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天赋就是拿来吃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出发

天赋就是拿来吃的 乖张小梁 3921 2019.08.22 09:48

  曾玲青详细的交代了一遍“截拳”的流程,便独自走到树荫底下休息,偌大的操场上现在唯独只有秦宇一人。

  他在不停的尝试,尝试着将灵能聚拢在右手进行压缩,但往往行进到一半的时候,秦宇就感觉自己的手掌都有快要炸裂的胀痛感。

  不过这种胀痛感正在逐渐随着逐渐次数的增多而慢慢递减,进度也在一步步的缓慢往前走。

  所以秦宇也不灰心,一个人默默地待在操场上,一遍又一遍的尝试着。

  一旁的曾玲青再也没有过来指导,因为该说的她都说了,其实截拳的学习方法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简单的是只需要把灵能堆积到一个度再进行压缩即可。

  而难的点则是需要修行者不停地去磨炼经脉,让经脉适应容纳高强度灵能才能施展。

  “你在教他截拳么?”

  这时候,身旁忽然响起王思凯的声音,曾玲青扭头看了一眼,点点头。

  “还有5天,就要交流赛了,你对这小子有信心嘛?”

  “信心?”曾玲青淡淡一笑,“看他自己吧,他和辛校长承诺过会在比赛前将灵能提到160焦,如果连这点都达不到,那么他也没资格参加比赛。

  谎报灵能,虽不至于有太重的处罚,但也会记入档案,将来就算不参与那场搏杀,以后出社会,也会有污点。”

  “……”王思凯视线远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东西,轻声道,“纪云的弟弟这次也参赛了……”

  听到这话,曾玲青眼神忽然一黯,抿了抿唇,“我知道,他弟弟和他一样,是个天赋异禀的天才。”

  “只不过脾气不大好而已,当年那事并不完全是你的责任,他还是要迁怒于你。”

  “算了,我们不说这个了。”曾玲青忽然打断,显然心情低落,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闷闷的。

  “好。”

  王思凯点点头,转过视线。

  两个人一同看着远处那道站立着的影子,由短拉到了长……

  “嘭!”

  “嘭!”

  “嘭!”

  拳头不停地击打在绿草盈盈的草地上,掀起大片灰沙,但秦宇仍旧是做不到曾玲青那般收放自如。

  他现在最多只能够在右拳压缩大概两焦的灵能就已经是极限了。

  不行!

  我得加快进度了。

  只剩6天了!

  咬咬牙,秦宇忍住身体的疲惫,继续朝着右手凝聚灵能,开始压缩,而后继续开始朝着地面轰击,哪怕手上已经磕渗除了丝丝献血也毫不在意,闷头捶地,一次又一次……

  从曾玲青这个角度看去,秦宇就仿若一个人型除草器,在那里不作停歇的破坏着草地,而在其身后,满地都是纷飞的泥块与碎屑。

  辛校长自然也看到了,那个心疼哟,但想了想,还是硬扛下了训斥的想法,毕竟……他可是全校的希望了。

  ……

  辗转间,时间已经是来到了周五,这几天时间里,秦宇白天在学校练习“截拳”,晚上则是回到家里练习“破刃”,两点一线的生活他不但不觉得枯燥,反而觉得异常充实。

  因为他每天都在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进步着,这期间,灵能已经由152焦涨到了158焦,比之秦宇预期的还要多一焦,也算是帮他省了两点金贵的积分值。

  至于“破刃”,他如今还是无法施展,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当把仙力凝聚到右手处时,总感觉有一种无力感。

  而结果很显然,因为他控制不了那些仙力的流转,自然也就无法施放“破刃”。

  不过喜人的是,在他这五天不知疲惫,把自己当牛来使的苦练下,他终于掌握了“截拳”,这也算是给了秦宇稍许的欣慰。

  好歹上场有真家伙在手上了啊,不至于那么被动。

  躺在床上,秦宇静静地看着天空上挂着的那一轮明月,内心有期待,有紧张,还有些欣喜。

  总而言之,一切准备就绪,至于明天的比赛,皆由天定!

  ……

  清晨醒来时,秦宇拖着早就已经收拾好的黑色行李箱,在一家三口的注视下出了门。

  为了送别秦宇,应怀玉还特意一大早起来,给他做了最爱吃的馅饼,临走时死活往他口袋里揣了1000块以做备用。

  那些可都是血汗钱,从上面那些潦草的日期标号标好就能看出来……

  不知为何,鼻子有点痒,秦宇闷闷的朝着三人说了声,“爸,妈,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拿名次回来的。”

  随后,转身,身后的光景在距离的拉远下逐渐缩放,直至消失不见。

  ……

  这次北上,陪同的不但有曾玲青王思凯,连同二中校长都来了,本来延城教育局是决定让延城一中的参赛学生与二中的一同前往。

  但那两名学生说是临时有状况,所以秦宇一行人也就不做等待,直接上了车。

  秦宇就坐在曾玲青身边,也没什么好扭捏的,一上车倒头便睡。

  原本还想要和秦宇交代些东西的曾玲青,忽然感觉到肩膀上传来一股重量,扭头一看,原来秦宇这货竟然把她的肩膀当枕头了。

  张了张嘴,本意是想叫醒秦宇的曾玲青,忽然听到秦宇沉稳的呼吸声,心就软了。

  这一周来,的确是累倒他了。

  他的努力她有看在眼里,不论是五天突破160焦,亦或者是将“截拳”修行至足以掌握,这些她的眼睛都看得清清楚楚。

  原先伸出的手指忽然在半空中凝滞,半晌,又默默的收回身侧,呓语了一声,

  “睡吧……”

  一路上,没有什么颠簸,所以秦宇睡得很香,甚至于梦境里还有一股若有若无,隐隐约约的香味在飘荡,让人有一种洗尽铅华,身心愉悦之感,这也导致他睡得更沉了,乃至于半边身子都靠在曾玲青身旁都不自知。

  夜色渐浓,大约晚上7点钟,一行人抵达京城,今晚8点举行的是开幕式,而且据说有高星武者坐镇,所以几个人也没做停留,直接就叫了辆的士,直奔国家体育馆而去。

  到现场时,体育馆门口已经是排起了浩浩荡荡的长龙,议论声纷杂,秦宇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眼。

  繁灯闪烁,人海茫茫,真是壮观!

  由于秦宇等人拥有入馆证明,所以辛校长此刻已经是先走了进去,而秦宇和曾玲青,王思凯则是走在最后。

  此刻大部分参赛学生也都到了,都在特殊通道这头也排起了队伍。

  秦宇见离审核处离三人的距离还有些远,也就有一句没一句的开始扯了,“玲青老师,之前校长说的福省那两个一星中阶的高一学生放在全国来说,算不算得上顶尖?”

  “算,以16岁的年龄能够突破到一星中阶,放在全国也没几个人能做到。”说着话,曾玲青的眸光忽然闪过一道疑惑,随之又变得逐渐凝重。

  王思凯以及周围众人这时候亦是微微侧目。

  一股若有若无的强大灵能在周围波动着,像是有意释放出来引人关注一般。

  秦宇这时候也感觉到了一丝异常,顺着几人的目光望去,不远处的路口处,不知何时多了两道身影,又或者他们一直都站在那里。

  前方一男子一身青衣,面孔温和平静,但发丝却是苍白如雪,一双眼眸古井无波。

  而他身后站着的那名与秦宇年纪相仿的年轻人,留着短发,样貌英俊,只不过其面庞此刻却是浮着一抹狰狞之色,目光死死的盯着曾玲青。

  两个人渐渐走近,目标很明显是秦宇三人。

  秦宇这时候忍不住往王思凯身边靠了些,问,“老师,那两个人是?”

  话刚说出口,秦宇就看到了王思凯脸上一闪而过的震惊与凝重。

  “一个是我们的学长,另一个是京城一中的纪辰。”

  “京城一中?”

  秦宇皱了皱眉,虽然他从未来过京城,但京城一中作为全国数一数二的高校,近乎是家喻户晓,秦宇自然也略有耳闻。

  而这个纪辰,他就是来自京城一中的参赛学生?

  那,他的实力会有多强?

  秦宇这般独自思虑着,然而还不待他问出口,这时候王思凯已经近乎是喃喃着说道,“竟然已经一星高阶了么……”

  周围的几个人似乎也听到了王思凯似是自言自语的话,此番再结合下他的目光所指,不由得开始议论纷纷。

  “一星高阶,灵能300焦!”

  “这……还是高中生嘛,说是武校里的大二学生都不为过了吧……”

  “惹不起,惹不起,千万别让我和他碰面。”

  ……

  秦宇当时也愣住了,我擦,一碰面就是一个一星高阶的?

  那我这个初入一星的岂不是真要排在末尾之流?

  还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不知不觉间,两个人已经是往秦宇三人这边靠拢了,王思凯当时就脸色深沉的喊了句,“王学长,好久不见了。”

  曾玲青倒是站在一旁,没有吱声。

  青衣男子淡淡一笑,似乎一点也不在意,但也并没有任何要回话的意思,只是粗略的扫了扫三人,而后停在秦宇的身上,挑了挑眉。

  “这是你们教导的学生?”

  “是的。”王思凯硬着头皮说了一句,面色有些不太对劲。

  秦宇当时就不乐意了,尼玛,这表情什么意思啊?说我是你们学生有这么丢脸吗……

  “灵能不低,想来能在这个年龄达到一星武者,也算是不错了……”那名被王思凯称之为王学长的男子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而后停顿两秒,话音一转,“但身体条件过于松散,四肢也尚未淬炼,所以……我建议你们还是另谋出路吧。”

  这句话,无疑是狠狠戳到了王思凯以及周围众人的痛处,甚至包括周身一些带领着学生的其他导师这时候也都是脸色一黯。

  能说什么?

  和别人一星高阶的学生比,自己的学生的确就是个雏,甚至还是个只会雏鹰起飞广播体操的雏。

  这要是上场碰到厉害点的,那就是给别人当绿叶起烘托作用的存在。

  可尽管如此,这些学生们为了保送的名额,咬咬牙硬着头皮也就上了。

  要知道,哪怕是这次交流赛的最后一名,也能接收到不少重点武校抛出的橄榄枝,而且每位参赛者还都能收到一份不菲的奖励品。

  所以在这般丰厚的奖励下,哪怕是事先就知道要挨打的学生,这时候也义无反顾了,甚至还有点“就算要被打,我也会很快乐”的阿Q精神……

  曾玲青这时候始终保持着缄默,哪怕是听到方才一句贬低之语,也没有什么动作,只是纤眉微不可察的动了一下。

  倒是秦宇这时候有些忍不住了,心中愠怒仿若和吞了几十份老干妈一般,难以浇灭,但奈何人微言轻,也只能按捺住心头翻腾的怒气。

  “不过我还真的没想到你们两个竟然回了福省当导师。

  但……你们的眼光也就这样了。

  宁可缺,不可滥啊!”

  声音落下,青衣男子的目光瞥向了秦宇,回转之时,带着一抹毫不掩饰的失望深色,口中亦是一声很轻的叹息声。

  而其身旁的那个少年,从开始到现在,目光甚至都从未在曾玲青身上离开过哪怕一秒钟,眸子里憎恨意味幽深。

  “曾玲青,你放心,如果我能碰到你的学生,我一定……会……打残他。”

  声音近乎是咬牙切齿憋出来的一句话,秦宇一听,当时就愣了一下,随后瞬间恍过神来,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这家伙原来是和曾玲青有过过节才会这么盯着人不放。

  可特么你们有过节,关我啥事,还特么要打残我?

  斗狠的性子忽然就压不住了,所以秦宇当时就回怼了回去,

  “你放心,条件允许的话,我也一定会打残你的。”

  “……”

  周围一片鸦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