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篮球运动 篮球之追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再上山

篮球之追梦 浪汉 2077 2020.04.03 13:03

  送走了铁柱和赵雅,李昊的生活再次恢复了宁静。

  铁柱回去后便吃了从李昊这里要来的药丸,结果三天都没能下床。

  面对铁柱的骂娘,李昊只是让他不要担心,将自己对药丸的了解详细给铁柱分析了一遍,同时他在手机视频里面当着铁柱的面吞下最后一粒紫色药丸。

  再一次服下紫色药丸,李昊没有像上次一样难受,只是醒来去了几趟厕所。

  自从见识过了刑越的实力,李昊对自己的要求更高了,几乎是球不离手,走路、看书、睡觉总有一只手抱着球。

  以前他只是梦想一天能加入校队然后参加全国篮球联赛,他只是想站在那个舞台上。

  如今他的目标不仅是参加全国大学生篮球联赛,而且他要去球场上战斗,去战胜那些联赛的强者,他希望有一天在全国大学生联赛的赛场与刑越相遇,来一场真正的较量。

  李昊每天还是准时到球场练球,只是吴教练再也没有出现过,李昊也没有再去找过吴教练。

  李昊并不知道吴教练已经正式加入了宝庆大学,开始了新的执教生涯。

  新的球队,一切都要重新开始,吴教练要熟悉球队,球员,要制定训练计划,磨合球员、战术,根本没有时间去理会李昊。

  宝庆大学篮球队也正在吴教练和王教练的带领下积极的进行着备战。

  离开学还有五天,李昊决定提前出发,但他首先要去的不是学校而是卧龙山龙首峰,去再次拜访张道爷。

  这次的拜访,一是他老妈的嘱咐,二是他自己也想再去见一见张道爷。

  李昊背上背包,老黄狗被他放在张婶家里养着。

  早上出发,中午才爬上龙首峰,由于提了些水果,还有米面,李昊来到峰上已经累得浑身是汗。

  李昊到的时候,张道爷的庙门前,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庄稼汉正和张道爷聊着什么。

  李昊曾经在这山上住过七天,张道爷这里时不时也有人来求医问药,不过基本上都是上了年纪的人。

  李昊一见这老庄稼汉的脸上满是感激,就知道肯定是张道爷为这对老汉治好了病痛。

  李昊快步走了上去。

  “张道爷好!”

  张道爷打量了一下李昊微笑着点了点头:“小娃娃,你又来了。”

  李昊说道:“老妈让我带点东西给道爷,我也想来看看道爷所以我就来了。”

  这时那老庄稼汉见有人来了,便准备离开I,将一只手抬起举到了张道爷面前:“张道长,地里还有活,我就不打搅了,这点钱请你一定要收下!”

  李昊这才注意到,原来这老汉的手里攥着几张皱巴巴的钱,看上去不多也就一两百块钱。

  张道爷将老汉的手推了回去:“老道不缺钱,这些钱你拿着自己用!”

  张道爷说完也不再理会那老汉,拉着李昊便进了小庙。

  那老汉在后面喊道:“张道长改天再来感谢!”

  张道爷没有回他。

  李昊在山上住了些天,也知道这张道爷给人看病,要看心情,并非所有人都看,不过但凡是山下的村民他大多会免费赠医施药。

  李昊将带来的米面放到了厨房,张道爷在树下的石桌上给李昊倒好了茶水。

  天气有些炎热,李昊出了一身大汗,一口气连喝了两杯茶水,喝完见张道爷正笑眯眯的打量着自己,看得李昊浑身都有些不自然。

  李昊开口问道:“道爷,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张道爷说道:“老道见你气色比以前好了不少,想必老道给你的那三颗药丸都服下了吧!”

  李昊闻言心中咯噔一下,因为三颗药丸他只服了两颗,李昊不愿说谎还是如实答道:“只服了两颗,还有一颗……送给人了。”

  张道爷一听李昊将药送人,脸色微变有些无奈的说道:“你倒是大方,这三颗药丸可是费了老道我不少精力才炼成。”

  李昊连忙道谦:“道爷,不好意思。”

  张道爷摇了摇手里的拂尘:“无妨,既然老道已经送给你了,怎么用那就是你的事了。”

  李昊问道:“道爷,这紫色的药丸究竟是什么?”

  张道爷喝了口茶缓缓说道:“那叫紫云丹,由道家秘法炼成,服下此丹可以洗炼肉身,有强身健体之功效。”

  李昊开玩笑的说道:“若按道爷这么说,那紫云丹岂不是仙丹!”

  张道爷听了哈哈大笑:“哈哈...…仙丹…世间那有这东西,紫云丹只不过是一些年月较长的草药炼制而成。”

  顿了顿张道爷继续说道:“凡人的肉体在生长的过程中会产生很多污垢,紫云丹能将这些污垢排出体外,过程会有些难熬,小娃娃你能服下而不扔了,倒也有些胆量。”

  李昊尴尬的笑了笑。

  “道爷,我想在这山上呆一晚可以吗?”

  张道爷点了点头:“你若是想留,当然可以。”

  天气很热,但这院中的大树底下,却很荫凉,山风吹来让李昊觉得特别舒服。

  李昊对着张道爷说道:“道爷,来下盘棋怎么样?”

  张道爷略感意外:“怎么了,你不是不愿和老道下棋吗?”

  李昊解释道:“道爷误会了,其实我之前没下过围棋,那晚也是硬着头皮下的,这次我在家练了好久所以有了点底气。”

  张道爷用拂尘指着李昊笑道:“你个小娃娃……快去拿棋盘吧。”

  李昊连忙跑去拿棋盘了。

  拿来棋盘,二人一人一子,下起棋来。

  有了前一段时间在网上的练习,李昊的棋艺进步很快,虽说两盘棋李昊都输了,张道爷也没赢的那么轻松。

  张道爷对李昊的棋艺也是大加赞赏,二人一直对弈到天黑。

  李昊早已经不当自己是客人,自己下厨给张道爷煮了面条,弄了两样小菜,李昊厨艺不怎么样,二人吃得倒也开心。

  入夜后,李昊又陪着张道爷在院中静坐到半夜。

  清晨李昊醒来,一开门便瞧见张道爷正在院中打太极,清晨的晨雾中张道爷一身青衣道袍,白发苍苍,动作轻盈、舒展看上去如雾中仙人一般。

  李昊走了过去,照着张道爷的动作,依葫芦画草,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练习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