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我命里缺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为难!^0^~

我命里缺金 木卯即柳 2044 2019.10.29 20:37

  晚上冉青回来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睡觉的时候想到这件事和许荆讲的时候,眉眼含笑,快乐极了。

  许荆也宠溺的笑。本想问她,这些日子累不累,现在看来是多余的了,他的女孩,一直以来就习惯在困境里找乐子,一直都活的积极向上。

  天蒙蒙亮的时候,许荆起床,出门办事,看着冉青熟睡的睡靥,克制的摸摸冉青的容颜,拨开头发,在额头印下一吻。

  许荆叹口气,轻声低喃“青儿,青儿”声声缠绵,留恋。

  ‘似乎好久不曾见到你了。’又无声的笑了,笑自己的矫情。

  外边白曲声音传来,许荆起了身。

  天慢慢的半亮的时候,冉青醒了。

  “许荆?”她轻声唤。

  “小姐醒了吗?”门外禾苗的声音传来。“许公子,已经出门了”,“我来伺候小姐梳洗吗?”

  “不用了。”冉青答,在床头发呆几秒,自己起床,边起还边呢喃‘许荆,又走了,真是的,哎,忙忙忙,都挺忙。’不知自己在发什么疯,莫名的就心情不美好。

  其实冉青知道自己想他了,无名来的,无名之由,就是想了,想抱他,想唤他……

  TMD中毒了——

  ‘矫情’冉青暗骂自己,‘昨天晚上不是才见面了吗?’‘阿荆那么忙,你捣什么乱!’

  默默伤感一把,冉青洗漱好,心里那点情绪也就过去了。

  现在她该做的就是,把天居楼弄好,重新开张,这样自己才能够帮到他,才能够有时间去找他呀。

  心里一番建设,冉青出发了。

  到的时候,碰上来监工的锦娘,冉青笑着打招呼,锦娘也笑着回答。

  昨天下午从的八杏楼回来,冉青凭借自己高超的——小学数学知识,成功的将锦娘收服。

  额,就是计算,冉青凭借中国至小到大的算账本领,将锦娘通常要一晚上头发都要算秃才能算的账,一炷香的时间,算完了。

  两个跨越年龄女人的友谊,因为头发,建立了起来。

  傍晚冉青锦娘就在书房和装修的师傅将一切的细节都通通敲定,今天,天居楼哦不,冉青改名现在叫九居楼的地方,正式动工。

  装修的人来来往往,走走去去,很是一番热闹。

  厨房里禾苗作为御用美食家——正在品尝大厨做的新菜品。

  舞房里,舞娘和冉青正在敲定相关的,开张舞蹈。

  “冉青姑娘,师承何处,舞姿惊艳,是老妇至今不成见识过的舞蹈。”舞娘不带奉承,恭恭敬敬,从最初的仅仅羡慕冉青身份尊贵,到如今的艳慕。

  冉青笑靥如花,晶莹的汗珠滑落入白皙的颈项,濡湿薄薄的衣裳,“师承自己”说着,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她总不能说,是未来吧,为了避免询问,所以还是说自己好了,形象高大,还避免麻烦,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旁边的锦娘已经不再觉得震惊了,满脸的姨母笑,一脸的骄傲,仿佛就是在说,你看我家闺女,多优秀多优秀!

  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将舞蹈编排好,舞娘带领着一众舞娘练舞。

  一切都如期的进行着,紧锣密鼓,又平淡似水。

  冉青去了九居楼的自己的阁房,一直呆到傍晚。

  接下来的日子连续都是这般,有几日,冉青忙不过来,就往窗外喊,“那个暗三、暗四,进来一下。”

  吓得暗处的两个一个激灵,瞪大了眼睛。

  暗三:“喊我们?”他无声比口型。“我们被发现了。”

  暗四愣了一秒,然后很快反应过来应该是主子跟夫人提过,白眼一翻,不理会旁边的2B,翻身下树。

  在门口低声询问:“是的,夫人,有何吩咐。”

  被暗四的夫人弄得一愣,冉青缓缓开口“麻烦你们,告诉你们阁主一下,今日我在九居楼歇下了,让他也别往回赶了,早些休息,谢谢,辛苦你们了。”

  “好的,夫人。”暗四回答。又转身隐没在黑夜里。

  木檀居,近日许荆办公的地方

  “白曲,几时了?”许荆抬头望着已经黑下来的天,清冷开口。

  “阁主,戌时正点(晚上八点整)了。”白曲恭敬回答。

  “白曲,将东西收拾一下,我们回去了。”许荆放下手中,起身。

  门外,吴总管声音传来,“阁主,暗三来了。”

  “进来”许荆放下手中东西,一下站立起来。

  白曲心里一惊,暗三?不是保护夫人去了吗?要每三日来汇报夫人的行程吗?今天不是汇报的日子啊!

  暗三推门而入,鞠躬作揖,“拜见阁主。”

  “发生了何事?”许荆直问重点。

  虽然还是一贯的清冷语调,白曲终究听出了满满担心。

  暗三开口,“夫人说…………”将冉青的话一一复述。

  屋里有一瞬的静寂。

  白曲心都凉了半截,这小姑奶奶,干什么,他们阁主这慌忙回去,不就是去见她吗。暗三,你这没眼力见的,没看到阁主,脸都黑了吗?还说?

  暗三说到一半,感觉到周身的气压都低了几分。

  ‘我艹,暗四这家伙就知道坑我,说什么以前至今汇报的时候,阁主难的一见的笑,什么好处……我就知道这不是个好差事,呜呜呜,阁主气场好大。’暗三心道,接连着音都低了几度。

  见暗三都快结巴了,白曲插一句话“,除了今日不回梨园,夫人最后还说了什么?”

  暗三“夫人,对,夫人还说,希望阁主不要每日疲于来回奔波,早些休息。”说完看到许荆明显不在冰冷的气压,白曲和暗三都松了一口气。

  白曲心想怪不得,暗三至今都单身,说话不抓重点,活该!

  “退下吧,好好保护。”许荆清冷的声音淡淡道。

  “是,阁主”暗三鞠躬回答,望了一眼白曲,投去同情的目光,接着飞快逃离现场。

  白曲心里‘MMP’

  “白曲,将淮阳的案子拿来。”许荆清清冷冷的声音。

  “是的,阁主。”白曲答。

  ‘今天是别想睡了,夫人,你干嘛不回去呀,这遭殃的是我们呀。’白曲内心哭……

  木檀阁灯火通明,寅时末(凌晨五点),灯光才暗淡下去。

举报

作者感言

木卯即柳

木卯即柳

哈哈哈!回来了!回来啦!   先发一章续着!   以后肯定会慢慢发文,日更的哟!!   同时,感谢那些没有走的小伙伴们!   谢谢   @不在风口上的猪   小伙伴的推荐票!   在我断更的情况下,还能把自己的推荐票给我,真爱哈????????!   冉青和许荆的故事又要启航了!望各位小可爱们多多提意见!   放心入坑!绝对不水的哈!!   故事大纲什么的,早就写好了!前些日子太忙,以后再忙也会日更或二更补上的啦!   ^0^~^0^~!!

2019-10-29 20:3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