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鸠屋上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三章 琼花楼

春鸠屋上鸣 柴火棒 2219 2019.07.02 17:17

  就这样华英开始了每日规律的上班生活。每日巳时初之前到岗,上午带着小崽子们练练武,指导指导几个大的招式。有时候还会跟二三四五切磋一下功夫,因为身上总是会出汗,所以在镖局也备了一套衣服用来换洗。下午的话就跟几位哥哥聊聊天耍耍拳什么的。不到酉时就能回家了,日子过得那叫个自在。

  这日华英将将要走,却被易五找了来,神神秘秘的拉着他出去了。他是一头雾水,过了一会儿就站在一座灯火明亮人声鼎沸楼前面,华英目瞪口呆抬头看了看,上书:琼花楼。

  门口的花娘子不停的招揽着客人,看见易五过来了,一个穿着大红衣裙披着轻纱的女子直接上前来拉住他,口里笑道:“哎呦~易五爷可是好久没有过来了呢,可想死如儿了”

  说完眼波流转的看着华英:“还有这位爷,可眼生的紧哪!”说完扭头喊了一声“雯雯快过来招呼这位爷~”

  只见一个穿着藕色衣裙的女子走了过来,抱住了华英的胳膊,柔软的身子贴在他身上,“爷可眼生的紧,第一次来?奴家雯雯定然好好~伺候着爷~”,气息扫着华英的耳朵,声音也带着钩子,华英一个冷战直接推开了她。

  只见雯雯“哎呦”惊叫了一声,然后满眼委屈的看着华英。华英只好说道:“我不惯与人贴身,你稍远些。”

  然后没好气的瞪了在一旁笑的花枝乱颤的易五一眼。易五不愧是面若桃花,这一笑看起来比这些花娘还好看些。怪不得她们对他那么热情。

  “六弟可是不习惯?”

  “要不......六弟先回?”

  嘴里说着先回的话,脸上表情确实一副“怎么怕了”的样子,都这会儿了华英也不矫情,来都来了,不如进去看看这青阳镇的琼花楼比之朝阳的又如何?

  说完率先迈步走了进去。易五也抱着那个自称如儿的姑娘走了进去。

  华英一进琼花楼就赞了一句,这老板必然是个风雅的人,装饰完全不像一般的青楼一样金碧辉煌,反而很是素雅,角角落落里放着花架摆着兰花。大厅的中间有一个极大的四四方方的台子,四周挂着素白的纱,挂着的灯笼洒出昏黄的灯光衬得整个大厅都朦朦胧胧的。台子四周是摆放整齐的桌椅,左右两边各有一个楼梯通往二楼,二楼是单独隔开的包间,三楼则是大大小小的姑娘们的房间了。

  正打量着呢,易五拉着他就坐在旁边的一张桌子上了。“今天你小子有眼福了,琼花楼的花魁海棠今日登台献曲。”

  正说话间,大厅后面的门“吱呀”一声开了,顿时整个大厅的安静了下来。

  只见一女子缓步走来。轻纱敷面,头盘飞仙髻,几朵零碎的金花别与发髻之上,眉如弯月,眼若明星,顾盼之间端的是娇艳动人,勾人心魄。胸前是一抹红缎裹胸,外披红色纱衣,透过半透明的纱隐约可见她如玉的肌肤。娇媚无骨,诱惑非常。

  华英猛地心跳了一下,这花魁真是当之无愧。

  不多久那海棠姑娘便走到台子中间坐下,如削葱般的十指抚与琴弦之上,指尖流淌出声音如展翅欲飞的蝴蝶,扑闪着灵动的翅膀,清亮亮的流淌着。众人皆沉醉与琴声之中,待一曲完毕,再往台上看去,哪里还有抚琴的佳人。在那一瞬间,就连华英也觉得心里有点空落落的。

  “怎么样小六?这海棠姑娘是不是名不虚传?”

  “确实是个不一般的女子。”华英深表认同。

  “据说爱慕海棠姑娘的男子多如过江之鲫,但是无一人能成为她的入幕之宾。”

  “海棠姑娘这样的女子确实不是一般人能配的上的。”

  华英和易五正在说话,就听见旁边一个男声响起来。

  “呸!不过是一个楼姐儿,爷看上她了是爷给她面子,还给爷装什么大头蒜?!赶紧叫她给我出来,不然没有你们的好果子吃!”

  一个肥嘟嘟的穿着富贵的胖子一脚踩在凳子上,一手叉腰吼道。

  “得,又有好戏看了~”,易五奸笑一声,“这货肯定是外来的。”

  “何以见得?”华英疑惑。

  “嘘,等会儿再说,先看好戏”

  许是威胁了一番但是还是没有人搭理他,胖子扯着一边老鸨的领子:“也跟你说话听不见是吧?”

  “哎呦这位爷啊~这海棠姑娘的规矩在这放着呢,咱们也没法子啊~”老鸨苦哈哈的应着。

  “没法子?不过一个楼姐儿还有这么大架子?请不下来是吧?爷自个儿去!”

  说着迈着大粗腿就要上楼,旁边的老鸨赶紧招呼着人拦着,推搡之间好似激发了那胖子的凶气,扯着旁边的小厮就是一顿打,然后就开始砸东西。

  “哟,我竟然不知道还有人敢在我琼花楼闹事。”一个软绵绵的声音传了出来,接着楼上走下来一个身着绿衣的女子。盈盈一握的腰肢用一根大红丝带绑住更觉得羸弱,一头青丝就松松垮垮的用一根玉簪子挽着,唇不点而红,面若芙蓉,眼如秋水。初看顶多是属于清秀佳人,但是越看越有味道,举手投足间偶尔漏出的娇媚确实令人心颤。

  “秦老板”,老鸨看见她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这点小事儿都办不好,回去好好反思一下。”还是软绵绵的声音,老鸨却听了一身冷汗。

  “这女子是这琼花楼的老板?”华英低声问易五,半天没有听见回答转头一看,易五的脸上表情很是奇怪,有点欣喜有点懊恼。华英轻轻推了他一把,他才像是刚刚回过神来似的。

  “对,他就是琼花楼的老板,也是上一届琼花楼的花魁,秦歌。”

  看见有人来了,那胖子也不闹了。

  “你是这儿的老板?”说着瞥了她一眼,“现在叫你那海棠姑娘出来!不然......”

  “不然爷要怎样?”秦歌听着轻蔑的一挑眉,然后声音娇媚婉转的道:“爷要怎样呢?”

  那胖子明显愣了一下,然后猥琐的笑了:“不然你陪爷也是一样的~”

  周围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约而同的看着秦歌。

  “好啊~”秦歌微微撇了撇头,“那奴家在楼上等爷~”说完转身上了楼。那胖子也不闹事了,屁颠颠的跟着上去了。

  “这,没事吧?”华英疑惑的问道。

  “没事,这胖子不会有好果子吃。”,说完摇了摇不知道从哪里顺来的扇子,“走吧~酒也喝了,曲儿也听了,该回家啦!”

  华英一头雾水的跟着他出去,然后分道扬镳回家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