掌交接的地方,郭汾脸蛋长得很漂亮,手掌却有几个老茧,掌心也有些粗,碎叶的女人都得参加劳作,而且劳动量很大,哪怕是郭师道的女儿也都没有养尊处优的特权,郭汾全身上下透出的是一种健康的魅力,而不是那种风吹吹就倒的弱质蒲柳。

  好想再和她说些什么呢,告诉她自己这段时间自己其实时时惦记着她,告诉她自己把龙骧营将士操得那么惨全都是因为她,告诉她自己即将出征,即将去做一件很危险很危险的事情,但话到嘴边忽然堵住了。

  这次的行动是不能说的!就是对妻子情人,也不能说!他是特使,更得带头守纪律。

  于是只是捉着对方的手,郭汾的手也扣过来,扣得紧紧的,好一会没说话,却哭了起来。

  “这次,会有大事,对不?你要出征,对不?”

  她毕竟是郭师道的女儿、郭洛的妹妹、张迈的情人,尽管没人告诉她具体的行动细则,但最亲的三个男人都在为同一件事忙碌紧张,作为一个女人她还是直觉地察觉到了。

  “嗯。”

  郭汾就没有再问了,张迈也没再说,看看周围没人,忽然从马肚子底下钻过来,将她拥住,按到一个大草堆边,被晃动的草碎末扑簌扑簌地落下,见郭汾没有抗拒,便吻了下去,脸颊,脖颈,轻轻地咬着,慢慢地就忘记了力度,以至于对方有些疼痛地呻吟起来。

  彼此鼻子中都是对方的气味,身体感应到的都是对方的温度。

  身下的人儿呼吸急促起来,身子也在发颤,难道这是她第一次接吻?

  张迈将动作放得更加轻柔一些,但激情之下却还是无法完全控制自己的动作与力度。

  柴草堆在摇动着,小石头刚好路过,看着奇怪,走上来要绕过草堆看看怎么回事,却被马小春悄没声息地掩近,捂住了他的嘴巴将他拉走了。最顶上的一团干草忽然整个儿盖了下来,郭汾呀的一声逃了出来,笑着:“你看你!把别人辛辛苦苦堆好的草料都弄塌了!”

  张迈追上来环住她,咬着她的耳朵说:“等我这次回来,我就去向你爹爹提亲,好不好?”

  郭汾怨怨地道:“你啊,一忙起军务来,就不记得我了,还得我来找你……唉,虽然我也知道咱们唐军现在的处境很不好,知道你的难处,但心里也不好过的,你知道吗?提亲不提亲的,现在咱们的情况,一切从简就好,我只是希望你以后别……别把我当成一个需要刻意来讨好的女人。其实只要你心里有我,便是在战场上,我也是和你一起的。”

  这不算答应,可也没有拒绝,过了好一会忽然觉得可人儿的颈部在抽动,赶紧扳过她的小脸来,眼睛红红的。

  “你哭?怨我没时间陪你么?”

  郭汾摇了摇头。

  “那么是在担心这次的事情?”

  “没有,没有。”郭汾心里担心得要命,却抹了抹发红的眼睛,笑了出来:“有什么好担心的!反正咱们一定会赢!你要出征,这些事情,等你得胜回来,再说吧!反正我一定会等到你们凯旋归来的!”

  凯旋,凯旋!

  本来还对此战的前途有些担心,但在这一刹那间却觉得身体里涌进来一股强大的力量!张迈脑中闪过了几个快速切换的镜头——

  黄沙上洒满了胡虏的鲜血……

  夕阳下横陈着回纥的尸体……

  左手按着归鞘的横刀……

  右手提着塞坎的首级……

  灯下谷外,是等候着自己的郭汾!

  “你放心,我一定会凯旋回来的!”

  声音没有增大,但语气却加强了!

  “等我!”

  两人没有再说话了,静静的,是战前的相守时光,附近只剩下连捷偶尔喷息的声响。

  “喂……”

  “嗯?”

  “你知道兵将们在背后怎么谈论你吗?”不知过了多久,郭汾忽然说。

  “怎么谈论我?是不是说我英勇神武啊?”

  “呸,臭美了。”郭汾道:“他们都说,咱们张特使啊,什么都好,就是一张脸长得太白净了,比娘们还白净。”

  “什么!”张迈几乎是怒吼起来:“娘们?把我比娘们!我哪里像娘们了!”

  这怨不得张迈怒吼,他一米八几的个头,在唐军中也算比较高大的人了,脸也绝不是那种奶油小生型的,双眉浓粗,鼻子直挺,放在大都市里也算挺男人的了,但放在这个时代就嫌面皮太过白净光滑了,皮肤比唐军中的大多数女人都要好得多,这也是事实,但忽然被手下拿来和女人相比,还是令人生气。

  “有什么办法呢,谁叫你脸上一道疤痕都没有,又不留胡子的。”

  “刀疤?胡子?”

  敢情脸上没刀疤也是错?至于胡子,张迈是习惯了剃须的,不像郭洛,做了副校尉以后就开始留胡子,左鬓到右鬓下颌连了一圈,看起来威武极了。

  “我不习惯留胡子。”

  “那你以后最好留一点,那样好看些。”

  “嗯,你觉得好看,我就留。”

  郭汾见张迈听自己的话,眼睛里满是幸福:“那最好别留一点,留个络腮!”

  “行。”张迈笑道。

  “不过你就要出征了,现在留胡子也未必来得及,上阵后被敌人望见你脸皮白净小视了,可不好。”

  张迈可从来没考虑到这些细节:“那……你说怎么办?”

  “我早替你想好了,来,试试这个。”

  郭汾递过来一个薄薄的白银面具,面具上纹着龙鳞的纹理,右上角有一个龙头可以牵住军盔,左下角又翘起一条龙尾,看起来十分狰狞可怕。从面具的颜色上看是一件有点年代的古物了,银质上带着些黯黑的光,仿佛是一种天神进过地狱后又出来的色彩。

  “什么东西?”

  “是我这两天整理你带回来那些东西的时候,翻到的。”

  她试着给张迈戴上,张迈也就把脸交给她,任她摆布。

  “嗯,看起来刚好合适,很威武呢。感觉怎么样?会不会妨碍看东西?”

  “没什么感觉?就是脸上贴了个东西不大习惯。”

  “那就戴两天,如果能习惯,那么这次出征就戴上它吧。戴着它,就没人嫌你不够威武了。”

  张迈一用力,把郭汾整个儿搂在怀里:“别人的话我不放在心上,只要你不嫌我不够威武就行了!”

  又凑过脸来,要亲她一下,郭汾忽然把他隔住,说:“等等。”

  “怎么了!”

  “我送了你这个龙鳞面具,你也送点什么给我吧。”

  张迈笑了起来:“哈哈,你居然会主动问我要礼物,真是罕见的事情,嗯,我上次从俱兰城回来,就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了,回头咱们到屋里拿去。”

  “我不要那些。”郭汾说。

  “那你要什么?”

  “我要鞋子。”

  “鞋子?什么鞋子?”

  自出现以来一直都很温柔的郭汾忽然瞪了他一眼:“还给我装蒜!就是那个雅丽儿做给你的鞋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