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骑士的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突兀

骑士的路 似缺梦 2293 2019.09.07 23:46

  感应到对面那个瘦高士兵身上不断传出令他分外难受的气息时。

  格雷回想起他和罗兰的对话。

  当时,他向罗兰询问如何发现异种或是堕落怪物的踪迹,做到及时追捕或是躲避。

  “当你遇见它们的时候,就自然能够分辨出来了,和我们骑士的‘气场’不同,它们天生带着邪恶堕落的气息......”

  罗兰笑了笑,如此答道。

  此刻,格雷清楚的领悟了罗兰的意思。

  格雷十分清楚,那名士兵体内,就存在着一头怪物,基本上,就是血魔无误了。

  血魔竟然这么胆大,伪装成了士兵来到了桦树堡!

  普兰还在挤眉弄眼,格雷已经没有心思关注这个红发逗比。

  伸手摸进胸口,幸好,一向谨慎的格雷出屋前将三瓶能够克制血魔的血液也带上了。

  打,那是肯定打不过的,但若是就这么退去,恐怕不等自己搬回救兵,在场的学员会短时间内被血魔屠杀干净。

  格雷做出这个判断,是因为那名‘士兵’现在的表情。

  它背对着它的两位同僚,从侧面看向身前的学员们,嘴角竟有一丝透明的液体流淌出来。

  显然血魔已经食欲大开,眼尖的格雷还发现了血魔鞋子底下沾染的血迹。

  这家伙不会是已经杀过许多人了吧?

  他到底潜伏进来多久了?

  一念至此,格雷背后瞬间被冷汗打湿了。

  希望桦树堡不会损失太重,对于桦树堡,虽然仅有几天时间,格雷已经产生了一定的归属感。

  他不希望桦树堡受到太大伤害。

  格雷不是优柔寡断的人,更不是冷血无情的人,演武场上1号副堡的学员不得不救,他无法坐视少年们就此死亡的遭遇发生。

  但怎么救,得好好盘算。

  格雷从胸口掏出两个瓶子,左右手各自握住了一个。

  好在已经被食欲冲昏头脑的血魔没有察觉到格雷的存在。

  ......

  骑士学徒堕落成怪物后,它的智商并不会降低,反而会变得更加狡猾。

  这一次,血魔正是故意在格林镇露出了明显行踪,吸引注意力后迅速的潜伏回了桦树堡。

  它躲在桦树堡外,亲眼看着五名骑士学员和菲尔丁骑士的伙伴一同离开后,才大胆的杀进了桦树堡。

  菲尔丁肯定驻守在主堡,不会亲自巡逻。

  而五名骑士学徒离开,普通的士兵又怎么拦得住血魔的脚步?

  眼前这些年轻的骑士学员,身强体壮,虽然没有骑士学徒那么好,但也是增强它实力的‘良药’。

  血魔知道它的‘破绽’一定被菲尔丁盯得死死的,它根本没有机会轻松的解决掉那个后患。

  还不如转而吞食桦树堡里气血旺盛的士兵和骑士学员,它早就突破在即,最好能够在菲尔丁察觉他前大肆吞食一顿,打破桎梏成功突破。

  再进一步,它未必会再害怕菲尔丁!

  否则,只能选择远遁他乡了。

  “杰瑞,你的马靴上怎么沾着那么多血迹?”

  这时,一名士兵察觉到了刚刚去小解后回来的同僚的异样。

  被发现了么?血魔并不意外,反而升腾起了浓烈的食欲。

  他转过身,面对同僚,嘴角裂开诡异的笑了起来。

  在两个士兵惊恐的目光中,它的嘴角直接裂开,越裂越大,最后竟整个从边缘一分为二,一个皮肤紫红的怪物从中钻了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惊恐的士兵正欲大喊,一道身影从怪物的后边窜了过来,接连抛射了两个事物砸向怪物。

  这道身影,自然就是果断抓住机会的格雷。

  格雷计算的很不错,就算是偷袭,第一瓶血液也被反应迅速的怪物闪身躲过,但第二瓶紧跟其后的血液准确的砸在了血魔的后背。

  砰!

  玻璃瓶应声而碎,血液沾满了血魔的脊背。

  “恶魔!!”

  直到这时两名士兵才来得及大喊出声。

  血魔从士兵体内钻出的场景,大部分学员也尽收眼底,此时都楞在了原地。

  他们根本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除了胆子小的被血魔从士兵体内挤出的血腥场景吓到了,其余的也就只有普兰可能知晓眼前的血魔身份。

  “跑!这是吃人的恶魔!不是我们可以对付的!跑去主堡!”普兰还算够义气,跑之前还提醒了其他学员一句。

  中了血瓶的血魔自顾不暇,没有时间阻止学员们逃离,解救任务算是完成了。

  “啊啊啊啊!

  “是谁?”

  “罗娜!!我可怜的妹妹!”

  “不!罗娜婊子,我要杀了你!”

  ......

  血魔痛苦的捂着脑袋,他亲妹妹的血液效果出奇的好。

  一头菲尔丁也为之头痛的堕落怪物就这么被自己击中,格雷心中有些自得。

  格雷见猎心喜,提起背后的重剑,一式灌注了骑士之魂能量的剑技‘黑水涌动’朝着捂着脑袋蹲在地上的血魔后背斩去!

  这一剑要是斩实了,血魔说不得也要被一刀两断。

  格雷还是小看了一名上位骑士学徒堕落成的怪物。

  这几天来的顺风顺水让格雷的内心长出了不自量力的小尾巴。

  血魔就算是陷入了被动状态,其强大的实力也不是现在的格雷能够对抗的。

  血魔仅仅是在感受到生命威胁后,抽空朝后挥出了一爪。

  就这一爪,蕴含着巨大的能量,轻易的将格雷120斤的重剑砸飞。

  邪恶的能量几乎瞬间就将重剑里属于格雷的能量侵蚀完毕,并且顺着剑柄传入格雷的体内。

  能量的传播速度只能用微秒来计算,格雷根本反应不及,便全身如坠冰窖,倒飞着摔倒在地上。

  这就是属于堕落者的能量吗?

  格雷感觉到不属于自己的能量在体内肆虐,最重要的是他发觉他开始有邪恶的恶念升起。

  任由这股能量肆虐吧,让它激活自己体内的远古血脉,这样瞬间就能拥有强大的力量啊!

  迷糊间,格雷感觉自己被谁拉了起来,艰难的睁开眼,原来是普兰和加鲁看到格雷被击飞,咬了咬牙就过来救援他了。

  温暖的感觉驱散了格雷心间的恶念。

  格雷鼓起精力,全力震荡骑士之魂,能量像不要钱似的涌向全身。

  在骑士之魂的能量消耗了七八成后,那丝血魔的堕落者能量终于被清除完毕。

  还是没有经验啊,被堕落者能量入体了也没能及时反抗,如果换做是罗兰,根本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吧。

  堕落者能量对格雷身体造成的伤害很大,格雷仍旧觉得全身软绵绵的,重生以来从没有过如此脆弱的时刻。

  格雷从胸口掏出了最后一瓶罗娜的血液,“你们谁去吧这瓶血扔在它身上,菲尔丁爵士肯定察觉到了恶魔的气息,但演武场距离主堡有一公里远,爵士赶过来要花点时间,血瓶能够压制它,我们需要时间。”

  普兰还在犹豫,一边的加鲁已经伸手拿过了血瓶,义无反顾的走向了已经渐渐开始回神的血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