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我命里缺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这莫不是报应??

我命里缺金 木卯即柳 2387 2019.09.18 22:27

  听训结束,冉青在3个小姑娘的帮助下换了一间屋子,和以前的通铺不同,这算勉强算是“单人间”。其实就是一间大房用木板隔成若干间,中间有木板隔着勉强算间“屋”,对了!重点是还有一个单人床铺。

  这间“屋子”面临着窗台,抬眼望去就是一大片枫林。冉青觉得自己赚了。

  忙活了一上午,冉青终于躺在了床上,望着一望无际的绿,陷入沉思。

  冉青原本是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虽然自幼父母双亡,但在好心人和政府的帮扶下也是根正苗红的慢慢长大。读了一个医学院艺术系大学,长得也算是个妖媚型的美女,不愁吃穿,不愁男朋友,咳也是因为长得过于妖媚男朋友就难免是别人的男朋友,因此树敌太多。

  在那场轰动C城的“小三事件”中不幸身亡,因此引发社会热议,阳光女孩教育,正直男孩教育。远离小三,珍爱生命。

  冉青再醒来的时候就莫名在这里了——云国。并成为了风月楼——东西南北巷——西巷的——九个院里——如今最破败的景苑——外院的——一个——粗活奴仆丫鬟。咳咳咳现在是三等!现在更重要!现在更重要!现在更……

  冉青来时总想,咳咳莫给她说这不是报应!!!!!

  云国,据冉青这两年收集和看到的的各类消息来看,算是一个和中国古代宋朝很类似的国度。

  民风开放,各类娱乐游戏数不胜数,安逸舒适是这个国家的代名词。同时因为上层阶级,对!就是皇族喜爱戏曲歌词和风月话本。

  因此上行下效各家各户,上至功勋贵族下至贫头百姓,都爱戏曲歌词,各类话本;都爱养个伶人戏子,学个风流书生,粉装桃红之类的。

  而风月楼就是一个专门为皇宫贵族培养提供戏子的地方。他们从各个地方大肆招揽选举豆蔻年华的女子和弱冠的男子,进行培养,在一年后选出最最出色的一人进入皇宫,其余则送入各大世家,美曰其名--“享福”。

  呵呵!冉青想到这儿,笑了。哎呀!关我屁事,睡觉睡觉!!

  晌午过半,景苑主子入住,刘妈妈去前院听训受赏。傍晚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一系列的东西,脸上更是是抑制不住的喜悦。

  半路看到冉青,大发慈悲的给她了一个坠子,冉青福福身子算是谢过。

  回去的时候,她转了个弯,绕个道,去了九鲤湖后的破草药屋子。

  点亮暖黄的蜡烛,“吱吱吱--”,小鸡们欢叫,囡囡团团一个一个,看的心都快化了!

  而母鸡们窝里的圆圆白白的蛋更是更得冉青的心。

  喂完鸡,拾完蛋,冉青打开鸡笼的门,一只只的鸡飞快的窜了出去。

  傍晚的夕阳欲落不落,烧红了半边天,霞光四射。

  地上一群的鸡欢脱的飞跳,啄物,奔跑,和卧在桐树上的穿着黄衣襦裙的冉青,给人一种“采菊南山下”隐逸超脱温馨感,而这么一幅图就直直的落在新建的九华阁顶上许荆的眼前。

  “主子,需要我把人抓来吗?”身后白曲问。

  “我有那么闲。”许荆开口,毫不掩饰嘲讽语气,转身下楼。白曲默默不说话,跟着下楼。

  “主子,你怎么想,这景苑眼线太多,刁仆则是更多”,想起下午那些婆子的脸孔,白曲内心阵恶寒,“要不将由此做伐子,弄他们一下,整顿一下也好。”白曲讨好的问

  “随便你”,顿了顿又说“不过拿个小姑娘开刀……”许荆话没说完,径直下楼。

  白曲摸了摸鼻子,想了想此做法与自己的江湖第一剑客身份,严重不符,额,还是算了。

  哎不对,主子你也是个孩子啊!然后默默隐回去。

  冉青不知道自己以为天衣无缝的举动早就被人看到,也不知道自己差点当了那只出头鸟。

  其实按理说九华阁一般是看不到冉青那个位置的。冉青曾经自己亲自上去比对过,那里是个视觉盲点,可冉青比对的时候--是用的自己的身高!

  哦!这该死的身高差!加上当时夕阳偏低将光就聚在那里了。反正,运气不是一般的差。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流淌,不转眼半月就过去了。

  冉青每天都波澜不惊的过着,早晨指挥着小姑娘们扫地拔草栽花;中午睡觉;下午的时候在她自己小厨房捣鼓捣鼓些吃的,分给几个手下的丫头,最多再给小小小总管贡献些礼物;晚上喂喂鸡,爬爬树;小日子有声有色。

  当然冉青也隔着远远的人和树看到过身穿着华锦红衣的景苑主子,额,的背影。

  相比之下景苑主楼确实经历了好一番风云变幻。白曲凭借自身之力将景苑内外进行了大换血。

  冉青也听过主院的一些八卦。什么内院曾经的主管事李妈妈换成了现在的鲁婆婆;景苑的大总管也换成了新人某某某……反正前前后后下来,原来的人一个个的都换了,而换人的理由虽总是千奇百怪,但又让人抓不到说辞。

  可这都和冉青没啥关系。最多,她知晓了新主子是个不好惹的狠角色。

  此外,更有外面的朝堂之上一顿波云诡异,血雨腥风。右丞相落马,鼎盛百年的万家落寞,平凡之辈出身的温家开始被皇族重视,家族逐渐兴盛……

  这和冉青就更没啥关系了,她仍旧是个三等丫鬟,管着底下那3个小姑娘,活的肆意潇洒。

  唯一不变的,是每个傍晚时分,桐树上放鸡的冉青和九华阁上模糊的身影。

  若就是这样,那冉青这一生就会如她所愿,平平穗穗,安安稳稳。可命运却又是如此巧合,因果轮回,前缘今生,就像那亿万星河闪烁,可我偏偏抬眼望的就是那一颗;就像明明有那么多的道,那么多的人,偏偏我却就走了那一条,遇到了唯一的一个你。

  景苑和邛宫就隔着两条的小巷,今天晚上是冉青和邛宫婆子约好的日子。

  前几个月王婆子的儿子生病,病后身体虚弱,急切要买东西补身体。

  可在当时,奴仆申请所有固定生活品之外的东西,都会有严格且繁琐的流程手续。

  于是经过多方打听,晓得冉青这里有好货后,求了冉青多日,又是送礼又是帮忙的,最后冉青因着那刚刚的及冠年轻性命,答应了。

  冉青不笨,知晓自己养鸡的事要是被知晓自己会出事的,所以这事情除了她贿赂的几个,也没几个人知道。

  冉青他们这样的等级的下人,一般是不能够出街买东西的,若是私自出逃出去,一旦被发现了那就是要命的事情。可若是想和那几个能够出门采买的一等丫鬟搭上关系,对于她们这样的人来说就算是搭上身家性命别人也不见得会搭理你。

  西巷这个地方就是这样,强者生存,上位者才有资格说话。

  邛宫王婆子一顿千恩万谢后,冉青拿着钱离开。

  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夜凉如水,今夜的天更是出奇的黑,天空之上没有一丝的亮光。

  看着前方黑黢黢的小巷,冉青心里有些发紧。

  ‘夜黑风高,杀人越货’莫名的冉青心里浮出这么一句话。

  仿佛是为了应证,下一刻,冰凉的刀锋划开黑暗,无数的刀剑都向冉青的方向来了。

  冉青根本来不及反应,身体本能的转身向后跑,但可能今天她出门没!看!黄!历!突的,脚踩上了一小石子,接着脚一滑,向右后方向扑了过去。

  下一秒,她撞入了一个温暖的胸膛,感受到了从那人身体里汩汩流出的鲜血,然后,没脸的晕了过去……

举报

作者感言

木卯即柳

木卯即柳

呜啦啦啦!!这该死的甜美!!????????   继续继续哈!

2019-09-18 22:2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