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她有钱我有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真的想喝,用牙咬开

她有钱我有颜 桃家妖妖 2059 2020.09.03 22:34

  只见,于醉靠着门框,斜睨着身子,看着屋里的祁婉。

  祁弯眼睛,瞬间就直了。

  她是个正经人,此刻也终于明白,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男人骚起来,果然没有女人什么事情了!

  入目的先是一头金色的齐肩金色长发,接着就是一双,穿着白色膝盖袜子的大长腿,目光上移动,就是一套红黑格子的JK制服。

  于醉居然在几分钟内,换好了衣服,以——“女装”出现在祁婉的视线中!

  一般好看到极点的那类人,都是雌雄莫辨的。

  于醉,就属于那类人。

  他俊脸清秀,粉黛未施,就这样看着祁婉,居然有种最近很火的“绿茶妆”既视感,又清纯又好看。

  良久,祁弯才从震撼中缓过来,受惊地咽口水道:“你......真的喝醉了。”

  原来,于醉喝醉以后,居然是这个画风!

  祁婉:.......

  是谁灌于醉喝酒的?!

  于醉勾起自己JK的领带,眉眼如丝地对祁婉道:“祁神,我实现自己的诺言了,你呢?嗯?”

  于醉噙着笑道,潋滟的目光,在酒色的晕染下,像极了夜间出没的妖孽,他一步一步走过来。

  他走一步,祁婉的呼吸怔一下。

  终于,他还是走到了祁婉的面前,然后一把捞住祁婉的手,用他的JK领带,把祁婉的手,缠了一道又一道。

  祁婉:?

  这是什么神仙操作,难道于醉都喜欢玩那么粗暴的吗?

  于醉后期,可能是又上头了,他脸有点红,看着祁婉的小手,一本正经地道:“捆住手,就不能拧我和锁我了,嗯,安分了!”

  说完,先是用手摸摸祁婉的头,接着,又用嘴角亲昵地蹭蹭祁婉。

  于醉蹭完,轻轻一推,然后就压住祁婉,祁婉的心,忽而提到了嗓子眼,完了,该来的还是要来,她咬咬下嘴唇,就连呼吸都是轻轻的。

  很疼?没关系,咬咬牙应该就过去了,可是,还是很紧张......祁婉整个人都微微有些颤栗了。

  她的手,揪住于醉的衣襟,指尖微微有些泛白。

  于醉埋头在祁婉的发间,感受到了祁婉的害怕,酒醉中,声音居然又轻柔了好几分:“我家小朋友别害怕,哥哥不做坏事,哥哥就是想抱着你睡觉而已。”

  祁婉:?

  是......盖着被子纯聊天吗?

  谁知道,祁婉想的,居然是真的!

  来势汹汹,甚至不“作为”不罢休的于醉,真的就是只是乖巧地抱着祁婉,然后满足地勾唇。

  “醉哥给你唱歌。”于醉自言自语,唱的内容似乎又在哄祁婉睡觉,“数羊数鸡数星星,一二三四五六七,数星数猪数大米,七六五四三二一......这样下去不行不行......”

  这是抖音很火的一首洗脑神曲。

  很欢快的调子,于醉用自己低沉的声音,在祁婉的耳边唱,一种说不出的夜色撩人。

  祁婉就是一个很容易认真的人。

  此刻,真的就很认真地听于醉唱这首《熬夜上瘾》,他轻轻地哼着,哼完以后,又继续哄着怀里面的小朋友:“小婉别怕,哥哥真的不欺负你......别怕......”

  祁婉,觉得自己的心,忽而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击了一下。

  瞬间沦陷!

  最是温柔,最是致命。

  “我不怕了。”祁婉忽而有了勇气,抬头,在于醉的嘴角,亲了下,一双普通般的眼睛,水灵灵的,像极了人间六月天的星光。

  那双眼睛,似乎没有人能够逃过,至少正常的男人。

  于醉干燥的手,轻轻地附上祁婉的眼睛,然后道:“小朋友,别闹,哥哥可不是君子。”

  说完,就抱着祁婉,把她毛茸茸的脑袋,按在自己怀里:“睡觉。”

  祁婉:“.......”

  似乎是发疯发够了,现在的于醉,清醒了很多,随即就是困倦,抱着祁婉没有两秒,随即耳边就传来了清浅的呼吸声,似乎是睡着了。

  祁婉睁开眼睛,眨了眨。

  哦,自己还没有洗漱,挣扎动了一下,可是于醉居然像个八爪鱼一样,把她抱得更紧了,睡着了,但是意识却依旧很强势。

  只见,男人的眉梢挑了下,没有睁开眼睛,但是语气依旧强势:“我的,别走。”

  祁婉:“......”

  她还是意图起床洗漱,但是,却绕不开于醉的桎梏,最后,祁婉只能轻轻叹口气。

  于醉长得很好看,是那种逆天的颜值。

  怎么看,怎么好看!

  越看越好看,祁婉伸手,用自己的指尖,描绘了一下于醉的眉梢,越描,心里面越开心,她就像一个小刺猬,心里面藏着小欢喜,欢欢喜喜又小心翼翼地描绘着。

  喜欢,喜欢,真的很喜欢醉哥啊……

  于醉,真的是她的,小星星呀。

  而今天晚上,一直位于护妹一线的薄远,却没有打电话来催祁婉回家。

  因为,他自己也没有回家。

  冬天的夜晚,有些萧瑟,冷风刮红了路人的脸,而陈曦,真的就勤勤恳恳被守着搬了一天的砖。

  包工头也在旁边守着,一边守,一边可怜陈曦:“姑娘,我们薄总很好的一个人叻,就是有点凶,有时候不讲道理起来就真的很不讲道理,你怎么惹到他了?大冬天的,细皮嫩肉的,到工地来遭这个罪……”

  陈曦翻了一个白眼。

  她热死了,搬了一个下午的砖,她现在全身酸痛,还一直冒汗:“我就不小心蹭了他车一下,他就把我逮到工地来搬砖了!”

  想起薄远那些花花绿绿,一辆赛一辆贵的车,包工头噤声了,他拍拍陈曦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小姑娘,薄总的车,我们搬一辈子砖可能也买不到一个轮子,没让你赔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你还是老老实实搬吧,加油,还有一车。”

  陈曦:“……”

  她擦擦汗,道:“陈哥,有水吗?能不能给我一瓶。”

  包工头从身后的矿泉水箱子里面,拿了一瓶递给陈曦,陈曦道谢接过来,但是却拧不开。

  搬砖搬了一个小时,现在手真的没有力气。

  她讨好地对着包工头笑道:“陈哥,我拧不开,你能不能帮帮我。”

  这时,两个人背后传来一道清冷悦耳的男声,有些讥讽:“主要还是不想喝,真的很想喝,用牙都能咬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