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她有钱我有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光天化日,抱自己媳妇还犯法了?

她有钱我有颜 桃家妖妖 2038 2020.08.27 20:51

  因为长期熬夜,星灭的一双眼睛,有些凹陷,此刻阴鹜地等着于醉:“难道你怕了?害怕输给我?”

  这个架势,大有不再赛一场,不罢休的姿态。

  于醉嘴边挂着清冷的弧度,是强到极致的嚣张:“想跟我solo的人,没有成千也有上百,你算老几?一个个排队吧。”

  说完,便起身退场。

  台上,主持人唾沫横流地疯狂输出彩虹屁:“就算退役两年,我们的King依旧还是PUBG的传奇,屠屏男神,名不虚传,用自己的实力,打脸了开挂谣言,他不是用挂神仙,而是弑仙神话!……”

  于醉一下台,刚出赛口,媒体便蜂蛹而来,于醉的八卦,就是杂志的销量。

  于醉被摄像机,录音笔包围,记者眼里冒光。

  “King神还打算继续打电竞吗?”

  “您的状态比起巅峰,有过之无不及,为什么不归队?”

  “King当年为什么会退役?”

  “King神,这是你的复出首战吗?”

  ……

  于醉戴着墨迹,酷着一张脸,全身自带冷气,被这些记者嗡嗡吵得头痛。

  幸好钱澄和Gwent带着保镖,及时杀来,Gwent护着于醉,道:“你们问的,都无可奉告,大家请关注Grim官方战队,有消息一定第一时间更新。”

  钱澄也一脸严肃地补道:“各位记者管好你们的笔,若乱写乱报道,我们一定律师函警告,大家喜欢King,就尊重他。”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口若悬河,把一群打鸡血记者的八卦之火淋熄。

  在保镖的互送下,于醉准备走出青奥场馆,这时,一个带着黑框眼睛的女生,忽而兴奋地发声:“King神,我是你直播间的粉丝,你和花妹妹什么关系?”

  走路衣边带风的于醉,忽而顿下脚步,挑了英气的眉,勾了勾嘴角。

  钱澄忽而意识到,大事不妙,King狗又要开始不做人了。

  “车来了,你赶紧上车!”

  一辆黑色的保姆车,停在于醉的面前,车门被拉开,可是于醉却意犹未尽,刚才脸上被逼问的不耐烦,不见半分。

  他露出一脸不愧是我的表情:“如你所想……”

  如我所想!?

  信息量有点大!

  女记者觉得,按照自己想的,这么甜的网恋故事,她甚至可以写十本《绝地网恋异常甜》的小说!

  钱澄此刻真的后悔,没有买针线把于醉的嘴缝上,叭叭叭像子弹一样就开始放骚话。

  于是,他咬牙,连推带赶地把于醉轰上车。

  “啪”重重一声,他关上车门,凶神恶煞地瞪于醉:“对着记者放那么多骚话,怎么,这些杂志社销量好,会给你提成?”

  “钱妈妈你别生气,”于醉挑眉,一脸我不知道我错而且我坚决不改的表情,“我的爱情那么甜,自然要更多人跟我一起乐呵。”

  “还乐呵?果然是,你和祁婉久久,我这个战队经理八十一难!”

  ……

  钱澄唐僧附体,开始碎碎念。

  “你知道我们战队现在多难吗?投资商的投资减低……”

  “你们还一天天嚷嚷着要吃肉,吃肉就算了,一天还吃八顿……”

  ……

  “再这么下去,Grim这个豪门战队,会因为经费不足解散!”

  这些话,从于醉进战队第一天,他就在念,五年过去了,词库都没有更新,于醉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他拿着手机给祁婉发短信,让祁婉到南门2号口来。

  于醉和星灭的solo,是下午活动的主场,接下来就是宣布青训结果等无关紧要的消息。

  一般职业选手都退场了。

  祁婉和萱萱,一见如故,两个人一起到南门来。

  由于还有洽谈一下青训生的后续事宜,钱澄下车了,等下和其他队员一起坐车去于醉的公寓。

  萱萱看见车上的Gwent,笑嘻嘻地叫了声:“老公。”

  “乖。”Gwent温柔地搂着自己的妻子,两个人笑嘻嘻地坐在前排说悄悄话。

  坐在后排的于醉,那个酸啊……

  “小婉,你刚刚听到嫂子叫队长什么没有?”

  祁婉装傻:“没注意。”

  于醉的手,落在祁婉的腰上,把自己的小朋友,一揽就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祁婉:!

  她的脸,秒速红得像一只煮熟的大虾,心脏怦怦跳,心虚地看了眼坐在前排的Gwent和萱萱。

  她压低声音:“放我下来,等会被看见……”

  于醉挑眉,无赖地道:“宝贝,别怕,光天化日,抱自己媳妇儿还犯法了?”

  “是不犯法,可是就……不太好……”祁婉还在试图跟于醉讲道理,但是语气弱弱的,听起来就像一只小奶猫不关痛痒的挠人。

  祁婉因为紧张,越说脸越红,看起来像个诱人的红苹果。

  于醉舔了下唇,忽而有些口干舌燥。

  他把下颚,放在祁婉的肩上,贴着她的耳边,道:“小婉,不愿意叫老公,那再叫我声醉哥?”

  他的一呼一吸,夹着热气在她耳边旋,音色沙哑又慵懒,那种温柔,丝丝缕缕缠上来,无孔不入。

  美男计很成功,至少此时的祁婉,已经晕头转向,心脏失守的悸动以星火燎原之势传到全身每一个细胞。

  她乖乖地开口:“醉哥。”

  “嗯?”

  祁婉又软软地喊道:“醉哥,醉哥,祁婉的醉哥。”

  这个“哥哥”三连击,总算让于醉满意了,他恶趣味地咬了咬祁婉小巧可爱的耳垂。

  祁婉:!!!

  被电击也不过如此,握着裙边的手,下意识收紧,不知所措。

  于醉噙笑:“小婉以后叫哥哥,只能这样叫我一个人,其他谁也不行。”

  祁婉思索了下:“可是,我有哥哥啊……”

  于醉哼哼:“你和薄远前后也没差几分钟,你叫他20年哥哥还不够?以后就直接叫名字好了。”

  面对这种无理取闹,祁婉:……

  那边,听闻自己妹妹比赛,赶来现场,但是活动结束的薄远,碰上一个骑小黄车,把他宝马蹭了的小姑娘。

  两个人吵得水深火热。

  这时,莫名其妙打了一个喷嚏。

  陈曦吼道:“看吧,看吧,打喷嚏了吧,人缺德了,时时刻刻都有人在骂!”

  薄远:“……”好脾气的他,忽而有了种火山爆发的暴脾气冲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