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骑士的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 章:巫师(读者老爷们,给点票票吧!)

骑士的路 似缺梦 2040 2019.09.10 23:17

  荒芜的无人区,杂草丛生,山岩四立。

  兽奴阿拜尔,曾经的部落高级步兵,此时正带着暴乱中最大的一支队伍——十五名兽奴奔行在无人区,朝着边境线逃窜。

  黄昏时刻的橘黄色阳光倾斜着照射进阿拜尔的眼眶,有些刺眼,让他不由自主的眯上眼睛。

  “嗯?”

  视线中,一块路边几米高的荒石上,一道人影立在其上,似乎已经等待多时。

  阿拜尔不惊反喜,不顾身后兽人们惊讶的目光,快速往前几步:“安格列巫师大人,感谢您的帮助!我们成功脱逃了!”

  这名等候在这身穿兜帽长袍的人影,竟然是发源自巴罗大陆西部的神秘巫师。

  名叫安格列的巫师带着兜帽,半张脸隐藏在高高竖起的衣领下,只露出的两只眼睛却有不同的颜色,左眼漆黑深邃,右眼是漂亮的琥珀色。

  安格列诡异的双眼盯着兽人阿拜尔,让后者心中升起惧意时,目光中闪过一丝嘲讽。

  “先解决掉即将到来的德鲁骑士吧,再来告诉我,你成功脱逃了吧。”

  话音落下,清晰的马蹄震动声传入了阿拜尔的耳中。

  “阿拜尔头领,有一群人类骑兵追上来了!”身后,传来兽人们的惊呼声。

  阿拜尔一惊,咬了咬牙,单膝跪下,“安格列大人,请求您出手,日后我们的命都是你的。”

  相比较于暗无天日的奴隶生活,阿拜尔愿意成为一名人类巫师手下堂堂正正卖命的战士。

  安格列摇摇头,“在德鲁王国境内杀死德鲁骑士,除非我不要命了或是脑子秀逗了,你只能靠你自己,阿拜尔。”

  阿拜尔强忍怒意:“那请问您为什么要帮助我们逃离石爪城??!”

  “一时兴起,玩玩而已,另外,我在中域的的确缺少一批能够卖命的兽人。”安格列毫不掩饰的开口道。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除非你想死的更快。”

  冰冷而不带丝毫怜悯的话语,终是让阿拜尔低下了头领,藏住了目光中的愤怒。

  “如您所愿。”阿拜尔倒退几步,随后转身,高喝:“战斗阵型!有武器的排在前面!”

  边境线就在眼前,阿拜尔不愿意束手就擒!

  格雷带着骑兵队伍赶上来时,十五名兽人已经排好了一个凹字阵型,其中有七八名兽人手持着长枪武器,长枪是他们从石爪城守卫队手中抢过来的。

  “冲锋!!凿穿他们!”

  现在不是逞个人英雄主义的时候,面对形成阵型的兽人,格雷也不可能一个人解决他们,必须依靠身后的骑兵队。

  桦树堡的骑兵都是骑士训练淘汰下来的骑士学员,他们虽然可能因为身体的天赋不够不能凝聚骑士之魂,但较之普通人,他们的身体素质简直强的可怕,比起普通的兽人也只是稍逊一丝!

  而这一丝差距,在骑士铠甲、坐骑、武器以及人数优势下,被彻底的抹除。

  骑兵队伍无情的凿穿了兽人的阵型。

  在一穿而过的瞬间,格雷手持长枪一扫一刺,两名兽人顿时魂归故里!

  余光回望,格雷发现一名异常高大的兽人将一名骑兵硬生生的拉拽下马,狠摔下,那名骑兵口喷鲜血,已然重伤,此外还有数名骑兵被手持武器的兽人刺中。

  但兽人的损失更大,一波冲锋,十五名兽人只剩下六个能站着的。

  “回头!围杀!”

  格雷调转红背的马头,挥舞着手中的骑士长枪直奔那个最高大的兽人而去,这家伙应该就是阿拜尔了。

  阿拜尔也察觉了那名骑士首领的锁定,咬了咬牙,他抢过脚下人类骑兵的长枪握在了手中,顺便狠踩了骑兵的胸口一脚,让其彻底断了气。

  格雷气极反笑,座下的红背仿佛感受到格雷心中的怒火,马蹄迈开的步伐更大了。

  只是几瞬,距离便近了,格雷挺枪便刺!

  “巫师大人,是时候出手了!”阿拜尔忽然大喊了一句。

  趁着格雷愣神间,阿拜尔猛地刺出了手中的长枪。

  真以为我被你唬住了?!

  格雷挺身而起,脚踩马背高高跃起,半空中,长枪被格雷当做了投枪直接射出!

  这一枪格雷运用了黑水剑技中的第十八式,极强的增加了爆发力,这一枪又快又准!

  阿拜尔根本来不及完全躲开,微微闪身,还是被长枪洞穿了胸口。

  人还未落地,格雷就抽出了腰间的重剑。

  一落地,格雷紧接着迅猛的一剑斩掉了阿拜尔的双腿。。

  阿拜尔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这个当面杀死了桦树堡骑兵的家伙,格雷不准备轻易饶恕他,刷刷两剑斩去了他的双臂。

  眨眼间,阿拜尔就变成了一根人棍。

  冷兵器之间的较量,就是这么迅速,一招一式,就可以决出胜负。

  剩下的六名兽人,也接连死掉了三个,其中一个死在加鲁的长枪之下,血溅了加鲁一脸,让这个高大的黑小子变得更加凶神恶煞。

  独留的三个兽人则完全丧失了斗志,抱头蹲下选择了投降。

  “啪啪啪,不错,不愧是德鲁王国的骑士学徒。”

  格雷扭过头,那个一直立在山岩上,笼罩在兜帽长袍中的男人走了过来,在安全距离里,停下了脚步。

  格雷在冲锋的时候不是没发现这个神秘人,只是这个神秘人在见到自己后,直接给格雷同巫师的手段传音表明了身份,并且直言不会插手。

  所以,尽管冲锋的时候格雷还是有分心在关注这个突然出现的巫师,但阿拜尔那一喊并没能影响到格雷的攻击。

  “藏在袍子里不敢见人?你是过街老鼠么?”加鲁刚刚杀了人,心中沸腾的血液还未降下,毫不畏惧的开口道。

  有心试试这个巫师的目的,格雷并没有替加鲁的无礼作解释。

  “哈哈,你们不也一样藏在密不透风的骑士盔甲里么?难道说,你认为自己是老鼠?”面对骑士学徒,这名巫师没有了面对兽奴时的不屑一顾,反而变得生动起来。

  加鲁被呛的一滞,一时间找不到反驳的语言,不由的将目光投向一向压自己一头的天才师兄格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