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魔帝重生以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新仇旧恨

魔帝重生以后 浮生书孟 2079 2019.11.26 11:29

  来人是一位金丹真人,执事府身居左执事之位的南阳长老。左执事分管外门,在太玄宗七位长老中排第五位。他自飞剑上降落,几不可见的看了眼于和,面向一旁的贺家人道:“贺小姐,你是想取消今年的大比资格吗?”

  梁沁没想到他们这儿引发的骚乱,一下子吸引来的,竟是整个外门最大的头。而且人家好像还真是来主持公道的,很是有些意外。

  “贺云熙拜见前辈,”虽然这南阳长老的排位居贺长老之后,此番又让她面子上很是挂不住,但该有的礼节,还是不能少。

  梁沁等人这才反应过来,也齐齐施了礼。

  “刚才的事情,本真人在一旁都看见了,”南阳板着脸道,“本就是贺小姐无礼在先的,你向他们陪个不是,就离去吧。”

  “向他们道歉?我不要……”贺小姐觉得自己如此矜贵的身份,向这几个普通的外门弟子赔礼道歉,很是跌份儿,自然不肯。

  “嗯?”南阳面色不善,他这可是看在贺长老的面子上,插手帮贺云熙的,没想到这丫头如此不知好歹。

  贺云熙被南阳的气势吓住了,犹豫了好久,才不得不说了句“对不起。”

  面对这句不情不愿的“对不起,”于和表现的很臭屁;梁沁无动于衷;何叶唯唯诺诺。

  眼看着贺小姐带着一张吃了苍蝇的脸离开,于和才向南阳抱拳施礼感谢。梁沁和何叶二人也纷纷表达谢意,唯恐怠慢了南阳长老。

  南阳端着一副真人的架势,傲气十足的接受了谢意,然后御剑离去。

  事情解决,他们锅里的米饭也——糊了。

  梁沁蹲在地上,懒洋洋的看着夫妻二人忙活着抢救米饭,竟然觉得画面是那么的和谐。

  “算了,不能吃了,”于和看着从锅底翻上来的糊锅巴说道。

  “上面这层还是可以吃的,”何叶觉得就此倒掉实在浪费,“不过肯定不够咱们三人吃的了。”

  “我去那边小摊贩那里买些吃食吧,”于和指了指不远处,正好听到有人吆喝着卖灵肉粥。

  有人的地方就有生意可做,东林谷漫山遍野的法帐之间,兜售各色物品的小摊贩们,来回穿梭。

  “好,”何叶说着,便从储物袋内掏出了两块灵石来,“这钱我来出吧,是我把饭烧坏的。”

  于和没有拒绝,往常他会把收入的一半都交给何叶,用于住宿和生活费用。而剩下的钱,便被他大手大脚的花掉了,眼下他正好拮据。

  于和买了三人份的肉粥,各自吃了,便早早钻进法帐内休息。

  第二日一早,三人来到浮空崖顶端的平台上。整个平台呈两级阶梯状,上方作为比试的区域,而下方则是选手的等候区。

  在等候区内,抽签决定出比试的顺序以及对手。

  大比为期半个月,最先开始的是练气期弟子的比试,选出最终胜出的十人,再进行筑基期弟子的比试。

  梁沁三人每人手持一枚写了持有人序号的玉简,站在人堆里等候比试开始。

  负责分发玉简的执事府弟子,一遍遍的强调着比试规则。

  “……前三轮采用淘汰晋级制。两两对比,先选出百强,然后是五十强、二十五强。最后采用守擂淘汰制,决胜出前十强。

  比试中,以毁坏对方的玉简为胜。需要重点强调的是,不允许伤及同门的性命和根基,否则以同门相残罪论处……”

  崖顶平台上人头攒动,两百名练气后期的弟子聚集于此,将偌大的平台占满。

  一名年近五十岁的仆妇,穿过人群,来到赵青青面前。

  “怎么样?打听到我的对手是谁了吗?”

  “打听到了,”仆妇擦了把额上的汗说道,“是个四十多岁的男子,五灵根,练气九层,修为正好在您之下。”

  这个结果让赵青青暗自松了口气,虽说她如今已进阶练气十一层,同阶对战不是不行,但到底对手比自己的修为低,胜算才能更大些。

  梁沁挑了一块大石头站了上去,这样基本上就能俯瞰整个浮空崖平台了。一抹熟悉的倩影出现在她的目光中,引得她不由得仔细去看。

  三年前,赵青青的修为还不到炼气中期,如今再看她,竟也突破了后期,拥有了外门大比的资格。

  惊讶之余,想想也了然,人家有人提供丹药资源。只要不是扶不起来的笨蛋,稍微努把力,突破练气后期,也并非难事。

  许是赵青青发现了这边有人看她,下意识的扭过头来,梁沁赶紧将目光移向别处。

  哪知人家不肯作罢,迎面朝她走来。

  “好久不见,”她的视线直接忽略掉梁沁,停留在旁边的何叶身上。

  何叶眼神闪烁,憋了半天才重复一下了人家刚说的那句,“好久不见。”

  “三年未见,不曾想青青姑娘的修为进阶如此迅速?”于和自然而然的站出来为何叶打抱不平。

  他这话意有所指,奈何赵青青却面不改色,目光在何叶和梁沁身上流连一番,说道:“沁儿妹妹的修为进步也很快呀,反倒是何师兄,怎么止步不前呢?”

  “呃,我……”何叶嘴笨的组织不起一句完整的话来。

  无故躺枪的梁沁却是憋不住的,反唇相讥道:“不劳姐姐费心,我哥哥实力如何,比试台上见真章。”

  赵青青不怒反笑,依旧面对何叶道:“你这童养媳可真是牙尖嘴利。”

  童……养媳?

  这女人嘴里可真是吐不出象牙。

  “青青姑娘,请注意你的言辞。”何叶瞬间黑下脸来,事关他和梁沁的青白,不允许有人出言污蔑。

  “不是吗?”赵青青做出一副无辜脸,“可仙柳镇好些人都这么说呢。”

  于和出言,“这种事一听就是某些小人的揣度,但凡与何师兄打过交道的人,无不认为他为人光明磊落,堂堂正正。青青姑娘,以后还是莫要再轻信这些流言为好。”

  “于师兄说的是,”赵青青被堵的没话说,只得顺着于和的话道,“看来真是我误会了。”

  败下阵来的赵青青堵着一口气,愤恨的咬牙切齿。摸了摸袖口袋里的暗器,决定一旦与这三人对上,定会将之打的落花流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