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鸠屋上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林家事

春鸠屋上鸣 柴火棒 2091 2019.06.29 19:56

  第二天一早华英就被华恒喊起来了,早上华刘氏烙了韭菜馅儿饼,冲了蛋茶就算吃过了。

  吃完饭刘青赶着牛车就过来了,三人直接就去了镇上。

  华刘氏起来把院子扫了一遍又喂了鸡,然后把昨天换下来的衣裳洗了晾起来,就回房继续做针线了。过不一会儿就听见柱子娘在外面喊:“华嫂子在家不?”

  “在的在的,快进来。”

  “哎”,柱子娘手里拿着要做的鞋底子就进来了。

  柱子娘名字叫杨花,家是杨家村的,跟华刘氏姥姥家在同一个村子里,年轻的时候老在一起,是很好的小姐妹。后来华刘氏嫁了本村的华恒,杨花嫁给了望湖村的刘海。刘海跟刘青和华刘氏都是一脉的堂兄弟,虽不近也不远。所以杨花跟华刘氏的感情自然更亲近了。

  “这两日知道你家英子回来你没空闲时间就没来找你,今儿得闲了吧?”

  “是呢,今天没什么事儿,我家英子刚回来,这身上的衣服脚上的鞋都得赶着。对了,你家柱子咋没带?”

  “柱子他跟着大虎那群孩子玩去了,才不愿意跟了我呢”

  “小孩子都爱玩”

  两人一边讲一边手上活计都没停的,不一会儿就说到了吴寡妇家的事儿上了。

  “林永家的真没良心”,杨花是个泼辣又心善的,她针线上好,总会从镇上绣坊里接一些活计。吴寡妇手上功夫也不弱,平日里更是做绣活儿来养活自己母女两个。这一来二去的,她跟吴寡妇就有了感情。所以这次林永家的干出来这个事儿,她特别的气愤。

  “她们是太过分了!这还是亲侄女呢,哪能就往火坑里推?”

  “是呢,一家子丧尽天良的!好在吴姐姐不是吃素的,当即就把她打了出来。就算是这样,小玉那孩子也算是吃了亏了!”

  “可不是,这女孩子家啊,名节最重要。”

  杨花又把林永一家子骂了一顿才解气。

  另一边华英他们到了镇上的砖瓦铺子,交了订金就去取砖了。他们来镇上是主要来检查砖石质量和带路的。这次房子是推到重建的,现在要盖青砖瓦房,所以家里泥土房子就一点用都没有。全部的材料都要重新买。

  再加上华英非想要青砖铺地,所以光着青砖就买了15车,一车500文,也是500块转头。瓦片买了6车,一车约1000个,800文钱。再加上人家给送货上门加装卸,一车额外再加50文。这一下子就去了13两3钱银子。

  再说打地基做墙壁的时候还得用泥沙混粘土,这泥沙也得订个几十袋子,华恒的心都在抽!

  华英这时候也不敢在他爹面前晃荡,只能去监督着别给拿了质量不好的砖瓦。等带着砖瓦回了家都已经下午了,中午他们也就在镇上随便吃了碗面对付着。

  他们空着的车就去镇上猪肉铺子里割了10斤五花肉,买了猪板油回去榨油。再去点心铺子称了两斤红糖,买了两包桂花糕才家去。这一下子又花了将近400文钱。

  开了后院的门,砖头全都堆在后院。终于收拾完了刘青也要家去了。华恒赶忙把买来的猪肉割了3斤,再把了一斤红糖,一包桂花糕给他。

  “阿恒你这是干什么?!”

  “青哥我这又不是给你的,这几天你帮我跑来跑去的,家里的活计都是嫂子干的,我这是给嫂子赔礼的!”

  “都是应该的你咋还计较上了!”

  “哥,你听我说,咱哥俩我从不跟你外道,嫂子是个大度的人,但我也不能不知礼!你要是不要,我这摊子事儿就不要你管了!”

  “唉……行行行,我拿着还不成吗?干活的人都已经找好了,都是勤快肯干的大小伙子,明天一早来成吧?”

  “成,那说好了啊”

  刘青提着东西回到了家,林氏一看,“怎么还带了这许多东西回来?”

  “这是阿恒拿的,说是我忙了这几天,辛苦你了,这是给你赔礼呢”

  “怎么这么外道,你跟他亲兄弟似的,我可也是一直当他是亲弟弟呢。帮忙不也是应该的嘛”

  刘青赞许的看了林氏一眼“我也是这么说,可他非不愿意,我推脱不了也就算了。”

  “就冲他愿意拉吧我弟弟,我就感激的什么似的,带了这礼可叫我臊的慌”

  “没事儿,明天他们开工了,一下子十几口人的饭食都得堂妹做,这些天你去搭把手也就是了。”

  “哎,放心吧当家的”

  且说另一边,华刘氏中午的时候就将昨天没有炖的大骨头洗净用砂锅炖上了。加了柴用小炉子炖了一下午,骨头都酥软了。

  晚饭华刘氏(后文就称刘氏)就做个大骨汤面吃。刘氏洗干净手,面粉加水揉成面团。又用擀面杖擀成了薄薄的一片。再涂上一层面粉,提起来叠成一路,切成宽度相同的条放在一边备用。

  大骨汤里倒进锅里加水煮开,新掐了几根小葱放进去,下面煮熟,又放了一把菠菜,汤白菜青,散发着浓浓的香味。

  华英肚子里叽里咕噜一顿乱叫,只催着爹娘赶紧吃饭。

  大骨汤面的味道果然和想象中的一样好,入口极鲜美,面条也是筋道,稀里呼噜的吃了两碗半才罢休。饭后歪在椅子上揉肚子,还被华恒训斥了一句“像什么样子!”

  “实在是娘的手艺太好,我没忍住”

  就是在旁边听了心里受用极了,开口就呲哒了华恒一句:“咋的?孩子喜欢吃我做的饭咋啦?”

  “没咋没咋,这不也没说什么吗”

  华英看着爹娘拌嘴,偷笑了一声,“娘我出门溜个食儿啊”

  出门沿着路往北走,这个时候不早了,隐隐约约的烛光透过来,微风都带着湖水微凉的气息,舒服的华英只想找个草坪躺一躺。

  事实上他的确也这么做了,翻身跃上一个柴垛,就直接躺下了。一边听着虫子热闹的叫声,一边看着明明灭灭的星星,他也中午沉静了下来。

  可没多久,他就沉静不下来了。

  为什么?

  作为习武之人,特别是一个身手真的不错的习武之人,他的听力可不是盖的。

  有打斗的声音和女人的惊呼声。

  进贼了?

  华英翻身下了柴垛,右脚猛一使力,提气边往前掠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