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她有钱我有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Grim都需要他这个队长

她有钱我有颜 桃家妖妖 2274 2020.05.31 00:05

  祁婉还在自我怀疑的时候,于醉就一个语音电话打了过来,祁婉手一抖,手机差点摔地上,手忙脚乱接通。

  “小朋友,就那么不自信?”祁醉说话的时候,尾音拖长,暧昧又绯缱。

  听到于醉的话,祁婉的心脏,毫无征兆地跳快了一拍:“职业赛哪里是说打就能打的,我觉得我的水平差太远。”

  “所以,小婉,来当Grim的青训生,我会帮你,我在,你的巅峰也会在。”

  充满鲜花的路,我会带着你走,你的一腔热血,会在巅峰证明。

  “小婉,你愿意吗?”于醉温柔的邀,夺命的一把刀,直直暴击祁婉的心。

  “我愿意。”祁婉听着于醉的话,脱口就答应了。

  于醉就是有毒罂粟,在祁婉的世界,盛世绽放,让人不能拒绝。

  “YES!”听到祁婉答应,那边的于醉就激动地甩手中的鼠标,上万元的鼠标都被砸坏,但满眼兴奋的于醉还是冷静不下来,“小婉,我太高兴了,今天晚上我一定激动得失眠,你说说该怎么办?”

  听到那边的动静,祁婉被逗笑,想了想一本正经道:“那你下楼跑十圈冷静下?”

  于醉:......

  怕祁婉反悔似的,他立马把青训生报名表的链接发给祁婉,祁婉填完以后截图发给于醉。

  “那我的小朋友,我在Grim基地等你。”

  “话说太早了,我这才刚刚填了报名表,要当青训生还要经过海选的。”

  报名表上注明:先是线上比赛初选,选出100个选手,然后线下见面赛,最后选出20个人编入青训队。

  “见面赛,我会到现场看你打的,同时记下欺负你的ID,等他们入队,我这个青训教练就一顿修理,让他们欺负我家小朋友。”

  青训教练!?

  祁婉的心怦怦跳,星星眼亮晶晶:“那是不是进了青训队,就能每天看到你?”

  “那是自然。”于醉大言不惭继续忽悠。

  这边单纯的祁婉,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我会努力进青训队的!”

  于醉觉得,他的小朋友,一定是喜欢他的,不然怎么会为了见他,那么拼呢?飘飘然于老狗开始讲骚话:“小朋友就那么迫不及待想见我?”

  祁婉怔了怔,道:“不是你说要亲自教我练枪吗?见不到,怎么教?”

  于醉:......

  小孩不解风情,怎么办?在线等,急!

  -

  凌晨两点。

  Grim训练基地,一排电脑开着,大家都在聚精会神练习。

  二楼的会议室里面,一脸凝重的两个人坐在一起,Grim的“保姆经理”钱澄翻阅着手中的文件,越看越不可思议,眼睛瞪得越来越大。

  钱澄手里的,是Girm战队队长Gwent刚刚打印出来的,关于于醉最近的游戏数据和射击软件的训练报告。

  “他这个数据,简直太爆了,比起他巅峰时期,都还要好很多。”

  扉页停在于醉再次登顶亚服第一的那页,Gwent点头:“是的,我们一直都低估他了。”

  钱澄叹气,恨铁不成钢地道:“那这个臭小子一直推脱我说手术没恢复好,说什么也不愿意回来打比赛,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管他怎么想的,”Gwent严肃地道,“Grim都需要他这个队长。”

  国内三大豪门战队,Grim战队、凤凰战队、破风战队。

  但Grim战队近年一直招不到优秀的青训生,就靠着一线队员强撑,但是比赛数据实在不够好看,再这样下去,赞助商都会撤资,战队只有解散。

  更糟糕的是,Grim战队的队长Gwent上了年纪不说,还有腰椎间盘突出,坐骨神经痛,稍微坐得久一点就疼痛不已,甚至会出现眩晕感,更是承受不住平时基地高强度的训练,退役是他唯一的选择,现在不过是在苟延残喘。

  钱澄眼神暗淡地叹气:“当年,他在巅峰的时候身体出状况,被不明情况的粉丝网暴骂成全网黑,估计心里面......所以,他现在,下定决心回来需要很大勇气。”

  Gwent拿着手机,打开微信点开于醉的头像给钱澄看:“他的心里面还有Grim没放下,这也是他的心血,所以于醉他会回来,我在等他。”

  “老徐,你辛苦了。”钱澄拍拍Gwent的肩膀,“手术安排了吗?”

  “萱萱已经在联系美国医院了,具体时间待定,不过我会强推到亚洲杯后。”

  气氛有些惨淡时,钱澄的手机响了,他不可思议地对着Gwent张了张嘴:于醉。

  “钱妈妈近来可好?”

  钱澄这个经理人,平日里对队员嘘寒问暖,无微不至照顾,同时又很啰嗦,大家就背地里叫他钱妈妈,但是,于醉都是当着人面撒欢地叫。

  还是那多年不改的欠揍声,钱澄掐掐人中,道:“稀罕事,居然会主动给我打电话了!”

  “唉,”那边于醉咂嘴,道,“我人不在Grim心却在,每天在兢兢业业直播的时候,还要拿出队员们和我的珍贵记忆来回忆,也常常打电话来跟您联系感情的啊!”

  “别贫,”钱澄道,“你那是联系感情吗?你那就是来瞎扯......”

  于醉是个闲人,每天就来烦钱澄:

  “钱妈妈,太阳跟我solo连败十把,这样下去不行啊!”

  “钱妈妈,我举报,举报破风训练时间打虐友局!”

  ......

  当然,于醉不仅打电话给Girm战队的钱澄,凤凰、破风的他也打,自诩电竞圈纪检委,疯狂拉仇恨,于是职业选手们又建了一个没有于醉的小群专门用来骂他这个老畜生。

  “我这次是真的有正事?”

  “你愿意回来打比赛?”钱澄见缝插针地问道。

  “自然不是。”

  钱澄翻了一个大白眼:“那你能够有什么正事?”

  “Grim不是要招青训生了吗?亚洲杯将近,大家都忙着训练,我这个闲人可以来基地当青训队教练啊。”

  不行了,听完这话,钱澄觉得,掐人中没用了,要吃急效救心丸才行:“你是说,你,于醉,King,来做青训队苗苗的教练!?”

  钱澄觉得,于醉做一线战队的教练都是浪费人才,他就是天生应该打比赛捧金锅的。

  那边的于醉,眉眼弯弯:“是的,青训教练。”

  钱澄想继续碎碎念,Gwent就打住了他,用眼神示意他答应,无奈,他只好道:“行,你愿意就来。”

  于醉爽快道谢,钱澄就是一个婆婆嘴,没忍住幽幽叹气道:“于醉,电竞选手没有多少时间,你......”

  于醉难得正经:“钱妈妈,别急,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卷的。”

  钱澄叹气,挂断电话,一脸愁容,Gwent连忙道:“就让他来基地晃,比赛可以不打,感情却不能断,晃着晃着说不定就愿意打比赛了。”

  “但愿吧。”

  这边两个人把算盘敲得劈里啪啦响,就想着如何诓于醉回来打比赛,殊不知某大神下凡指导青训队,就是为了——

  他的,小朋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