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鸠屋上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二 出发

春鸠屋上鸣 柴火棒 2143 2019.07.07 18:08

  华英跟刘氏说了一声走镖这事儿,就被刘氏埋怨了一通,这不是招人闲话么?本来华英和林玉成亲,村里人就在说嘴,现在下聘华英都不去了,别人怎么看林玉?

  华英也是愧疚,但是这趟镖一是易五来请,二是报酬丰厚,哪一个都是华英拒绝不了的。对林玉,也只能说声抱歉,日后再加倍对她好了。

  看儿子被自己说了之后开始自责,刘氏也心疼,忙说:“这样吧,明日里我跟你爹备了礼上门,把事情缘由说个清楚,她们想是能理解的。这样大张旗鼓的上门道歉,更能叫别人知道咱家看中林玉。”

  “让爹娘费心了”

  “行了你,明日就出发是吗?娘先给你收拾收拾东西啊”,说着就进了屋。

  而华英怎么想怎么不舒服,这事儿是自己想当然了,现下心里也是愧疚。摸了摸枕头下面放着的小盒子,心里有了决断。待收拾完东西吃了晚饭后,华英偷偷摸摸的溜出了家门,避着人来到了林玉家。在门口转了一圈转身奔着后面的围墙就去了。

  待翻过了围墙,熟门熟路的奔着林玉的房间就去了。这个时候吴寡妇已经睡了,他轻轻地敲了敲林玉的窗户,只能里面带了警惕的声音立马传了出来:“谁在外面?”

  “是我,华英。”华英意识到自己吓到了她,赶忙出声。

  林玉放下了手里拿的剪刀,穿上鞋子来到窗前,支起窗户正好就看到月光下朦朦胧胧的华英,更是显得俊俏非常,刚被吓到砰砰跳的心现在跳的更快了,脸也跟着红了起来。

  “你......你怎么来了?”

  月光给眼前的少女镀了一层银色的光辉,一双莹莹的眸子低垂着,脸却红润润的很是娇艳,再往下看,可能是之前吓得已经起身了,知道是他并没有来的及穿上外衣就来开了窗,现在是一身白色的里衣,隐隐透着少女婀娜的身姿,有一种别样的诱惑力。

  华英一瞬间就感觉到自己不对劲了,对一个成年的男人来说,真是令人抗拒不了。

  华英连忙别过视线,嘴里答道:“是来跟你道歉的,过些天是下聘礼的日子,不过镖局临时有事,我得走一趟镖去,起码也得两个月的时间,抱歉。”

  林玉停了,摇摇头表示无事,“华......大哥不用觉得抱歉的,还是公事为重,我知你心意便是......只路上一定要小心些。”

  华英没有想到林玉如此好说话,还叫人心里熨帖,一时开心不已。

  “你知我心意便好,我有个东西给你”,说着将怀里的小盒子掏出来递给林玉,“我本想在下聘那日给你的,不过现在赶不上了,就先送你。”

  林玉接过了小盒子,很是好奇里面的东西,但是当着华英的面又不好意思直接打开,只轻轻地拢在手里。

  华英见状笑了笑,“那我便回去了,注意关紧窗户莫着了凉。”

  “哎”

  华英听她应了,帮她把窗户拨下来,听见里面扣住的声音之后又站了一会儿说道:“等我回来。”

  良久里面传出来一句:“嗯。”

  华英欢喜的笑了出来,说一句“我走了”,便又翻了墙出去了。

  屋子里的林玉半晌才平复了乱跳的心脏,但是一想到华英脸又不争气的红了。因为这事还特意来解释一下,是因为看重自己吗?

  手里的盒子她一点点打开,看着静静躺在盒子里的白玉耳珰,心里的欢喜都要溢出来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华英就出发了,身上背着刘氏给他准备的两套衣服一双鞋,还有刚烙的饼子以及一小坛子辣酱。这一去路上得两个月,风餐露宿的也没什么吃食,有点个辣酱什么的也是个吃头。

  与此同时,刘氏和华恒两人也备了礼上了林玉家的门。看见两人这么正式,吴寡妇没有反应过来,待听完刘氏的解释之后才笑了:“我当是什么事儿呢,这个不碍的,我知道他并不是有意的就够了。现在讨生活哪能由得了自己?我理解的。”

  一听吴寡妇这话,刘氏更满意了,虽然林玉家里配不上他们,但是大方明理这一条就足够了。

  而华英这边刚到了镖局,易五他们已经起来收拾好了,看见华英来了相互打了声招呼,然后几人骑着马就去了琼花楼。到了楼下就看见已经停好了一辆马车,而秦歌则在门口指挥着往车上搬东西。

  秦老板今日却是罕见的一身红衣,要知道平日里秦老板皆是一身绿衣的。易五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大红色的衣裙直盖住脚面,鞋子也是同色的绣着莲花坠着珠子的,上面一般头发只简单的挽了一个发髻,别了一簇珍珠发饰,额前光溜溜的没有一丝头发,更显得眉目较好。整个人张扬又不繁复,既明艳又简约。

  待看见他们过来了,更是娇娇一笑,“易五爷已经准备好了?不过还要等一等奴家啊”

  易五不受控制的愣了愣,“秦老板随意,我等不急。”

  过了一会儿秦歌东西放好了,然后叫人喊了海棠出来。只见一个海棠身着一身白衣,仍是轻纱敷面,头发也只用了一根玉簪子挽起来,浑身上下再无半点配饰,看着特别的素淡。但是这样更突出了她的出尘气质,眼睛炯炯有神,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这样到不像是花楼的花魁了,华英想着,更像是他曾见过的朝阳清贵人家的小姐一样。

  待她们上了车,秦老板手一搭也跟着上去了,原以为她是要叮嘱海棠些什么,但是半天也不见下来。

  过了一会儿里面秦老板的声音传了出来:“怎么不走呀?”

  易五一时有点懵,然后才反应过来:“你也要去??”这是连称呼都忘了。

  秦老板银铃儿一般的声音传出来:“那当然了,这银子都是我付的呢,我得去讨回来。再说了,要是讨不回来我再把海棠带回来!”

  易五一阵无语。“你秦老板走了你这楼怎么办?”

  “我养一群人要是连两个月都看不住我要他们何用?!对了,我可没找车夫,你们应该会有赶车的吧?”

  易五再没话说了,只叫了徐原去赶车,然后请琼花楼的人把多的吗送回去之后就起程出发了。

  而车子里面,秦歌握住了海棠的手,问道:“怕吗?”

  海棠紧紧地咬着牙:“我求之不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