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花羽飞扬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心雨飞扬

花羽飞扬 尹伊伊.QD 3503 2005.12.11 18:29

    爷爷的影像渐淡,光幕成了一片星系的海洋,爷爷久违的声音又在耳边絮叨着,这次没让梦飞扬觉得那样难熬。星系深深的吸引了梦飞扬,以前让他郁闷不已的话成了难以忘怀的仙乐。

  仙乐终有了的时候,星系图让他对那个世界有了立体的认知。

  爷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只能留下那么一点信息,从没认真听过爷爷说教的他能完成爷爷说的心愿吗?

  花雨儿盯着裂缝,突的光线透了出来,星星点点的世界又一次出现,慢慢的靠近,是她从没有见过的椭圆物,远望,是那么的美。心思已飞到老师跟他们说过的那个梦。梦到他们飞出了这边天,探寻着未知的世界。

  站在裂缝前回思美妙时刻,咔嗒,裂缝开了,贴近她站着个男子,眼瞳如星系那样深遂。一个呆站着,一个还在走,就这样碰到了一起,没回过神的他俩就贴在一起,惊醒的花雨儿惊退,可后脚跟处升起的物体绊了下,仰倒,条件反射下拉着梦飞扬一起倒下。嗯,嘴对嘴的接触,就这样互相夺去各自的初吻。

  “我的初吻,你……你是女的。“梦飞扬的手压在花雨儿的胸部,无比柔软感让他有那么小片刻的瑕想,就在这一想下,一巴掌已印在脸上。“你色狼,你们都是色狼。”花雨儿只觉得逃出二姐又是色迷迷看着她的二姐,不过这次动真格的了。挥出一掌后,花雨儿闭紧眼,那一刻来了吗?

  半天没下一步的动作。睁开眼才想起是在原亚森林,二姐不可能来这的,那刚才是谁。

  那一巴掌神了,打得梦飞扬只喊姐姐。

  花雨儿奇怪的盯着梦飞扬,为什么喊我姐姐?那一巴掌让梦飞扬想到和爷爷在一起的一段时间,有个姐姐常常用恨恨的眼神看他,可他自己还是天天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虽让姐姐讨厌,让姐姐恨,可还是觉得姐姐好。

  “你一直住在这儿?”

  “不是。”回过神的梦飞扬答道。

  “你是怎么进原亚森林的?”

  “我也不知怎么进来的,我是逃避仇家的追杀,四处乱窜慌乱中逃到这的。”一脸不知所以的相看着花雨儿的梦飞扬答道。不能和陌生女子说真话,这是爷爷说的。

  还在认为自已说得蛮逼真的梦飞扬,没想到花雨儿却急速从怀处拨出魔力枪。

  眼见子弹就要到眼前了,闪烁着紫红光线,光芒大亮时,突然被黑暗吞掉。惊讶的花雨儿连续射出的子弹都如此被吞掉。梦飞扬满眼是她那奇怪的动作。花雨儿被这眼神看得气道:“跟我出来。”

  在森林的远处,寂静的森林显得乱哄哄的。一个人在晃动,艰难行走着,身影渐渐清晰,稚气的脸上,透出一股执着的气息,眼神中闪过一丝厌烦的神情。为了什么而执着,为了什么而厌烦,为了什么来这少有人迹的原亚森林?没有人能回答,这是个迷,一个只他,继承了祖父辈的人才知的迷。

  身在原亚森林,才感到它的苍桑,它的长存,它的与众不现。这种感受使他对后面人的厌烦更增加一分。在他的后面,树叶乱飞。十多人,也来到前站立之处。一人环视四周,冥思会,直盯他呆过之处,道:“别乱动。”站在那儿的人已踏在空中一脚,硬硬的收回到原地。不经意间一个树藤受力。另九人突从四处树上掉下的树枝叶网给网住。这人一急,想救他们,一跑就踩进一个树藤结中,吊了起来。网住的人也是拼命的挣扎,越挣这网越粘人。

  隐在附近的他,悠亲的走了出来。一扫先前的厌烦,自信笑道:“我也是一个受害者,你们要的东西在她那儿。”

  被困住的九人中一人道:“居安易,你只用下三滥的手段,有胆我们拼下,你赢了一切你说了算。”

  居安易:“雪心羽,你不要迫人太甚!”

  虽这样说,居安易也不好过,他知道被这些人看上了,很难逃出他们的追踪。希望能说服他们,可看情况那是不可能的。被困的人也有些不好受,不想让人知道身份,却被这人喊出头的姓名。

  心羽是迷一样的组织,他人很难知其详细情况,居安易却知道心羽的主人——雪心羽。这让他们收起了轻视的心情。

  居安易对他们的这个组织知道的只是皮毛,心羽现在主人的名姓是偷听的。

  困不了多久啊,他本打算说明这事的误会,可事与愿违,越闹越僵。

  网的特殊粘性,让困的人知道不论如何挣扎也没有用的。

  静,让居安易察觉到不妙。只听你吟‘心羽破’,网在一阵虚幻的羽光下脱落。

  羽光,霎时印入居安易眼内,惊讶的合不拢嘴。好不容易合成的试剂就这样破掉了。被吊的人被放了下了,几人就合围了过去。

  雪心羽没有说什么,看着几人弄得居安易左支右突,现在的动作、表情都给人不伦不类的视觉。

  雪心羽身旁一位窃笑起来,并道:“活该”。

  “媚若兰,你还没有悟透‘静’吗?”雪心羽看着前方的打斗平静说道。

  媚若兰吐吐小舌,道:“还差一点点。”

  跟着花雨儿出来后,被要求站立不动。梦飞扬很合作的不动,看着她抬手就射了过来,身体只觉一阵麻麻的,躺倒。

  “你没事吧?”

  “没事,你让我射下试试。”

  “嗯,这魔力看来是有缺点的,不能太依赖这玩意。”花雨儿见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就扶他起来,道:“过会就会好的,我给你的剂量是很低的。”说完,就动梦飞扬动手动脚,翻空他的口袋。

  “你这女子怎么能这样。”梦飞扬动弹不得的说道。

  “我就要,让你骗我?”花雨儿边说边在翻找着。

  还不趁现在找出有关你的身份信息,那个人就是笨蛋。花雨儿想到这,更加卖力的搜找,可一阵阵打斗声传来,让她好奇,还有人进来了?梦飞扬见她在不动手搜这搜那儿,身体也恢复了知觉,也听到了打斗的声音,道:“过去看下?”就走了过去,花雨儿也跟着去了。

  媚若兰见居安易现在的样儿,被吊起的冤气通能消的了无。急步赶到的梦飞扬、花雨儿看到这情形正欲躲避却被雪心羽瞧见了。 “什么人?”雪心羽喝道, 另几人迅速围住了他们。花雨儿正想辩解,眼镜上出现:离通道消失还有五分钟。雪心羽他们的探测器也在振动提醒她们。“走。”雪心羽大声道。嗖的,窜出小东东到梦飞扬前,梦飞扬见机骑上它,闪人。

  原亚森林周边终年雾气浓厚,里面雾气渐薄。原亚森林大部分处在花之国境内,在森林边缘有磁力屏障,阻断了人们的进入。但每季有一段时间他会转弱,就回出现通道。

  传说‘天书’就是在此发现的。由于种种原因被列为禁地,如想进入也可以,只要你有那本事。

  匆匆相聚,匆匆散去,梦飞扬给他们留下了好奇,带着疑问走出原亚森林。居安易见此机会那还不逃,花雨儿向雪心羽述说自已是探古者身份后,在二镇分别。

  梦飞扬骑着小东东逗了一圈回到了住处,第一次感觉小东东有点不一样。小东东也跟着进来了。梦飞扬的大脑皮层还处在兴奋状态,进入那间他称之为密室的地方。他一站那儿,门自动开了。小东东又跟着进来了。第一次进来,如在梦中,是那么的不真实。看看四面透着黝黑金属光泽,光幕上显示着能量补充……

  说实话,梦飞扬现在到是浑浑沉沉的,还没有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他很少和人接触,也就是到镇上买生活用品,或者爷爷来了,带他出去转下,可也只限于原亚森林这一带。说真的,他觉得他的生活和外面的人不一样,最开心的是小时候可以常看见爷爷,教他识字,讲故事给他听。可大了,就一个人玩的多,见爷爷的面也少了。那天,爷爷同往年一样如约而来看看他,却没有检查他读书识字,跟我说听不懂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去了。

  这么一想,就觉得头有点痛,就去休息了。

  小东东没有跟着出来,它四处晃荡,在找着什么似的。小东东不是没有到这儿来过,梦飞扬的爷爷在时,它常来。这儿让它舒服,这儿有它的同类。转一了圈,小东东盯着光幕,上面显示着:恢复了多少?这下面显示:还没百分之一。不过修复了核心程序。就这样以光幕为媒介传递着信息。

  头痛没有消失,还痛着,并有更痛的趋势。只看见房间在乱转,转着转着转出个鸡蛋来,好大一个。用力甩甩头,不是鸡蛋,是类似鸡蛋的物体,接着撞上了椭圆石体,物体表面带着火花,进入梦飞扬的视角。紧张、头痛下,昏了过去。虽昏了,可他的脑神经还处于兴奋状态,

  兴奋状态久久没有平静,激烈的运转渐渐激活那些处于休眼态的神经元。神经元与神经元之间加电流加快流动,带着不知的信息。脑神经的异常活跃,为此梦飞扬在昏迷状态下见到蛋壳形的物体已进入一个水蓝色的球体,它左摇右摆的坠落,沉入地面,哦,是土蓝色液体,沉入其中。

  梦飞扬被这胆寒的意境所清醒。

  这一切,让他对自己的身份越来越不明白。也许要走出原亚森林去找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