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请你在黎明之前呼唤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番外三百九十六 岛夜迷雾

请你在黎明之前呼唤我 陈施豪 5463 2020.09.16 15:32

    3点整,一楼。七个人全部集【合。别墅的内部空间并不是很大,大门旁边有两根大理石柱,一楼大门正对楼梯。

  茶几上一封信,看起来像主办方留下来的:“欢迎各位参加此次推理活动,各位的任务就是破解别墅内的所有秘密,对了,为了比赛公平我在房间内装了屏蔽器。(岛上没信号)5天之后自然会有人来接各位回家,到时我会按时把50万元准时邮到您家。最后祝各位有个快乐的假期。”静儿拿起信轻声念出来。

  火舞,无痕,格子,三个人默默地坐在椅子上,一句话也不说。

  果儿从桌上拿了一罐七喜,用熟练的动作打开,大口大口的灌下去,泡沫的味道麻痹了一切。“一起喝吧,我们都是没有明天的人。”

  “你说什么呢?”静儿不禁嘲笑果儿,“你又不是CIA,这种玩笑开不得。”

  格子清咳两声,摇了摇头,示意果儿不要说。果儿虽然不明白不过这样做一定是有目的的,“好了,下次不开这种玩笑了。”

  “不过说真的这个小岛好奇怪,既然没人住干嘛还要打扫房屋和修剪草坪。”静儿顿了一下继续说,“格子,无痕还有火舞别说你们不知道,我可不信。”

  “即使知道,我们也不会告诉你。人永远都是这样现实,金钱和友谊在做抉择的时候,友谊永远都是一文不值的垃圾。”小漠靠在楼梯上头也不抬。

  “你想多了。”缘儿的声音比以往平静,却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

  “可不是所有人都是为了奖品才来的,至少我不是。”静儿递给小漠一杯红酒,“不喜欢七喜,还有这个。不是所有人的爱好都一样,不是所有人都有同样的目的。”

  “谢谢,酒很好,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喝酒。”小漠接过酒杯,高高举起然后松手。杯子落在地上碎了,酒洒了,溅到墙上,“不好意思,让你们扫兴了,我酒精过敏,你们慢慢聊,我上楼了。”

  别墅所有的房间都贴上了门牌号以及名字,如:101图书室,102餐厅,105美术室。

  无痕随手推开杂物室(108)的门,里面的东西真的可以用杂乱无章来形容,绝缘手套,电线,蜡烛,尼龙绳,两个自行车的车带,足有1米多高的薄玻璃板还有某些叫不上名字的工具。

  与此同时,果儿一个人在三楼,三楼的房间除了302和303之外都上了锁,根本打不开,302和303的房间装修的简直一模一样,要是必须找出不同的话就是桌子的位置,302的桌子放在靠窗户的位置旁边就是床而303的桌子在墙角与床的距离大概有半米的距离。最奇怪的是,302和303房间的灯,天花板的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那种KTV才会用的特效灯,要用这种灯看书,自己的眼镜度数要增加多少呢?果儿不禁摇了摇头,设计未免太不合理了。(注:各层平面图另附)

  二楼,205,格子和火舞。

  “看来206,207和201这几个房间的门上了锁。真是好奇为什么要上锁?”

  “也许是举办者希望我们早点解开谜题,特意降低了难度。”火舞边说话边打开衣柜,从进房间开始,火舞就觉得这个衣柜和房间风格不搭调,衣柜是那种深棕色,而房间的床桌子都是米色,衣柜里面的景象真是吓到了火舞。“1234567,。”火舞从衣柜里不停地往外拎衣服还有奇怪的东西,格子看到那些被火舞硬生生拎出来的衣服,差一点笑出声,泳衣,泳帽,救生圈,就差氧气筒了,有了氧气筒就可以去潜水了。可是格子等到最后都没有等到氧气筒。却等到了一张纸条:相信各位已经看到放在衣柜里的泳衣了,如果各位对游泳有兴趣,欢迎各位到我的私人游泳池(从后门出去向左转沿着小路走大概200米就到了。)。

  “这个,要拿下去吗?”

  “当然。”格子笑了,“如果不拿下去,岂不是辜负了人家的一番好意?”

  “那,好吧。”

  205,小漠一个人在房间拿着照片默默流泪,这人到底是怎么了呢?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明明好好的旅行怎么就变成噩梦了呢?

  门外有人敲门,小漠擦去眼角的泪水,她打开门发现是果儿,:“姐,我们要去游泳,你要不要一起去?”

  “不了,我对有用没兴趣。”

  “姐,事情过去那么久了,忘了吧。那只是个意外,何况在这里的人都是无辜的。”

  “无辜?算了吧!”小漠声嘶力竭的喊出来,“我们都是杀人凶手。”小漠的声音引来众人,她用力的关上门。背靠着门,身体一点点从门上滑落。

  “她怎么了?”格子关切的问。

  “应该是忘不了六年前的事吧。算了,别为了这个破坏我们的好心情。我们出去游泳吧。”

  “无痕,这样不好吧,毕竟我们都是朋友,我留下来吧。”

  “静儿,走了。”格子拉起静儿向外面冲去。

  205号房的人现在因为安眠药的缘故睡得很沉。200米以外的游泳池,与其说这里是游泳池到不如说是游泳馆,四周的玻璃把里面的人与世隔绝,外面的声音根本听不见,所有的玻璃都是银行系统专用的防弹玻璃。

  “救命啊,救命啊!”果儿在水里用力的拍打。

  “可以不打了吗?再打下去我就不管你了。”缘儿在后面,轻轻地推着果儿的救生圈前进,“如果不会可以在上面观望。万一出事怎么办?”

  “哦,可是人家好不容易在救生圈的帮助下游泳的啊,怎么可以不展示一下?”

  “算了。”缘儿摇摇头,这可真是个让人头疼的孩子,记得高中的时候,全班所有人都学会游泳,只有果儿还不会,只能在救生圈的帮助下缓慢前行,没想到现在还是没有长进。

  “滴滴。”是无痕的电子手表发出的整点报时。他低头,时间还真是过得快记得大家是在3点19分的时候出发,大概在3点半的时候到达。没想到现在都已经6点了。

  “无痕,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格子在旁边用力的拍着无痕。无痕看着玩的正欢快的大家,“再等等吧,大家都着在兴头上。”

  “再不回去,我就要渴死了。”

  “格子,那我回去拿水好了。反正我也不会游泳。在这里也只会添乱。”

  “那我也回去好了,正好去看下小漠。而且这里的水不深,没什么意思。”

  “也好,有你在我会放心好多。”无痕笑着看缘儿。

  缘儿和果儿在更衣室换好衣服正准备要走出游泳馆之时,后面传来了无痕的声音“缘儿,缘儿。等一下。”

  缘儿回过头,发现无痕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格子衣服的扣子也全部系错了,“你们不要在游一会吗?”

  “不了,你们有人看到火舞和静儿了吗?”不知道怎没的,格子忽然的想起草坪里的暗号,急切的问。

  “这样说起来,还真的没有看到他们。他们不是和我们一起出来的吗?难道提前回去了?”

  “不可能,我们快回去看看。”格子硬生生的拉起无痕向别墅跑去,从一开始他就觉得奇怪,进游泳馆没多久静儿和火舞就都不见了。期初自己还以为他们是去深水区了,可缘儿一直在深水区。根本没有看到他们,格子暗暗骂道,当时怎么就没想到呢?

  大概离别墅有60米的时候,格子一下子停住,一动不动的看着楼顶,足足有1分钟,格子才反应过来,楼顶上的人是火舞。格子的双腿好像不听使唤,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怎样到别墅门前的,可就算速度再快,可还是迟了一步。格子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火舞从楼顶楼下,血溅了一地,火舞就好像睡着了一样,走的那样安详。格子将颤抖的右手打在火舞的手腕上,已经没有脉搏了吗?不可能的刚刚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不见就再也找不到了呢?明明刚刚还告诉自己关于暗号的秘密,明明刚刚还和自己说笑,现在就变成了一具残存余温的尸体。“为什么,啊!”格子无力的瘫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好像在静静的等着死神的来临。不知道是不是格子刚刚的喊声太大竟然吵醒了205房间的小漠,小漠揉了揉太阳穴,缓缓地站起来,自己刚刚明明在看照片怎么会睡着呢?小漠把头转向桌子,没错就是它有人在水里下了安眠药,所以自己才会睡得这样沉。她打开门,“也不知道他们回来了没?”她喃喃低语,小漠扶着扶手下楼,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五步。“啊!”别墅内小漠发出凌厉的惨叫声,小漠就躺在客厅中央,头上全是血。

  别墅外,缘儿和无痕听到小漠的叫声,撞门而入,血已经溅到了2.3米外的墙上,已经没有抢救的必要了。

  火舞和静儿是这个活动的前两位遇害者,确切的说静儿是先遇害的,火舞是在我们到达别墅的时候遇害的而小漠至少遇害一个小时了。

  “静儿她还好吗?”格子轻轻推开门,无力的问道。无痕摇了摇头,向左边退了几步。这一次格子彻底崩溃了,他用尽全身力气爬向静儿,就好像他的生命走到尽头。无痕走过去扶起格子,“缘儿,你先陪格子回房间好了。”

  无痕走上楼梯,奇怪在台阶上怎么会有蜡油的痕迹?记得到别墅的时候,这栋房子明明别打扫的纤尘不染。

  “无痕,你来一下,你看这里。”小漠指着门上的血迹。无痕急忙的跑过来,门上不止有血迹,而且还有被重物撞击的痕迹。至少是从5,-6米以外用锤子类的工具砸出的凹痕,凹痕处还有明显的血迹。而且是血迹最多得地方。“果儿,你上楼找缘儿让她……”小漠俯在果儿的耳边说的话,旁边的无痕只听到了前半句,后半句即使听到无痕也未必好意思说出来。

  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装神秘,无痕无奈的走出别墅,关于静儿的案子虽然还是一筹莫展但也绝对不能忘记火舞还一个人在门外。别墅的门到前院有几节台阶,台阶的扶手是铁质的和别墅内的所有扶手一样。

  火舞的尸体还在外面,没有被移动的痕迹。当然这里也就是第一现场了,无痕蹲下身子,看这个样子火舞应该被人用安眠药或者是乙醚一类的东西弄昏,然后从房顶扔下。“你在干什么?”

  “没什么啊。对了缘儿你不是应该在房间陪格子吗?怎么下来了?”

  “不是你让我下来,检查静儿的尸体吗?”

  “没有啊,这也不要紧。检查的结果如何?”

  “静儿的双臂都有被绳子之类的东西勒伤的痕迹,而且我刚刚去检查了静儿的背包,背包的背带也像被硬生生的扯断一样。”

  “那静儿背包里装的都是什么?”

  “手机,MP5,笔记本还有就是衣服了。”

  “你怀疑凶手是谁呢?”

  “你是怀疑我对不对?”

  “呵,你想多了。凶手可能是我们,也可能是外面的人,但我希望是外面的人。”

  “如果真是外面的人,我们只能变成尸体才能离开这个小岛了。”

  晚上8点整,208,格子的房间。白天大家为了安全起见,分别在各自的门牌号上面写下自己的名字。现在窗外漆黑一片,格子一个人躺在床上,翻看相机里面的照片,在翻到第258张的时候他停了下来,仿佛有什么东西把他牢牢吸引住了。没错那是六年前全班同学去春游的合影,里面有他们七个还有格子早就忘了的人。不管多久之后自己都不会忘了这一天的,那天是个晴天所有同学约好一起去春游。回学校的时候却发生了车祸,最后活下来的就只有他们七个了。警方过来做笔录的时候,他们故意隐瞒了好多事实,开车的是本班同学,是个未成年人,是一个没有驾驶证的学生。最后案子是怎样结束的格子已经记不得了。经过那件事之后其个人都转学了,学校的的名声也因此受到影响。现在那个人又出现了,他带着死神又来了,格子好像听到了死神的召唤声,是生命要走到尽头了吗?是不是马上就可以见到静儿和火舞了呢?格子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一楼客厅,一个黑色的身影。在检查者静儿和火舞的尸体。果然我没有猜错,真的是这样,静儿的背部和小腿处都有淤青,应该是被什么东西撞伤的。同样楼梯上的血迹也证明了这一点。现在就差凶手了。真希望明天不会有事情发生。那个人慢慢走近105(美术室)。坐在那里专心的绘画,那是一幅红色的画,是用水粉的红色颜料绘出的一幅画。画中有一个人,身着黑衣静静地躺在红色的画纸上。他拿起画走向一楼的某个房间。

  黑暗之中两个人。

  “是你吧?一切都是你做的吧?”

  “不是,不是我做的。”

  “但愿是我多疑了。画给你留下了,还有如果你是凶手请允许我做下一个牺牲者。”而后房间的门被送画人重重的关上。房间内传出哭泣的声音,难道自己做错了吗?自己真的做错了吗?为什么到最后连自己最爱的人也要离自己而去。这条路自己已经走了太长了,没办法回头了,全世界的人可以恨自己,但你不可以。不可以。

  “还是说不通啊,我们明明都是同一时间回到别墅,果儿是在什么时候把这些东西回收的呢?”

  “当然是在杀害火舞的时候。”无痕又一次看着缘儿,这一次却充满无奈,“果儿只要拿捏好时间,在我们离开游泳池的半个小时前让火舞离开,给火舞服下安眠药,把他放在楼顶,过不了多久火舞就会醒过来,加上安眠药的作用,火舞只要一翻身就会从楼顶掉下来。”

  “怎么可能?果儿怎么可能让火舞正好在我们回来的时候掉下来。”格子问无痕。

  “即使火舞不掉下来,她也会把火舞推下来。”缘儿替无痕回答了格子的问题,“果儿提议回来拿水,为的就是让我们一起看到火舞死亡好为你做不在场证明。而你之所以把静儿的尸体放在客厅为的就是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这样你就有时间犯案了。”

  “没错,都是我做的。你们是从什么时候怀疑我的呢?”

  “从见到你的时候。”格子的表情让人难以捉摸。

  “那你们为什么还要来?”

  “因为我们所有人都相信你,相信你早已不记得当年的事。就算当年我们错了,也是为了保护你。”缘儿声音颤抖。

  “保护我?你们真是天真。”“我们很天真,是只不过小漠比我们这里所有人还要天真,最后竟然被你……”缘儿一步步逼近果儿,“你说话啊?为什么?”

  “缘儿。”无痕在后面拉住缘儿的手,强行把她拉到座位上,低下头声音平静:“我说过,她不是所有事件的凶手,至少她没有杀小漠。相信我,听我说完。”

  “无痕说的没错,至少你没有杀害小漠。”格子舒了口气,“无痕,把这个事情交给我吧,不管怎么说,小漠还是我女朋友呢。我很在意呢。”格子故意露出那种吃醋的表情,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下来了,“无痕,对不起。那天我偷听了你和小漠的谈话。”无痕没有说话,表示默许这个事实。“画室中有很多中颜色的颜料,只要会调色就一定会调出血红色的。因为我们在三楼看二楼必然会有所误差。而制造这一切工具恐怕就是杂物室的薄玻璃板吧。”“玻璃板,你开玩笑吧,怎么可能?”“我没有开玩笑,缘儿难道忘了初中学习平面镜成像的时候,我们用玻璃板代替平面镜了吗?而且我在玻璃板下发现了烧断的尼龙绳,以及二楼的划痕,正是说明玻璃板被移动的最好证明。”

  “格子,你想的太多了,玻璃板是我故意放到哪里的,划痕也是我故意制造出来的,我想让你们发现不见了的车带和烧断的尼龙绳。”是小漠的声音,从二楼传来的。

  “小漠,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