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我命里缺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我的阿荆是个盖世英雄,踏着七彩祥云!

我命里缺金 木卯即柳 2070 2019.10.02 23:19

  古色古香小桥流水水天一色巍峨壮观大概也不能形容这样的美吧,冉青被这样的美,惊呆了。

  ‘不美过往,惊艳时光。’冉青默默的想。

  镇口的时候,一个类似于镇长官儿的人接待了他们,一路引领着他们,想镇子的一处院落去,许荆跟镇长去了青玉楼先行议事,冉青有些困顿许荆就让她先下去休息。

  冉青被安排的住处是一个叫墨渊居的地方,天然的巨石掩盖着四周,往上爬满了绿油油的竹虎和绿萝。天然的装饰,出奇的美丽。

  黄昏的时候许荆回来了,院落里,冉青也醒了又半个时辰,坐在石桌前发愣。

  许荆将人抱起来,将头埋在细腻的雪颈里。“青儿”他低声呢喃。

  “许荆,我有事问你。”

  “好的,青儿想问些什么?”许荆笑着回答。

  “找一个好位置先坐下,再谈?”

  “好的”

  浅云阁阁下睡莲怒放鱼儿嬉戏

  “许荆,你的故事,还没讲完吧?”悠悠喝上一口清茶,眼神扫过去。

  许荆一愣:“空空镇的故事?已经讲过了许多,青儿还想知道什么?”,

  “难道,白曲?”说着白曲的时候明显他面色不愉。

  “我问的不是这个?”挥手,打断许荆的话,冉青看向他。

  “那青儿是指……”许荆笑着低问。

  “你。”淡淡的声音。

  “我?”许荆一愣,温软清凉的脸上是盈盈笑意,

  “青儿,只管问,我肯定知无不言”说着还伸手摸摸她的头。

  “严肃,请严肃,首先我不会问什么机密,也不会为难你,你就只需回答我几个问题,你只需回答是或不是,当然也可以选择不回答。”冉青看看他。

  许荆看着冉青一脸严肃的模样点了点头。

  “你和白曲从小就认识?”

  “是。”许荆一脸微笑。

  “你籍贯在哪?”

  “……”许荆笑而不语。

  “为什么不回答”冉青有些炸毛。

  “青儿,我冤枉,你说的我只需回答是或不是。”许荆看着她笑。

  又说,

  “云京冕宁人,青儿我真心痛,你都忘记我说过。”有些委屈的抱过冉青。

  “严肃!我还没问完。”被许荆一抱,冉青脑子有些短路。

  “好的,青儿”许荆回答,又将她放回原处,

  “问吧。”冉青觉得此时他有些严肃了。

  “我换个问法,许荆你的老祖籍在空空镇附近对吗?”冉青一脸严肃,心里狂跳不已。

  “……青儿真聪明。”许荆沉默几秒,盯着冉青,缓缓的笑答,

  “是。”

  “那个地方如今不存在了,对吗?”冉青声音有些低压,眼中隐隐水光。

  “嗯。”许荆没什么起伏的回答,却将已经泪水落出的水人抱过来,低声安慰着。

  “许…荆,那…那个字…是…你写的,对不对?”冉青哭的哽咽,一句话都说不清楚。

  抱紧了怀里的女孩,许荆心里叹口气,他的女孩真是‘该死’的通透,‘该死的’聪明,‘还有这‘该死’的心有灵犀’。

  “嗯”他回答着,又用手拍着女孩的背,帮女孩顺气。

  “我…我的…阿荆是…盖世英雄,有…有七彩祥云,世间绝无仅有…良善好看,…是…是这世上天上人间的宝物。”冉青趴在许荆肩头,突然就冒出来这句话。

  许荆笑了,酸的,甜的,苦的交织,牵引着他的心迎着光,向着阳。

  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悲伤又充满爱,欢笑和泪水。

  十年前荆南一梦中央直属省衙许府

  “阿荆,阿南,吃饭啦”慈柔的女子声音悠悠传来。

  “嗯嗯,娘,我们来了。”徐南许荆稚气未脱,满满的少年英气,蓬勃生机。

  “哥哥,你吃这个。”许荆接过旁边比他矮一截的男孩子的东西,微微一笑

  “阿娘,爹不讲信用,又不回家吃饭,你别理他。”徐南少年般的语气赌气的对旁边温柔似水的女子说。

  刚进门的及冠英朗男子恰恰听到,“南鬼小子,你说些什么,撺掇你阿娘。”清润的嗓音,带着淡淡笑意,出奇的温润。

  徐南吐吐舌头,往许荆身后躲,边躲边低声说,“本来就是。”

  女子笑着打趣“南儿,本来就没说错。”低低柔柔,似风似水。

  英俊的男子没办法,只好求助旁边冷冷坐着好似一方主人的少年。“荆儿,也如此认为?”

  许荆默默喝一口水,淡然开口:“‘言必行,行必果’”

  徐南哈哈大笑,“爹,你看,哥都看不惯你了,哈哈哈”旁边女子也低头娇笑。

  男子被笑,摸摸头,尴尬两秒,也就坐下了。

  一家人其乐融融,欢声笑语,好不欢畅。外面的下人,都艳羡着,听着,渴慕着。

  在荆南一梦,这个地方,无人不知许右宰相,有着一双朗玉。大公子,许荆年少成名,案牍办公,计谋超群,断案神通,是宰甫之才;幼儿徐南,虽有些顽劣,但诗词超群,文笔了得,颇负盛名,将来必然是状元。世人都说,许宰相,一生办案无一桩冤案错案,老天爱戴,所以娶了荆南一梦的美娇娘,还有两个优秀儿子,真是人人称羡,像是天上人间。

  事情发生在秋天,许宰相一家与将军府程家出门游玩,两家误入仙境——白衫村,这里他们备受款待,许荆、徐南和白曲就是这时认识的,少年的友谊,来的特别的快,一场游戏,甚至是一场架,都能成为友谊的开端,白曲带他们疯跑玩乐,他们教会白曲识字诗词,短短几天,却建立了深厚友谊。

  离去之后,几人也保持这书信来往。日子如水,流淌经过,蔓延拾光。

  半月后的某天,许野回家,脸上是一脸的愁容。

  许荆套话中明白缘由,将军府程鹏没有遵守约定,将白衫村的存在告知了皇帝,皇帝心思萌动,下朝后将许野和程鹏留下来,询问白衫村,许野据理力争,引经据典,规劝告诫,奈何程鹏有着充足准备,从攻打原因,理由,还有好处等等,矿场资源等等,他有着一系列完整计划,当然许野没能参加,会议一半时,皇帝下令让许野离开。

  许野不愿许荆徐南过多参与,话寥寥而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