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骑士的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危机

骑士的路 似缺梦 2070 2019.09.03 21:43

  格雷终于知晓了为什么进入桦树堡后,去一直见不到菲尔丁骑士的原因了。

  因为在这次招收骑士学员之前的一天,菲尔丁临时有事,带着骑士队伍外出了。

  这一去,便是整整六天才返回桦树堡。

  当菲尔丁带着骑士队伍,神色凝重的从练武场旁经过时,正在演练黑水剑法的格雷因为第一次见到一名骑士有些激动之外,通过观察他们的表情,意识到肯定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骑士队伍后边的那几个用白布包裹的等人高条状物,格雷不用多思考,也能猜出那里边是什么。

  是尸体,整整8具尸体。

  难以想象在位于德鲁王国腹地的格林镇,还有人胆敢如此凶残!杀害一名骑士手下的士兵!

  骑士是德鲁王国维持王国强大、和平的中坚力量,诺达的德鲁王国,骑士城堡如同星空中闪耀的星星一般遍布全国,护佑一方安宁。

  在德鲁王国民间,官方对于骑士荣耀的宣传,民间自发的对于骑士的爱戴尊敬,流寇盗匪对于骑士的恐惧,都是最真实的一面。

  骑士二字,可以说就是德鲁王国这个北部国家在巴罗大陆的招牌。

  就像人们提到大陆南部国家的法师,只会先想到拜朗王国的拜朗法师;提到大陆西部的巫师时第一时间会想起亚拉联邦的巫师......

  提起骑士,整个巴罗大陆的人们都会下意识的想起德鲁骑士。

  甚至每一名骑士在获得爵士荣耀的时候,都会得到德鲁国王的亲自接见。

  在德鲁,骑士二字就代表着荣耀,骑士掌握着国家的命运,这也是格雷在重生后,决心要成为一名骑士的原因所在。

  “希望,不会影响到我......”格雷喃喃道。

  现在的他还太弱小,需要时间的沉淀,需要有人从旁教导,没有能力掺和这个世界的缤纷瑰丽。

  到底发生了什么?格雷狠狠的将中间劈砍在木桩上。

  好不容易花了三年时间攒够一枚金币换来的骑士训练,格雷不想发生什么意外。

  有士兵过来,对着心绪不宁的罗兰教官耳语一番。

  罗兰让十三名学员自行修炼,便大踏步的离开了。

  半大少年毕竟是半大少年。

  罗兰一离开,大部分学员便松懈下来,嘴里的念数从800直接跳到802,或者根本没有将重剑抬过头顶就挥舞下去......

  学员们在这五天里除了夜间,可是一刻都没有得到休息,长久的绷紧了心弦。

  格雷有成年人的灵魂,这种自断退路,缺乏意志力的事情自然是不会去做的,依旧认真的开启辅助演练着黑水剑法。

  光头少年加鲁一如既往的无视他人,沉浸在自己的修炼里,不,他会关注早早完成劈砍,正在练黑水剑法的格雷。

  这五天来,格雷每天都用辅助系统修正技能,黑水剑法已经达到了5.5/100。

  效果很明显,不仅是剑技上,格雷感觉这五天来肌肉的增强比过去两个月都要明显,已经跟上甚至超过了加鲁这个天才的进步速度,早上跑圈的时候超过加鲁只是时间问题。

  格雷如此表现,带给加鲁的压力很大。

  一边的红发普兰原本也想偷懒,在看到格雷和加鲁的表现后,直接将偷懒的念头抛在了脑后勺。

  他是个不愿服输的人。

  ......

  桦树主堡,一层宽阔的大厅里,三口上好的桦木棺木已经摆好。

  菲尔丁爵士,桦树堡的大管家,菲尔丁爵士的儿子杜兰.菲尔丁以及五名教官,这就是桦树堡地位的几个人。

  八具尸体中五具已经被送回士兵们的家中。

  另外三具尸体因为身份特殊,只能是葬在桦树堡了。

  仆人在旁将尸体擦拭干净,褪去沾满血迹的破烂皮甲。

  可以看到,三具尸体的腹部同一位置皆是缺失了一大块血肉,黑乎乎的洞口煞是吓人。

  “二师兄,三师兄,四师兄......”罗兰语气悲切。

  他是菲尔丁座下的弟子,排行第五,而这三具尸体,有着和他相同的弟子身份,都是他的师兄。

  也就是说,这三名师兄,每个都和他有八年以上的深交。

  特别是四师兄,罗兰记得,他刚入门的时候,几乎所有一切都是四师兄教导给他。

  “父亲,大......,罗宾那家伙......”

  菲尔丁伸手止住了儿子杜兰的话语,沉重的开口道:“他已经被异种诱惑堕落,成为了一只新生的怪物。”

  “管家,你去找画师来,我会描述他现在变身后的特点,尽快将怪物讯息通报全国,以免更多人受害。”

  银发老人领命而去,菲尔丁叹了口气,杜兰发现自己的父亲似乎瞬间苍老了,白胡子分外耀眼,脊背也出现了些许佝偻。

  是啊,原本父亲信誓旦旦的去绞杀出现在自己掌控范围内出现的异种。

  异种倒是的确斩杀了,可是却一口气失去了四名最为出色的弟子,特别是引以为豪的大弟子堕落为一只人形怪物,这让致力于想要培养出一名骑士继承桦树堡的父亲受到的打击何其大。

  杜兰咬咬牙:“我这就带人去,势必要将罗宾的人头带回来!”

  “站住!”

  伴随着菲尔丁的怒喝声,他的五名弟子以罗兰为首挡住了杜兰的去路。

  “怎么,你们就忍心看着你们的同门就这样屈辱的死去而无动于衷吗??!”杜兰指着三具尸体的腹部洞口,脸上早已没有平时的平静,尽显疯狂。

  比起罗兰,杜兰地上三具尸体的感情更要深切,十八岁的他,几乎是在父亲几名大弟子的看护下长大的,情同亲人。

  罗宾,他......他,竟然能够对亲人下手,他真的彻底沦为了一只怪物吗?

  罗兰胸口起伏不定,目光中早已湿润:“您是师父的独子,不能冒险,要去,也是我去。”

  砰!

  一阵气浪传来,确是菲尔丁看着弟子和儿子们不成器的表现愤怒的一脚将客厅内的花岗岩踩出了大洞。

  他像一只狮子一样发怒着咆哮道。

  “全部给我好好待在桦树堡里!”

  “我教给你们的东西都忘记了吗?不用你们去找他!怪物,会主动寻找拥有骑士之魂的存在,接近你,杀死你,吃掉你!!给我好好的准备着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