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魔帝重生以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三足金乌

魔帝重生以后 浮生书孟 2122 2019.11.01 15:28

  捡拾遗物的老人哪儿见过这么大的鸟儿,呆呆望着从头顶上掠过的、散发着红金光芒的三足乌,惊讶的久久不能回神。

  没飞多远,便来到一处荒滩。荒滩的另一面是一片山丘,金乌带着梁沁在山丘上找到了一处洞穴。

  三足乌在洞口大发神鸟威压,里面正处于哺乳期的一阶银毛狼妖吓得瑟瑟发抖,最后夺命而逃,连自己的孩子都顾不得要了。

  神识外散,探查了方圆百里,发现这附近没有高阶妖兽后,才放心的走进洞内,把梁沁搁在地上。

  这地界灵气稀薄,有高阶妖兽才怪了。

  安置好梁沁,扭着脑袋朝洞穴最里端看了看,随后便朝那里的小狼崽们走去。

  身为神鸟,小鸦是不屑与这些低等生物共处一室的。

  用嘴叼起还未睁开眼的狼崽子,隔着老远便朝洞外扔去。像丢破烂似的,极度不耐兼厌恶。

  扔了一只后,准备回过头来扔第二只。这时,梁沁的话让他猛然停下了动作。

  “小鸦?你是小鸦吗?你怎么多出来一条腿?”

  金乌,也被称为赤乌,羽翼呈赤金色,三足,乃是太阳神鸟。可小鸦,却仅有两条腿。

  当然,两条腿的金乌,在他们祖上也是存在的,或许这是返祖现象也不可知。可区别于普通的大多数,小鸦便从小就不被认同。

  而眼观面前的小鸦,正是一只拥有着三条腿的纯正金乌。

  听到梁沁这么问,小鸦把叼在嘴里的狼崽悄悄放下,一张鸟脸显得很不自然。

  “这个嘛,我夺舍了一只三足金乌……”

  梁沁把这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顿时明白过来。

  “你丫的让本君重生在婴儿期,原来是为了自己?”她一心只以为是这家伙不靠谱,操作流光镜失误,亏她刚才还因这厮的追随守护而感动不已。

  梁沁的吼叫声第N次在小鸦脑子里炸裂开,让他极不舒服的闭了闭眼睛。

  “事情是这样的,”不再去管小狼崽子,高大的金乌迈着修长的三条腿走到梁沁身边,急急解释道,“我夺舍的这只金乌,正好在他三百岁这年,遇到了劫难身死道消。你也知道,我有多想成为一只三足乌……”

  小鸦心里苦哇,他想梁沁应该会理解他的。自己活了一千七百岁还没能飞升上仙,一辈子因两条腿的问题不被家族的人认可。

  自从得知族里有流光镜,他便开始谋划着如何借用此物让自己重生。

  不过流光镜本就是违逆天道之物,族里边也是藏着掖着。若非梁沁周密计划,与自己联手,费尽心机偷盗而出,自己重获新生的愿望,只怕到如今还是个奢望。

  夺舍重生之事,不被天道所允。若是小心些,倒也能钻了天道的空子。奈何他的夺舍行为,会使得同一时空内存在两个他自己。北极紫微大帝手上的天道轮盘出现混乱,自然一查便能查到他头上。

  刚夺舍醒来的小鸦,还没来得及欣赏自己的新躯体,便直直迎上了雷罚。整整十八道天雷下来,简直要把他烧焦了。

  十八道天雷不死,小鸦便是命不该绝,刑雷罚的天官也不好再下手。可怜的流光镜就没这么好运了,直接被天官收走销毁了。

  “……你看,我背上的毛都秃了。”小鸦趴下身子,把后背亮给梁沁看,一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样子,“也多亏我抗下了这十八道天雷,正好给你做了掩护,否则被发现的就是你了。”

  他费尽心思、千挑万选才选中了这个时间节点重生,既可以让自己夺舍一只本就死去的鸟又完成了主人交给他的使命。

  当然,最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自己。至于主人么,一个只能躺着的小屁孩能把他怎样?

  梁沁的眼睛眯了眯,让人感觉很诡异。

  这货跟了她八百多年,对她向来是忠心耿耿,虽然经常与她顶嘴,却从不敢忤逆。若知道事情会演变成这样,她就不应该重生前解除契约。

  被自己的灵宠耍了一道,堂堂魔帝倍感侮辱。

  小鸦看着梁沁奶嘟嘟的脸庞,神色异样,又是良久的不说话,知道她这是怒极了。她爆发怒意之前,会有一段时间的宁静,这是风雨欲来的前兆。

  哪怕面前之人只是一个婴儿,但由于以往根深蒂固的魔帝形象,残留的影响对自己依然很大。

  小鸦立刻心虚的向后跳开一步,闷闷的低下头,做出服软认错的姿态来。

  空气静的仿佛凝固了一般,简直让人喘不过气。过了好久,梁沁的声音终于在自己的脑海里响起。

  出人意料的,她语气格外平静,让小鸦觉得自己是否出现了幻听?

  “我饿了,给我找点儿吃的来。”

  就这一句,用很平稳的声音,仅说了这么一句话。没有咆哮,也没有对他提出惩罚。

  回顾和梁沁在一起的八百年时光,虽然也无数次渴望过离开她身边,回归自由。可,日子久了,便也习惯了她的陪伴。真到解除契约,可以离开她的日子,心里却是说不出的难过。

  也正因为这,他从雷罚下活过来后,才第一时间便跑到这云州地界,找到她。

  他来的时候,这儿刚刚结束了一场因夺宝而引发的恶战。

  许是修士们斗法,襁褓中的梁沁被术法的余波所伤,一直处于昏迷之中。

  自从决定守护在她身边,等候她醒来,自己就已经做好承受她怒火的准备了。

  反而现在,梁沁不同寻常的平静,让他心中很不是滋味。

  为这,小鸦决定,一定要为小梁沁多捉一些虫子,把她养的白白胖胖。

  看着小鸦赤金色的身体消失在洞口,梁沁忍不住长长舒出一口气。这口气一出来,顿时让她感觉胸口的憋闷畅通了不少。

  做了一千三百年的魔帝,习惯了被人捧得高高的,性子都被惯坏了。眼下的境遇确实让她十分恼怒,好在她很快认清了现实,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断的调节自己的情绪。

  小鸦对她命令的违背,确实让她备受打击,若是她实力还在,有可能盛怒之下当场结束他的性命。然而,眼下的情况实在讽刺。

  她若要活下去,还要依赖小鸦。如今要做的,岂不应该是想方设法的把小鸦留在身边?

  这货到如今都没有弃她而去,足以见他是有良心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