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鸠屋上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桃花膏

春鸠屋上鸣 柴火棒 2165 2019.06.28 22:35

  饭后刘青跟华恒说好了明日陪他们去拉砖就急忙回家了。这一天不在家,得赶紧回去看看。

  华英极有眼色的收了碗筷抱去厨房洗了。华恒把渔网掏出来,准备下午去打渔,虽然他今天还是没有松口,但是也是心动的。但是花钱他心里慌啊!打渔起码还能有点收入。

  华英看没什么事儿了,就蹭到了他娘屋子里。这时候华刘氏已经裁好了一件上衣。她准备给华英做两套短打,上衣是斜衿的长度垂到膝盖,农家人做活儿不耽误。这时候看见华英一脸神秘的蹭进来,忙问他:“可是吃完了?我这就去收拾去”

  “娘,别去了,我刚才已经收拾过了。”

  “怎么不叫了娘去,哪里能叫你忙这个?”

  “哪里就不能做了?我这是孝顺娘亲呢~娘得夸我!”

  华刘氏被儿子两句话哄的开开心心的,“好好好,谢谢我家大郎!”

  华英这才一副合该如此的表情,又惹的华刘氏笑了一场。

  华英这才从怀里一掏,手心里端端正正的放着一盒涂脸膏,然后递到华刘氏。华刘氏一愣,鼻尖一阵清香,拿起来看是一个圆圆的竹盒子,上面还有绘有彩色的荷花图案。有手掌那么大,打开里面是琥珀色的膏状物,看着晶莹剔透的。

  华刘氏回了神,赶紧合上盖子,“这膏子你买的?好好的买这个干什么?这得二钱银子呢!得够买多少米面了!”

  “娘…”华英低了头,“娘这些年因为我操劳的太多了。我看过,娘的手都还有冬天裂口的疤呢……”

  “娘放心,儿子能挣钱呢,等我挣了钱,就买两个小丫头伺候娘!娘就保养的美美的,叫人看了都说是我姐姐才好呢!”

  华刘氏年轻的时候可以说是他们望湖村长的最好看的小姑娘了,到了年纪上门提亲的小伙子也是排成排的。只是她偏偏看中了华恒,成了亲原本也是过了几年好日子的,哪能想后来出了那事。每日起早贪黑的,再好的颜色也风霜了。

  现在才35岁的华刘氏,看着还不如40多的刘青家的林氏年轻。每次看着,华英心里就疼的慌。这回到镇上中间溜出去专门去了胭脂水粉的摊子,摊主热情的推荐了这一款桃花膏,说是美白嫩肤的。磨了半天200个钱买下来了。

  华刘氏又是想笑又是想哭,没有哪个女人不爱美的。对着水面都能看见眼角的细纹,心里也是难过的。嘴里想让华英把它退了,手里却舍不得松。罢了!就这么一次!

  华刘氏小心的把桃花膏放在梳妆盒里,心里也欢喜起来。

  “娘,以后儿子挣钱了给你买更好的!您就等着享儿子的福吧!”

  “呿,真是脸皮厚,你啥时候给我娶个儿媳妇生个孙子娘才算是享福了呢!”

  “那咱们得快快的盖好了房子,凭儿子的样貌,这媳妇怕是多的住不下!”

  “不害臊!别没事口花花,叫人听了说你张狂!”

  “好的知道啦娘!我去找爹跟他一起下网去!”

  说完一溜烟的就出了门。

  “别急,回来!”华刘氏赶忙喊住了他,“你身上衣服换下来,穿你爹的衣服去!这好料子哪能在水里泡!”

  华英回头接过他爹的粗布短打,三两下换好又出去了。

  华恒在院子里已经收拾好了,提了一个木桶,背着渔网,然后提了几个虾笼子笼子里面放了蚯蚓来引虾。

  华英接过他爹的网备着,再想把笼子提着,他爹死活没给,也就罢了。父子两个人前后出了门子,路上遇见同村的人,华恒也给一一介绍了。

  “林大叔好”

  “刘二叔好”

  “哎,王二婶子,嗯,跟我爹捉鱼去!”

  “吃了吃了,您还吃着呢?”

  这么走过几遍,华英也就记得七七八八了。

  父子俩说这话儿就到了湖边儿,他家的小船就栓在一棵歪脖子树上。现在春三月里正是白鱼白虾的繁殖期,一般得到5月份才能开始捕捞。所以今天就捉一些普通鱼虾回家打打牙祭。

  小船堪堪能坐他们两个大男人,华英坐在船尾负责划桨,他爹就在船头先把虾笼子下在靠近湖边的水草里。然后指挥着华英把船往前划,停到一个合适的位置,就开始用鱼食做窝了。

  太阳低垂,映的天空都成了橘红色。华刘氏扭了扭僵硬的的脖子,放下了手里的针线。要是快的话,今天这个上衣就能出来,裤子明天再做也费不了多少功夫。

  起身去厨房烧了热水,这三月份天还是凉的,那父子两个回来还是用热水洗个澡好一些。看时间不早,又煮了菜粥,切了小菜,然后贴了玉米饼子,晚饭也就成了。

  起身左等右等不见那两人回来,坐不住的华刘氏关了门准备去寻一寻。

  刚出门就迎见了华恒华英提着东西回来了。华恒背着渔网,华英提着水桶。走近了一看,呵,差不多都塞满了呢!

  “今天收获不少啊”,华刘氏喜气洋洋的问,一点儿也不见刚才等的焦灼的火气。

  “是呢,今天收获不错,够家里吃个几天的呢”

  “行行行,赶紧回家,饭都好了”

  一家三口回到家华刘氏就催着他们两个去洗漱。烧的热热的水端回屋子擦擦身子,然后再泡泡脚,浑身都暖起来了。

  上了饭桌父子俩先捧了热乎乎的菜粥一人喝了一碗,小菜是家里自己腌的萝卜,细细的切了丝拌了麻油,就着焦脆的玉米饼子,这一顿饭吃的可舒服!

  “你们父子俩也注意一点,这天还凉着呢,哪能在水里泡这么久!”

  “没有,今天我们两个下来的还算早的,不过回来的时候碰上了一档子事儿,就耽误了一会儿。”

  “啥事儿啊?”

  “还不是那林永家的,站在吴寡妇门口骂骂咧咧的,你猜怎么回事?”

  “别卖关子,快些说!”

  挨了一下子的华恒无奈的摸了摸胳膊,“说是那林永家的给林家小玉说了一门亲,说临湖村的陈老二当继室。然后被吴寡妇带着扫把打出来了!就站在门口骂骂咧咧的”

  “啊?!那临湖村陈老二是那个坐过牢的是吗?”

  “可不就是他”

  “那不是都快四十了吗?林永他们也真狠心,谁不知道这陈老二是因为打死了老婆被告进了牢里的!”

  “可不是,如果真是这事儿,里正他们肯定得管一管了”

  一家人闲话了一会儿,就各自回房休息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