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我命里缺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砍价

我命里缺金 木卯即柳 2213 2019.09.30 23:21

  然后握住削葱般的玉指,缓缓的下楼而去,门口,马车已经等候多时。

  大约过了又一刻钟的样子,马车在一座府邸停下了——白府。许荆将冉青从车上牵下来。

  刚下车,就有人迎了上来微笑的开口“许爷您来了,我家大人已经等候多时”,说着就将人往房子里面带。

  白府门口十几个的侍卫整整齐齐排列两旁。许荆一行人沿路进去。穿过弄堂,回廊,里院,许荆白曲和冉青进了正堂,刚进屋,白夜就迎了过来,将许荆奉为上座,叫下人奉茶,许荆一路牵着冉青,将人带到位置上坐好。

  坐到位置上冉青心里才算是踏实了,因为斗篷的原因,冉青不大看得清楚路,想取下来许荆又不允许,所以一路上都是被许荆牵着,提醒着走路的。想起许荆几次刚刚温柔的声音“青儿,前方小心台阶”。

  斗篷下的小脸甜丝丝的。

  可屋内的气息就不那么的友好了。

  许荆刚刚的话在白夜心里盘旋。“白大人,你知道,其实我们,大可不必如此这么费劲周章”少年冷清的音戏谑玩味的说,

  “玖城的水运的掌权,你答应或不答应,结局都改变不了”少年桀骜的话音,一字一句扣在白夜心上。

  白夜心里不甘心,可是却又清楚的认识到少年所说绝非虚言。

  一月之前,手下禀报,玖城有新势力想分一杯羹,白夜并未放在心上,让人调查之后发现新势力的东家是个毛头小子,白夜就更不当一回事,蝼蚁而已,何以畏惧,下面的那群人就足够收拾他了,作为玖城第一大户,掌管玖城水运五分之三的总舵头,白夜觉得就该让年轻人好好接受磨炼,尝尝这人世间的‘甜头’,可许荆尝到‘甜头与否’他不确定。

  这一月来,他却尝尽了苦头,十天之前,玖城水舵主大会,来的人只有两人,他和一个新人——白曲,当时白曲他们手里已经有了二分之一的水运权,白曲来时就留下了一句话,下月他们少东家会亲自上府拜访。

  白夜回去之后令人严查此事,可却查不到丝毫痕迹,以前的舵主要么已经离开,要么闭口不谈。

  总之他查不到,他自己丢失的那十分之一的水运权查到了,没有别的隐私不堪,是他的赌鬼儿子,自己亲手在暗坊输掉的。

  气得他足足病了好几天,可是他病都病的不安心,是什么人能够如此本事,不但拿下那些水权,还查到自己儿子的那间暗坊,如此步步为营,层层入扣,关键事先他竟没得到一点风声,许荆还未到来,白夜就已经焦急的十日未曾睡个好觉了。

  脑门上一颗一颗密汗落入衣襟,白夜开口“既如此,许少爷又何必何必亲自走这一趟。”

  许荆一声低笑,淡淡道“这不是晚辈对待前辈该有的礼数吗”

  白夜“……”。

  许荆撇头看了看,撑着头,不知何时快要入睡了的冉青,忽然心里对场单便压倒的游戏有了些厌烦。

  “怎么样,白舵主考虑好了没有”少年的声音依旧冷清,可已经带了些不耐。

  白夜“在别人的地盘上,徐少爷逼得如此紧,就不怕自己或某些人出事吗?”眼神微微看过的向许荆旁边的那个穿着华丽身影,白夜毕竟是一方地头蛇,被一个小辈逼得如此寸步难行还是第一次。

  许荆背后白曲一惊,几乎快要笑出来,这个白夜,不该叫白夜改名白痴吧,说谁不行,偏偏提冉青。

  许荆一眼扫过去,阴鸷而冰凉,像一条毒蛇缠的人窒息,一时间危险暗涌,骨子里阴暗嗜血的暴戾翻滚,嗤笑一声冷深深的语气“哦?那徐某拭目以待,白总舵。”,“借您的口告诉身边道上的兄弟一声,威胁我许荆可以,但碰我许荆的人”‘嘭’地上的茶杯,或许不该说是茶杯,因为那已经完全不是茶杯的样子了,湮碎成粉,拼都拼不起来,屋子里茶香四溢。

  谁都没有看到,许荆是如何出手的,包括白曲。但白曲知道许荆动怒了。

  “对了白总舵,希望下一回还能有幸共进晚餐”阴恻恻的冰凉凉的声音。

  白夜满头的汗,一室静寂,沉默。

  许荆不想再谈,飞快的站起身,将冉青拦腰抱靠着离开。

  “许少爷留步,我同意。”白夜慌了,不是怕许荆今后打压他,而是这位徐少爷让他觉得,他今后可能都没命去被打压了,饭碗不重要,得罪什么人,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生命在否,许荆不就要他手里一半的水运权吗,给!

  许荆脚步未停。

  “徐少爷!”白夜焦急的喊。

  身旁白白嫩嫩柔柔冉冉的一只手覆到了他的手里,握了握抓了抓。

  “很好,那,今后合作愉快,一起生意兴隆。”语气依旧不算和善,许荆停步转过身对白夜说到,然后起步离开

  白夜深知自己惹人不快,:“徐少爷这一路来玖城,辛苦,我已经叫人在后院备好薄酒,吃过午饭再走不迟。”

  又试探性的问了问,“尊夫人一起?”

  许荆:“多谢白总舵好意,还有急事处理先行一步,之后的是我的人会来和你交接。”半抱这冉青,许荆快步离开。

  天元农历五月初五,玖城的水运大权易了主,云国天下的水运源头,至此都掌握在了一个人手上。

  出门大概半里路,马车里,取下斗篷的冉青正对着许荆絮絮叨叨。

  冉青:“许荆,你说你,跟了我这么久怎么就没学到砍价的精髓所在呢!”小脸上愤然无比,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许荆:“?”许荆疑惑。

  冉青:“你看你,不是跟你讲过了,砍价,只要商家答应你了,就赶紧回头买东西吗,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你看你,那个白总舵在身后喊你,不就是答应你要求了吗,这个时候,你装什么酷呢,还走,简直就是砍价败笔!你…………”

  冉青是被杯子碎的声音弄醒,前面一切都没太听。醒来是许荆就已经在揽着她走了,可是后面那个什么白舵主喊得那个声音‘撕心裂肺’,根据她多年来奋战各大小集市,砍遍云京各大小铺子的经验来讲,就是她假兮兮走出店铺,老板喊住她的声音呀,当断者断,立刻抓了许荆的手,‘兄弟,别装酷了,回头呀,同意呀’冉青心里那个激动。

  好在最后许荆停下了,说的话也是相当的有水平,不错不错,名师出高徒。这一次完美成功的‘砍价’可以记入她的‘辉煌战绩’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