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骑士的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骑魂

骑士的路 似缺梦 2099 2019.09.01 21:33

  “我是普兰.塞西尔,你是格雷对吧?”

  红发少年普兰一边拿起一个黑麦面包狠狠的咬了一口咽下,一边自来熟的开口道。

  “你有库克血统?”格雷答非所问。

  接下来半年都得朝夕相处,格雷倒也不排斥和这个红发少年接触交流。

  “呃,是的,我母亲是北库克逃难过来的,我的红发继承自我的母亲。”普兰没有任何异样的开口承认了。

  嗯,这是一个心理强大的家伙,格雷心中评价了一句。

  几十年前和德鲁王国一样地处大陆北边的库克王国分裂成南北两个阵营,长年对战。

  战乱下受伤的是平民,许多无家可归的红头发库克人在战乱中无处逃生,成了德鲁王国的奴隶来源。

  无可厚非的,红发在德鲁王国民众心中带上了一些卑贱的意味。

  很多红发人种甚至会选择将头发剃光。

  而普兰不仅光明正大的留着一头火红的长发,在格雷提起他身份的时候也没有丝毫异样,这赢得了格雷的尊重。

  “格雷.克里斯蒂安,来自格林镇。”格雷伸出了手。

  “普兰.塞西尔,来自深水镇。”普兰微微一怔,很快学着格雷的样子伸出手。

  “希望我们半年内都能够成为骑士学徒,成为菲尔丁爵士的弟子。”普兰目光希冀。

  格雷心中一动,“普兰,你似乎对桦树堡、骑士训练很有了解。”

  “我父亲是深水镇的守卫官,和菲尔丁爵士有过合作,他曾经在军队里服役了五年,参与过剿灭入境库克流兵的战斗,当时他的百夫长就是一名正式骑士。”普兰开口道。

  说起自己的父亲,普兰很骄傲。

  “你有个伟大的父亲。”格雷不吝啬自己的夸赞。

  普兰很是受用,塞下一大块牛肉后,面对格雷不掩饰的探寻,他开始讲解起一些关于骑士、桦树堡的常识。

  桦树堡今年的学员大部分都是平民子弟,随着普兰的话语,包括黑肤光头加鲁在内的注意力都被普兰的话语吸引过来。

  “骑士之道,是一条有去无回的道路。”

  普兰似模似样表情严肃的当先开口说道。

  “为什么?”格雷出声问道。

  普兰面对格雷的疑问,严肃的表情散去,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反正都是这么说的。”

  面对格雷怀疑的目光,普兰干咳一声,迅速的转移话题。

  “咳咳,要想成为正式的骑士学徒,撇开战技不提,第一步就是将自己的身体提升到极限!”

  “而后,肉体到达极限后,如果你有骑士天赋,那么你的体内就会诞生一缕骑士之魂!”

  “只有凝聚出一缕骑士之魂,才有资格被称之为骑士学徒!!能够被菲尔丁骑士收为弟子!”

  “拥有了骑士之魂,你才能更继续突破肉体的极限!向着骑士迈开步伐!”

  “凝聚一缕骑士之魂是下位骑士学徒,凝聚五缕骑士之魂是中位骑士学徒,凝聚十缕骑士之魂,便是上位骑士学徒!有几率可以成为正式骑士!”

  普兰顿了顿,继续道:“然而,不是每个人都能凝聚出十缕骑士之魂的,至少一半的骑士学徒凝聚到五缕便是极限,还有一部分甚至终其一生都只能凝聚出三缕以下的骑士之魂......”

  ......

  普兰的科普对格雷很受用。

  这让格雷明白了骑士训练的基本目标——凝聚骑士之魂!

  骑士之魂,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格雷心中好奇夹杂着渴望的情绪在不停涌动。

  不仅是格雷,在长桌上的其他少年也都是陷入了沉思。

  他们扪心自问,自己能否凝聚出骑士之魂。

  如果不能凝聚骑士之魂,那么又该怎么办。

  ......

  这个年纪的少年们肚子很容易饥饿,但也是进食速度最快的时候,用狼吞虎咽要形容不为过。

  很快,少年们便进入了1号副堡的二层三层挑选房间。

  格雷和普兰也一起往楼上走去。

  两人非常有默契的没有在二楼停留,直奔三楼。

  看着比两人高出一个脑袋的光头黑肤少年走向二楼通道的尽头,普兰悄悄的开口道:“格雷,你知道么,那个叫加鲁的杀死了自己的父亲!”

  格雷皱了皱眉头,普兰不像是说瞎话的人,而且他一直忍到现在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才说,看来是确有其事了。

  那个叫加鲁的,就是测试成绩第一名的黑肤少年,天赋秉异,体格堪比兽人。

  “他也是深水小镇的,呃,他的父亲是个烂酒鬼,成天就知道赌博与宿醉,一家四口得靠加鲁做工才能维持生活。”

  “在三年前的某一天,加鲁的父亲喝醉酒后纵火,导致了他的母亲和妹妹被活活烧死!”

  “刚刚下工的加鲁愤怒至极,和他的父亲争吵间将他推进了火中!然后,克罗克家便只剩下加鲁一个人了。”

  格雷点点头,加鲁父亲这种男人,死了一点都不为过,只是可怜加鲁的母亲和妹妹,可惜加鲁从此背上弑父的名头。

  “深水镇就没有处罚加鲁吗?”格雷跨过楼梯的最后一层,来到三楼通道。

  “这种案件有损小镇的声誉,具体的处理过程我父亲也没跟我说,甚至很多深水镇的本地居民都不清楚这件事!只以为加鲁父亲是一起意外被烧死的!”普兰答道。

  格雷微微皱眉,“或许,背后还有什么隐情吧。”

  普兰想了想,若有所思,小声道:“或许吧......”

  1号副堡三楼的通道在正中间,两边是一字排开的单独房间。

  通道两边的中间位置左右还各有一个洗浴的地方。

  房间很多,给十三名少年居住绰绰有余,两人选择了通道尽头互相对面的两个房间。

  格雷打开房间,印入眼帘的首先是一个小厅房,一张圆桌,四张木椅。

  厅房边上有个门,推开后是一间卧室。

  卧室里是一张简单的板床,铺好了床垫,打开衣柜,里边也放着整洁的床具。

  阳光从开着的木窗外洒进来,让卧室显得很明亮。

  这里看起来是经常有人打扫,很干净,没有灰尘的味道。

  想了想,格雷决定忠实的执行教官的命令——好好休息。

  早上可是跑了正整整五十公里,先睡个午觉吧!

  去冲了个澡后,格雷关好门窗,卧室陷入黑暗,铺开干净的被褥,沉沉睡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