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骑士的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神域(跪求推荐票冲榜)

骑士的路 似缺梦 2036 2019.09.08 13:03

  加鲁头脑一热就接过了血瓶,待到走向那紫红色的恶魔时,才发觉自己紧张的桑眼子都发干了。

  所幸,血魔暂时还没能挣脱罗娜血液的感染。

  加鲁有惊无险的将安娜血瓶砸在了血魔的脑袋上。

  这份新鲜的血液再次让血魔陷入了无序的状态中,痛苦的在地上扭曲着身体,疯言疯语。

  “格雷,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针对恶魔的毒药吗?”加鲁小跑着回到格雷身旁,少见的露出兴奋神色。

  毕竟,不是谁都有这种压制恶魔的机会的。

  “算是吧。”

  “普兰,加鲁,我们先离远点。”格雷恢复了一些力气,但脚还有些发软。

  普兰和加鲁一左一右架起格雷就往主堡方向走去。

  没走几步,远处一道纵跃而来的身影印入格雷的眼帘。

  强大熟悉的骑士气场让格雷终于松了口气,是老师来了!

  菲尔丁向格雷展示出了一名正式骑士的赶路方式。

  每一次纵跃,都能跃出十几米的距离,速度之快几乎眨眼就来到了格雷他们身前。

  从感应到血魔现身后的气息,到跨越一公里多的距离到现场,只花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

  “做的不错。”菲尔丁来到现场,目光一扫而过就知道了个大概。

  表扬了格雷一句,菲尔丁提着一把银色的重剑直接跃向了血魔。

  正式骑士的气场带给了血魔死亡的压力,混乱的思绪竟然回复了几分,它表情扭曲,似乎在奋力对抗着什么,全身泛起了诡异的血光。

  菲尔丁见识过血魔的技能,这正是血魔血遁发动的前兆。

  “罗宾,老师这就解决你的痛苦。”

  菲尔丁当即台起重剑,毫不犹豫的对着血魔当头斩下。

  “不!老师!我是罗宾!不要杀我!”

  死亡当头,血魔忽然露出了求饶的表情。

  菲尔丁心中一颤,但重剑未停,剑身上光芒大涨,一剑斩下!

  最后关头,血魔面露狰狞,全身的血光负于双臂,交叉在身前想要挡下这一击。

  但,正式骑士的全力一击,还是轻松的摧毁了他的防御。

  双臂被斩断,血魔被从头到尾斩做两半。

  菲尔丁这全力的一击余威未消,在血魔身后留下一道十米长,半米宽的剑痕,威势惊人!

  “这就是正式骑士掌握的力量吗!”

  一边的格雷三人看呆了眼。

  噗通,血魔的尸体失去了支撑,倒在地上。

  皮肤的紫色开始渐渐褪去,红色的头发也开始演变为原本的黑色。

  菲尔丁忽然皱起了眉头,面色一僵。

  血魔的尸体在死亡后回复人形,而那五官,却是一个陌生的青年形象,断然不是罗宾。

  这是什么手段?

  真正的血魔,逃脱了吗?

  ......

  数十公里外,格林镇附近的一处山峰上。

  身穿黑色长袍,一头红发的青年吞下了嘴里涌上来的鲜血,睁开了眼睛,眼中闪过一丝邪恶凶残。

  “您预料的不错,我被菲尔丁击败了。”

  红发青年的身后,同样一身黑色长袍,胸前却多了一只纹制的栩栩如生的阴冷蝎子的白发男人闻言抬了抬眼皮,似是对红发青年的话语没放在心上。

  “那么,我完成了对你的协助,接下来到你了。”白发男人开口道,他的声音很轻,却带有让人不容忽视的威胁力。

  红发青年单膝跪下宣誓道,“白蝎大人,今日起,我就是您最忠实的部下。”

  狡猾的血魔在白发男人面前,变得分外严肃。

  白发男人微点下颌,取出了腰间的一个袋子。

  袋子打开,一道身影从中掠了出来,来到半空中,展开身形,竟然是一头几十米长通体幽蓝的冰霜巨龙!

  冰霜巨龙对空咆哮了一声,乖巧的来到白发男人身前停住。

  冰霜巨龙,妥妥的存活于远古时代之后上古时代的纯粹上古生物,在近古时代数量大幅度减少,在现如今,已经极为罕见,许多人以为它已经灭绝了。

  没想到,白蝎大人竟然随身携带着一只冰霜巨龙!

  血魔的眼神愈发恭敬。

  能够驱使一头冰霜巨龙,要是眼前这位大人出手,菲尔丁那家伙绝对必死无疑。

  白发男人轻轻跃上了冰霜巨龙的头顶,“上来,我们去德黑兰接几个人,然后返回神域。”

  血魔用尽力气才跳到了冰霜巨龙的背上,看着白发男人的背影忍不住开口问道:“白蝎大人,神域到底在哪?”

  “极北之地,松原王国。”白发男人回了一句,冰霜巨龙开始振翅高飞,速度惊人。

  血魔了然,原来不在德鲁王国境内。

  数天后,德鲁王国都城德黑兰有上古生物冰霜巨龙现身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德鲁王国。

  ......

  血魔死掉的可能只是一个替身。

  这个消息传到格雷和赶回来的骑士学徒们耳中的时候,无疑是令人沮丧的。

  菲尔丁不知道血魔此时已经踏上了离开的路程。

  因此,桦树堡的警戒还在维持。

  桦树堡辐射范围内,骑士学徒们的探寻持续了整个三个月之久。

  在确定没有寻找到血魔的丝毫踪迹后,这种无意义的探寻才被菲尔丁终止。

  格雷被菲尔丁骂了一顿,不是骂格雷不自量力出手,事实上格雷当时那么做的确挽救了骑士学员们的性命。

  格雷被骂是因为他竟然不知道用骑士之魂的能量阻挡堕落者能量的侵袭,导致身体受了不轻的内伤。

  最重要的是,堕落者的能量侵蚀影响下,格雷原本根本感应不到的体内的远古血脉也开始提前有了复苏的迹象,时常会有暴躁的情绪出现。

  发掘体内远古血脉的力量,那是正式骑士阶级才开始做的事情。

  过早的开始觉醒远古血脉,一个不小心,就会成为罗宾那样的堕落者。

  好在骑士悠久的历史中对此也有应对方法。

  菲尔丁找了许多抑制远古血脉的草药来给格雷服用,持续了一个多月后,格雷才抚平了体内的暴动感。

  格雷沉浸在骑士修炼中,眨眼间,就在桦树堡中待了三个月之久。

  这一日,天空飘荡起了晶莹的雪花,菲尔丁将格雷召唤到了他的书房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