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她有钱我有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我拿你当兄弟,你却想泡我妹!

她有钱我有颜 桃家妖妖 2103 2020.08.11 00:08

  走出餐馆,外面雪已经停了。

  街上、路灯上、花坛......皆是一抹白色,两个人并肩走着。

  于醉先是忍不住笑两声。

  听到少年爽朗的笑,祁婉也更着娇俏地笑了一声。

  走几步,两个人对视又笑了。

  于醉倒是恶人先告状:“笑什么?”

  祁婉反问他:“你又笑什么?”

  于醉挑眉,故作得意地道:“我笑于醉这个臭小子,能够有祁婉那么好的女朋友。用我爸的话来说,就是于家祖上八辈子攒来的福气。”

  “那我笑,祁婉能够有于醉那么好的男朋友,是她上辈子下辈子上下八百辈子修来的福气。”

  两个人最后都被彼此恶俗的情话逗笑,再次大小。

  19岁和20岁的爱情,简单且美好,如清风如明月。

  -

  于醉开车送祁婉回去。

  两个人刚刚确定关系,举手投足间皆是欢喜。

  “过两天就除夕了,年后见,PUBG线下赛我会努力,一定能成为青训生。”祁婉说道,眼神坚定,她会努力走到有他的地方。

  于醉摸摸祁婉的头发:“我家小朋友那么棒,一定可以的。”

  祁婉为难了:“你别说那么笃定,万一到时候落选了......我不想让你失望。”

  “你忘记了,昨天,你可是击毙了两名职业选手。”

  这一说,祁婉再次汗颜:“这是黑历史。”

  倒是想到什么,祁婉不禁想到今天的微博事情,又开始担心于醉:“热搜的事情......”

  “多大点风浪,我不在乎。”

  “可是......”祁婉还是担心,“你那么好的一个人,大家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就开撕!”

  网上有些言论,犀利得仿佛于醉挖了他们家祖坟一样。

  “对啊,我那么好,怎么能这样骂呢......”Grim战队小绿茶再次上线,于醉故作委屈,“心里真难受啊,要是小婉亲一下就好了!”

  祁婉:“......”

  两个人爱里调蜜时,后面突然有个声音冷冷地道:“松开你的咸猪蹄子!”

  两个人同时回头,接着就看到一个一米八五左右的男人,白色衬衣外面,披着黑色长款厚风衣,被西装裤包裹的漫画腿又长又直,禁欲又冷漠。

  他黑色脸冲过来,一把把祁婉拽到自己身后,然后怒气滔天地瞪着于醉。

  脚上穿着一双棉质的拖鞋,似乎在雪地里站久了,鞋子看起来都浸湿了。

  “哥?”看着像个“斗战胜佛”,随时要和于醉单挑打起来的薄远,像是初中生早恋被抓包似的,祁婉忽而不能淡定!

  于醉:?

  哥?什么情况!薄远这臭小子,真的就是祁婉的哥哥!?

  世界会不会太小。

  输人不输阵,他轻轻嗓子,对着三天前刚刚和自己一起在城南赛过车的大舅子薄远道:“嘿,兄弟,好久不见!”

  薄远那张英俊的脸上,一片寒霜,眼睛铜铃般瞪着于醉,迸射出刀眼,他磨磨后槽牙:“于醉,我拿你当好兄弟,你却想泡我妹?”

  上次,薄远咬牙切齿地这样吼自己,还是他辍学去做Grim的青训生,那时眼里是恨铁不成钢,可是此刻,于醉深刻感受到了薄远眼里的杀气。

  “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们两个知根知底的,你把小婉交给我,也放心是不是?我比你大两个月,按理你应该喊我哥,可是现在,我和小婉谈恋爱,你就理所应当是我哥了,阿远,你还赚了是不是!?”于醉想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赚,赚你妈!”薄远现在就是一爆炸的大火山,“小婉是你喊的吗?”

  祁婉在薄远身后,很是吃惊,于醉和自己哥哥认识......?

  还没有等她想清楚,斯文清俊的薄远,就一拳狠狠地朝于醉脸揍过去,下手很狠。

  “哥!——”

  祁婉瞪大眼睛,还来不及扑上去,薄远就招呼上于醉的脸了,于醉也不躲,硬是挨了一圈,细皮嫩肉的嘴角就浸血了。

  心疼坏祁婉了。

  她立马站到于醉面前,拦住薄远,几回头看着于醉的伤势,伸手摸摸:“疼吗?我先替我哥道歉,他不是故意的!”

  偏偏平时高端云阳的薄远,今天跟吃火药似的,脏话一句接一句:“MD!泰拳、跆拳道、拳击,不是一起学的吗?于醉,你也不弱,跟我打!”

  随即,又扛麻袋似的“搬开”自己妹妹,继续凶神恶煞地瞪着于醉:“你他妈跟我打!”

  于醉:“......”他要还手了,这大舅子估计彻底得罪了。

  于是,他背脊挺得笔直:“阿远,你打,除非你打死我,否则我还是要和小婉谈恋爱。”

  薄远:“......”

  这时,祁婉展开双臂,跟老母鸡护崽子似的,挡在于醉面前:“哥,你要再打于醉,我就不理你了!”那架势就是,你再打,我就要哭!

  祁婉一直是薄远的心尖宠,别说掉眼泪,眼角红一下,薄远都要心疼老半天。

  “小婉,你让开,这是我们男人间的事情。”于醉道。

  谁知道平时祁婉平时乖巧听话,此刻却执拗得不打了:“不!我要让开,你就要被我哥打死!”

  薄远:“......”他被气笑了。

  扫了一眼眼前的两个人,冷哼道:“都跟我来。”

  他迈着大长腿在前面走,后面祁婉小声道:“你别怕,我哥平时人很好的,就是今天情绪有点失控,别介意。”

  走在前面的薄远:“.....”他从小拉扯大到小公主,居然是个白眼狼,心酸!

  于醉还能笑,只是笑的时候扯到嘴角,倒吸了一口凉气:“能理解,要是我宝贝了十几年的白菜忽而被拱了,估计也是这心情。”

  祁婉:“......”

  这时,于醉又道:“而且,以我对阿远的了解,他顶多气这会儿,过几天就好了。”

  祁婉后知后觉:“你是不是认识我哥哥?”

  “嗯,”于醉点头,趁着薄远没回头,摸摸祁婉的头,“我们是初中同学,初一认识的,十年的好朋友。”

  薄家兄妹,皆很清冷,薄远尤甚,一身傲气,眼高于顶,这些年唯一看得上眼,愿意真心相交的朋友不过一个初中旧友,祁婉不八卦,只知道“附中双壁”中另外一璧。

  难道,是......于醉!?

  前面怒气冲冲的薄远,看似不在意,其实偷偷听着两个人的话。

  心里面冷哼:要不是看你和我十年交情,就凭你泡我妹这点,都给你揍进ICU(重症监护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