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我命里缺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我要浪迹天涯去了!

我命里缺金 木卯即柳 2426 2019.09.27 23:45

  第二天冉青将一切工作交接好,把下面三个小姑娘召集起来,进行一番思想教育后,离开。

  这一次终于是正门了,冉青走的莫名有些昂首挺胸,扬眉吐气。仿佛宣告,看,我正门出来的!正门!但西巷人来人往,穿的普通的一个稚嫩小姑娘,不会引起别人注意。

  谷巷,后方小路。

  冉青钻入外表并不华丽的马车。刚上车,马车就启动了。

  冉青,脚下不稳,一头栽进,温软怀抱。

  许荆,低低的暗笑,穿过厚厚胸膛直击冉青耳膜。

  许荆:“青儿,一刻不见竟如此想我,投怀送抱?”说着,手就环住的小巧的腰肢。

  冉青本想从许荆身上下来,这下却没办法了,腰上那双手恰到好处的环着,但只要冉青想脱离,就箍的特别紧。

  撇撇嘴,冉青也不太挣扎了。两世第一次坐马车,冉青显得特别的兴奋,视线就一直透过勃勃的金箔纱里望出去。

  金箔纱,一种并不稀有的材料,并不是金子做的,是一种琼地的植物加工而来。因为材料易得和加工廉价,近半年间慢慢流行,所以冉青也见过不少回。

  这种物质有两面,一面光滑,一面粗糙,所以将其作为纱之后,将光滑面面对马车里面,粗糙面对着外面,马车里的人可以看见外面,马车外面却看不到里面。

  一路上,冉青都瞧着外面,街上的繁华美丽,酒肆客栈的人来人往……

  冉青很激动,看到什么就跟许荆讲。

  “许荆,许荆你看那个包子铺,就是我第一次请你的那个……

  “许荆,你看,那个小孩子,被他娘打的好惨,哇哇的叫,哈哈哈……

  “许荆你看…………”

  许荆都答好,顺着视线去看,她笑,他也笑。

  等到出了城门,转入了乡间小路,冉青就伸手拉开了金箔纱,外面,荞麦花开,白雪裹地,沉醉的香气迎面而来,杳无人烟的路上,冉青的小脸蛋上偷笑欢愉是抑制不住,像极了一只偷腥的狐狸。

  亏得冉青极好的精力,也在马车的颠簸摇晃中,迷迷糊糊的在许荆的怀里睡着了。

  中午时分,许荆一行人吃了些干粮,又启程。冉青迷糊间也被许荆喂了一些干粮果腹。

  一辆普通的的马车就在冉青的睡梦中,穿过一个又一个的乡村,一个又一个的城镇,终于在日落时分,到了目的地——玖城。

  玖城,云国西部的一个贸易中心,地方虽小,却凭借着良好的地理位置,背靠沪江,(沪江从西蜿蜒而下直到东面,横贯云国)毗邻苗疆。

  因为当朝宠妃贞氏从此地而来,所以苗疆的繁美的服饰在云国盛行。还有玖湘的陶瓷也是享誉全国。

  玖城在云国颇负盛名,所以快亥时的街面上,还是一片热热闹闹,过街时,许荆用手轻轻捂着冉青的耳朵。

  玖城距离泰莱客栈半里的路上。

  马车外的声音让冉青悠悠转醒,“许荆,到哪了,几时了?”揉着眼睛,声音含糊。

  许荆:“到玖城了,快到客栈了,快亥时了,醒了,饿了么?”

  “哦”软绵绵的回答了一声,冉青在许荆怀里找了一的位置,又阖上眼睛。

  外面白曲的声音传来,:“公子,前方就到客栈了”

  “嗯。”

  马车慢慢停下,许荆抱着冉青下去,冉青脸窝在许荆怀里看不大清楚,白曲见状,主动承包了接下来的工作,将一切人员安顿好,舟车劳顿,确是劳累。

  冉青一直都睡着,但也隐隐约约的知道换了地方。

  中途唯一一次冉青说了一句话,这句话是对白曲说的。

  就是分房间的时候,冉青对着白曲说了一句:“我和许荆一间房”然后又睡了下去。

  白曲:“……”

  许荆:“……”

  白曲看向许荆,先前手里准备递过去的两把钥匙就愣在空中,然后白曲就看见让自己定两间房的自家主子,勾了一把钥匙转身进了房间。

  白曲:“……”

  其实白曲心里也偷乐,最初他订房间的时候就给主子和冉青小姐订了一间房。

  先前许荆也没有异议,但不知道许荆又怎么临时改了主意,让他订两房间。

  主子的想法下人不乱猜测,但无奈当时跟出行时间很近,来不及多订一间,本来以为要和兄弟挤一下了,但现在……嘻嘻,白曲,笑着钻入了来之不易的房间。

  许荆进了房间,轻柔地将女孩放在了床上。

  给女孩盖好被子,又出了房门,不过一会,又进来了。

  大概半刻钟后,冉青被一阵饭香味吸引的睁开了眼。

  冉青:“许荆,许荆”还懵懵的冉青就喊。

  “嗯”许荆在桌边摆着饭碗回她“醒了,来吃些东西,午时就没怎样吃过了”

  冉青一骨碌的从床上爬起来,跑到桌边。

  桌上清炒的三盘食蔬,绿油油的格外好看,还有一碟的花生米。

  “没肉,我想吃肉”冉青可怜兮兮一副惨样。

  许荆笑,摸摸冉青的头“晚上不可太过油腻,对肠胃不好。”

  冉青觉得许荆说的对,对着许荆甜甜一笑,开开心心的去净手,然后回来吃饭。

  吃饭的时候,或许是真的应证了那句话“睡得好,吃的香”,冉青的吃了两碗饭还没饱,第三碗的时候,许荆制止了她,满满的无奈中透着严厉“晚寝时间,不可食太过。”。冉青看了看许荆,还是放下了碗。

  许荆其实不是第一次这样制止冉青了,冉青有着一个不太好的习惯。

  以前在西巷的时候,有次许荆跟她上早市的时候,有次冉青买东西,花费了太多的时间,于是两人就在外面吃了一顿午饭,不只是否,菜太和冉青的胃口,冉青吃的特别多,坐着倒没什么感觉,回去的时候问题就来了,走着走着,冉青忽的一下蹲下去了,脸煞白煞白的。

  许荆吓的心都快停了,急忙蹲下去将她倚抱在怀里,脑子里无数念头,‘中毒了吗,行踪被发现了,谁下的毒……’想到这些,“青儿,你……”还好吗还没说出口,冉青怏怏的说“许荆,肚子好胀,好疼呀”。

  许荆愣了好几秒,随后面色不虞的将人抱起来,飞快的回了西巷,虽说许荆已经够稳,但冉青还是觉得,胃里东西荡来荡去的。可她根本不敢跟许荆说,许荆脸黑的快要杀人,她就只好很虚弱的装虚弱,好吧她自作自受,不怪谁。

  当天下午冉青不舒服了好久,许荆也在床边给揉了很久,最后不知道许荆给她吃了颗什么,冉青就觉得是健胃消食片,而且味道还比那个好,反正最终不疼了。

  但许荆并不是个例,下回有次出去吃饭,冉青吃第四碗的时候,许荆见苗头不对,制止了她,但已经迟了,冉青又疼的走不动,这一次许荆狠狠的教育了她,但听到冉青的理由是觉得出去吃饭一定要把本儿吃回来的时候,许荆气的半晌没说话。

  最后许荆没放纵冉青的错误,没给冉青心心念念的那个她说的‘健胃消食片’,让冉青在西巷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把食物给消化了。至此之后,许荆和冉青在外面吃饭的时候,每到两碗,许荆就不让冉青再吃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