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魔帝重生以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拜我为师

魔帝重生以后 浮生书孟 2053 2019.12.04 11:18

  这假货,好不要脸,人家不要还上赶着。梁沁一边在心里暗骂,一边疲于奔命。

  几个能御剑的筑基弟子,借助自己的优势,自空中围捕包抄。奈何这节偃骨像是生了神志,狡猾的不得了。忽上忽下的辗转腾挪,像滑不溜秋的鱼。

  空中的筑基相撞,频频翻车,掉下来便将下面不能飞的弟子们连累一大片。耍弄完了其他弟子们,偃骨再次瞄准梁沁。

  梁沁本以为这假货能被其他人制服,便站在一旁喘气。可没想到,连筑基的弟子都被它给耍了。无奈,梁沁只好拔腿继续跑,却不想脚下一拌,整个人五体投地。

  还不待她爬起来,便有一物,自空中掉下来砸中她。

  这一幕看在其他人眼里,便是宝物化作一束白光,落在梁沁背上,然后没了进去。

  梁沁突然感觉胸膛内传来断筋蚀骨的疼痛,她在地上翻了两个滚,就直挺挺的晕了过去。

  ……

  疼痛依旧在黑暗中折磨着她,让她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仿佛有人在说话,她听不真切。又过了一会儿,她觉得胸腔凉凉的,还漏风?

  麻蛋,不会有人要挖她的心吧?

  自从秘境中传送出来,梁沁蹙起的眉头就没有舒展过。

  偃骨进入她体内,会吞噬替换掉胸骨中相同的那一根,这个过程是极其痛苦的。

  景元在李承济的示意下,又施了一次冰麻术,用于减轻她的痛苦。

  “苏醒后,让她来见我,”李承济撂下这句话,便回了清微殿。

  “咦?”云和殿的弟子看着那个踏云而去的背影,奇怪道,“宗主何时出关的?”

  另一人没好气的回答他:“宗主何时出关,难道要向你告知不成?”

  殿外不可避免的起了一阵争执。

  不知过了多久,疼痛终于消失。梁沁自黑暗中睁开眼睛,入目是陌生的环境。如烟似雾的云帐,围拢着身下的床,在房子里又包裹成了一个小空间。

  恍惚间,她仿佛回到了自己的魔宫。

  后背有隐隐的疼痛传来,许是躺的太久,她感觉自己的后背都要粘在床上了。活动了一下僵直的身体,翻了个身,这才好多了。

  同时,也让她清醒过来。

  ……她的魔宫早就没了!

  噌一下从床上坐起,突如其来的眩晕,又让她眼前一黑。好在,她适应了一会儿后,很快恢复。

  身子还有些虚弱,所以走下床时,难免脚下虚浮无力。

  这种感觉,就像一个生了病的凡人。

  走出纱幔围拢的空间,整间房子的面貌出现在眼前。

  房间不小,至少比外门普通弟子所住的房屋大多了;房间也算不上很大,跟自己曾经所住的魔宫宫殿无法比拟。

  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打开。走进来的是一个领口处绣云鹤图案的白袍少年,此人的修为在梁沁之上,她看不透,便肯定是筑基以上的。

  看见梁沁站在地上,他明显一愣,随后一喜,“梁小友醒了?太好了,我去找师尊过来。”

  梁沁的反应迟了半拍,直到那少年消失在门外,她才想起来应该先向他询问一番的。

  发白须白的景元老头,来的比她想象的还要快。作为前世她一心想杀死的人之一,这老头儿此刻没有半点儿曾与她为敌的自觉。

  “……梁沁小友?你感觉身体如何?”

  梁沁回过神来,看着面前慈眉善目的老者,虔诚施礼,“还好,多谢真君相救。”

  景元笑着捋了捋胡子,“你的身体既然已经复原,便随我去见个人吧?”

  梁沁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我可以拒绝吗?”

  “恐怕不可以。”景元摇了摇头。

  她一下子就能猜到这景元老头要带她去见谁,不为什么,就是直觉。刚想挣扎着逃跑——明知道跑不了,却不想就这么束手就擒。

  果然,她前脚刚迈出门槛,后脚就被窜上来的少年给击晕了。

  看着靠在自家徒弟怀中的梁沁,景元发出一声忧愁的哀叹,“你怎么能如此粗鲁?这丫头可是个不好惹的性子,若到时候找你报仇,为师可护不了你。”

  小徒弟念之一脸愁苦,他也曾被派出去寻找过这个名叫梁沁的女子,自然知道这是宗主要的人。

  不再理会小徒弟欲哭无泪的表情,景元自顾招来白鹤,拿着梁沁驾鹤远去。

  曲径幽深的清微殿位于太玄山五峰之一的钟峰上。太玄山延绵数千里,由五大主峰和十二次峰以及无数小峰组成。

  钟峰,即中峰,位于太玄山正中心的位置。

  梁沁迷迷糊糊的自又凉又硬的地板上站起身,好一会儿,那眩晕的感觉才完全消失。好不容易醒来,又被人给弄晕了过去,梁沁想骂娘。

  然而还不等她开始打量所处的新环境——

  “醒了?”

  声音低沉,略微有些沙哑,明明很是动听,可听在梁沁耳里,却立刻让她汗毛倒竖。

  身后是一面薄如宣纸的屏风,上面简单的绘着几株兰花图案。大片的空白后面,是一个人的虚影。

  梁沁一步步走过去,绕过屏风,坐在那里的人,有着一张记忆中熟悉的脸。

  “果然是你,”这个时候,梁沁还什么都明白不过来,那她就白白活了两世。

  “你猜到了?”男子俊秀的面庞看过来,一双眸子仿若暗夜的星空,既有光芒璀璨,也深沉而高远!

  梁沁暗暗后悔,三年来的平静无波,让她放松了本该有的警惕。眼下倒好,又落到这老不死的手中了。

  与前世相比,她现在手上已经没有了丝毫倚仗。

  今日,果然是在劫难逃了么?

  也罢!倘若命运本该如此!

  “本座如今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这么说着,梁沁干脆走到厅堂中央,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李承济的嘴角弯了弯,不屑道:“我要杀你,何须等到今日?”

  梁沁也正奇怪,既然自己早就在他的掌控之中了,为何迟迟不动手。

  “说吧,你到底有何目的?”

  李承济的诡诈她见识过,长着一张老实人的脸,却不干老实人的事儿。就如此刻一般,他目光真诚的仿佛天真无邪。

  “拜我为师!”

  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